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设套

    春丹啊,那可是闻名天下的疗伤圣药,不仅药材极难3连那炼制手法也是复杂到了极点。整个莲花教也就朱啸天和下面两位青衣长老会炼制。随便拿出一粒都能引起修真界轰动,尤其是渡劫期修士更是千方百计想要得到这种疗伤圣药。莲花教偌大的一个门派,这种疗伤圣药也是少得可怜。

    朱啸天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按在扶手上的手一抖,差点就要抬起来指着叶天南破开大骂,万春丹啊,你以为这是糖果嚼着玩,一开口就三粒,真要这样我还不如直接让本教长老出马,反正有疗伤圣药顶着。

    不过朱啸天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这叶天南不是个简单人物,他还需通过叶老头对付林家。而且他心中也确实对李培诚是林云羽把兄弟这个消息有些忌惮,毕竟如今林朝剑已经是大乘期高手了,真要再多了李培诚这个变数,搞不好到最后得他亲自出马,全力而为方行。到那时恐怕就要引动昆仑宗等顶尖大门派的老家伙,计都星修真界同仇敌忾,甚至与林朝剑对决一不小心还可能引动天机,被接引到仙界。

    朱啸天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要不然他又何需借叶天南之手,直接杀向林家便是了。

    “虽是疗伤圣丹,但多了也无用,本尊就赐你两粒。”朱啸天淡淡道,手在储物戒上一掏,拿出两个浑体白润的丹瓶,然后有些心疼地看着丹瓶悠悠然朝叶天南飘飞而去。

    “舍不得就舍不得,还非要讲什么多了无用!”叶天南心里暗骂,不过朱啸天能这么容易就拿两粒万春丹给他,还是让他心里暗喜不已。有万春丹这样顶级的疗伤圣药在身,他渡劫的成功希望又多了一些。

    “多谢教主赏赐,属下一定会让云湖后悔与林家结为盟友。”叶天南小心翼翼地收起万春丹,一脸正容地说道。

    这个老狐狸,明明是自己吃了鳖想要找回场子,却非说得是为我莲花教铲除敌人,朱啸天暗骂,表面却不动声色地道:“叶护法计谋过人,总不会认为令郎有万春丹相助就能击杀云湖?”

    叶天南嘿嘿笑了笑道:“属下的儿媳妇已经赶赴幻海草原寻求聂成岳帮忙了。嘿嘿,到时只要家的士龙适逢其会地再插上那么一腿,云湖必死无疑!”

    朱啸天闻言抚掌笑道:“好计谋。如此一来叶家保存了脸面,聂家捡了便宜。”

    叶天南也跟着得意地笑了笑。

    朱啸天看着叶天南得意地笑脸。目中闪过一抹杀机。又道:“既然这炎黄宗与林家有些瓜葛。指不定到时林家夹林朝剑渡劫成功地威势敢直面你们二家。横插一腿。嘿嘿。本教虽然不敢大举进犯计都星。但量来派一两人去计都星摆摆威风无人敢言。本尊便派王崇帮你们收拾炎黄宗余部。本尊倒想看看。林朝剑敢不敢为了区区一个炎黄宗连本教都得罪。”

    …………………………………………

    凝翠谷。李培诚巍然屹立天地之间。目光灼热地盯着眼前青红黄白黑五根丈余粗。三十余丈高地柱子。这些柱子乃是由珍贵地上好五行材料淬炼而成。上面密密麻麻刻着无数地禁制符箓。

    蓦然间。李培诚修长地五指轻轻一拿捏。立见五根柱子上面无数禁制符箓闪闪发光。在柱子上扭动浮现着。似乎欲破柱而出。

    呼地一声。青红黄白黑五色光华冲天而起。在空中纠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地五色漩涡。天地之间地五行元力似乎受到了极大地吸引。滚滚而来被吸入了那五色漩涡之中。

    阵阵恐怖地五行法力波动从那五色旋涡中发散出来。越来越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犹如末日降临。

    终于成功了!李培诚轻轻吐出一口大气,唇角逸出一丝欣慰的微笑。

    谷外,青羽真人一反之前的从容淡定,神色焦急,匆匆往凝翠谷赶来,就连凝翠谷上空异常的五行法力波动都被他忽略了。

    四海宫大殿中,黑崖宗宗主司徒南正有些坐立不安地往嘴里倒茶水,锐利的目光不时狠狠地扫过满脸横肉,身材高大,偏生却长着一对小眼睛的七杀堂堂主梁卜。

    梁卜那对本是不时闪烁着精明阴险的锐光的小眼睛,如今却是光芒散,六神无主的样子,满脸的横肉也是时不时地微微抖上几抖。

    白筠仙子做为副堂主,正代表着青龙堂行使着接待的任务,本是端庄稳重的白筠仙子如今虽然没像司徒南那般坐立不安,但秀美的脸庞上此时也微露些许担忧之色。不过白筠仙子

    稳重之人,此时还是不忘安抚司徒南,道:“司徒宗过虑,等我家宗主来了自有办法解决。”

    “白长老说得对,说得对,云湖宗主乃一代高人,只要他肯出马,此事必迎刃而解。”司徒南急忙道。说着又狠狠地瞪了梁卜一眼,似乎恨不得把他杀了一般。

    梁卜浑身打了个哆嗦,灰着张脸低头看自己两臭脚丫。

    李培诚还是第一次见到青羽真人还有如此慌张的时候,竟然连眼前如此闪烁耀眼的五行法宝都视若不见。

    “青羽兄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培诚心儿一紧,顾不得向青羽真人炫耀终于炼制成功,相当于阵旗的五根上好五行材料炼制而成的柱子,急忙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培诚一开口,青羽真人突然就如吃了定心丸一般,整个人立刻镇定了下来,看着李培诚叹了口气道:“聂家出招了!”

    李培诚身躯微微一震,终于明白像青羽真人这样稳重的人为何也会慌张。

    林云羽不好的推测终于成现实了,聂家还是忍不住横插一腿。

    |

    不过只是瞬间,李培诚立马就恢复了雄赳赳的斗志,表情冷静得让青羽真人感到可怕的同时,也是敬佩不已,心想,宗主这种泰山崩顶不变色的沉稳,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修炼到。。

    心里这么想着,镇定下来的青羽真人这才注意到了眼前竖着五根巨柱,根根散发着浓浓的五行法力,惊呼道:“宗主你已经炼制成功了!”

    说着上前触摸着那闪闪发光,流光异彩的巨型柱子,浓浓的法力波动震得青羽真人手臂发麻,同时整个人又陶醉不已。

    林家这样大的家族倾全力收集的上品五行材料,再加上宗师级别的炼器大师亲手打造炼制,再借五岳峰之地势,想想就让青羽真人激动不已。

    “咳咳,青羽长老还未说清楚聂家出招之事呢!”李培诚说道。

    青羽真人这才发现自己一激动把司徒南师徒两还在四海宫殿的大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舍地收回双手,习惯性地捋了下五绺长须,这才又完全恢复了当初淡定自若,仙风飘飘的形象。

    “我们边走边说,司徒南还正在四海宫殿等着宗主。”青羽真人回道。

    李培诚闻言随手捏了个法诀,那五根柱子立刻变得古朴无华,静静地立在原地,天空中五行元力形成的漩涡却还兀自在转动着,久久不散去。

    青羽真人抬头看了一眼头顶那久久不散去的五行元力,又看了一眼恢复古朴之色的五根柱子,然后才迈步离去,心里暗自啧啧赞叹个不停,脸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莫非聂家找黑崖宗麻烦了?”李培诚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正是。黑崖宗这次是阴沟里翻了船,踢到硬石头了。”青羽真人摆了下拂尘,继续道:“三日前,有两人到黑崖宗的地盘寻觅天才地宝,与七杀堂的人发生了冲突。那七杀堂堂主梁卜虽说也是有心机的人,但却也是争强斗狠之辈,见那两人似乎没什么名堂,便对干上了。没想到,这两人逃走时扬言说聂家不会就此罢休的。”

    “聂家的人竟然会千里迢迢到黑崖宗的地盘来寻宝,哼,这不是明摆着设套让黑崖宗钻吗?”李培诚冷笑道。

    “可不是,聂家之人如今摆出一副誓不罢休的凶狠劲,今早派人下通说,除非黑崖宗乖乖奉上紫氲石矿脉并交出七杀堂包括梁卜在内的二十名门人,此事就此揭过,否则定杀向到底,他们又没与我炎黄宗发生任何冲突。”

    “进退自如,真***阴险!”李培诚再一次忍不住骂咧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