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收徒

    <诉苦,事实上这几天)7故,我都是站着写字的,真的是不容易啊!还请各位体谅一下。.******,屁股就打针的那两天好一下,最近几天又严重起来了,这段时间坚持不坐着写字,若不转好,只能切西瓜了。呜呼!

    -------------------------------------

    以滴血之法祭炼了失去主人的紫色储物戒指,李培诚继续用神念扫视储物戒。

    巨大的空间里,放置了不少东西。最显眼的是整整齐齐排列在正中央的十个玉盒子,这十个玉盒子上面都布有禁制,而且其周围三四千平米范围内空无一物,唯有它们,显然是很珍贵的东西。

    李培诚神念一扫,饶是他心坚如石,此时也是忍不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那十个玉盒,其中四个装的竟然是冰蓝灵槐果,每个盒子一个。其余六个盒子装的是一种发散着五色光彩的莲子,李培诚并没有对药材进行专门的研究,倒是不认识。不过这五色光彩的莲子既然与冰蓝灵槐果一起放置,自然不会是寻常灵果。李培诚的神念巧妙地绕过禁制,探入玉盒中,果然感觉到了浓浓的仙灵之气,证实了那五色光彩的莲子乃是极珍贵的天地灵物。

    李培诚又朝四周扫视了一番,发现不少地方堆放了一些仙草灵药,那些仙草灵药李培诚最多只认识三分之一,但却知道件件都是珍品,甚至就连阴阳果这等曾经引得万里黑麒山脉不少人眼红的奇果也有两个随意地放在盒子中与那些仙草灵药一起堆放,由此可见那些仙草灵药的珍贵。

    怪不得孤辰星被炼丹师推崇为圣地,这王崇虽然地位尊贵,修为极高,但若不是出自孤辰星,估计也不可能随身携带如此多的珍贵药材,李培诚心里是又惊又喜地想道。

    心里想着,神念却没停止扫视。李培诚发现除了这些仙草灵药外,还有不少装着丹药的玉瓶,一些上古丹方,记载炼丹方法的玉简一块,五件上品灵器,一件极品灵器,一些可勉强炼制极品灵器的珍贵矿石,还有百来块紫氲石,两块元灵石。那记载炼丹方法的玉简李培诚匆匆扫了一下,发现大多是王崇自己的炼丹心得,以及少许莲花教独门炼丹方法。

    收回神念,饶是如今李培诚身家不菲,但一想起这么多好东西,再加上已收入自己储物戒内的那件仙器级法宝白玉莲珠,一粒万春丹和一件五彩莲花状的极品灵器级防御法宝,这次收获竟是出奇的巨大。巨大到李培诚贵为一代宗主,此时却咧着嘴像个二百五一样一边走一边笑。

    等师父出了关,这些药材经他手一炼制,嘿嘿,炎黄宗终于要开始不缺合体期的中间力量了,昆仑仙境又有不少弟子可以提前来九州山仙境了,李培诚心里乐呵呵地想到,一时竟没发现远处青羽真人正一脸吃惊地看着他。

    奇怪,甚少见到宗主有这般失态的时候,不知道有什么喜事?青羽真人心里暗自惊奇,

    “咦!”李培诚终于发现青羽真人正面带疑惑地朝他走来。问道:“青羽兄莫非有事情找本宗?”

    青羽真人摆了下拂尘。朝李培诚施了个礼。道:“正是。李家来人了。”

    “哦。”李培诚眉毛一挑。面露喜色。

    “莫非宗主早已经料到此事?”青羽真人吃惊地问道。

    李培诚呵呵一笑道:“与叶志涛一战之后。我与李家长老李茗宏有过一谈。曾暗中透出欣赏李书瑶地意思。”

    在飞龙山脉时。青羽真人曾与李书瑶有过一面之缘。也知道李书瑶与林文肖之间地一些情爱之事。甚至还曾取笑过苍浩老道。故闻言先是微微一愣。接着便捻着胡须哈哈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说呢。宗主刚大败叶志涛不久。李卓茗长子李泽怎么就携女亲上我九州山来了。原来是宗主早有安排在那里。

    ”

    李培诚淡淡一笑,指了指远处四海宫殿,道:“别光顾着说话,还有贵客在等呢!”

    说着就往四海宫殿悠然飘去,青羽真人捋须一笑,转身跟上与李培诚一同而行。

    “李书瑶此女果是天资过人之辈,宗主若收了她为徒,一可得佳徒,二可与李家结下善缘,三可解文肖之难题,真是一石三鸟啊,妙哉,妙哉!”青羽真人边走边捻着胡须赞叹道。

    李培诚呵呵一笑道:“青羽兄还漏算了一点。”

    青羽真人微微一愣,见李培诚笑得很是揶揄,没有一点宗主风范,这老狐狸竟然也能立刻意会过来,哈哈笑着,大失风度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道:“对,对,还有一点,还

    ,老道我怎么忘了那老龟婆呢!”

    “哈哈!”李培诚拍着青羽真人的肩膀,大声笑了起来,青羽真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一个是炎黄宗宗主,一个是炎黄宗自大长老以下最能干的长老,两人此时就像干了什么龌龊的得意事情一样,边走边笑,笑得贼兮兮,笑得不怀好意。

    此时,正静坐玄武殿,发奋图强修炼李培诚亲传的长生不灭诀,誓要把肉身锻炼得如钢筋铁骨,以洗老是被小黑耻笑的苍浩老道,冷不丁打了个寒战,隐隐约约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苍浩老道立刻倏地站了起来,惊得在玄武殿门口候命的两名玄武堂玄武卫立刻神色一凛。

    “去看看,是不是有不长眼的东西来我宗闹事?”苍浩老道喝道。

    “遵命!”其中一位玄武卫满脸疑惑地领命而出,不一刻便返回报道:“启禀堂主,一切安然无恙。倒是有李家家主的长子李泽携女儿李书瑶来我宗求见宗主。

    ”

    “哦!”苍浩老道心不在焉地应了声,摆了摆手让玄武卫退下,然后又不解地摇了摇头,再次入定修炼。

    李培诚在四海宫殿见到了扬名计都星的李家长子李泽,此人长得人高马大,双目如炬,满面虬髯,宛似硬毛刷,看起来极是威武,只是却也长了跟他叔叔李铭宏一样的酒糟鼻,无形中使得威武雄壮的李泽给人多了一份亲切感。。

    李泽身后站了李书瑶,远远见到李培诚与青羽真人踏入宫殿,娇躯微微一颤,芳心忍不住一阵紧张慌乱,竟有些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那李泽见李培诚踏步而入,铜铃般的两眼猛地一亮,目光如电地朝李培诚看去,却只看出他有合体期的修为,竟再也看不出其他一点端倪。

    叔叔说得果然没错,此人看起来只有合体期修为,实则乃是绝世高手,不知道底细的人若存了轻视之意,必吃大亏,李泽心里暗想着,脸上却露出粗犷的笑容,抱拳朝李培诚迎了上去。

    幸好李书瑶长得不像她父亲,要不然比那老龟婆好不到哪里去,李培诚心里暗自腹诽,脸上自然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朝李泽抱拳,道:“李兄远道而来,本宗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云湖宗主如今威震计都星,李某冒昧前来,怎当得起宗主亲自远迎!”李泽急忙客气道,声音就如其人,洪亮如钟。

    李培诚朗声一笑,目光转到李书瑶的身上。未待他开口,聪明灵慧的李书瑶早就上前恭恭敬敬地朝李培诚躬身道:“书瑶拜见宗主!”

    李培诚如今在计都星已经是直逼四大家族家主和两大门派掌门的大人物,更别说还是林文肖的师父,自然当得起李书瑶这一礼,稳稳当当,老气横秋地受了一礼,然后才招呼着李泽就坐。

    众人分宾主就坐后,李培诚与李泽宾主一番寒暄客气后,端起茶杯,吹了吹飘浮在上面的茶叶,明知故问地问道:“不知李兄此趟来我宗有何事?”

    李泽闻言,脸上飞过一抹不自在的表情,显然像他这样的人物极少有求人之事的时候。

    “此次前来,其实是有事相求云湖宗主。”李泽说着,回头看了李书瑶一眼。

    李书瑶急忙上前,扑通一声就双膝跪在地上,道:“晚辈仰慕宗主威名,恳求拜入宗主门下。”

    说完李书瑶心里紧张至极,生怕李培诚说出个不字。

    李培诚见状,也不矫情做作,仰天朗声一笑,道:“哈哈,原来是为此事。说实话,本宗早就看中你这根苗子,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起来,起来!本宗答应了。”

    李泽本有些担心李培诚会故意摆摆一代宗师的架子,没想到他却是这般豪爽,而且这番话讲得让他又是极有面子,不禁对李培诚大生好感,心想,怪不得有传说林云羽这等狂生与他称兄道弟,敢同时与林家家叫板,果是位性情中人。

    李书瑶也是没想到李培诚这般干脆,来之前她还忐忑不安了老半天呢,一时间竟没回过神来。

    “傻女儿,还不快给师父磕头!”李泽见他平时聪慧机灵无比的女儿此时竟然喜得愣在那里,急忙喝道。

    李书瑶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砰砰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师父收弟子入门!”

    李培诚对自己人向来心软,更别说看着娇滴滴的徒弟把那娇嫩的额头在地上磕得砰砰响,心中是一阵心疼,手一挥,一股力量把李书瑶托了起来,道:“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