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万灵谷,莲花教

    天南贵为叶家之主,又远在计都星,说起来委身成为不过是互相利用之举。叶家想借莲花教之威徐徐图霸计都星,莲花教想借叶家图谋林家之五彩云帕。

    故叶天南虽贵为莲花教两大护法之一,却是百年也难得回万灵谷一趟。此趟若不是为了对付李培诚,他也绝不会轻易踏足万灵谷。

    叶天南凭手中象征着他高贵身份的七彩莲花杖踏入谷口,浓浓的仙灵之气扑面而来,饶是叶天南贵为叶家家主仍然难免为之动容,暗叹莲花教果不愧为石矶星系最顶尖的门派之一。

    山谷幽深广袤,谷内繁花似锦,草木翠绿欲滴。随意抬眼望去,满地都是很有年份的珍贵药材,随处可见白猿献果、苍鹿衔芝。浓浓的仙灵之气夹带着馨香的仙草药香,让人吸上一口顿时百骸生力,神清气爽。

    一座霞光缭绕的宫殿凌空飘浮在山谷千米高空,宫殿恢宏大气,整座宫殿以宝光琉璃的五彩玉石遮顶,以让修真者眼红的紫氲石打底,浑然一体的白色玉石为墙,粗大的青玉栏杆上镶嵌着硕大的珍珠、灵石。

    一丝丝仙灵之气从构成宫殿的玉石中发散出来,又有一法力从宫殿传播出去,引动浓浓的灵气从方圆千里汇聚而来。宫殿本身的灵气和汇聚而来的灵气交融在一起,形成淡淡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萦绕着整座宫殿。映衬着霞光熠熠,整座宫殿如梦如幻,竟如仙家天宫一般。

    一簇白色的云雾托着宫殿,四条云梯从东南西北四方向自那云雾里伸探而出蜿蜒而下到谷底。

    叶天南拾云梯而上,还未到宫殿广场入口,就见到有一身穿紫色衣袍,鹰钩鼻的男子迎风而立,远远朝他拱手道:“叶护法远道而来,王某特奉教主之命在此恭迎。”

    这男子赫然正是昔日在叶家同叶天南共商对付林朝剑,被叶天南称为王兄的紫衣使者。

    叶天南哈哈一笑,加快脚步拾阶而上,道:“都是同门兄弟,又何需如此客气。”

    王姓紫衣使者目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讥讽之意,笑道:“哈哈,虽是如此说,但叶护法贵为叶家家主岂可怠慢!”

    叶天南脸上微微闪过一丝不自在地神色。打了个哈哈。然后携手与王姓紫衣使者往大殿走去。

    大殿正上方。五彩莲花宝座之上。盘坐着一位英俊得近乎妖异地年轻男子。此男子身穿霞光隐闪地金色衣袍。头戴束发紫金冠。随意在上面一座。便有股强大地气势笼罩着整个大殿。让人心惊胆颤。不敢大口喘气。

    这英俊得近乎妖异地年轻男子自然便是威震计都星。据说实力早已达破虚空登仙位地朱啸天。

    叶天南随王姓紫衣使者刚刚踏入宫殿大门。朱啸天半眯地修长双目猛地睁了开来。顿时一股说不出来地诡异摄魂光芒从他妖异地双目中射了出来。让人打心底产生一股寒意。

    饶是叶天南也是当代绝世高手。一身修为几臻大乘期。但一迈入宫殿大门。还是感到浑身一紧。尤其是当朱啸天目光向他投射而来时。他竟产生被人扒光了衣服。浑身寒毛耸立地感觉。

    叶天南微微一调气息。这才压制下这股不舒服地感觉。走到大殿中央。朝朱啸天深深鞠躬拱手道:“属下叶天南拜见教主。”

    “哈哈,叶护法稀客,稀客啊!请坐,请坐!”朱啸天突然仰天一笑,笑声虽洪亮但并不粗犷,相反透着股与他相貌一样的妖异,让人听了心底渗得慌。

    哼,还真以为叶某人成了你的手下,叶天南目中闪过一抹不快,他听得出来朱啸天在暗骂他这个护法不称职。

    不过叶天南很好地掩饰了这份不快,他心里很清楚,虽然眼前这位朱教主害怕引动天机而无法使出真正实力,但要击杀他却还是十拿九稳。若不是害怕引得整个计都星修真界同仇敌忾,又顾忌到昆吾宗等顶尖门派,以莲花教的强大势力,朱啸天的实力真要狠了心对付林家,就算林家也绝难幸免与难,倒也无需借助他叶家。

    “多谢教主赐坐。”叶天南恭敬地谢过朱啸天,然后落坐在一位吊眉垂胸,如老僧入定的青衣老者身边。

    这青衣老者以及他对面坐着的另外一位青衣老者,从叶天南入宫,到如今落坐在他的身边,愣是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叶天南却也不恼火,反倒羡慕地瞥了身边之人一眼。他很清楚身边这青衣老者还有对面那位青衣老者乃是莲花教硕果仅存的两位长老,实力深不可测,早已到了渡第三次天劫的境界,却不知道用什么秘法压制住

    真元,愣是没引动天劫。

    叶天南羡慕的就是他们没引动天劫。要知道修真之路漫漫无涯,大多数人因天资有限,机缘有限终身连渡劫期都无法踏入。少数人踏入渡劫期,却又难过渡劫一关。真正能修炼到渡劫后期的修士,无一不是人中龙凤,真正的强者。而要渡过第三次天劫,那更是难上加难。若能压制真元,延长渡第三次天劫前的准备时间,无疑渡劫成功率将大大。

    叶天南拜入莲花教除了想为叶家图谋计都星,又何尝不是为了这个秘法。只可惜,拜入莲花教这么多年,他却只隐隐约约知道他们靠的是一种丹药,至于是何丹药,这丹药的配方,如何炼制,他却是一概不知道。

    “叶护法此趟来万灵谷莫非是为了炎黄宗那个叫云湖的小子吗?”朱啸天随口问道。

    叶天南心里微微一惊,警惕之意大起。他才不会认为朱啸天这样大人物会关注区区云断山脉发生的事情,显然是因为莲花教的人关注着叶家的一举一动,这才让朱啸天注意到了炎黄宗和云湖。

    “正是。”叶天南不露声色地回道。

    “啧,啧,一枪击败无极魔君,这样的实力恐怕连叶护法都要忌惮三分啊。”朱啸天感叹道。。

    叶天南目中不满之色一闪而逝,若不如此,他又何需亲来万灵谷扮龟孙子。

    朱啸天这话看似在故意揭叶天南之痛处,又何尝不是在提点叶天南要老老实实当个莲花教护法,你叶家看似强大,实则却也不过如此,连个小小的炎黄宗也收拾不了。

    “此人实力确实强大到连属下也颇为忌惮,不过教主还有一事肯定不知。”叶天南不卑不亢地说道。

    “哦,说来听听。”朱啸天身子微微前倾,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天南。

    “此人乃是林云羽的把兄弟,他儿子的师父,与林家关系匪浅。若是任由其发展,指不定哪日便养虎为患,收拾起林家就越发困难了。”叶天南不慌不忙地说道。

    林家的五彩云帕朱啸天势在必得,这点叶天南比谁都清楚。如今林朝剑安然渡过天劫,打得莲花教一个措手不及,叶天南相信就算强大如朱啸天此时肯定也是头疼得很。

    现在突然冒出云湖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而且与林云羽称兄道弟,叶天南就不相信朱啸天能无动于衷。

    果如叶天南所料,朱啸天闻言妖异的双眸浮起一抹血光,一股凌厉到了极点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毫无征兆地迸发了出来。

    那本是闭目静坐的两位青衣长老也猛地张开了双目,目光如闪电划亮大殿,然后又缓缓合上了双目。

    “林朝剑杀了我莲花教二十名精锐死士,本尊正想怎么找林家晦气。如今是想睡觉叶护法就送来了个枕头,很好,很好!”朱啸天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连声称好。

    叶天南微微一愣,立刻意会过来,这朱啸天是黑白颠倒,不讲理到了极点。不过细一想也是,那二十名精锐哪个用心栽培一番不是有望踏足渡劫期的强者,如今一下子全部完蛋,哪怕像朱啸天这样的人物也是要好一阵肉痛。如今这炎黄宗却在这个当口冒出来,倒正好成了出气筒。

    “正是,正是,如今林家鸿运当头,便暂时先拿炎黄宗出出恶气。”叶天南立刻附和道。

    朱啸天眼皮微微一抬,瞟了叶天南一眼,道:“叶护法这次来找本尊,心底肯定已经有了打算,说来听听。”

    叶天南闻言叹了口气道:“教主也知此人实力不俗,叶家除了属下有把握胜他,就算犬子与他一战也只有五五之数。”

    朱啸天闻言点了点头,目光扫过闭目静坐的两位长老,真要打算拿炎黄宗出气,这才发现莲花教真正稳拿李培诚的却也就自己还有眼前两位长老。

    朱啸天何等人物,乃整个计都星宗师级大人物,自然不会为了李培诚亲自出马,而眼前这两位长老又都到了渡劫关键期,他自是不会让两位长老去冒这个险,哪怕风险很低却也是不行。

    一时间,朱啸天竟也被这问题难住了。

    刚才还笑话我,如今你却又如何?叶天南暗自冷笑,表面却恭敬有加,大义凛然地道:“犬子已决定约战云湖,一雪耻辱,还请教主能赐三粒万春丹以防不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