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拾荒者

    林朝剑虽看似已届暮年,但却是精华内敛,丰神俊朗。两鬓添霜,五绺白须,不仅没有丝毫显衰老之态,反给他增添世家贵族气派,儒者学人的风度。又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配合他那均匀颀长的身型和渊亭岳峙的体态,确有不可一世顶尖高手的醉人风范。

    此时他凌空屹立,头上湛卢巨剑蓝光绽放,须发飞扬,那种睥睨天下,无人可敌,却偏生又带有一份儒雅高贵的风范,就连李培诚这等仙风飘飘的人物,从风范气度上看也是无法比得上林朝剑。

    “天外飞仙!”

    当林朝剑嘴里冷冰冰地吐出李培诚再熟悉不过的四个字时,李培诚差点就要寒毛耸立,林朝剑的形象在他的心里立刻跌入了深渊,看他的目光总是无法克制地闪现一抹怪异的光芒,直到那把湛卢巨剑突然冲天而起,形象才略有改观。

    当林朝剑嘴里吐出天外飞仙时,林三等人的表现却与李培诚大大不同。个个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目中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惊恐万分的神色。

    逃!

    所有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跑,但已经迟了,一股奇异的气场将整个天空,大地都包容了进去,一股强绝的杀意笼罩天地,天空银蛇乱窜,天上道道刺眼的光芒闪烁着,似乎天劫又要再次降临了。\\\

    李培诚突然感到天地间有一柄绝世杀剑,那是一柄经过无数杀戮方才锤练出来的凶剑,那暴戾的气息浩翰无边,直欲让人发狂,让李培诚这样的高手明明知道此剑是出自林朝剑之手。却仍有忍不住想出枪抵挡的冲动。

    锵!一声仙剑长吟。响彻天地。

    接着便见漫天剑光落下。每一道剑光都凌厉的让人心寒。

    顿时天地间响起金铁交击、惨叫声不绝,甚至细心听还可以听到利器刺入肉身地破体摩擦之声。

    漫天地剑光来得快,去得更快,当一切恢复平静地时候。

    那把湛卢巨剑仍然静静地悬浮在林朝剑的头顶,他的风范仍然是那样高雅威严。唯一有点变化的是,此时他的脸有些红,胸部有细微地起伏,嘴角缓缓流出一抹鲜红。

    而四野,刚才四处逃窜的人,除了五位实力最强的人口喷鲜血如孱弱的老人瘫坐在地上之外,竟无一人生还,全都一剑致命。

    李培诚狠狠地猛吸了口冷气。整个背脊后面冷飕飕的,现在他才算真正见识到林朝剑的厉害,现在他才算是真正明白真元强大的好处……

    李培诚目光略带钦佩甚至羡慕地看了林朝剑一眼。这等御器杀敌之术,李培诚自然也会。但奈何他真正的实力是隐藏在肉身之中,真要凭真元法力来驱动火云枪,以一单挑眼前这群人,绝对是自讨羞辱。

    与林朝剑这般威风飘逸地杀人方式相比,李培诚真是自惭形秽啊。人家那才叫高手风范,杀人都杀得这么灵动优雅,充满了艺术感。反观他自己呢,却是实实在在的屠夫,一进一出。连点艺术性都没有。更谈不上灵动优雅,血腥残忍倒是够吓人的。

    李培诚无非也就感叹一番而已。他是认认真真学过邓爷爷黑猫白猫,只要能抓老鼠就是好猫理论地社会主义好青年。

    他的火云枪目前虽然无法施展出林朝剑如此灵逸又如此石破天惊的一击必杀,但他的火云枪也确确实实是锋利的杀人凶器,一进一出,凶猛而持久,却不似林朝剑一样,虽杀了一批人,但真元消耗极大。\\\\

    “若你们肯告诉老夫是谁派你们来,老夫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林朝剑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在天地间响起。

    瘫坐与地的五人,包括林三、刀疤老者目光冷漠而绝望地抬头开口出言。

    “不好!”李培诚和林朝剑几乎是同时出口。

    轰!轰!轰!

    五人似乎是有了默契一般,竟几乎同时爆体而亡了。

    林朝剑脸色阴沉地扫了远处被炸得沟堑纵横,坑坑洼洼的大地一眼,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他是何等人,自然早就个个都是各方势力暗中培养的死士,就像他的影子护卫一样都是不怕死地人。

    影子护卫!

    林朝剑目光冰冷地停在了林三死前炸出地大坑上,一杆金色长矛在日光之下闪闪发光,深深地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

    林朝剑五指微微一曲,金色长矛化为一点金芒落在了他地手中。

    “家主!”林四神色平静,但双目内却隐藏着深深的悲伤,手中恭敬地捧着另一杆金色长矛。

    那是林二的金色长矛。

    林朝剑接过林四手中的金色长矛,轻轻抚摸着,许久没有出声,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李培诚此时却根本没有闲工夫去琢磨林朝剑心里想什么,也没工夫去感叹什么,他现在正暗自咧着嘴在满地寻找那些合体期修士遗留下来的储物法宝,贴身法宝法器。

    近百名合体期高手遗留下来的东西啊,那绝不是个小数目,确切地说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目。

    就光说他们的储物法宝就没有一件是等闲之物,件件都能卖大价钱的好玩意,更别说储物法宝里总不可能是空的,还有他们的贴身法宝没有一件是逊于上品灵器的,有不少还算得上是极品灵器。

    这样庞大的数目,不要说如今还算是中小门派,整天算计着如何去赚钱的炎黄宗宗主李培诚要大大动心,就连家大业大的林家前任家主林朝剑恐怕也要心动。要知就单单这些人所使用的法宝,就足够解决一方势力配备百名合体期高手的贴身法宝问题,更别说还有这些人随身携带地储物法宝以及储物法宝里收藏地东西。

    李培诚如今好歹也算是一宗之主。有些身份。有些实力地人物。若等林四等人下手打扫战场,他总不至于厚着脸皮说:“喂,小子,那些人都是本大爷杀死的,不准你们动他们的东西。”更何况其中有二十多人是林朝剑杀的。当然林朝剑之所以还能杀人,也是因为李培诚的功劳。。

    但不管怎么说,一旦林家地人打扫战场,李培诚就只剩下喝汤的份了,而且因为人家人多,他李培诚估计能喝到的汤也不多。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啊。

    那些林家子弟能被派来执行如此重大任务,哪个是简单之辈。见李培诚这等大人物亲自打扫战场,哪里还会不知趣地上前凑热闹,只是暗暗可惜这么多的好法宝就在眼前却是与自己无缘份。

    林文肖乃是李培诚弟子。他捡到的不就是炎黄宗捡到的吗?况且身为弟子怎好让师父如此辛苦而旁观呢?所以林文肖大大方方,急急忙忙地出去帮李培诚打扫战场了。

    骄阳似火,万里赤红的荒漠里,只见两位拾荒者不辞辛苦地寻寻觅觅。

    旁边的人都用羡慕地眼神敢上前。

    林家七少的师父,林家现任家主林云羽的哥们,现在更是林家上任家主大乘期高手地救命大恩人甚至只要他点头许可,也立马能成为上任家主林老爷子的哥们,当然也是他们这些人的救命恩人。

    这样显赫的人物,他们敢虎口夺食吗?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林朝剑的目光终于从林二遗留下来的金色长矛上收了回来。微微扫了一眼正在打扫战场的李培诚师徒。然后将两杆金色长矛分别递给身后两人。

    两人神色一凛,跪地恭敬地接过金色长矛。齐声道:“誓死追随家主!”

    林朝剑微微颔首,然后盘坐与地,继续疗伤恢复功力。刚才以三成半左右的功力强行施展天外飞仙,虽然终于出了口恶气,但人却也累得够呛。

    反正现在李培诚师徒两在打扫战场,他也乐得先闭目静修,权当没物,自然认为他李培诚老人家亲自干这事,自己还是当没看见为好,免得让他觉得丢面子。

    可惜林朝剑却不知道,拾荒却是李培诚在他六岁时就开始从事的伟大事业之一,直到上大学他才没干这一行。如今不过重操旧业而已,轻车熟路,只要不从别人口袋里往外掏东西,他是丝毫不觉得丢面子地。况且,如今他炎黄宗家小业小,苦命出生地李培诚莫非还会为了区区面子,把满地的“金银财宝”拱手让人不成?

    一个储物戒,两个储物戒,三个储物戒…..

    一件法宝,两件法宝,三件法宝……

    李培诚捡得心花怒放,捡得眉开眼笑,想想若能再遇上几次这样地好事,炎黄宗恐怕在修真界很快就富可敌国了。

    终于打扫完战场,李培诚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小指上戴着的藏银色储物戒,这储物戒里此时正堆放着一堆上品以上的法宝。然后李培诚又拍了拍自己宽袖口袋,那里装了一大把的储物法宝。(注:前面已经提过,再提一下,空间大的储物法宝可以装空间小的储物法宝,但空间小的储物法宝占的地方不能以它的表面体积计算,而是以其里面的空间计算。所以此次李培诚把收获来的储物法宝放在衣袖口袋里。)

    等李培诚师徒两打扫完了战场,林朝剑也终于仰天一声长啸,然后起身朝李培诚肃然地拱手道:“培诚兄弟的救命大恩林某铭记心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