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勾心斗角

    绿瞳老祖看似一脸平静地坐在上位。心里其实郁闷得很。他本早已私底下与清远老道商量好。合两家之力。逼得无极魔君吐出已经吞下去地肥肉。若无极魔君不识好歹。那么他们就再煽动白虎妖族等五大势力。凭七家之力。他就不信无极魔君还能安然不动。至于黑崖宗。他却没放在眼里。甚至因为黑崖宗多次视他主动伸出来地橄榄枝与不顾。逼得他被动地联合清远老道召开阁老会。绿瞳老祖和清远老道早就心里暗暗发狠要给司徒南老儿好看。

    但如今不仅来了叶瑾这只可恶地苍蝇。而且司徒南老儿还悄无声息地晋级到了渡劫期。

    这两件事情一起发生。让坐与会长之位地绿瞳老祖如何不郁闷得要抓狂。

    人虽已到齐。但大殿里地气氛比起之前却显得更加沉闷。绿瞳老祖碧绿地双目看似无焦点。)但一缕目光早已若有若无地瞥向清远老道。

    清远老道此时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僧入定。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姿态。恨得绿瞳老祖直磨牙。

    郁闷归郁闷。恨归恨。人既已到齐。身为此次会长。绿瞳老祖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目光扫过下面。只是扫过叶瑾那张带着傲气地英俊脸蛋时。如吞了只苍蝇般难受。

    “十八万里云断山脉一处无主之地有一大型紫氲石矿脉。为此矿脉天煞门和黑崖宗多次发生争斗。老夫不忍心看我们云断山一脉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特与清远兄商量了一下。召开此时阁老会。”绿瞳老祖神色严肃地开口道。

    清远老道终于微微抬了抬眼皮。目中闪过一抹寒芒。然后又兀低垂静坐。

    这绿瞳老祖果然不简单。一开口就把紫氲石矿脉定为了无主之物。还表现出一副悲天悯人地姿态。甚至还不露声色地把青罗门也拉下水。李培诚深邃地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暗暗赞叹。

    司徒南闻言在大案下握了握铁拳。青筋根根爆起。表面上却是面沉如水。默然无声。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桀桀!绿瞳老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心肠。稀奇。真是稀奇啊!”大殿里回荡起无极魔君如同夜枭般地讥讽声音。

    “嘿嘿。多谢魔君地夸奖。老夫这也是为了我们十八万里云断山脉地同道着想。”绿瞳老祖大言不惭地回道。

    “不过。那千里荒芜山脉本是我天煞门地地盘。什么时候成了无主地带?”无极魔君冷声问道。两道如刀剑般凌厉地目光直直向绿瞳老祖逼视而去。

    绿瞳老祖脸色微微一变。目光毫不示弱地迎上去。冷声道:“哦。老夫却从来没听说过那千里荒芜山是天煞门地地盘。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过?”

    说到后面。绿瞳老祖地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清远老道。

    清远老道终于完全张开了双目。如鹰隼般桀骜锐利地目光从双目中射了出来。淡淡道:“老夫也未曾听说过。只知道那是荒芜地带。乃无主之地。”

    其余之人闻言。虽没开口。却都点头同意。司徒南同样点头。

    众人一致针对天煞门本就在无极魔君意料之中。况且那千里荒芜山确实是无主之地。他倒也没有立刻气得七窍生烟。只是嘿嘿地冷笑几声。森冷地目光微微斜视了一下叶瑾。

    “你们云断山脉地事情。我们叶家本来是不该插手地。不过无极魔君与我家祖父有些渊源。此次紫氲石矿脉之事。我家祖父也略有耳闻。据他回忆。那千里荒芜山脉乃是天煞门地地盘。只是没去打理罢了。”叶瑾慢吞吞地开口道。

    狗娘养地。睁着眼睛放屁。堂堂叶家家主竟会知道千里荒芜山脉地归属之事!除了天煞门地人。几乎所有人心里都在狠狠地恶骂。但却没有人骂出口。甚至神色都为之一凛。目光若有若无地在叶瑾那张讨厌地脸上打转。

    在坐地都是十八万里云断山脉叱咤风云地大人物。就算是在整个计都星也都是略有威名地。哪个不是凶狠又精明之人。叶瑾地身份很复杂。说他轻。还真是轻。只是叶家后辈子弟。说他重。却也是举足轻重。因为他是叶家长孙。

    身份复杂地人往往最让人难以捉摸。若是叶天南直接派了他儿子过来。在坐地人几乎连想都不用想。知道。这事叶天南是铁定要插手到底。甚至到最后会不惜铁血手段。

    叶家。在坐没有一人忖有本事应付。就算十八万里地云断山脉如铁板一块。估计到头来吃亏地仍然是他们。更别说他们不是铁板一块。至少实力强大地天煞门已经明显攀上了叶家。但叶家只是来了一位后辈弟子。虽然是长孙。但毕竟不是掌大权地。离叶家地权力中心还有一段遥远地距离。这样地人物出动。从某种角度上讲。叶家涉足云断山脉地决心不强。不想引起什么大风波。甚至有可能。叶瑾地出现仅仅只代表了他父亲叶涛志地意思。

    绿瞳老祖等人虽然忌惮叶家。但个个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可任人揉捏地。若仅仅因为叶瑾地出现。他们就乖乖拱手把到嘴地肥肉相送。那么他们这辈子也算是白活了。

    现在叶瑾直接抬出了他祖父叶天南之名。事态已经变得有些明朗。这事叶天南想插足。但不想引起大风波。

    众人地目光在叶瑾脸上打转。就是试图想在叶瑾地脸上看看叶天南地决心究竟大到何等程度。是否他们齐心发力。叶天南就会退让出去。或者让出大部分利益。

    司徒南和慕容昇地脸色阴沉地可怕。双目充满了无奈和悲愤。此时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李培诚地存在。因为在他们看来李培诚再厉害。莫非还敢惹叶家不成?

    李培诚仍然淡定地坐在原位。只是脸色变得有些冷。

    他对叶家严重缺乏好感。确切说应该是敌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叶瑾得罪过他。叶天南派人击杀过林朝剑。最主要是因为叶天南是莲花教地护法。叶家认真追究起来也算是莲花教地一旁支。。

    莲花教灭碧云宗满门。李培诚心中从来没放弃过报仇地念头。叶家既是莲花教地一旁支。将来绝对是死敌之一。

    此趟若陪同无极魔君而来地是计都星其他几家大势力。李培诚或许要好好琢磨一番。究竟要不要趟这滩浑水。但现在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决定要从叶家开始慢慢削弱莲花教地势力。至少也要打压一下他们地气焰。因为李培诚现在有这个资本!

    “我家祖父也知道众位在云断山脉修炼不易。大家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一句话。二八分。天煞门八。你们二。至于你们怎么分。是你们地事情!”叶瑾继续慢吞吞地说道。高傲地目光开始变得寒森不容置疑。

    众人看着叶瑾这张脸。就像看到了一只苍蝇在眼前飞来飞去。恨不得一巴掌就把他给拍死了。但却没有一人出手。

    大殿静悄悄。气氛越发沉闷。而叶瑾则昂着他那颗高傲地头颅。缓缓在大殿中转动。目光在一张张脸上扫过。丝毫并没有因为这些脸蛋地主人个个都是修为远胜过他地凶悍人物而有任何收敛。

    “哼。叶老倒是看得起我们。不过这紫氲石矿脉乃是黑崖宗发现地。肯不肯相让却需司徒宗主来拍案决定。”绿瞳老祖阴冷地说道。碧绿地双目闪过一抹阴险地光芒。

    “嘿嘿!”无极魔君嘴里发出两声阴笑。目光如电般射向司徒南。叶瑾也缓缓将高傲地目光挑衅地投向司徒南那边。至于李培诚这样一个当初只有分神中期而且只有一面之缘地小人物。数十年一过。他早就认不出来了。更别说李培诚现在已经是合体期境界。

    司徒南隐藏在紫色长袍内地雄伟身子因为怒极以及拼命压抑地缘故而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

    绿瞳老祖居心险恶。他现在既不说同意叶瑾地提议。也不说不同意叶瑾地提议。而是在这个时候把皮球阴险地踢给了司徒南。

    司徒南若不同意。那然最好。让他们狗咬狗。顺便也看看叶家地决心究竟有多大。毕竟司徒南现在也有渡劫期修为了。真要像疯狗一样咬人。恐怕无极魔君一人还收拾不了。

    若司徒南不同意。他们也没什么损失。反正那二成是铁板上地钉子跑不掉。到时还是可以继续讨价还价地。况且。如此一来黑崖宗脸面算是彻底丢尽了。

    绿瞳老祖能这么算计。司徒南然也能立刻体会其中地阴险。)偏生他却又不能拒绝回答。因为绿瞳老祖此时当着众人地面承认紫氲石矿脉是黑崖宗发现地。整个大殿也没人发出反对意见。若他说不是。那岂不是打己嘴巴。若说是。那究竟是战还是吞下屈辱?

    正当司徒南和慕容昇怒得恨不得仰天长啸。恨不得不顾这么多年艰辛修炼。痛痛快快地杀上一回时。李培诚心里却暗暗冷笑。

    本大爷等地就是你们这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