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偶遇故人

    立空中,李培诚判断了一下方向,想着先去青莲山歹那里是李轩庭的宗门所在地,他可不想那里被一群歹徒搞得乌烟瘴气。以前他没实力,如今有了,也是时候去扫荡一番,顺便拜祭一下李轩庭的同门。

    李培诚正准备驾祥云往天宏大陆的青莲山脉飞去,却又察觉到天上空间一阵法力波动,竟又有人穿过外太空飞临月游星。

    来者也是三人,都是渡劫期修士,为首者身穿刺眼的金色道袍,道袍后面绣着一只朱红仙鹤,马脸鹰眼,中年模样,倒是与叶家的叶天南有几分相似。

    此人境界高得出奇,与那龙门派来的老者竟不相上下。

    李培诚微微皱了下眉头,他此次为寻如梦游历石矶星系百年,足迹几乎踏遍大半个石矶星系,见识比起以前来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他一见三人的道袍背后都竹着一只朱红仙鹤,立刻意识到这三人应该是同样来自伏龙星的太一教。

    奇怪怎么太一教的人也来月游星了?这月游星不过是修真资源和实力都是中游水平的星球,虽然隔伏龙星较近,这一教一派就算想要染指这个星球,似乎也没必要派出长老级的人物。

    李培诚正疑惑间,那三位太一教的人早就一身傲气地从他眼前不远处飞过去,连正眼都未看李培诚一眼。

    元邙山脉!李培诚目中闪过一丝异芒,脸上浮起一丝犹豫之色,但接着还是摇了摇头,朝天宏大陆的青莲峰方向飞去。

    太一教、龙门派两大门派高手云集,这趟水太深了,李培诚可不想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而卷入进去,况且他与那傅子熙夫妇有些过节,能不碰面还是少碰面为好。

    一路慢悠悠地往青莲峰方向飞去,同时也一路小心翼翼地释放出神念,扫视着方圆千里范围,偶尔也洒落一些梦幻花的花籽。过几日他再回到洒过梦幻花籽地地方,若如梦看到必会在附近徘徊,到时凭他强大的神念,自可找到她。

    一路飞行。却是一路看到不少修真者往元邙山脉地方向飞去。修为有高有低。有成群结队也有孤身一人。那些人都闷头赶路。甚少言语。

    李培诚既已下定决心不节外生枝。也就两眼不看。两耳不闻。只管一心探查如梦地踪迹。

    正飞行间。却见到前方有数十万地军队在地面厮杀。地上血流成河。头颅堆积如山。浓浓地血腥味飘荡在天地之间。那些人忘我地厮杀着。双方军队中还有少许人竟是修真者。在空中斗法。凶险程度倒丝毫不下那些兵将对战。

    这等世俗间地战争。李培诚这百多年来不知道见过多少。虽然每每感叹战争中人命如草。却也不会去干涉。今日自也是如此。只是突然间他双目微微一亮。他看到那比斗地修真者中竟有一人是断臂使刀者。

    那人修为虽只有元婴中期。但独战两位同等级地修士丝毫不落下风。刀起刀落。大开大合。有股勇往直前。气吞山河地气势。

    腾武!李培诚没想到两百多年后竟会再度遇到这位性格刚毅。勇猛无比地独臂将军腾武。

    李培诚心中不禁微微有些惊讶,虽说当年他给了他不少指点,引导他入修真之道,但他能在两百多年的时间之内,在世俗中修炼到元婴中期,这速度这份天赋绝对堪称厉害了。

    腾武越战越勇,刀法劈砍中暗合武道玄妙,竟把那两位同是元婴中期的修士逼得乱了手脚,飞剑在空中一阵乱舞,眼看就要落败。正在此时,对方军营中一位面貌阴厉,头顶悬着一骷髅木杖,正在施法吸收战场死去战士充满杀气地战魂的黑衣男子双目终于闪过一抹凶光。嘴里念念有词,接着便见骷髅木杖往腾武飞去,汨汨阴煞黑气从骷髅头中涌出来,转眼间把腾武笼罩了起来。

    腾武受那冤魂所化的阴煞黑气影响,立时形势恶化,再不复刚才的凶猛。正在此时,有一身穿龙袍的男子冲天而起,手中持一三尺宝剑,那宝剑锋芒刺眼,化为一道寒光直取那黑衣男子而去。

    黑衣男子见状,嘿嘿一笑,那阴煞黑气立时凝为一厉鬼,厉鬼迎向那飞剑,任是那龙袍男子如何用劲,那飞剑总是无法击退厉鬼。

    李培诚细一看,不是两百多年前的那位少年赵卓又是何人,只是如今却是褪了昔日地稚气,多了岁月的沧桑还有帝皇般地威严。修为比起腾武来只差了一级,元婴初期,算起来这速度也很是厉害了。

    地面上,腾武那边的军

    武和赵卓情况不妙,似乎有些军心涣散,开始节节>:武和赵卓连连怒吼,但却是丝毫不能扳回败局。

    既是故人,李培诚自然不会置之不顾,再说对方使得又是歹毒魔功。

    远远地,李培诚不露声色地朝那几人施了几个低级地缚身法术,立时那几人就感觉到犹如巨石压身,真元凝滞,动作缓慢。

    腾武和赵卓虽不知道为何敌人突然变得有气无力,慢腾腾的,但此时也顾不得多想,一个挥刀,一个使剑,竟是大发神威地把敌方地修真者杀了个一个不剩。

    地面上的军队见状,立刻形势逆转,大败敌军。

    腾武和赵卓目光疑惑的四处扫视,终于看到了不远处一位看起来年轻,但却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岁月沧桑的青衣男子面带微笑地虚立空中。最奇怪的是,眼前之人不管是身形还是相貌腾武和赵卓都不认识,但却偏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管什么感觉,以他们两的智力还不难猜出刚才必是李培诚出手相助,两人急忙飞身上前。

    “多谢前辈相助!”两人态度恭敬地谢道。

    与腾武和赵卓一起作战的还有数位修真者,修为有高有低,但都不如腾武。这些人本来也是一脸疑惑,见到腾武和赵卓与李培诚打招呼,立时也回过意来,都急急上前行礼。。

    李培诚没有否认,只是把手一挥,然后朝腾武和赵卓微微一笑,道:“昔日与你们在伯明城城外一别,没想到转眼间已经过了两百多年。”

    腾武和赵卓听到此话,顿时如被雷电击中,立时明白过来为何这年青人身上带着一股他们熟悉的气息。

    “先生!”两人满脸激动地称呼道,双膝却早已经一曲,恭恭敬敬地朝李培诚跪了下去,等抬起头来时,这两位铁血男儿眼角竟也有些湿润了。

    那些修真者见状面露惊讶之色,要知道腾武和赵卓在他们的眼里一直都是桀骜不驯,就算见了供奉殿的殿主也是不下跪的。因为这两人一位实力过人,另外一人还是宋国王爷,供奉殿殿主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这般不守规矩。没想到今日一见到此人竟立马下跪,还恭敬磕头。

    真不知道这人是何方神圣。

    他们却是不知道,眼前这男子正是腾武和赵卓的授业恩人,只是未收他们为徒罢了。

    不过他们心里只是震惊猜疑,但却没下跪。他们可是月游星颇有实力的清微派的子弟,不像腾武和赵卓二人乃是散修,无门无派。哪怕刚才李培诚暗中相助的本事甚是惊人,他们也最多认为李培诚只是修真界修为颇高的前辈而已,却是不值得他们行这等大礼。

    底下数十万铁血雄师见威严如天将的腾武和赵卓王爷都下跪,立刻也都单膝朝李培诚跪下,黑压压的一片,甚是壮观。

    李培诚见流血不流泪的铁铮铮汉子眼角湿润,心中难免有些感动,轻轻叹了口气,道:“都起来,领我到你落脚的地方坐一坐。”

    两人闻言这才起身,脸上有难掩的狂喜之色。两人急忙恭敬领路朝远处目光可及的一座雄伟大城飞去,至于大军,既已经大获全胜,自不消他们费心。

    两人领着李培诚入了一座威武庄严的府邸,一路走廊过去,众多下人仆婢纷纷下跪拜见。等他们三人走远之后,这才冷汗贴背地站了起来,目露惊骇之色,不知道何方神圣竟让独臂仙腾武和王爷都如此恭敬。

    入了一处装饰庄严豪华的大厅,腾武和赵卓恭恭敬敬地把李培诚迎上上座。这二人虽没入炎黄宗宗门,实际上却是李培诚亲自教导出来的,倒有些师徒之缘,故李培诚也不谦让,悠然坐在了上位。

    两人等李培诚就坐之后,又恭恭敬敬地朝李培诚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恭候一边。

    李培诚见状,淡淡一笑道:“都坐,说说你们这些年的事情。”

    两人闻言这才小心翼翼地落坐,互相对视了一眼,腾武开口道:“昔日与先生在伯明城一别,小的便与赵卓四处寻觅合适的修炼之地。奈何灵山灵脉都早已被修真门派或者家族给占了,要寻得合适的地方委实不易。赵卓乃是宋国三王子,那次是不堪兄弟排挤逃出皇宫的。见状,便提议回宋国国都,因为那里有座灵山,专门供宋国的供奉静修之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