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天劫助战 (四)

    李培诚就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这片荒漠之上,手中握着一杆暗红色的长枪。

    枪杆古朴无华,但枪尖锋锐寒森。

    “师父!”林文肖双目猛地暴起团团精光,陷入无底深渊的心猛然跃了上来,精神完全振奋了起来。

    这世界上,林文肖只崇拜两个人,一位是他爷爷林朝剑,另外一位却不是他的父亲林云羽,而是李培诚。林云羽曾经的表现给了他太深刻的窝囊懦弱印象,而李培诚以低调的方式出现,却总是能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带给他无法想象的震惊。

    现在就是如此,就是一个奇迹,因为他师父也来到了,在他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来了,就像过去一样。

    以湛卢剑苦苦抵挡着天劫的林朝剑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此时他心中的震惊比看到林三背叛还要巨大。但此时此地却根本容不得他去深究为何李培诚能适时赶到,为何他不怕引发自身的天劫?因为刚才的一时震惊,雷霆又把他的湛卢剑给狠狠压低了数百丈,他地元神也因此再次动荡不已,一口血已经涌上了喉咙。\\

    准备屠杀林家子弟。准备击杀林朝剑的众人面露惊讶之色地转过身来,当他们看到一袭青衣,修为却只有合体初期的李培诚握枪狂妄地屹立天地,他们似乎看到了天底下最荒诞。最不可思议的景象。饶是此地乃是渡劫重地,他们个个都是冷血无情之人,此时却也有些人忍不住仰天大笑出声,就算没笑出声。此时满脸诧异中参杂进了浓浓地轻蔑,甚至有些人还摇了摇头,估计心里在念叨着,这可怜的孩子,肯定是被天劫给吓坏了!

    唯有林三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双目射出阴毒凌厉的锐光。他太清楚李培诚的厉害。虽然有近百个高手在此,李培诚绝无法逆天,但林三仍旧有那么一丝丝担忧,因为李培诚能出现在这里,尤其在他眼里李培诚还是位渡劫期,这事太过诡异,太过不可思议!

    近乎诡异地事情,总是让人不安!

    刀疤老者此时已经发现了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因为林三的脸色变得凝重狰狞。\\\他的目光中有一抹闪忽不定。想躲开李培诚凌厉目光的异芒。

    “此人很厉害?”刀疤老者问道。

    “极其厉害!等会让其他人先上前与他厮杀!”林三阴沉着脸传音道。

    刀疤老者面露惊讶之色,他也只是随口一问。因为这里是渡劫重地,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过合体后期。但林三那沉重的声音,显然李培诚绝不可能只是像他表面看起来的合体初期。甚至连合体后期也远远不止。

    因为林三这样地人,绝不可能轻易给人下极其厉害的评价,就像他自己也是一样!

    “林老,安心渡劫!”李培诚的声音平缓有力地在天地间响起,压过了那轰隆隆的雷鸣声。

    “大恩不言谢!”林朝剑大喝一声,求生**再次重回他的身上,比之前来得更强烈。

    林朝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不想死!

    空中湛卢巨剑随着这声大喝,猛地爆发出万丈耀眼蓝光。

    轰!

    湛卢巨剑剑芒所化的万丈蓝光就如绝地反击的猛兽,露出了血淋淋的狞厉獠牙,恶狠狠地把万丈雷霆给击了回去。\\

    巨龙般的雷霆在空中一震扭曲,然后化为虚无。

    林文肖等人地精神为之一震,林三等围攻之人脸上却闪过一抹不安。现在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反常,感觉到了诡异。

    “先杀了这小子,谁杀了他,他身上地东西归谁!”刀疤老者目露凶光地冷声道。

    他隐隐中已经成了这近百修士中的头领,因为他这边地人马最强壮,他自己也是众人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

    刀疤老者此言一出,十多道人影在空中急速掠过,这些各方势力派出来地杀手,个个做事情喜欢干净利落,喜欢一击必杀!所以这些人更喜欢近身爆发出致命的攻击,而不是远远地对轰法术。他们手中地法宝也都是以神兵利器居多,甚少有法术型的法宝。

    神兵利器在众人身前百米处的高空急速前进,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道道刺眼的寒芒在空中划闪,一股惨烈的杀气朝李培诚扑面席卷而去。

    李培诚深不见底的瞳仁猛地一收缩,射出如刀剑冰冷凌厉的寒芒,隐藏在衣袖中的手臂肌肉如水银般开始起伏。\\\

    “你们守好林老,这些人由我来对付!”李培诚暴喝一声,阻止住那些早已经祭出法宝,准备助战的林家子弟,身子却早已经随着火云枪如鬼魅般冲向迎面而来的十多道寒芒,和寒芒后面的人!

    此时的李培诚已经忘却了生死,他的胸腔里只充斥着滔天的杀意。

    滔天的杀意,带着火云枪锐利凝聚到了极点的枪芒,牢牢锁定了正对李培诚的一位合体中期修士!

    这位修士的法宝是三尖两刃刀,身高两米多,块头巨大,显然是一位以力量见长的可怕人物!

    他见李培诚向他急速而来,脸上流露出狞厉的冷笑,目中充满了嗜血的凶光。他感觉到了那滔天地杀意。他更感觉到了那火云枪所散发出来的法力,那确确实实只是合体期修士散发出来的法力,只是更凝聚罢了。

    这样的人物,他足以一招把他给击退数里。让他受重伤。

    但当他地三尖两刃刀真正接触到火云枪所猛然爆出来的冲击力时,他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了,但一切迟了!

    锵!枪刀相击发出震天巨响。\\\\\火星四溅。

    轰!修士手臂随之猛地爆了开来,化为漫天血雨。

    失去了手臂的三尖两刃刀往下跌落,但火云枪却仍然一如既往地急速往前刺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天地。

    火云枪狠狠地刺入那位修士地胸口,但李培诚冲刺速度却丝毫没有停止,甚至以更快的速度前进。

    除了林三隐约知道那修士估计要吃苦头,但其他人却绝对想不到那位合体中期的修士连一个照面都挡不住。哪怕刀疤老者等二十人已经被林三警告过,仍然无法意料到这种结果。。

    所有人只是满脸惊骇地看着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前顶着一道残影在空中急速穿过,等他们回过神来时,那道残影却已经轰地一声化为一团烈火,然后飞灰湮灭。

    李培诚借着全力往前冲刺的短暂时间,狠狠地把高大修士的真元输入体内,然后敞开所有地穴道,拼命把浑厚的真元给引到肉身中去。

    “杀了他!”空中响起响彻天地,充满杀气的叫嚣声。前方一下子数十道的法宝闪烁着耀眼的宝光。呼啸着朝李培诚攻击而来。

    而被李培诚从当中杀出一条血路的那十多位修士在回过神来之后,猛地掉转了身子。个个凶光毕露,全力驱使着法宝向李培诚的后背击杀了过去。

    数十位合体期修士前后夹攻的场面浩大无边。气势摇撼天地。

    林文肖等人看得面容失色,好几次想冲出去。但想起身后还有林朝剑,还有李培诚的交代,无奈强忍着心中地冲动,一边警惕周围,一边屏住了呼吸,他们不知道李培诚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挡这么多人地攻击。

    当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李培诚竟然置背后十多位地凶猛攻击与不顾,速度反倒暴飚,以更快的速度一头往前方冲了过去。

    就像一头饿狼急不可待,气势汹汹地冲入羊群。

    但很可惜前面那些不是温柔地羔羊,而是跟他一样是一群狼,一群恶狼!而且他的身后还有一群恶狼。

    前后群狼夹击,或许他只是想早死早脱生!

    林三地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那是讥笑李培诚的不知死活,那是讽刺他的愚昧。

    后背完全暴露给十多位合体期修士全力攻击,就算林朝剑也要挂彩,更何况李培诚并不是林朝剑,他最多也就是林云羽一级的高手。

    暗红色枪笔直地前进,不走丝毫曲线迂回,很显然,李培诚是想将那股猛劲爆发到底,将肉身的力量,惯性所赋予的强大冲击力,发挥到极致。

    李培诚的瞳仁此时已经缩成了一个极小的圆点,两道锐利到了极点的凶光直直地射向前方挡住他去路的一位合体后期修士,甚至他的目光还越过眼前的合体后期修士,落在了他身后里许远的林三身上。

    他要杀了眼前的人,他要以战养战,用他们的真元来构建起他自身强大的肉身。

    他要凶狠地露出他的獠牙,狠狠地震慑住这些虎狼,让他们如铁石般的心性起战栗,让他们的斗志在他的火云枪下面摇动!

    今天这样的场合,没有任何温柔可言,只有**裸的杀戮和鲜血!

    背后十多件的法宝终于有数件法宝狠狠地击在李培诚的后背,衣衫化为片片碎片散落天地,被飓风一卷,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结实的后背完全**地暴露在法宝面前,根根轧钢般的肌肉纠结在一起,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