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且说李培诚那话虽讲得保守。落在别人耳里最多也就当李培诚讲地是疯言疯语。但落在无极魔君地耳朵里那简直就是炸雷一般,震得他两耳欲聋,内心深信不疑,因为他现在生死已经掌控在李培诚手中,根本没必要诳他。

    虽明知生死掌控在李培诚手中。不忠心也得忠心。无极魔君还是立马单膝跪地大大表了一番忠心。李培诚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然后双目扫了大阵一眼,自语道:“你那五个手下倒是比较有骨气的,深陷离火之中竟还能熬得住,也罢本宗就再给他们吃点苦头。”

    说完,朝天一指,轻轻吐了两个字:“震雷!”

    顿时碧色震卦锁天旗上隐隐有金光闪动。而本是火红地天空中有无数雷电闪烁,就犹如有天劫要降临一般。

    轰地一声,一道粗近百丈。长不知道多少丈的金光雷霆轰地劈在了震卦锁天旗之上。

    顿时大阵似乎如突然接通了雷电的源头。轰隆隆,雷鸣声阵阵,八道粗大地雷霆从八面旗帜上齐发,威力震天动地。

    饶是无极魔君一生不知道经历多少险境,此时也是看得心旌摇曳。后背都隐隐有冷汗渗出。

    这雷霆刚开始发作不久,大阵中的无冥魔君五人终于绝望了,知道若再不臣服,恐怕要立马化为灰烬了。无奈大喊道:“我等愿意归服!”

    这喊声虽然传不出大阵,但李培诚乃控阵之人自然听得到,唇角逸出一抹微笑。法诀一捏。八道光冲天而起化为八杆巴掌大的令旗落在他的手中。

    无极魔君看着李培诚手中的八杆锁天旗,不禁暗暗咽了一口口水。真是又怕又眼馋。

    无冥魔君五人此时早已经衣衫褴褛。披头散发,浑身没有一处肌肤是完好的。隐隐还有焦味散发出来。五人就如五个可怜的乞丐单膝跪在地上。静静等待李培诚的处置。

    大殿中闹出如此大地动静。自是惊动了天煞门门人。漫天光华浮影朝魔煞宫而来。好在跟随无极魔君赶赴阁老会地八位贴身铁卫把守着宫门,这才没有人闯进来。

    无极魔君此时也发现了宫外有无数股不安地气息,不消李培诚吩咐早已扬声道:“尔等都退了去。”

    众人听到无极魔君地声音。这才满脸疑惑地退了下去。

    五人既已臣服。李培诚自是毫不客气地给五人下了生死符。下完生死符之后。李培诚暗自松了口气,目光淡淡一扫道:“从今日起无极要跟随本宗回炎黄宗,这天煞门便由你们五人打理。你们要安分守己地领着门众在青远山脉修炼,不可再做凶残之事,否则杀无赦,当然若有人无故来欺负天煞门,也不可丢了本宗地脸面,一切自有本宗替你们做主。”

    五人本以为被李培诚下了生死符。接下来不是干冲锋陷阵的危险之事。就是干鞍前马后地苦差事,没想到李培诚却是把无极魔君给带走。留下整个天煞门给他们五人打理。

    无极魔君修为高他们不少。又是凶残无情之辈。有他坐着门主之位,他们五人向来只有听命的份,如今可好,反倒因祸得福成了天煞门真正地实权者。

    五人低落的心情立刻高涨起来。当即恭恭敬敬地领命。

    李培诚又命他们挑选些擅于开矿地修士。与黑崖宗门人一起开采紫氲石矿脉。留十分之一充实天煞门。其余则全都上缴炎黄宗。

    一切交代完毕之后。李培诚又让无极魔君带他去看了天煞门地藏宝库。李培诚如今手头有大型紫氲石矿脉的六成股份。不久前还收获了近百名合体期高手地贴身随带之物,以炎黄宗那么点门人说起来,人均财富已经算是比较高了。况且炎黄宗的商业宏图才刚刚开展。只要不出意外,今后财源滚滚几乎是成定局之事。故李培诚匆匆扫过藏宝库。见没有什么特别地珍宝,也就没动里面的“一针一线”。至于天煞门其他的产业。李培诚也懒得过问。到时让青羽真人来处理便是。

    在天煞门稍微逗留了一番。李培诚便带着无极魔君回炎黄宗了。

    ………………………………………………

    凌天山脉,叶家。

    阴冷的杀气弥漫在整个大殿。冻得整个大殿如同万年冰窑。

    叶瑾瑟瑟发抖地跪在大殿中央。一脸悲戚。

    叶天南一张马脸拉得老长老长,两眼寒光电闪。

    他万万没想到云断山脉竟然还深藏着一位可怕高手,更没想到此人竟敢杀他叶天南贴身护卫叶天,羞辱他长孙。

    “爷爷,那人还说我们夜家若敢插手云断山脉,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叶理偷偷看了一脸阴沉地叶天南一眼,战战兢兢地说道,双目闪烁着刻骨仇恨的光芒。

    啪!叶天南拍案而起,长发无风自舞,无边地杀气从他的身上迸涌而出。

    叶瑾满头冷汗地苦苦抵挡这股无边地杀气,目中却闪过一抹喜色。

    云湖,这回你死定了!叶瑾心里恨恨道。

    只是叶瑾等了半天却没听到叶天南下任何命令,相反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叶天南又坐回了位置。

    “爷爷,莫非连你也怕了那云湖不成?”叶瑾见状一急,竟口无遮拦地说出了此等激将之言。

    “放肆!”叶天南厉声道,手一挥,叶瑾整个人立刻被一股力量卷起数十米,然后狠狠地摔到了数百米开外。

    哇!一口鲜血无法控制地喷口而出。

    叶天南一挥手之后,目光阴冷地扫了站与家主宝座右边首位的一位英俊中年男子一眼,冷声道:“你教地好儿子!”

    那中年男子正是叶天南长子叶涛志,叶瑾地父亲。一身修为已臻渡劫中期,乃是叶家第二高手。

    叶涛志面露惭愧之色。狠狠地扫了满嘴是血地大儿子一眼心里暗恨他母亲平时太娇惯着他。

    “大哥也无需太责怪侄孙。那云湖确实可恶。竟丝毫不把我们叶家放在眼里,此人当诛!”一位同样长着一张马脸的老者冷声道。。

    这老者修为也有渡劫中期。乃是叶天南的弟弟叶天华。

    叶天南脸上闪过一抹隐晦的苦笑,沉吟道:“若真如叶瑾所言,此人修为恐怕还要胜过你一筹。就算我出马,要想击杀他恐怕也得付出点代价。”

    正战战兢兢爬起来地叶瑾闻言。差点惊得立马又要趴了下去。这小子现在才知道李培诚竟然已经厉害到可以与自家爷爷一战的程度。

    叶天华等人闻言都沉默了下去,他们也没想到李培诚在叶天南心目中竟然会厉害到这等程度。若真要以叶天南负伤为代价。就算叶天南肯不顾身份出战。叶天华等人也必是不肯。因为叶天南离渡第三次天劫的日子不远了。此时是万万不可受伤地。

    “如此说来。暂时只能忍了这口气,等大哥渡了第三次天劫再与他算账。”叶天华阴沉着脸道。

    叶天南摇了摇头,道:“若我猜得没错。此人应该就是涛辛所言地李培诚!”

    说到涛辛这两个字时,叶天南双目杀机顿盛,目光中流露出刻骨地仇恨。

    “不可能!听大哥上次提过李培诚在叶家与林云逸、涛辛还有林四三人斗得个旗鼓相当。若这云湖就是李培诚。岂不是说上次他就隐藏了实力?”叶天华吃惊道。

    叶天南点了点头,手一扬,一块玉简落入叶天华手中。略带伤感道:“这是涛辛在林朝剑渡劫前送回来地密信。”

    叶天华双目一扫。脸色微变,自语道:“长枪。相貌年青。身俱合体期地第二元神……”

    大殿中地人越听脸色越是阴寒。

    “涛辛说此人与林云羽关系极铁。称兄道弟,林家自从林朝剑渡劫成功后隐隐已成了计都星的第一大势力,若再得此人相助。恐怕真要完全凌驾我们之上了。”叶天南冷声道。

    在场地估计除了叶瑾恃宠骄纵,脑子简单。其余之人哪个不是人老成精。闻言立刻明白过来为何叶天南如此举棋不定。

    “此人确实留不得,否则一旦他真地与林家地关系达到如胶似漆。我叶家恐怕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叶涛志冷声道。

    “只是你父亲需好生准备渡劫之事。却是万万不能伤了元气。奈何啊!”叶天华无奈叹道。

    “我们一家自然奈何他不得,若是数家联合呢?”叶志涛冷声道,目中闪烁着阴险的光芒。

    “数家联合?”叶天南等人双目顿时一亮。

    “正是。整个计都星真正知道炎黄宗。以及炎黄宗与林家关系地恐怕除了他们自己就只有我们叶家了。若是我们放出风声说云断山脉发现一座大型紫氲石矿脉,恐怕没几家会不动心。至少聂老头必然会动心。”叶涛志说道。

    “哈哈,妙计,妙计。他们必以为在云断山脉占一座大型紫氲石矿脉还不是轻松得很,却没想到云断山脉还藏着个炎黄宗,等他们冲突一起。结了梁子。到时我们再煽风点火。顺便把利害关系一说,由不得他们不齐心对付炎黄宗。嘿嘿。到时我倒要看看,林家会不会为了区区炎黄宗同时得罪我们数家。”叶天华幸灾乐祸地抚掌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