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毒誓

    随傅子熙夫妇而来的六位龙门派弟子魂飞胆裂。脸色纸。浑身冷滚滚而下。就这样呆立原的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出手相救傅子熙夫妇了。

    李培诚鼻子里发出一冷哼。这轻的冷哼声就如晴天霹雳在灵兰谷上空响起。震的所有人狠狠的打了个冷战。就连紫易仙子也不例外。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甚至她心里已经认定当初荒芜山一战。李培诚必是隐藏了部分实力。否则以他今日闪电般拿下傅子夫妇的惊人实力。恐怕就算那日是叶天南亲自来战。估计最多也就是个五五之数。

    想到这里。紫易仙美眸偷偷瞄了一眼一脸平静至近乎冷酷的李培诚。心里升起一股比两年前在九州山更加浓郁的慕之意。

    这才是真正的一代宗师。对朋友虚怀若谷。义薄云天。对敌人冷酷无情。我谷青莲何德何竟与他结为朋友。的他教导。

    南宫婉姐弟终于完见识到了传说中云湖宗主的恐怖实力和冷血无情的果断杀伐。饶是南宫婉胆大包天。此时也是惊若寒蝉。扯着她弟弟的衣襟。静静站在李培诚的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是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盯着李培诚那看似不高大。实则却如山岳般那样威严磅礴的背影。

    李培诚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众人的反应。随着那一声冷哼。目光阴冷的扫向傅子熙夫妇。也不见他什么动作。傅子熙夫妇就如羽毛一般轻飘飘的飞到了李培诚的身前。

    傅子熙夫妇毕竟是龙门派的杰出|人。虽弹指一挥间全都落为阶下囚。但脸上却还是出桀骜不服的表情。只是双目深处不时闪过的惊恐之色。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惶恐不安。

    “云湖宗主你怎么样?我们是龙门派的核'弟子!”傅子熙强忍着内心的惊恐。冷静的问道。只是最后一句话还是透露了他的色厉内。

    意思无非是说。我儿子的事情龙门派是不会过问。但我们两却是不同。你若真杀了我们两。龙门派必不肯罢休。

    李培诚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漫不经心的投向远:。嘴角露出一丝不的冷笑道:“门派的核心弟子。哼不要说你们两个小小后辈弟子。就算你家师父至远敢来我断山脉闹事。惹恼了本宗。本宗照样要打就打!不过你们放心本宗还不会自降身份到杀你们这两个后辈小子。免的让龙坤和严至远认为本宗以大欺小。”

    傅子熙夫妇脸色一变。但却没开口反驳。李培诚这句话虽然骄傲了点但以他的实力够格说这话。

    不过李培诚此话一出。两人倒也稍微有些心安。看的出来李培诚似乎并不想杀他们。

    唯有李培诚自己清楚。自己也就三百来岁。哪来狗屁的以大欺小。若不是杀了这两位龙门派核心弟子。就跟龙门派结下很难解开的仇怨。现在炎黄宗在计都星已结怨叶聂两家其他星球还大仇家莲花教。他可不想再往死里的罪龙门派。否则以李培诚的性格才懒的嗦呢!

    当然若傅子熙夫不识抬举。李培诚也不介意杀了他们。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李培诚怕过谁来。最不济他炎黄宗全派撤往的球改日再杀回来他们却又奈何?

    傅子熙终究是聪明人。知道这个候命拿捏在人家手中真要恼了他。挥枪一刺。杀了他们也不是什么意外。毕竟了李培诚这等层次的人物。绝不是他'|这等后辈弟子可以威胁的。而且这里是计都星不是伏龙星。他们若真被杀死。当龙门派的人真正见识到李培诚的厉害。是否真会全力为他'|报仇其实也是个未知数。

    傅子熙双目内闪过一丝故意流露出来的敬畏之色。脸上的桀骜不服之色也随之消失一干二。道:“多谢宗主不杀之恩。刚才多有罪还请宗主多多包涵。”

    李培诚瞥了傅子熙一。继续倚卖老。冷声道:“你小子倒还算识趣。好。只要你们日发个毒誓不再寻紫易仙子杀子之仇。本宗便饶了你们不敬之罪。放你们一马!”

    毒誓李培诚这个昔日科研狂人是不相信的。但对于修真界的人却没有几人是不忌惮的。他们相信天的是最大的。冥冥中天的间有一只神秘的大手在操纵着他们的生活。所以他们逆天修行。步艰难。所以他们逆天修行有天劫这等天罚熬炼他们。他们敢杀人货。敢奸淫掳掠。可笑的是却独独不敢在老天面前乱说话。

    傅子熙夫妇脸色猛的阴沉了下来。他们两人都还没渡过天劫。这毒誓一发。若敢违反指

    劫就会加重呢!但毒誓不发。看李培诚这架势绝对不们。

    紫易仙子一对美眸忍不住闪过感激之色。对李培诚自从出现那一天起。她就感觉自己看不透他这人。到在她仍然看不透。有时候甚至她根本弄不清他图的是|么?但不管怎么说。李培诚这位看似普通。但到如今其实还是谜一样男人已经完折服了她。

    李培诚没有逼傅子熙夫妇。就静静的虚立空中。但这种静悄悄的气氛更让傅子熙夫妇不安。他们完全看不透李培诚心里想些什么。更害怕这个可怕的男子会突然爆发。到时后悔也是迟了。

    “好!”傅子熙猛一牙。目中流露出无奈和屈辱的目光。冷声道。

    “子熙!”柳虹媚声叫道。

    傅子熙看了柳虹媚一眼。苦笑道:“麟儿在天之灵也会明白我们的苦衷的!”

    李培诚目光仍然漫目的的眺望着远方。面沉如水。情绪根本不受傅子熙夫妇两的影响。不会产生一丝怜悯之心。

    该心冷如铁的时候。他绝不会动那什么妇人之仁。

    傅子熙突然感觉身上一松。可怕的青龙索已经无踪迹。柳虹媚也感觉到胸口可怕的凌厉枪尖倏然不见了。

    “发誓!”李培诚终于收回了游离的目光。淡淡道。

    傅子熙缓缓举起手。指着天发了毒誓。柳虹媚在他丈夫目光逼视下。咬着贝齿也终于指着天发了毒誓。。

    发完毒誓之后。傅子熙面无表情的冷声道:“云湖宗主。伏龙星永远欢迎你!”

    李培诚似乎完全没听懂傅子熙话语中的威胁之意。只是淡淡一笑。道:“有机会一定去。希望到时你们夫妇两不要再目无尊长了。”

    傅子熙默默无声的转过身子。整脸马上变的阴冷无比。双目射出刻骨的仇恨。把手一挥。道:“走”

    转眼间。刚才气不可一世的八人远远飞离灵兰谷。消失在天际边。

    “多谢宗主救命之恩!”紫易仙子这一方霸主见危机终去。纳头便要拜。

    “仙子这是何必!”培诚急忙把手一挥。阻止了紫易仙子的大礼。只是脸上淡淡的微笑渐渐收敛了起来。露出一丝重之色。

    虽说没跟龙门派结下什么大仇。但这梁子终究还是结了一些。希望自己刚才故意暴露出来的强大实力能彻底震住龙门派。

    紫易仙子见状心中是过意不去。面带惭愧道:“这次给宗主添麻烦了。”

    李培诚闻言。突然又露出了一丝微笑。摆了摆手道:“不过是两个跳梁小丑。本宗还不放在心上。怎么不请本宗入谷坐一坐吗?”

    紫易仙子闻言秀脸飞霞。急忙欠身道:“宗主请。”。然后又看了南宫婉姐弟一眼。微道:“两位小友也一同请入谷一坐。”

    之前还在担心是否能入选紫清宫如今却的紫清宫宫主亲自邀请。南宫姐弟真是受宠若惊。急忙点头。然后战战兢兢的跟在李培诚和紫清宫二人身后。往灵兰谷飞落。

    李培诚见灵兰谷鲜花遍野。飞流泉。怪石。山谷之中多见玉兔黄羊奔走。就连建也都是别有一秀雅别致风格。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与云断山苍莽凶险似乎仿若两个世界。

    在云断山脉中能有样一处气氛祥和。与世无争的秀丽山谷还真是难。看来这紫易仙子不简单。倒很懂的修养之道。李培诚微微点头。暗自赞叹。

    “山谷简陋。让宗|见笑了。

    ”紫易仙子边领着李培诚往一座造型颇为别致古朴。但却又透着股庄严味道的宫殿走去。谦虚说道。

    李培诚却微微摆手。由衷道:“宗一入此山谷就有种心平气和的感觉。此谷甚是适合我等修道之人静养修炼。可见紫易仙子乃深谙修养之道的高人。”

    紫易仙子的李培诚称赞心中自是大喜。连连谦虚。

    四人入了紫清宫。分宾主落座。自有童子奉上茶来。

    李培诚抿了口茶。屁股微沾竹椅。正如坐针毡的南宫婉姐弟。道:“你们不是想拜入紫清宫门下吗?如今紫易仙子就在眼前。怎么还不赶紧磕头拜求?”

    南宫婉姐弟闻言如梦初醒。急忙身跪的朝紫易仙子磕头。道:“恳求宫主收我姐弟两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