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苍浩糗事

    苍浩老头,苍浩老头!”玄武殿外响起小黑特有的洪

    这声音惊得静坐修炼中的苍浩老道猛地睁开了那对小眼睛,整个人蹦了起来。**:怪不得老道刚才总隐隐感觉有不对的地方,原来是这莽汉又开始疯了,要找我老道对战,苍浩老道苦恼地狠狠拽着下巴几根稀疏的长须,幡然醒悟过来。

    对小黑,他是又爱又恨,有喜又怕啊。像他这样上古猛兽霸下后裔,尊崇的自然是强悍无比的肉身和力道。与强对战,尤其与小黑这种同样以肉身力量见长的巨龙之后对战,自然裨益无穷。但奈何,这小黑太过变态,每每打起来就疯狂无比,打得他无反手之力,只能现出坚固无比的龟甲,方才能勉强扛住他疯狂的进攻。若是如此也就罢了,毕竟如此疯狂对战,虽受些苦,总也是受益无穷。但偏生小黑这家伙,口无遮拦,没大没小,每次打赢了就要穷嚷嚷,嚷得他苍浩老道数千年的老脸也挂不住。

    “拦着他,拦着他,就说老道我闭关修炼了!”苍浩老道一想起小黑那大嗓门,突然跳了起来,指着玄武殿门口两位玄武卫嚷嚷道,自己身子一缩,坐回原处,一副老僧入定坐苦禅的样子。

    苍浩老道刚把姿势摆好,小黑就已经到了大殿门口,两位玄武卫刚想拦阻。神经大条的小黑却伸出猿臂一推,嚷嚷道:“别拦我,别拦我,嘿嘿,本护法这次来不是找你家堂主对战的,是有天大的好事,天大的好事!”

    虽说玄武卫都是苍浩、括等炎黄宗长老,玄武堂正副堂主亲自教导出来的玄武堂精锐,但却如何挡得住小黑这等大力士,立刻被推到了一边,面露难色,不知道该是继续拦住还是就这样放大名鼎鼎的小黑护法,白虎堂副堂主入殿。

    还未等那两位玄武卫下定决心,苍浩老道的屁股却坐不住了,小黑这样说岂不是明摆着说他老人家怕了他,躲着他嘛?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苍浩老道这老脸还是挂不住。

    “小黑,来来,老道我这几天正手痒了,没想到你今日就送上门来了!”苍浩老道狗急跳墙般蹦了起来,不知道何时已经拿出了八棱紫金锤,指着小黑嚷道。

    黑见状那对铜铃般的大眼睛猛地一亮,心神一动差点也就要拿出那对六棱紫金锤,不过这小子竟硬生生地压住心头的冲动,嘿嘿一笑,大步朝苍浩老道走去,道:“今天不战,今天不战!”

    苍浩老道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一对小眼睛却闪过不解的神色,今儿的太阳还真是从西边出来了。

    还未等苍浩老道想明白。小黑手臂一探。早就抓住了苍浩老道地手臂。扯着就往外面走道:“快走。快走。主人召集!”

    着。看起来很憨厚地小黑嘴角竟也会闪过狡黠地微笑。看得苍浩老道心里一阵哆嗦。额头直冒冷汗。不知道今天究竟怎么了。

    一边收起八棱紫金锤。\一边身不由己地被小黑拉着往殿外走去。苍浩老道好奇地问道:“那日杀了王崇老鬼后。宗主不是一直在阵法里修炼吗?今天怎么突然要召集我们了?”

    黑嘿嘿一笑道:“好事情。好事情。主人今天又收一个徒弟了。”

    苍浩老道何等人物。竟是做贼心虚地立马想到了那个老龟婆。如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样。跳将起来道:“什么。宗主收那李家小丫头为徒弟了!”

    黑此时似乎突然开窍了一般。见状嘿嘿阴险地笑道:“你这只老淫龟。本来青羽真人说你喜欢上李瑶身边地老龟婆。小黑我还不相信。如今看来你真地是喜欢上那老龟婆了!”

    黑的嗓门多么大,这九州山峰巅的人又个个都是修真高手,目明耳聪的,他这一嚷还了得,吓得苍浩老道赶紧跳起来伸出黝黑满是老茧的手掌捂住了小黑的大嘴巴,两眼却是警惕甚至有些慌乱地四处乱瞄。却瞄到北冥老祖和太阴老怪正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向他看来,也朝四海宫殿而来。

    这两人还有青羽真人可是当初目睹苍浩老道被那老龟婆一句“小海龟你看什么看”给抢白得老脸泛红的正主,苍浩老道此时这番欲盖弥彰的行为被他们逮个正着,这回就算苍浩老道跳到黄河里也是洗不清了。

    黑冷不丁掰开了苍浩老道的黑手,呸呸了两下,刚想出言取笑几下,却见到苍浩老道向他投来的目光凌厉得似乎要杀人,心中顿时一凛,嘿嘿一笑,向四海宫殿疾飞而去,气得苍浩老道直翻白眼。

    四海宫殿内,李瑶俏立在李培诚身侧,李泽却不在,已经返回李家的云泽山脉。

    不消片刻,除了闭关有事的长老护法不能前来,其余长老护法都一脸笑意地赶到四海宫,唯有苍浩老道是浑身不自在,一对小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众人各就各位后,李培诚这才笑吟吟地让李瑶一一拜见众位长老护法,唯有拜见苍浩老道时,李培诚看似一脸淡然地随口道:“瑶,上次与你一起的仙子叫什么来着?为师一下子又忘了。”

    苍浩老道闻言老脸变色,若出言之人换成是小黑,这老乌龟恐怕要拿出八棱紫金锤了,但现今却也只能苦笑,同时两耳情不自禁竖了起来,生怕漏过一个字。

    李瑶双目闪过一抹异彩,转身恭敬地回道:“回师父,那人叫李清,瑶从小是她看到大的,清姨待我如同亲生女儿一般,是瑶除父母亲外,最亲近的人了。”

    李清,苍浩老道心里暗暗念叨,脑子里情不自禁就浮现那龟婆的“国色天香”的容貌。

    “对,对,李清。这李清既然跟你情同母女,有空让她多来九州山玩玩。”李培诚说着,目光投向苍浩老道,问道:“你说呢?苍浩兄”

    饶是苍浩老道脸皮极厚,此时招架不住,干脆也就破罐子破摔,嚷道:“那当然好了,上次她还骂老道我小海龟来,这次我必要让她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哈哈,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口气这么大?竟敢如此称呼苍浩长老!”门外传来葛古大长老的笑声,接着就见葛古一袭白衣,出尘地飘然而入。

    众人见葛古竟破关而出,个个大喜

    纷纷上前拜见葛古。

    李培诚拜见过葛古后,又对李瑶道:“快拜见师祖。”

    李瑶娇躯微微一颤,这才知道眼前这位白须飘胸,清矍飘逸的老竟是自己的师祖,急忙恭恭敬敬地上前拜见。

    葛古细细端详了李瑶一番,赞道:“原来你就是李瑶,果是绝世佳人,浑金璞玉!”

    李瑶蒽质兰心,从葛古这句话中立刻就听出葛古不仅早已经听过她的名字,而且必然隐约知道她与林文肖的关系,顿时羞得俏脸通红,螓压在胸前,愣是不敢再抬头。

    葛古见状,心情大好,在储物戒里摸了摸,取出一瓶子,道:“这是师祖这次闭关炼制出的一种新丹药碧合丹,刚好适合你这等修为服用,就算师祖给你的见面礼。”

    李瑶出生名门,年纪轻轻便达到合体初期,成为年轻一辈中佼佼,这一身修为除了依靠渊博的家学,过人的天资,便是珍贵的上等仙石,仙丹打造出来的,这辈子都不知道已经磕了多少出自孤辰星炼丹名师之手的名贵丹药。对葛古随手打赏出来的丹药,只是心存感激,倒没多少重视,只是当感觉到大殿内除了自己师父和无极魔君之外,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葛古手中递过来的丹瓶,顿时明白过来,这丹药必是非同寻常。

    天哪!莫非师祖还是炼丹大师不成?李瑶心里暗暗惊呼,双手却急忙恭敬地接过碧合丹。

    若是李瑶知道,这大殿里的人只在数十年内连续突破数级,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葛古的丹药的话,就必知道自己以前服用的那些丹药,哪怕是出自孤辰星炼丹名师也绝无法跟葛古炼制的丹药相提并论,除非是孤辰星那些已经不世出的炼丹界宗师级的人物。

    自从葛古出现之后,无极魔君就在暗中偷偷打量只闻其名,还未见过其面的神秘大长老,宗主师父。

    丹道走的本就是修炼捷径,而葛古乃是丹道不世奇才,修的是生死晦明奇功,结成孕育无限生机的翠绿小树。这次葛古闭关,不仅融合从计都星各地收集起来的炼丹方面知识,而且前不久还把李培诚从近百名合体期修士身上得到的丹药以及有关炼丹方面的记载都收刮了去,又是好一番钻研。如今是海纳百川,吸百家之长,道行自然比起之前高了许多,就隔了层轻雾就可窥得天劫玄机了。

    以百岁多点的年纪就差点窥得天劫玄机,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必能惊天动地。

    无极魔君虽是厉害,却也是越打量越是吃惊,咋一看,似乎葛古修为比他还低,但细一看,却又觉得深不可测,竟看不透了,而且整个人透着股让人亲近,如沐春风的感觉。

    无极魔君正吃惊时,李培诚却点到了他的名字,指着他对葛古说道:“师父,这位原本是天煞门的门主无极魔君,如今已是我宗护法。”

    “无极久仰大长老之名,今日终于得见,实乃三生有幸!”无极魔君单膝跪地,以晚辈之礼拜见葛古。

    葛古柔和的目光扫过无极魔君,感觉到了一股极为阴暗的死亡煞气,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有生必有死,有光明必有黑暗,人要追求那遥不可及的长生和永不磨灭的光明,若不能做到两极归一,便是枉然,无极护法礼重了,起来。”

    着葛古伸手扶起无极魔君,一股生生不息,充满柔和春意的气劲从葛古的手传向无极魔君双臂。无极魔君立生警惕,刚想反抗,猛然想起自己的性命都拿捏在眼前老的弟子手中,他若要害自己自己却又哪里逃得掉。遂任由葛古气劲长驱直入,那气劲一入无极魔君体内,立时化为一股生气盎然的清流流过无极魔君的全身经脉,留在了他的体内。

    一股生气盎然的清流就如星星之火,瞬间成了燎原之势,在无极魔君积累了两千余年的阴暗气息中留下了一线生气。

    无极魔君心神大震,突然间似乎豁然开朗,他明白了自己以往为了追求渡劫成功,为了得道成仙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一心只想着杀人越货,残害生灵,好借外力突破,却把一颗澄明的心全部给遮掩住了,早已忘了善恶生死,光明黑暗。

    大恶,是明知是恶,却为了自己一己之利而为之,故心是如旁观一样清明。但无极魔君却不过是沦陷入了杀戮的禽兽,心智早已经蒙蔽了,就算勉强过了第一次天劫,那第二次,第三次也肯定过不了,因为蒙蔽了心智的他,境界已经很难再提升了。

    葛古修得是生死晦明心法,紫府内结的是孕育无限生机的翠绿小树,虽境界还没达渡劫期,但对生死晦明最有感悟,他只看了无极魔君一眼就感觉到了无极魔君此人功力精湛无比,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这才点化,出手相助。

    “无极拜谢大长老大恩!”醒悟过来的无极魔君,立刻又跪了下去,连磕三个响头。心中既是震惊、感激又是无限兴奋,因为他多年停滞不前的修为,就因为葛古的出现,突破前进了。

    李培诚心里暗暗赞叹,师父这生死晦明的心法真是厉害,当初在云断峰我就感觉到无极功力精深不输林云逸,却又总觉得他不如林云逸,原来是这个问题。

    这次葛古大大方方地承受了无极魔君的叩拜,等无极魔君起身之后,这才将目光转向苍浩老道,一脸疑惑地老话重提道:“苍浩长老,你还未告诉老夫那人是谁呢?”

    葛古的地位可非同寻常啊,那可是宗内大长老,宗主老人家的师父啊,饶是苍浩老道大大咧咧惯了,但葛古这一问,他却是差点被逼得疯了。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支支吾吾竟说不出话来。

    李培诚与青羽真人对视一眼,突然仰天哈哈笑了起来,其余之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笑得葛古莫名其妙,笑得苍浩老道一个劲地扯下巴稀疏的几根长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