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探索天劫之秘

    迹发生的概率终究是无限趋近与零。★★李培诚在这个转悠了五天也没发现什么东西。当他感觉到星球上的气氛的异常压抑。似有大灾降临时。终于放弃了心中这个荒唐的想法。

    回到无极魔君的渡之的。那是一个方圆有百里的低谷之的。

    天上已经渐渐聚集火烧一般的色劫云。强大森恐的天威从头顶的劫云散发开来。弥在天的之间。

    此时无极魔君正神无比凝重的盘坐谷的中央。紧张等待天劫的降临。

    无极魔君感觉到李培诚的到来。微微扭头看向李培诚。见到李培诚一脸轻松悠然。随的坐在他数里开外的一块磐石上。

    李培诚这种随意悠然的神态让无极魔君心中那根紧绷的神经不禁为之一松。信心在那一瞬暴涨。似乎天劫不再那么可怕。

    李培诚不仅见过渡后期的天劫甚至还亲身体会过。而且那还是百多年前。他还没有吸收王崇的真元。没有晋级合体中期的时候。如今不管是境界还是肉身的强悍程度都比以前强大不少。无极魔君这等渡劫初期修士的天劫。李培诚自然不放在眼里。

    李培诚抬起头遥望顶越来越密集。越压越低的红色劫云。目中闪烁着好奇和求知的渴望

    虽然他踏入修真界已经近两百年。见到了以前前所未见前所未闻的神异事件。甚至被世人所认为迷信的鬼神妖仙如今也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存在。若换成一个科'家见到这种事情。估计思想早就被这现象给彻底颠覆了。早就放弃了以前所学的知。但李培诚骨子里那种身为科研人员的科研精神和执着却从来不曾变动摇过。他坚信任何事物的存在必然有其内在的联系和客观原因。无非世人认知有限还未踏入这个领域而已。绝不是虚无缈。所以对于天的李培诚像他人一样存有敬畏之意。但他却绝不盲目信仰天威不可拂逆而是多了一份求知探索。征服的可贵精神。

    就像阿基米德曾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翘起的球。在李培诚眼里。这天的。这神奇的鬼神妖仙世界就如那的球一样只要他找到支点。有足够长的杠杆他就能翘起也正是因为李培诚拥有这种贵的探索精神。坚持真|的精神。才他比别人对天的大道有一种更敏锐的洞察力。这就如两人对阵。战未`心中已经存无法战胜对方之心。自是很难发现对方的缺点短处。李培诚却恰恰相反。他觉的自己能战胜对方。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去寻找对方的点短处。做到知己知彼。就能百战百胜。故李培诚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取现在这样巨大的成就。固然有机缘有天赋等原因。但他这种大无畏的科研精神无可置疑在其中发挥着无以伦比的作用。

    天劫对于其他修真者而言是天的专门给他们这些逆天之人设的障碍是很难越。无法变的。但在李诚眼里他宁肯相信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一种针对修真者自然现象。

    水往低处流是一种|似万古不变的现象。但李培诚知道只要看穿了其内在的规律。水往高处流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李培诚知道要揭开天劫的奥秘难以登天近乎妄但他今天仍然用他那对充满求知智的目光细细打量天劫。神识也早已经如无垠无边的网铺张开来感受着天的威力。

    李培诚渴望能找到隐藏在天劫之后的奥秘。若能找到这个奥秘。他就再也不必苦苦压抑自的修为了。可以不必再担心数千炎黄宗门人弟子将来渡劫之事了。

    这是李培诚第二次面对天劫。第一次面对天劫时情况危急万分。他根本没时间去观察天劫。也根本没去想天劫的事情。那时天劫无论对于他还是炎黄宗都是很遥远的事情。如今。这事情却已经在眉睫了。也是李培诚近年想最的事情。

    在李培诚神识密密|麻的毯式扫下。李培诚的脑海里清晰的显示出一波波真元力从无极,君的身上散发出来。就像无数电波一般不间断的传播出去。最后消失在浩瀚的宇宙之中。高空之上有无数类似的天的能量在劫云里波动。后大量的天的能量以它们为中心滚滚而来。凝结成了强大的能量体。酝酿着让修真者胆战心惊的劫雷。

    李培诚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他隐隐中总觉的这现很是熟悉。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就紧锁了一起。他搜肠刮肚也无法想出为何自己有这种感觉。他也无法揭开蒙蔽着奥秘的那层轻

    不过很快李培诚锁的眉头又舒展了开来。他并不是一个不懂的知足的人。能有这种朦朦的感应。于李培诚而言已经远远超出意料之外的收获了。

    劫雷终于撕开了厚厚的劫云。劈落而下。

    无极长发飞舞。两眼爆发出团团精光。头顶冲起一道血色红光。血色红光转眼间化为一漩涡状厚厚的血。

    李培诚感觉到浓浓的血腥气息以及其中散发出来的强大防御法力。双目微微一亮。目光投空中那朵旋涡状厚厚的血云。

    李培诚发现那血云其实是一寒光森森的铁盾般的宝。竟是一穿山甲妖怪的铁甲所炼制而成。而且这法宝无极魔君明显还用了歹毒的方法祭炼过。

    坚韧的穿山甲铁甲-加上特殊的歹毒方法祭炼。竟让这法宝勉强身极品灵器。这样的防御法宝虽然还能与叶志涛那日决斗时祭出来的银色盾牌相比。但却也算是勉强与那件法宝属于同等级的法宝。

    区区天煞门门主竟拥有与以炼器扬名天下的叶家第二高手。下任家主同等级的防御法宝!李培诚双目忍不住微露惊讶之色。然后似乎若有所思视着那血云铁盾

    除非是渡劫期穿山妖怪的铁甲才有可能炼制出极品灵器级防御法宝。以无极魔君的实力应该还没强大到以一己之力击杀防御力超强的渡劫期穿山甲妖怪。而且祭炼出来也不应该带有如此重的血腥味。血光冲天。看来无极必是用了什么歹毒的祭炼方法。李培诚暗自思量。本来他对魔门的歹毒祭炼方法不一顾。如今却不禁产生了一些兴趣。。

    神识悄然间扫过温在体内的火云枪。自从杀死王崇后。火云枪就起了一丝变化。隐隐中有血脉在枪内蔓生。火云枪就像慢慢活过来一样。开始变的有血有肉。有生命一般。这种悄然变化。做为火云枪的主人李培诚经历了百多年岂会感觉不到。

    但这种变化他却是从来没见过。知道此事必与自己利用火云枪吸收他人真元有关系。也知道这是件好事。

    是否我利用火云枪吸收他人真元。其实也是一种歹毒的祭炼方式?李培诚双目精光闪不定。心里暗自揣测着。

    轰!一声巨响。

    劫雷狠狠的劈在了血云铁盾。血色随即被劈的散了开来。显出寒光森森的铁盾。铁盾在劫雷的轰击下微微颤动着。光芒逐渐黯淡下去。

    看来雷电有破邪之奇效果是不假。血云铁盾虽是极品灵器防御法宝奈何用了歹毒祭炼方法。在劫雷面前终究落了下乘。李培诚暗自摇头。

    无极魔君似乎早已经知道血云铁盾的防御力。见状反倒面露喜色。似乎对血云铁盾的防御力甚是满意。

    劫雷轰隆隆一道接一劈下。彻打断了李培诚脑子里纷乱的思绪。开始集中精力去观察天劫变化以及无极魔君的变化。

    第一次天劫只有一组九九八十一道劫雷的攻击。这等程度的攻击对于李培诚自然算不什么。但落在无极魔君身上却真如炼狱一般。每一秒。每一分他都需要打起十二分神去应付。

    当劫雷劈到二十下血云铁盾就彻底报销了。而无极魔君也因为血云铁盾的彻底报销。鲜血从他嘴中狂喷而出。本是枯瘦蜡黄的老脸变的苍白无色。再加上嘴角滴挂着的鲜血。整张脸看起来格外的狰狞恐怖。

    血云铁盾一去。接下来是真正的人与天斗。真正的硬碰硬。

    无极魔君双目仰望高空。射出两道穷凶恶极的目。身上发散出浓浓的血腥气息。显然在生死攸关之。他体内深藏凶焰。凶狠劲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一道血光再次冲天而起。血光散去。现出无极血刀森冷的锋刃。

    无极魔君用无极血与劫雷硬碰硬战到了二十道。终于两眼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他已经有些灯油枯竭了。而劫雷剩下却还有三十六道。

    天威果然难测!

    无极魔君暗暗感叹。望电光闪耀的劫云。取出他自己花巨资为天劫精心准备的数粒丹往嘴里一塞。苍白无色的脸慢慢恢复了点血色。

    一次次的服丹药。无极魔君凭借自己花巨资为天劫精心准备的丹药又撑过了六道劫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