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翠兰蛇

    瞬间,李培诚的周身至少有三条尺余长的翠兰蛇朝咪咪小的双目翠光闪动,射出阴毒的目光,小小的嘴巴吐出猩红的信子,露出狰狞獠牙,獠牙森森闪光,竟有着别样的震慑威力,让人不寒而栗。首.发

    噗!噗!噗!李培诚听到轻微的爆破声,接着便感觉到自己随意布下的不下一米厚的护体罡罩转眼间至少被攻破了三寸余深。

    李培诚微微一惊,双目精光一闪,目光扫过翠兰蛇,隐约看到那蛇竟是用头上的两角来戳破自己的护体罡罩,每每戳入的时候,两角就兰光闪动,散发出一股悠远霸道的气息。

    青龙索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竟蠢蠢欲动起来。

    李培诚这一惊非同小可,这青龙索中的龙魄完全受他控制,便如他的第十个元神一般,而且李培诚还把它给炼制成了法宝。从某种角度上就相当于他拥有了被炼制成法宝的分外化身,一条青龙化身。

    按道理而言,既然是李培诚化身自是完全按李培诚的意识而动,如今青龙索却蠢蠢欲动,那么只有一个原因,有东西触动了青龙与生俱来的原始属性。这种原始属性的跃动却不是李培诚的意识所能控制的,就如人肚子饿了一般,自动会反馈到大脑神经,却不是你想压制,饥饿感就会自动消失的。

    正当李培诚吃惊之时,沼泽地上空寒气大盛,宝光四射,刀光剑影四起。一些分神期的修士所释放出来的护体罡罩不足与抵挡翠兰蛇的进攻,终于不惜消耗真元法力率先祭出了法宝,开始杀戮。

    只是正如之前那老者所言,翠兰蛇不仅行动迅如闪电,灵动无比,而且一身皮肉甚是坚韧。

    那些分神期修士虽是祭出了法宝,却往往不是没击中翠兰蛇,就是击中了也不足以杀死它,反倒激发了其血性,更是发出哧哧的尖叫声,越发凶猛地进攻。

    啊!啊!惨叫声四起,不少翠兰蛇攻破了一些修为稍低修士的护体罡罩,张开狰狞地毒嘴,恶狠狠地咬了下去,然后如附骨之蛆沿着那个破口钻了进去,转眼间就把他们的血肉吸得一干二净,就连骨头都没留下来。

    吸食了修真者之后。那些翠兰蛇两眼发绿。身体膨胀了不少。头上地一对似龙角地东西也是闪闪发光。隐隐变得长了一些。翠兰蛇们发出哧哧地声音。以更凶猛地速度向其他修真者扑食而去。

    转眼间就有三四个分神期地修士丧命。浓浓地血腥味飘荡在天地之间。刺激了深藏在沼泽地地所有生物。一时间不仅四面八方无数翠兰蛇犹如千里碧波般汹涌潮涌而来。还有许许多多形状各异地生物也是突然间冒了出来。

    有五彩斑斓地蛤蟆。有漆黑地蜈蚣。还有七彩斑驳地巨蛇……

    这些东西平时都不放在修真者眼里。但在这里。所有人地修为都受到了极大地限制。连平时一半地实力都发挥不出来。而且真元法力流逝地速度特快。偏生这些东西又个个似乎变异了一般。凶猛无比。又浑身坚韧。齿含巨毒。在铺天盖地地水草掩护下。神出鬼没。一不小心被咬上一口。哪怕有合体期地修为也要立马死无葬身之地。渡劫期修士则稍好一些。毕竟护体罡罩够厚够结实。但却也耐不住这些毒物地狂轰滥炸。真要时间长了。估计也不得不撤退。

    李培诚这才完全相信那老者所言非虚。在这等地方。哪怕是合体期若没有个前后照应。恐怕一不小心也得落难而亡。当然李培诚却是丝毫不怕。他现在这一身筋骨比起天上神仙也是丝毫不逊色。真个是皮坚肉厚。就算极品灵器砍上一下。也无非留个白印子。这些毒物再牙尖嘴利。却也是咬不动如钢筋构成地李培诚。恐怕真要咬上去。肉没咬到。牙齿倒要蹦了。

    李培诚若不是想惑人耳目。根本无需运起护体罡罩。就算脱光了衣服。赤条条地走过去。那些毒物也是丝毫奈何他不得。

    正当李培诚暗自感叹这些毒物果然厉害之时,那些合体期地人终于也按耐不住纷纷祭出法宝。

    合体期修士一出手,高低就立刻判明,各种法宝光芒四射,有寒光森森,有霞光四射,也有艳如红霞,不过法宝中主流的是飞剑。

    只见飞剑如虹,剑光漫天,一时间便是血肉纷飞,血光一片。天地之间笼罩着浓得化不开地血腥气息。

    李培诚见状,也是有模有样的祭出了一件飞剑。这飞剑三尺三寸,宽一指,剑身浑体通红,如同火在烧一般,乃是同火云枪一样

    仙石所炼制而成的赤火剑,虽是极品灵器,但比起火质差了不少。

    修真者祭炼法宝颇为忌讳贪多嚼不烂,一般而言祭炼一攻一守两件贴身法宝,再加上以防万一的法宝一两件算是差不多了。再多的话不仅控制起来吃力,发挥不出巨大威力,而且如何在体内用元神温养,已达人器融合,提升法宝品质,当然有没有钱财购买那么多的法宝等等也都是个问题。

    李培诚却是不同,体内有九大元神,神念强横无匹,本身又是一代炼器宗师,不要说控制两三件法宝,就算二三十件法宝也是寻常之事。再加上李培诚如今好歹也算是家大业大,修真界大佬级地人物,虽然炼制仙器级的材料难寻,但炼制极品灵器级地材料却还是有不少的。

    这么多年下来,李培诚也慢慢替自己地九大元婴炼制了不少适用的法宝,这赤火剑便是其中一件。已备真到山穷水尽,被逼入绝境时唤出元神群战,也好组个剑阵什么地。

    饶是李培诚已经多存了一个心眼,没把自己的成名法宝火云枪给祭出来,但赤火剑一出,周身一片炽热红光,还是引得不少人侧目相看,就连有些渡劫期高手也是微微动容,目光中或多或少流露出些贪婪之色,甚至有些人还闪过一抹杀机。。

    怪不得此子不愿与老夫同行,看来必是以为凭仗此法宝便可大杀四方,哼,他也未必坐井观天了。不过这把剑确实是件好法宝,等会有机会倒可夺了回来,反正他孤身一人却是不怕。

    那位曾劝过李培诚的灰衣老者,双目寒光闪动,领着他那个团队有意无意地往李培诚那个方向靠近,显然是想等李培诚穷与应付沼泽地里的毒物,或者受伤时冷不丁下个暗手什么的。

    若不是李培诚尾随的是莲花教,恐怕很有可能他现在会直接往李培诚逼近。

    李培诚把众人的目光收入眼中,暗自冷哼,赤火剑脱手而出,如一条赤练蛇绕周身飞行,将周身护得密不透风。

    嗤一声剑割过皮肉的声音响起,赤火剑如同切豆腐一般把一条不知道进退的翠兰蛇揽腰割杀,鲜红的血如箭般喷了出来。

    浓浓的血腥味随着赤火剑带起的气劲弥散开来,钻入了李培诚的鼻尖。

    正在这时李培诚感觉到被温养在紫府内的青龙索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如困龙一般在紫府内发出阵阵悠长亢奋的龙吟声。

    已经融入青龙魄,与青龙魄合为一体的神念,在这个时候就如男人的大脑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眼睛猛然看到了绝世美女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的面前,而变得血脉贲张,兽性大发。

    李培诚心神一动,青龙索立刻化为一道青光在赤火剑漫天火红剑光的掩护下破体而出。

    青龙索此时已经是龙筋、龙血、龙魄、李培诚的神念四合一,相当于血脉筋骨元神魂魄意念俱在的活物,说起来这青龙索其实已经成了一条名符其实的青龙,只是却阴差阳错被李培诚历经一系列的机缘后炼制成了一件分身法宝。

    这法宝此时虽然才晋级仙器级法宝不久,但却不仅拥有李培诚的思想,青龙的元神体魄,还有法宝的本质,说起来是多重属性与一身,真当是玄妙无比,假以时日必成为极其厉害的法宝。

    若不是李培诚刚好是一代炼器宗师,又碰巧得遇一系列机缘,那是绝对无法炼制出如此玄妙的法宝。若说得通俗一点,这法宝倒是与还珠楼主写的《蜀山剑侠传》中绿袍老祖以第二元神祭炼而成的玄牝珠有些相通之处,真个是妙用无穷。早已不仅仅是抓人捆人的单一法宝,多了许多其他神通,只是最厉害之处恐怕还是抓人的本事。

    闲话少说,且说那青龙索化为一道青光破体而出,立刻借法宝之身的妙用,化身为一条一米来长,头长两角的青龙,然后没入了水草丛生的沼泽地。

    青龙索化身迷你型青龙入沼泽地,清新的水草气息,潮湿的空气,遍野的水草,让李培诚心头产生一种无比荒唐的感觉,就像自己又回到了童年生活过的地方,这里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地方。

    李培诚目中精光一闪,知道龙生与水地,必是青龙本性所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