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天劫助战(三)

    林朝剑脸色大变,变得极为难看。他虽然知道第三次天劫这么大的动静引起的天机变化逃不过一些老家伙的感知,也知道必会有些人能及时赶到。但他绝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似乎潜伏已久,就等着自己渡最后一重天劫的时候出现,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饶是林朝剑心坚如石,身处天劫如此九死一生的凶险之中,他也没产生过哪怕一点点的放弃,一点点的绝望,但现在他的心却是一直往下沉,似乎要沉到了无底深渊。

    虽然有十位护法,有十方灭绝大阵,但敌人来得太多了,多得林朝剑根本不敢奢望他们十人能抵挡得住对方的冲杀,甚至是否能坚持到他渡完天劫他都没半点把握。

    但林朝剑能成为林家家主,能历经两次天劫得臻渡劫后期,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被险境逼入绝望,当他的心快要沉到无底深渊的时候,求生的**,骨子里不服输的桀骜终于完全被激发了出来。

    本被天劫压得有些弯垮的林朝剑,突然之间猛地把腰杆子挺得笔直,白色的头发根根冲天而起,清瘦的脸庞此时变得极为凶悍张狂。一扫之前世家贵族地儒雅气质。

    湛卢飞剑不知道何时已经悬浮在他头顶,吞吐着锋利的剑芒。枫云天罗伞再次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一股股浑厚的土系元力随着天罗伞的转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深不见底,似乎可以吞没任何攻击。

    现在林朝剑没有任何退路,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唯一的选择就是不受外界干扰,坚持渡劫。只有渡过天劫,他才有机会杀出一条血路,才有机会卷土从来,让那些暗中算计他的人付出惨重地代价!

    林文肖等人此时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冷汗从他们的额头不知不觉滚落而下。他们并不是害怕死亡,此趟奉命来此,本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他们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就算自己把命都搭上,家主却仍然难逃一死!

    形势很显然恶劣到让他们绝望了!

    近百个黑点急速地逼近。那是近百个身经百战地合体期以上修士。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气,弥散在天空之中,纠结在一起,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竟隐隐形成了一股堪比天劫一般威力的压迫感。

    大地被这股冰冷地杀气给冻得咧咧作响。隐隐崩裂开来。现出一道道裂痕。

    一边是老天在发威。一边是远胜千军万马地绝世杀手。而当中却是林家地子弟。

    绝望!

    林家此次来地人都是最忠勇地高手。此时也要绝望。就连三位影子护卫此时都似乎被突然冒出。急速逼近。威势无比浩大地杀气给震慑住了。(林一乃是渡劫初期修士。故只有三位影子护卫能参与进来)

    “十方灭绝大阵!”林文肖地声音冷静而又坚定地在大地上空响起。声音不大。但却如雷鸣般震人心魂。

    此时地林文肖。脸冰冷平静得根本看不出一点情绪地波动。目光冷静而坚毅。他地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面猎猎黑旗。旗帜上刻着古老而又神秘地字符。字符隐隐在旗帜上面浮动着。一丝丝毁天灭地地气息从上面散发出来。

    “天灭地绝!”林文肖冷喝一声,把手中的猎猎黑旗往空中一抛,黑旗迎风一晃,一道黑光冲天而起,把林文肖裹在了其中,天地中再也没有了林文肖。

    其余九人闻言,终于稳住心神,满脸肃杀,齐声大喝一声:“天灭地绝!”然后把手中之旗往天空一抛。

    九道黑光同时冲天而起,把他们也裹在了其中。

    天地突然变得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所有人都陷入了林朝剑精心为此次渡劫布置地凶煞大阵。

    浓烈的杀戮气息弥漫在漆黑地天地之中,让那些潜伏而来的杀手急忙运转真元,护体罡罩立时启动,手中法宝散发出大光,将黑暗驱散,如电地目光凌厉警惕地扫视着周围。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会有一场恶战,一道金光在黑暗中突然亮了起来,如同夜空中一道流星划过,接着一惨叫声响起,惨叫声中还带着无法置信的震惊。

    随着那惨叫声的响起,天地突然之间变得亮了起来。

    十个人,十杆旗帜,但现如今却只有八人头顶悬浮着旗帜,林一左胸口有一巨大枪眼,血汩汩而出,他的双目不可置信地怒视着前面,脸因为愤怒震惊而扭曲得近乎狰狞森恐。

    他的前面立着一人,脸上露出阴毒的冷笑,赫然竟是林三,此时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把金色的长矛,锋锐的矛尖上还挂着鲜艳刺眼的鲜血。

    诡异的场面让整个天地似乎突然陷入了短暂的静寂,就连那震动天地的雷鸣声,都似乎变得细不可闻。

    突然间,所有人都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林三!”林文肖怒吼道,双目几乎要喷出火,心却终于沉入了无底深渊。

    林三轻蔑地扫了林文肖一眼,此时在他的眼里林文肖已经是个死人了!

    “原来是你!”刀疤老者冷笑道。

    “好说,好说!”林三就像打暗语一般,然后人却向刀疤老者等人疾飞而去。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二十个黑衣人跟林三是一路的。

    林朝剑此时终于开始有些绝望了,强大的斗志终于在这一刻出现摇动,他就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手培养起来地影子护卫中竟然会出现叛徒。

    天雷却根本不在乎这里发生的一切,它的目标只有林朝剑。

    轰!天雷狠狠劈下,林朝剑最后一件防御性仙器级法宝因为林朝剑心神动荡,终于提前化为虚无。

    噗!一口鲜血怎么也压制不住地喷口而出,不仅仅因为元神动荡。血气翻腾,更因为心中义愤难填!

    本来那枫云天罗伞可至少再顶两三道天雷,然后凭着手中的湛卢剑,凭着强大的护体罡罩。凭着勉强还算过得去的肉身,林朝剑渡劫成功的希望还是蛮大的,如今不仅希望变得渺茫,而且就算那渺茫地希望真的实现了,迎来的却只是一个更渺茫的希望。而这两个渺茫地希望还是建立在林三他们不攻击渡劫中的他。。

    李培诚的直觉终于变成了现实,他的脸色也在这个时候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想到内奸竟然会是林三,而且林三还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重伤了林一。

    一下子,己方人马去掉了两个可以杀戮四方地大将,而敌方却反倒多出了一位堪比渡劫期的厉害杀将。

    情况非常的不妙,不妙到李培诚几乎只想救走林文肖而置林朝剑等人与不顾。

    毕竟对于林朝剑他有好感,但却还没好感到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但林文肖肯抛下他的爷爷独自离去吗?李培诚心里苦涩地想道。

    “湛卢飞剑和这套阵旗归我们。其余所有的东西归你们!”林三阴冷的目光扫过其余六股人马,不容置疑地冷声道。

    除了莲花教这边的人。其余之人全部脸色微变,目中隐隐闪烁着怒色。但却没有一人敢有不同地意见,因为很显然。算上林三,莲花教这边的实力最强大。甚至强大到可敌他们至少三股人马。

    “此趟我们只为取林朝剑性命!”一位长得矮小结实,手中却握着一巨大地金刚忤的秃头男子冷声道。

    他这股人马地实力最弱,只有两位合体后期修士。

    其余五股人马却再不开口说法,算是默认了林三的提议。

    林文肖等人已经聚拢成一个较小地***,护卫着林朝剑,林一虽然左胸被刺了一枪,但苍白的脸上却没有丝毫退缩地表情,握着金色长矛的手臂坚定有力。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决然,事到如今,除了战死再也没有其他什么好想!

    “你们冲出去,不用再管老夫!”林朝剑的声音在众人的身后平静地响起!

    他的湛卢巨剑还在半空中抵挡着万丈雷霆,节节后退!

    “爷爷,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林文肖目光怒视着前方,大声吼道。

    “走!不然老夫立刻放弃抵抗!”林朝剑的声音仍然很平静,平静中带着说不出的苍凉和无奈!

    “好感人!不过你们今天谁也……”林三的脸上露出阴毒的冷笑,阴恻恻地说道。

    但他的话到了一半就停住了,因为两道冰冷凌厉到了极点的目光此时正盯着他,那目光他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此时那目光的主人已经自身难保,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的性命,但那种根深蒂固,发自灵魂深处的畏惧让林三还是无法将后面的话讲完。

    但立刻,林三恼羞成怒,脸上露出狞厉的冷笑道:“林朝剑你还以为你现在能奈何得了我吗?”

    “林老目前可能没空理你,但我想我可以帮他杀了你!”一个冰冷到了极点的声音似乎突然从九幽之地飘了上来,一股杀气随着这声音带起一股阴冷的寒风。

    李培诚终于还是决定出手了,因为林朝剑的最后一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