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枫壤石

    李培诚不置可否地微笑以对,林云羽则点头道:“正是李兄神奇的手段方才让我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就把那金瑶沙给炼齐了。”

    林朝剑虽从种种迹象猜出此事必与突然冒出来的李培诚有关,但闻言心中还是大大震惊不已,忍不住开口问道:“竟有此等神奇手段,老夫倒很好奇!”

    林云羽看了李培诚一眼,不知道这方法好不好泄密,李培诚却已经笑着谦虚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神奇,只是一些小技巧罢了。”

    接着李培诚把植物富集重金属的方法略略提了一遍,听得林朝剑这等大人物都忍不住拍手叫绝。

    “培诚果然是奇人,竟能想到这等办法。金瑶沙一炼成倒也了了老夫一桩心事,否则云羽一心扑在那上面,老夫却又如何能将家族的事情托付给他,又如何安心去渡那天劫。”林朝剑面露感激地对李培诚说道。

    李培诚闻言心里大喜,林家若由林云羽掌管,炎黄宗将迎来最强大最稳定的盟友。心中也隐约有些明白过来,为何林老爷子当着自己的面与林云羽谈论家事。

    林云羽心神一震,急忙道:“林家向来由大哥管理,他也管理得很好,还请父亲三思。\\”

    林朝剑闻言却是面露不满地把手一摆,道:“你大哥压得住你堂二叔吗?他能威慑得住其他势力吗?哼,胜就是胜,败就是败。他明明败给了培诚,却连那点认输的气魄都没有!”

    说到这里林朝剑颇有深意地扫了李培诚一眼。

    李培诚心里一震,终于完全明白了林朝剑为何不避讳他而大谈林家的事情。因为他李培诚也是一颗重要地棋子,一颗能协助林云羽威慑林家子弟的棋子。

    这林朝剑好生厉害,怪不得迟迟不肯出手阻止那场对决,恐怕那时他就安了这份心思!

    林云羽闻言沉默不语,他知道林朝剑说的句句在理。他坐镇林家,就算林朝庆有野心,却也绝难左右他的决定,但若是他大哥。却肯定是压不住他,指不定就要成为傀儡。

    况且林文肖的师父,他的生死之交李培诚这般凶狠厉害,他们两人若联手。整个林家谁能抗衡!

    一山不容二虎,一家同样不容二主。若是家主镇不住下面的人,林家这等巨大得如同一头臃肿不堪的庞大怪物又如何能指挥得如臂使指,恐怕不是四分五裂。\\\就是乱成一锅粥。

    “再过一段时间便召开家族会议,我已经传讯让云尉近期赶回家一趟,到时便宣布此事。”林朝剑不待林云羽再开口。便决然道。

    林朝剑口中的云尉乃是他的四子,自幼便拜在少阳派门下。

    林云羽见状知道此事已成定局,躬身道:“全凭父亲做主。”

    林朝剑捋须欣慰地看了林云羽一眼,道:“为父此次发讯把你急招回来,除了此事,还有一事需你帮忙。”

    林云羽貌似在其他星球寻觅炼制玄魂丹地辅助药材,却不知道林朝剑用什么方法能联系上他?若能学得这办法,以后哪怕离开了计都星,宗门有事也可立马赶回。李培诚心里暗暗好奇,至于林朝剑说的另外一件事。那是林家的事情。他的好奇心反倒没那么大。

    正好奇中,李培诚突然感到了浩瀚磅礴地土系法力波动。双目不禁猛地亮了起来,暗自惊呼。好强大的土系法力!

    只见林朝剑手中多了一篮球那般大小,黄红交替的矿石,那浩瀚磅礴的土系法力便是从这矿石中散发出来。\\\\

    这矿石李培诚却是不认识,只知道此石有如此浑厚地土系法力,若能炼制得当,恐怕可达仙器级别。

    “枫壤石!”林云羽先是惊呼出声,接着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林云羽为何如此惊喜,只是林朝剑脸上却无半点喜悦之色,道:“枫壤石乃是炼制仙器级防御法宝的珍贵矿石,只可惜此石纯度品质过低,就算以为父地修为却也根本没办法把它淬炼到炼制仙器级法宝的纯度。这才无奈两年前发传讯把你召回,看看能不能合你我父子之力,用此石炼制出一仙器级防御法宝。若能成功,为父渡劫希望便大了一些。”

    说完林朝剑却是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显然对此事抱的希望极小。

    林云羽既没有取过那枫壤石细细观看,也没有回应林朝剑的话,而是把目光投向李培诚,那灼热的目光中饱含着浓烈的恳求之意。

    林朝剑何等人物,见状脸色微变,也将目光投向了李培诚,暗道,莫非此子竟有办法不成?脑子里不禁回想起李培诚在最后时刻祭出的那套阵旗,那威力却是历历在目。\\\\

    且不说李培诚对林朝剑充满了好感,就光凭他是林文肖的爷爷,林云羽的父亲,这个忙他也得帮。所以见他们父子两都把目光投向他,还未等林云羽开口恳求,李培诚就微笑道:“林老,此石能否借我一观?”

    林朝剑闻言心中是又惊又喜,急忙把枫壤石递给了李培诚,忍不住问道:“我见培诚你与云逸等人交战时,祭出了一套阵旗,威力甚是巨大,莫非是你自己炼制的不成?”

    李培诚一边将神念探入枫壤石,一边谦虚地道:“正是小子。”

    心中虽已经隐隐猜到,但听到李培诚正面确认,林朝剑还是忍不住动容,心想若是如此,此子地炼器布阵造诣恐怕与云羽都不相上下,怪不得云羽想让他出手帮忙。若他肯出手,合我三人之力希望必是大增。就算无法炼制出仙器级法宝,威力必也厉害一些。

    此旗关系到林朝剑渡劫大事,他却也顾不得什么面子,起身向李培诚抱拳求道:“老夫倒差点看走眼了,不知培诚能否出手帮老夫一把?”

    林朝剑这么一施礼,慌得李培诚急忙起身道:“林老若用得着我,我自然全力以赴!”

    林云羽见李培诚同意出手相帮,惊喜地起身向李培诚深深一躬,道:“此事又得麻烦李兄了。\\\”。

    李培诚见状无奈又回了一礼。然后颇为不满地道:“林兄却有些见外了。”

    林云羽听了却一点都不恼,反倒满脸笑意地连连自责。

    林云羽这番表现却看得林朝剑有些迷惑不解,好似李培诚一出手这仙器已经到手一般。

    林云羽一番自责之后,这才回头对着林朝剑展颜一笑。道:“父亲,有李兄帮忙,这仙器必成!”

    见林朝剑不解,林云羽这才明白自己有些高兴过头了。急忙解释道:“李兄弟不仅炼器布阵造诣不输与我,而且他还能控制太阳真火。”此事当真!”饶是林朝剑有泰山崩顶不变色地宗师风度,此时却也忍不住惊呼出声。然后双目激动地盯着李培诚打量,似乎刚刚认识李培诚一般。

    李培诚此时已经把那枫壤石打量了一通,见林朝剑两眼灼热地盯着他看,倒有些寒毛耸立,急忙把枫壤石交还给林朝剑道:“我确实会控制点太阳真火,希望能帮上林老地忙。”

    林朝剑闻言,仰天欣喜地哈哈大笑,半天之后,才也像刚才林云羽一样向李培诚深深一鞠躬,道:“不管此趟老夫是否能渡过天劫。你培诚都是我林家地恩人!”

    李培诚急忙起身用手托住林朝剑的手臂。道:“林老如此,真是折杀我了。”

    林朝剑顺势起身。满脸喜色,显然因为仙器在望。对渡劫之事多了不少信心。

    “此石确实成分庞杂,我还有一得力手下,乃天生火体,可施五昧真火,若把他再叫来,就万无一失了。”李培诚微笑道。

    林朝剑闻言自是大喜,急忙感激道:“如此便有劳培诚了。”

    李培诚哈哈一笑,道:“林老客气了,事不迟疑,我这便回山门把他叫来。林肖身上有伤,不若随我回山门,他师祖有妙手回春之术,当可让他早日痊愈。”

    林朝剑父子哪有不同意之理,那林朝剑为了表示谢意,同时估计也是想做个姿态给那些林家大小看,更是亲自送李培诚到了龙啸宫城门口。惊得林家大小都瞠目结舌,那林云逸父子听到消息后,更是一脸土色,知道今后这李培诚师徒两是绝对动不得了。其实以他们地本事,却也是根本动不了。

    “师父,弟子如今已经更名为林文肖了。”

    回九州山仙境路上,林文肖恭敬向李培诚汇报道。

    “哈哈!那恭喜你了!”

    林家,仍然是那座凉亭。

    林朝剑负手而立,双目眺望那连绵起伏的飞龙山脉,但那背影却不似刚才那般落寞苍凉,反倒有股冲天而起,吐千丈凌云之豪气。

    林云羽则恭敬地束手站立林朝剑身侧,双目同样远眺那连绵起伏的飞龙山脉。

    “不知父亲准备何时渡劫?”虽有防御级仙器在望,林云羽还是难免心情沉重地问道。

    人贵在知足,老天在此关键时刻,送了位李培诚而来,不仅让林老爷子无需担忧林云羽掌管林家之事,更是意外有望炼就仙器,大大增加渡劫希望。此已是天大的福缘了,林朝剑此时已是心满意足,再也不奢望什么,只等法宝一成,便安心渡那天劫。所以此时他的心情反倒不像林云羽那般沉重,闻言悠然道:“为父已经极难压下体内真元气息了,恐怕法宝一炼成,就要准备渡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