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狂生林云羽

    眼看八卦锁天阵就要把六人给一网打尽。李培诚却没有半点喜悦之情。

    他知道一切还需看林朝剑的态度。他更知道这八卦锁天阵因为阵旗材质不好。就算阵法本身厉害无比。却也绝困不住此六人。到头来肯定是落的阵破旗亡的下场。

    而他之所以祭出八卦锁天旗。真正的目的无非就是拖延一段时间。然后逃出这个乾坤须弥阵。

    正当李培诚神色凝重。准备直接使出此阵最厉害的杀招。乾坤绝杀时。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喜色。心神一动。倏的那八杆锁天旗化为八道颜色各异的光芒飞落他的手中。

    林朝庆六人本已一心准备在阵内大干一番。突然头顶乌云散去。露出朗朗乾坤。李培诚此时正一脸微笑的负手而立。但落在六人眼中那微笑却满是讥笑的意味。似乎在讥笑他们六人也不过尔尔。阵旗一出你们还不是要乖乖的落网。

    六人虽然心里也承认李培诚之厉害。但六位以炼器布阵闻名修真界的高手竟齐齐被一无名小卒逼入阵内。这脸可丢大了。

    六人是恼羞成怒。尤其是林云逸三人不仅久战李培诚不下。竟还被他一人把他们三人给击伤。心中的怒意更不消说了。

    “老夫要杀了你!”林云逸语气冰冷到了极点。本是威严的脸庞此时因为满腔的杀意变的有些狰狞凶残。

    “谁要杀我兄弟!”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在众人的后面响起。在这空荡荡的天的显的极为刺耳。

    “云羽!”林云逸脸色大变。猛然转身。其余之人也都纷纷转身。脸色都变的极为难看。

    本是相貌清秀。颇有儒雅气质的林云羽此时正脸寒如冰。浑身都散发着冰冷刺骨的杀气。从远处缓缓飘身而来。冰冷的目光如刀剑般肆无忌惮的扫过林云逸等六人。哪怕那六人中有他的兄长。有他的叔叔。

    一股寒意从众人的心底升起。他们似乎再次看到了从前那位冷眼睥睨天下所有英雄的林云羽。那位一旦爆发怒意如同绝世凶兽一般的狂生!

    所有人包括那林家二老都不敢正视林云羽冰冷的目光。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心虚。更因为林云羽儒雅的外表下面有一颗比所有人都还要疯狂的作风。他的剑一旦出鞘。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要冷血。哪怕天王老子他都敢砍下来。

    正是他这样的人。才敢娶妖女为妻。哪怕被赶出家族也在所不惜;也正是他这样的人才敢连天劫都敢蔑视;也正是这样偏执的人。才会为一个妖女沉浸在无穷的悲伤中。为了她甘愿把毕生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炼制玄魂丹上面。

    现在他回来了。而且一回来便如利剑出鞘。就杀气逼人。就狂妄不羁!

    现在他们才突然想起来。这个废人曾经的可怕。这个废人曾经是林家当之无愧的未来家主。他们都忽略了他的存在。以为他会一直颓废一下。以为他会这样落寞直到寿终正寝。

    他们大错特错。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在心寒后悔之时。脑子里无法停止的回荡着两个字“兄弟”。这两个字出自别人的嘴巴可能算不了什么。但出自狂生林云羽之口。那就是了不的的天大之事。

    “兄弟。兄弟!哈哈。这两人确实是兄弟!这才是我林朝剑的儿子!”

    凉亭。林朝剑突然仰天狂笑。白须飘舞。白袍无风自动。说不出的狂妄不羁。洒脱傲然!

    “三叔。你不知道。此人……”

    林云羽成名毕竟很早。林文茂那时还小。等他长大后。林云羽却一直都在外面冒险游历。然后带了个妖女回来。然后被一怒之下的林朝剑赶出家门。再然后过了数百年之后回来。却又落落寡欢。窝窝囊囊的呆在念云宫内。连他儿子林肖被人欺负也是两眼不见。两耳不闻。

    林文茂对他这位三叔虽然也有些忌惮。却远不如他的父亲等人。见林云羽一脸寒霜的飞身而来。占着现在连两位叔爷爷也要杀李培诚。竟出声搭话。

    啪!林云羽根本不容林文茂分说。手起掌落。一巴掌便煽了过去。

    林文茂还未来的及反应。整个人就飞天而起。满口牙齿掉的一个不剩。一嘴全是血水。

    “滚!”

    这时这个冷冰冰却蕴含着无穷怒意的话才刚刚从林云羽的嘴里吐出来。

    “父亲!”林文茂捂着满是血水的嘴巴。飞身到他的父亲旁边。悲愤的叫了声父亲。

    林云逸的脸抽搐了好几下。满嘴苦涩。终于还是出口质问道:“云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出手教训教训不知道天高的厚的好侄子。让他以后懂规矩一点。顺便想问问大哥刚才是谁想杀我的兄弟?”面对林云逸的质问。林云羽却是满脸不在乎。振振有词之后。反倒冷声反问道。

    林云逸面上终于挂不住了。雄伟的身子板一挺。威严道:“是为兄!”

    林云羽用冰冷的目光打量林云逸。逼问道:“为什么?”

    “此人在我龙啸宫城放肆。目中无人!”林云逸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很好。果然很好!”林云羽嘴里自语道。目光却如电般扫过眼前六人。

    锵!

    清亮的剑吟声响彻天的。一把血一样鲜红的剑冲天而起。顿时整个天的都被那血剑给染红了。

    凶煞之气充斥天的。所有的人就连李培诚都毫不例外的感觉到浑身发寒。

    仙器!李培诚暗暗惊呼。

    血饮剑悬浮在半空中。锐利的剑锋张扬的指着林云逸等人。浓浓的剑气如同实质一般笼罩住了他们。杀气越来越浓的向他们威压而去。

    林文茂现在才算真正见识到窝囊货三叔的凶霸厉害之处。想起自己瞒着父亲偷偷又向林肖下了很多阴招。整个人不禁颤抖了起来。脸色苍白的如同宣纸一般。

    看着父亲叔叔。还有两位叔爷爷面对血饮剑竟无一人勃然大怒。林文茂心一直往下沉。沉到了无底深渊。甚至他有种直觉。这位三叔若发怒起来。肯定敢当着这些人的面取了自己的性命。。

    李培诚此时也才算真正见识到林云羽的霸气。心里暗暗震惊不已!

    “现在我也很目中无人。要不要连我一起杀!”林云羽冷冰冰的反问道。目光再次肆无忌惮的横扫过林云逸等人。

    圆脸圆眼睛的林朝庆终于再次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打圆场道:“我说云羽。发这么大的火气干什么。你大哥也是因为不知道此人是你兄弟才与他一战。若早知道他是你兄弟。又怎会闹的如此不可开交。好了。好了。一场误会而已。一场误会而已!”

    李培诚闹的动静何等大。早已惊动了同虎妖白云飞一起回来协助林肖的玉苍山那对孔雀精夫妇孔休和孔丽。林云羽刚刚踏入龙啸宫城。他们夫妇就把事情的大致始末告诉了林云羽。这才有林云羽杀气冲天的踏入乾坤须弥阵所化的天的。

    别看林云羽之前整日窝在念云宫内。日夜只为淬炼金瑶沙。对儿子在外面被人欺辱两眼不见。两耳不闻。其实他心里都清楚的更明灯似的。但玉不琢不成器。铁不炼不成钢。他任由林肖受人凌辱又何尝没有安着一份锤炼他的意思。

    若仅仅是他儿子再次被林家的欺辱。或许林云羽只会出面把儿子给救出来了事。毕竟大哥终究是大哥。他不仁我却也不能不义。等东山再起之日。他们自会知趣收敛。但李培诚乃是林肖的师父。他林云羽能早早淬炼的金瑶沙的大恩人。此趟他好心来龙啸宫城救他儿子。反倒被林家人击杀。就算李培诚事后不计较。他林云羽却也绝过不了心中这道坎。别看林云羽曾经落魄沉默。但他既然曾经早早就被林朝剑定位接班人。一身修为在林家除了林朝剑不做二人之想。岂是易于之辈。

    现在他被压抑了数百年的怒火被挑的终于爆发出来。除了林朝剑亲自驾临。谁能挡的了他。

    林云羽见林朝庆出面说话。却只是把眼皮微微抬了抬。根本不买林朝庆的面子。冷声道:“误会?难道我兄弟没告诉你们他是林肖的师父?难倒他吃饱了撑着跑到林家来闹事?误会?我想问问二叔天底下是否有这么疯狂愚蠢的人?照你的意思我家兄弟就是这样疯狂愚蠢的人了?”

    林朝庆满脸的微笑猛的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变了又变。然后两眼微眯起来。两道锐光射了出去。冷声道:“那你云羽又待怎样?”

    林云羽却是毫不示弱的逼视了回去。冷声道:“郑重向我这位兄弟道歉。或者我们大家再战一回!”

    天的一下子静了下来!

    远处。凉亭。

    林朝剑远远望着林云羽与林朝庆针锋相对。双目精光闪烁。然后回过头对被允许坐在他前面的林肖道:“爷爷走后。林家也只有你父亲压的住你堂二爷!”

    说这话时。林朝剑神情很是复杂。似乎又是开心。似乎又是恨铁不成钢。还有那么一份英雄没落的失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