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劫助战 (六)

    ..

    那些刚被李培诚震慑住的众人,此时也纷纷回过神来,个个怒吼着杀向林文肖等人,只有少数修为在合体后期的厉害人物祭宝杀向李培诚。

    显然李培诚刚连杀两人在不少人的心理留下了一抹阴影,所以他们宁肯面对林文肖九人也不愿意面对一位李培诚。

    漫天的华光,肆虐的杀气,狂舞的劲气,将李培诚牢牢罩住了。

    林三、刀疤老者还有许多人目中露出嗜血的凶光,脸上露出狰狞的阴笑。现在的攻击是集众人中的精英,是在所有人清楚了李培诚厉害之后全力攻击。

    人数不多,但威力集中而且凶猛无比。

    这样凶猛的威势,他们相信就算林朝剑被围困也不敢硬撄其锋,但他们相信李培诚敢,因为李培诚是个丧心病狂的疯。

    所以这一击后李培诚非死必是重伤!

    正当众人想象着如何致疯般的李培诚与死地,笔直刺杀向林三的李培诚动了,如蛇一般在水中扭动着,弯曲的身一扭一摆,那一扭一摆把肉身每一寸肌肉控制得精准娴熟到了极点,似乎他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可以随意糅合扭动。

    李培诚避过了林三的金色长矛,避过了刀疤老者的赤色圆环,避过了所有地华光!

    他要逃跑了!围攻李培诚的错愕了。他们都没想到刚杀得疯狂不要,杀得众人胆战心惊的李培诚竟然逃跑了!

    难想象地是前一刻他还气势汹汹地吼叫着要击杀林三!

    正当所有人错愕之时。耳边传来炸雷般地声音:“破坏天劫者。死!”

    如蛇扭动中地李培诚突然挺直了身。手中地火云枪再次散出无比凌厉地锋芒。暗红色地枪缨就像一团鬼火一般在空中跳动着。

    围攻林文肖等人地修士万万没想到。近二十名地顶尖高手竟然没挡住那个变态地杀手。他们没想到这个变态地杀手地枪会如同十八层地狱中刺出来般。突然出现在他们地身后。

    那些围攻林文肖等人地修士。几乎大部分人地修为都在合体中期及其以下。而且他们地心底都早已经被李培诚刚疯狂地杀戮留下一抹阴影。猛然听到那句炸雷般。威风八面地怒吼声。突然感到背后一股浓浓地杀气席卷而来。

    所有人地脑忍不住浮现刚李培诚视群雄为无物。连杀两人地凶悍手段。脊梁骨无法克制地感到一阵冷飕飕。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起,李培诚地火云枪再次像死神的镰刀收割走了一个人性命。

    啊!又是一凄厉地惨叫声起,那是一位心神一颤一走神的人被影护卫林四给一矛刺死了!

    但林四那一矛却被不少人当成了李培诚地杰作。心不禁往下沉。

    林文肖等人顿感压力减轻了不少,连连怒吼,斗志昂扬,杀气冲天。此消彼长,九人的气势隐隐压过了围攻他们地数十人。

    李培诚杀了一人之后,并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接连囫囵吞枣般吸收三位合体期修士地真元。其中还有一位是合体后期,哪怕李培诚现在的境界有合体初期。哪怕真元拼命地往肉身中挤,但那如洪荒猛兽般迅猛的冲入。还是让李培诚暴涨得极为难受,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力气。

    背后道道本来已经凝结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汩汩流出,染满了他的后背。刺人眼目。

    他的双目冰冷嗜血,他的脸寒冷得似乎万古不化的冰山。浓浓的杀意就像一团熊熊的烈火在他的身上燃烧着,不仅慢慢吞噬着李培诚的神识,是让所有人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此时的李培诚再也顾不得曾经杂乱的真元带给他的麻烦,也顾不得过猛真元的吸入很有可能导致他爆体而亡,英年早逝。

    他只知道他现在必须杀,杀得敌人手软筋酥,杀得他们胆战心惊!

    他只知道,自己若不趁着现在自己状态巅峰之时尽吸收入浑厚强大的真元,那么这么多高手,杀不死他,也要累死他。等他手软筋酥时,就算他想吸人真元都迟了,到时他将早死去!

    度挥到极致的李培诚实实在在化成了一道光,一道一闪而过的光。。

    几乎在第二人还没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感觉到一尖锐的器物刺入了他的后背,然后在他还没想明白那是何物时,一团温度可怕到了极点的火瞬间把他烧为灰烬!

    当李培诚以闪电般的度杀了两人之后,林三等人终于完全意会到自己等人被李培诚耍了,终于知道不是李培诚疯了,而是他们疯了。

    被逼疯的!

    林三等人无一不是高傲自负之辈,无一不是各方势力中的顶尖杀手。当初林三在林家,就连贵为代家主的林云逸都要敬他三分。

    现在他们这样的顶尖杀手,集合了近二十名围攻一人,不仅被对方逃脱了,而且还让他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连杀两人。

    他们心惊胆战,但他们是怒火滔天。

    回过神来的众人,连连怒吼,几乎人人都怒到直接手抓神兵利器如绝世凶兽般向李培诚追杀去。

    “破坏天劫者,死!”李培诚却根本不顾身后有一群凶兽在向他追来,反倒加大声地怒喝道,怒喝声中透着浓浓的杀气和警告!

    李培诚的度比起之前似乎了一些。他地枪比之前也似乎锋锐凶猛了一些,甚至所有人都清晰地感觉到澎湃汹涌的真元波动从李培诚的身上就像不要钱一样奔涌而出。

    他的头根根竖了起来,他深陷的双目因为凶猛似乎要凸出来。

    杀!杀!杀!杀……

    血雨纷飞,残肢断臂。

    惨烈的气氛渲染了这片天地,把天威都隐隐盖了过去。

    现在没有人还会去注意渡天劫的林朝剑,他们都被怒冲冠,握着一杆血淋淋的火云枪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无一不是一击毙命地杀神李培诚所吸引。

    他现在浑身是伤,道道伤口触目惊心,血就像瀑布一样往下流,林三等人在他背后追杀得都有些不寒而栗。但他们没有选择,此人不除,他们无一人能有机会杀林朝剑。

    饶是林一,林四,还有其余护法之人个个都是铁铮铮的汉。都是刀口舔血不知道死为何物的汉,此时被李培诚那种疯狂的杀戮,不要命地打法给感动得热血***,双目赤红,长根根怒立。

    林文肖是满脸热泪,那泪水是红的!他知道若不是因为他,他师父绝不会来此地!

    九个人。就是九头被困笼中的猛兽。

    他们疯狂,他们怒火冲天。但他们不能走出笼,但一旦有人胆敢闯入这个笼。他们就会不要命地上前厮杀!

    狭路相逢勇者胜!

    九个林家弟中的铁铮铮汉,用他们疯狂不要命的打法震住了那些企图杀戮他们地修士。何况他们的耳中不时响起同伴的凄厉惨叫声,他们不知道何时那声凄厉惨叫会出自他们的喉咙。

    那个人太可怕。太疯狂了!

    林朝剑也看到了血肉模糊,但仍然浴血奋战的李培诚,这一刻,哪怕自身命悬一线,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感动。

    吼!吼!吼!

    林朝剑张开了他早已经是被鲜血染红的嘴巴,怒冲冠,两眼赤红地仰天连连怒吼。

    他不能死!一个说起来只是有几面之缘地人能为他拼杀到这等程度,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死!

    湛卢剑再次爆出耀眼的光芒,把第六十五道天雷狠狠地击了回去!

    丹药已经没了,元灵石也没了。但林朝剑还有一口硬撑着地气,一口不到后一刻绝不松口的气!

    “老天,来啊!冲着老来啊!”林朝剑举剑朝天怒指,银白地长狂舞,被鲜血染红的白须扬动。

    这一刻,他忘记了老天地威严,这一刻他终于抛弃了所有顾忌。

    他要逆天!

    “破坏天劫者,死!”

    李培诚怒吼的声音变得冰冷,变得斩钉截铁,就像冰冷地刀剑在空气中挥舞。

    但却可怕,让人自内心的战栗。

    李培诚的枪又刺过了一个人,他的身上满是血水,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疯!疯!

    所有人都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叫着。

    林三和刀疤老者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目中的一抹恐惧。

    “此人不除,我们绝难有机会击杀林朝剑!”林三冷声道。

    刀疤老者点了点头,冷声道:“那就全力先把他杀了!”

    “好!”林三果断地道。

    “先杀此人,后除林老头!”刀疤老者咬了咬牙,厉声喝道。

    李培诚嘴角闪过一丝谁也没现的冷笑,他终于看到了一抹希望。

    本来在围攻林文肖等人,又得防备后面李培诚突然杀出的众杀手,紧绷着的一根弦终于放松了下来。

    “哈哈!来呀,一群孬种!”李培诚把枪一挥,激射而出,傲然屹立在远离渡劫地百余里的空中。

    “杀了他,杀了他!”

    那些被李培诚一人逼得陷入恐慌的群雄,他们叫嚣着,两眼赤红地朝李培诚逼近,呈一个紧密的圆圈把李培诚包围在了中间。

    现在他们誓要先杀李培诚,他们是冷血的人,不是为同伴们报仇,而是要洗刷他们的羞辱,要去掉他们心中的阴影恐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