第六百四十二章 暗中出手

    培诚见状,再不迟疑,把手中的八杆锁天旗轻轻往上

    只见沼泽地上,柴萌和那白眉老道激战的战场四周立时有黑、白、碧、绿、蓝、赤、黄、紫八道光冲天而起,乃是八杆颜色各异巴掌大的令旗。首发

    柴萌和白眉老道俱是渡劫中期的厉害人物,尤其莲花教教主朱啸天二徒柴萌实力还胜过叶志涛,李培诚一祭出八卦锁天旗,八道光一冲天而起立时就被他们察觉到了天地之间的异常法力波动。

    高手过招,一出手便能隐隐感知厉害与否,这八卦锁天旗一祭出来,两人都暗叫不妙,脸色俱都大变。以为对方还留了厉害绝杀之招,此时方才使用出来,一时半刻倒没想到竟有李培诚这等厉害高手躲在暗中使坏,立刻怒喝一声,法宝光芒大盛,狠狠击向对方,同时各自又祭出一件护身法宝,把自身一掩一卷,火燎火急地要逃出八卦锁天阵。

    只是李培诚乃一代阵法大宗师,就算正面对战,若是蓄意而为,也能把对方给逼入阵法之内,更别说双方都在全力对战,而李培诚却是躲在暗中出阴招了。说起来,还真是有损他炎黄宗宗主的威名。当然李培诚才懒得管什么威名不威名,受现代思想影响,他是一位实用主义者。

    就在两大高手祭出护身法宝把身子一掩护,想破阵而出时,那巴掌大的八卦锁天旗在空中迎风一晃,立时成了八杆参天巨旗。

    铺天盖地地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空间随着那旗帜的飘动而动荡不堪,不过转眼间就是天地风云变化,两人入了八卦锁天阵所锁的天地之内。

    这一切变化皆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等两人入了阵,阵外正在激战之人却不过只发现八道冲天大光把两人围了起来,至于里面究竟发生什么,阵外之人却是丝毫不知道。

    李培诚藏身地底之下,是人连做梦也想不到的,至于他刚才发动八卦锁天阵那一刻所引动的法力波动,却又因为双方全力而战,根本无法分心注意到。

    等阵法一成,阵外之人却都是稀里糊涂,谁也不知道这阵法究竟是柴萌还是白眉老道布下地。更奇怪的是,这布阵之人怎么连自己都给布了进去呢?

    本来只要众人细细一想。再把神念放出来细心探查。任李培诚有通天地本事。但要控制八卦锁天阵。终究还是要露出蛛丝马迹。奈何此时人人正值生死之战。不要说细细探查。就算想分心都难。却哪里有什么闲功夫去算计这是何故。

    这也正是李培诚高明之处。本来以他地本事真要祭出火云枪暗中偷袭。任她柴萌修为再高。也得栽跟头。不过如此一来。傅子熙夫妇必能看出是他在暗中下手。而若要杀傅子熙夫妇。不说他们两人各自分开作战。一举杀二人有些困难。难免还是走漏风声。就算他有本事一举击杀二人。他这成名法宝一出。恐怕也要让柴萌看出那么点端倪。

    只是如今这八卦锁天旗一出。却是说不出地玄妙。真是虚虚实实。让人落得个雾里看花。根本不知道是咋回事。

    且不说阵外之人看不透此事虚实。也无暇去分析此事缘由。只顾拚死厮杀。

    而阵内之人此时却是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地漆黑世界。饶是两人都是渡劫中期地高手。冷不及措下。竟被对方给逼入阵内。心底还是升起一丝惊恐。

    不过他们都是厉害之人。知道阵法在刚启动之时。必有丝破绽。乃是最佳地破阵机会。若等控阵之人把阵法给完全布妥。再想突破就有些困难了。于是也顾不得去寻找对方究竟在哪里。也来不及分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管祭了法宝就朝一个方向轰击出去。

    李培诚在暗中冷冷一笑,他是阵法大宗师,大阵挥手间布成,一丝破绽转眼即逝,又岂是二人能捕抓到的。

    不过两人毕竟是渡劫中期的高手,真要拚命冲杀起来,这八卦锁天阵却也是要摇摇欲坠,指不定就会被弄个鱼死网破。

    八卦锁天阵乃是李培诚心血所结,他自然极是珍爱,见状嘴唇微动,以传音之术把一缕声音送入了那白眉老道耳中。

    “道友,这阵法乃是老夫所布,为地是助你一臂之力,你切不可坏了大事。”

    白眉老道闻言一愣,正有些犹豫,却发现天地骤然一亮,头顶是满天日月星辰悬挂浩瀚穹苍之上,脚底是山川河流,湖泊大海。

    刚才杀得他手软筋酥,差点就要逼得他丧命绫罗缎下的柴萌正虚立半空中,隔他不过数里距离。

    柴萌也看到了

    道,目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震惊异芒。

    显然她有些不明白,这布阵之人怎么也会在阵法之中。

    白眉老道两眼杀机大盛,他此时倒是相信了那凭空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况且事到如今,不管这阵法是谁布置地,他都要杀了柴萌一泄心头恨意,当然若是柴萌所布,要想破阵而出那更要杀柴萌了。

    白眉老道二话不言,当即把那金砖法宝给祭了起来。金砖直上九霄,迎风一晃变得巨大如山,金光万丈,呼啸着就朝柴萌当头落下。

    柴萌见状,哪还来得及细想其中缘由,急忙法诀一捏,要把贴身法宝红天绫罗缎祭起来与金砖法宝厮杀。

    只是猛然间她感觉到周围空间一阵动荡,似若天塌地陷一般,铺天盖地地朝她压迫而来,竟是让她浑身真元运转不畅,举手投足是说不出的沉重。

    柴萌惊得是花容失色,这才知道这阵法端得是厉害无比,就算没有这白眉老道正面击杀,恐怕是否能脱困而出也是个问题。

    柴萌终究是极为接近渡劫后期地高手,怒叱一声,红天绫罗缎最终还是及时地祭了出去。

    只是威力却是大大打了折扣,灵活性也大不如前。

    高手过招丝毫差错不得,柴萌祭个法宝这般困难,那白眉老道岂会看不出来,心中终于坚信李培诚的传音无疑,立时怒吼一声,一头银发直立,两眼怒瞪,那凶猛无比的金砖的万丈金光竟隐隐有耀眼上几分,显然白眉老道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一次却是毫不保留地用上了全力。。

    柔能克刚,刚同样也能克柔。那红天绫罗缎本是刚好克制金砖,只是如今两者,一个是勉强祭出,一个是信心倍增,全力愤然祭出,一来一去与之前却是天壤之别。

    那金砖呼啸落下,任是红天绫罗缎阴柔无比,此时却也是奈何不了金砖,被它一砸,便是轻飘飘地往下飞落,柴萌更是一股血色涌上了秀脸,嘴角流出了一抹鲜红的血,竟是一击之下受了伤。

    白眉老道见状,得势不让人,那金砖被红天绫罗缎一阻之后,立刻又是猛一发力,继续落下。

    柴萌此女子果是厉害,见形势对她不利,不仅没了起先的惊慌,反倒一脸沉着。见金砖气势腾腾而来,立刻祭出了一七彩罗帕。

    那七彩罗帕往天上一抛,立时彩光熠熠,祥云升腾,乃是已经极为接近仙器级地防御法宝。

    金落在七彩罗帕之上,荡起阵阵波光,任白眉老道如何用劲,就再也落不下去。

    防御法宝有个优点,更多的是依赖法宝本身地防御特性,不会消耗法宝主人过多的真元法力。

    柴萌一身真元法力虽受空间压迫运转困难,但要施展出这防御法宝地威力却不是特别困难,隐隐中竟依赖此法宝大有与白眉老道维持僵持之局。

    李培诚见状,双目寒芒一闪,他暂时置上古仙府不顾,煞费苦心布下八卦锁天阵,又岂会让柴萌得意。

    手中法诀一拿捏,启动了雷震。

    立时碧色震卦锁天旗上金光大闪,浩瀚星空上乌云密布翻滚,乌云中有无数雷电闪烁,似乎在酝酿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轰隆隆,雷鸣声阵阵,一道道粗数十丈,长不知道多少丈地金光雷霆劈开乌云,狠狠地就朝那覆盖住柴萌的七彩罗帕劈下。

    七彩罗帕上祥云翻滚,波光动荡,只是那祥云逐渐在变薄,七彩波光也逐渐变得黯淡。

    被七彩罗帕护住的柴萌脸色终于有些变化,嘴角的血是汨汨而出,转眼间就染红了她的衣襟。

    白眉老道见状,哪还会闲着,立刻张嘴往金砖上喷了一口精血。顿时金光芒万丈,威力尤胜之前,呼呼地就往七彩罗帕上砸。

    雷霆轰击,金砖狠砸,饶是这七彩罗帕是极品灵器级的防御法宝,终究也是抵不住,丢溜溜地显出原形,乃是一张巴掌大的方帕落入柴萌手中。

    白眉老道和金光雷霆是得势不饶人,立刻乘胜再向柴萌攻击而去。

    柴萌自知此趟凶多吉少,再顾不得保留什么,见状,竟是避也不避,咬着银牙,像个疯婆子一样祭了红天绫罗缎,舞起满天红光,搅得天动地摇,气势汹汹地迎向金砖和那金光雷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