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小黑的血

    |黑松了口气。砰!砰!拍着宽阔结实的胸膛。道:“|不是小黑我夸口。血我有的!您要几桶?”

    李培诚两眼一翻。差点就要扑街。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桶这个单位来计算鲜血的。

    不过随后想想。现在的小黑本体恐怕至少有三四百丈那么长。这要放血。还真的用桶来计算。

    “咳咳!本宗只是想要点血来做下实验。”

    说着李培诚取出青索。指了指龙索。道:“点血把这浸湿了看看。”

    小黑很是不屑的看一眼拇指般粗。三米来长的青龙索。道:“就是把这给浸湿了?”

    李培诚点了点头。小黑立刻让人取一个脸盆来。然后撩起衣袖。取出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手臂上一割。立时鲜血如同涌泉一般喷了出来。转眼间把脸盆装满满的。

    小黑止了血。很自豪的道:“主人您看够吗?”

    李培诚不响。只是把青龙索卷起来放入脸盆中。然后按那玉简中的记载手捏法诀。运起血祭之法。

    汩!汩汩!

    血液立时如同***一般鼓起许多泡液。转眼间。竟消失的一干而净。

    脸盆见底。青龙索静悄悄的躺在脸盆底。浑体青光。却不见一丝血迹。李培诚脸上露出惊喜之色。青龙索早已被他祭炼过。与他是心神相连。立时感觉到青龙索的龙魄在急剧的壮大。

    这种壮大跟以前的壮大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以前是吞噬了他人的魂的以壮大。那种壮大就像现在社会为了追求经济发展。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一般带来是暴戾凶残等|大的负面结果。而现在这种|大却是魂魄的到了滋润。是那缕龙魄本体的到了壮大不仅逐渐在消弭以前的负面影响。而且渐渐的使的龙魄与那根龙筋更加融洽的结合起来。似乎有巨龙觉醒。发出声声悠远浑雄的龙啸声。使的青龙索似乎逐渐在成为真正有生命的宝。

    “放血!”李培诚毫不犹豫的下令道。

    小黑此时也已经感觉到了青龙索发散出一缕熟悉气息。这股气息让他有种热血***的感觉。二话不说立刻又放了一脸盆鲜血。

    这次鲜血消失的更快龙索发出来的巨龙气更加浓烈。

    “放血!”李培诚再次下令。

    “放血!”

    ……

    小黑黝黑的脸蛋开泛白。柱子一粗壮的大腿直打哆嗦两眼死死的盯着李培诚的嘴巴。生怕李培诚嘴巴里再次蹦出放血两个字。到现在。连小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放了多少血。只知道那小小的青龙索就像深不的的无底坑怎么也填不满。

    好在李培诚终于满脸喜色的伸手取回青龙索细细打量起来。此时的青龙索浑体青光晶莹。|隐有仙灵之气萦绕。甚至细细观察还可见有一丝丝天的灵气正快速的没入青龙索

    青龙索吸收了大量龙血之后。终于晋级成为了仙器。而且是一件拥有器灵的仙器。而且器灵还是一条青龙。那是一条带有巨龙特性。但却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青龙。李培诚的意识就是它的意识。

    从某种角度上讲。现在龙筋所炼制而成的青龙索是青龙器灵的肉身青龙器灵则成了青索的元神一样的东西。而这元神烙上了李培诚的印记。实际上是成了李培诚的元神。只要李培诚心神一动。它便会随之变动。

    如此一来岂不是说我相当于拥有了青龙分身一般。当李培诚发现了那青龙器灵除了拥有龙的最原始特性外竟如自己元神一般完全受自己控制不禁喜心花放。好一阵把之后方才收回体内。

    青龙索一入体内李培诚神念微微一动。那青龙器灵竟开始吸收他体内的真元法力。然后逐渐变的强大起来。这个发现又是让李培诚喜的差点就要蹦了起来。他正愁自己修为境界提升过快。青龙器灵的吸收在某种程度上刚好可起了延缓作用。而且青龙索的威力还能不断增强。

    真是两全齐美啊!

    小黑见李培诚终于把青龙索收入体内。大大松了一口气。声音沙哑的道:“恭喜主人的了仙器!”

    李培诚哈哈大笑。拍了拍小黑的肩膀。道:“这事。你功不可没。”

    能到主人这样亲的称赞。小黑当然是高兴万分。拍了拍已经变虚的胸膛。豪气万丈的道:“只要能为主人做事。这点血算什么!”心里却暗暗庆幸。好苍浩老龟闭关了。否则这次大放血后必是一败涂的。我小黑的一世英名就要彻底完蛋了。

    李培诚闻言看了看气万丈的小黑。沉思片刻。然后道:“来人。去请青羽长老来白虎殿一趟。”

    扑通一声巨响。小

    塔山一般魁梧的子立刻直挺挺的扑倒在的。他想|长老也有一根类似与青龙索的法宝。貌似那名字叫缚龙索。为这名字小黑心里还暗自不服气了很长间。

    天哪。主人杀了我!我错了!

    很快青羽长老奉命赶来。一踏入白虎堂。他就看到小黑脸白如宣纸。似是受了重伤。只是两眼紧紧盯着他。有些奇怪。若不是青羽真人看到李培诚一脸笑意的看着他。那表情就像捡了宝似的。恐怕这老家伙早就扯了这一副仙风道骨。杀气冲天了。

    开玩笑。炎黄宗的人岂是好欺负的!

    如今青羽这老狐狸然还摸不清情况。但心里却笃定的很。甚至暗想。莫非小黑这家伙不自量力到去找无极这魔头厮杀去了。定是这样了。九州山仙境如今除了宗主也只有刚成为渡劫中期的无极那魔头有这本事。

    青羽长老先是恭的向李培诚施礼后。然后才像是刚发现小黑的惨状一般。惊声道:“哎!小黑护法你似乎受重伤了?莫非是苍浩兄不成?不可能。他怎么打的过你呢?说。谁干的。贫道必为你讨回公道。”

    看着青羽真人又惊讶又是正义凛然的样子。小黑铜铃般的大眼睛幽怨的瞟了李培诚一眼。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莫非他还能说。这都是主人放血放的。

    李培诚被小黑那幽怨的大眼睛给瞟的差点就要抖落一的的鸡皮疙。急忙道:“好了。好了。这次本真的只要你一点点血。就浸湿而已。”。

    说完又对青羽真人道:“取出你的缚龙索。扔进这脸盆内。”

    青羽真人满脸疑惑的取出缚龙索。然后扔入脸盆内。

    小黑见状这才收起那哀怨的眼神。撩起袖子。出刀子。做出壮士腕的悲壮表情。然后瞟了青羽真人一眼。意思是说。这回你总明白了!

    不过显然青羽真人是一点都不明。因为此时他仍是一脸疑惑。

    龙血入盆。浸没了龙索。李培诚施了血祭之法。但缚龙索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细细感才能发现似乎隐隐有那么一点变化。

    李培诚见状有些失望。随即陷入了沉思。小黑却是大喜过望。急忙止了血。

    开玩笑。龙体再巨也是经不起一再再而三的放血的!

    龙筋龙魄龙血。龙索独独缺了龙魄。看来必是此原因了。李培诚暗自揣测。

    李培诚这个揣测其实倒也没错。缚龙索之所以没什么反应最大的原因便是在此。不过李培诚还是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题。那就是龙魄若真的形成类似元神一强大的器灵。又岂是区区一龙筋所炼制的法宝所的住的。就算留住。以巨龙桀骜霸气。又岂肯乖乖与龙筋融合?如今李培诚不仅|风顺水的的了一件有器灵的器。而且那青龙器灵却是完全由李培诚的意识所控制。相当于他另外一个元神。

    这件事说起来。其是李培诚走了大运。

    这青龙索原名金龙。乃是莲花教紫衣使者无意中的到的一件法宝。后被李培诚所。李诚重新炼制此法宝时。认为此法宝乃是以柔克刚。法宝中的金金却刚好起了反作用。故舍去了庚金精金。恢复了青龙本色。所以取名青龙索。

    其实那时李培诚并没有意会到炼制此法宝人的苦心。他在法宝中融入金精金。乃是以庚金精金的杀气来制衡压抑封印在龙筋中的那缕龙魄。不过这也不能怪李培诚。盖因培诚那时虽然也算的上炼器大师。但学的并不是魔道中的炼器方法。那抽龙筋炼制宝还不算什么。但封印巨龙的一小龙魄与法宝中。以求增强法宝威力。明显是极其歹毒的魔道手段。李培诚对此手段自然不甚了解。而且当时那缕龙魄久经岁月消磨。不仅渐渐变的弱小。原来的意识也已磨灭的所剩无几。根本已经无法摆脱龙筋内禁制阵法束缚。就算李培诚当时明知到那是制衡压抑手段。也根本无需再多此一举了。

    后那缕龙魄又吞噬量的魂魄。变的强大。但就连那仅存的一点神识也完全被冲点不存。变成完全受李培诚控制了。也正因如此那股暴戾凶残之气会影到李培诚。

    如今可好。阴差|错之下。李培诚学了血祭之法。手下又刚好有一位上古巨龙之后的小黑给那缕龙魄提供大量而又精纯的龙血。刚巧那缕龙魄却没了自身仅存的一点神识。被李培诚鸠占鹊巢给占了。冥冥中炼就了一件仙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