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第二元神

    三人战得又惊又怒,惊得是李培诚竟然厉害到这等程度,不仅浑身是力量,似乎是永不会疲倦的机器,一身武道变化更是到了神鬼莫测的程度,让他们每每产生被他牵着走的错觉,甚至一度产生不是他们在围攻他,而是他一个人在围攻他们三人的荒谬错觉。

    怒的是,自己三人出动,竟无法战下李培诚,若传出去不仅他林云逸威名扫地,就是林家名声也将大大受损。

    三人越战也是越凶猛,浑身的杀气是越来越浓,那冰冷的杀气似乎能把空气都凝冻起来。

    吼!吼!吼!

    林云逸连连怒吼,就如笼中困兽一般,那金砖越砸越凶,每每落下来都有雷霆万钧之势。林三、林四两人冷峻的脸庞越来越冷,冷得如同镀了冰似的。手中金色长矛疯狂地向李培诚刺杀,手臂的青筋根根暴起,如老树盘根。

    场面越来越疯狂,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程度,早不是之前说好的切磋。

    什么胜败,什么林肖,统统见鬼去,此时只有两种结果,生或者死!

    现在除了少数几人能大致看清场中情况,就连老龟婆此时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看到青色、暗红色、黄色还有三道金色光芒在天地间狂舞。

    他们脚下的山川河流此时早已经不知道被破坏了多少遍,那本是看不到边的天地边缘此时因为这等剧烈地战斗如波涛般起伏着。整个空间都在摇摇晃晃,似乎天地要立马塌下来一般。

    天昏地暗,地动山摇!

    林云逸三人终于感觉到真元有些后继无力,身上已经流出点点汗水,浸透衣裳\李培诚此时也是手软筋酥,全身酸麻。

    但他却越战反倒越是兴奋,他喜欢这种淋漓尽致的对决,他喜欢这种将力量发挥到极致的痛快。

    最主要的是,李培诚可以以战养战,以战锤炼他的肉身。激发,来突破他肉身的极限潜力,甚至领悟无上武道。

    但林云逸三人却不然。他们通过实战虽然同样可以增长作战经验,可以提高杀人的本事,但他们消耗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元。

    若将这场生死决战比成一段长途跋涉的话,李培诚便是跑步前进,这一次他坚持到了终点,那么不仅他地身体变得更加健壮,而且下一次他的终点将是更长远。而林云逸三人却是开车前进,油没了加上。但能加的油终究是跟以前一样地,反倒耗了大量的石油。

    最可怕的是油没了。车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开不动了。但人累了,可以凭着坚强的毅力仍然爆发出无限的潜力,可以坚持坚持再坚持。肉身或许没有真元法力的千变万化,没有真元法力的神奇,但它同样也有自己的优势,这便是它地优势,在战斗中变强,变得坚韧长久。

    因为肉身的弱小,修真者把它地优势忽略了。但当它强大到一定程度,却同样能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发挥出无法想象的功效。

    李培诚越战越体会到肉身强大的美妙。虽然此时他已经累到了极点,但他却很清晰地知道若下一次再战。他的肉身必将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此时他需要的是坚持,而且他还得苦苦隐忍启动大量真元的诱惑。祭出八卦锁天旗的诱惑。因为这里是林家,他现在已经不敢确定旁观的二老是否也会像林云逸这般不要脸,他更无法确认林朝剑究竟是什么态度。

    他必须得留着那浑厚地真元保命用!必须得留着八卦锁天阵一战定乾坤!

    不过李培诚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林朝剑若出手,就算他祭出八卦锁天旗也是无济于事,逃生地希望那必是微乎其微。

    不过经历了与紫衣使者对决之后,李培诚早已经学会了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的坚韧。

    现在谁也不知道这场对决会走向什么结果,看似林云逸三人始终占了上风,逼得李培诚险象环生,但李培诚总能在最危急地时候使出神来一招把危机化解掉,似乎他的长枪可以在任何时候转换任何角度。而且每每李培诚看似已经力竭到了极点,但却总能坚持着。

    现在除了林云逸三人杀李培诚地心更决然,就连林朝峰二老在佩服李培诚修为高强的同时也动了一些杀机。

    他们不想让这样的厉害人物带领妖孽生的儿子走向辉煌,走向巅峰,埋下将来问鼎林家权势的危机。

    他们根深蒂固的世家思想,让他们仍然以林肖为耻,决不容许林肖玷污他们林家高贵的血统。

    李培诚一人九大元婴,不仅神念强大无比,而且还可一心九用。他在激战中从来就没有忘记去观察周围的形势变化,二老乃至林云翔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怎么能逃得过他的感知。\\

    形势越来越糟糕,但李培诚的心却越来越静,平静到他的心就如一面镜子可以反映出外界一丝一毫的变化。

    凉亭,林朝剑脸上除了越来越浓的失望,惊奇之色也随之越来越浓。

    “带林肖来见老夫!”林朝剑沉声道。

    “是,家主!”林一躬身应道,身子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李培诚虽然很享受这种极限的战斗,但他知道他现在必须得做出一个抉择,究竟是立马走,还是等待林朝剑的出面,因为林家二老还有那林云翔已经动了杀机,若等他们也出手,就算李培诚祭出八卦锁天旗也必将失去所有先机,再也没有一丝逃生的希望。

    他知道林朝剑一直在关注这边。他也知道一切都掌握在林朝剑地手中。

    在林云逸三人合击他时,他本以为林朝剑会出现阻止。毕竟他李培诚是为他孙子而来,毕竟他李培诚是他的孙子的师父。

    林云逸可以不要脸,他林朝剑堂堂林家家主难道也可以这般不要脸吗?况且林朝剑之前也算是承认了他的身份。

    但林朝剑没出现,这让李培诚心里产生了一丝阴影,在那个时候,他就决意把八卦锁天阵隐藏起来。否则他若祭出得悟与体内小天地的八卦锁天旗,就算无法短时间击败林云逸三人,但胜利却绝对已经属于他李培诚。。

    现在就到了他是否要祭出八卦锁天旗的时候了!

    李培诚目中猛然闪过坚定的目光,手中的火云枪突然爆发出比之前更加耀眼的光芒。\枪刺过空气,连空气都跳跃起了火焰。

    可怕的热潮席卷了整个天地,整个乾坤须弥阵所化地天地顿时温度骤升。如同烤炉一般。

    直接面对李培诚的林云逸三人更是如同置身火海,他们目中流露出无法压抑的惊骇之色,他们无法想象李培诚怎么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强大劲力,那股劲力虽然还未杀到,但其中蕴藏地恐怖爆发力已经让他们都感觉到头皮发麻。

    锵!锵!锵!

    李培诚如闪电般连续刺出三枪,这三枪集合了他肉身和全部真元的力量,比起之前强上了不止一星半点,饶是林云逸三人厉害无比。此时都感到一股炙热霸道的力量通过金砖,长矛狠狠地侵入他们的体内。钻入他们的经脉。

    三人元神动荡,血气翻腾,整个人无奈往后飞退数百米方才堪堪稳住。

    李培诚这一击也是如同绝地反击,击得他浑身如同虚脱一般,胸部剧烈的起伏着,但他的目光却比之前更加冷静犀利。

    所有人俱都被李培诚这惊天一击给震住,以为李培诚刚才还隐藏了真正实力。

    正在震惊中,一道光从李培诚的脑门顶冲天而起,一阵虚幻,隐隐现出另外一个李培诚。

    元神出窍!

    李书瑶三人脸色由喜又陡然阴沉了下来。心儿一直往下沉。似乎沉入了无底深渊。\\

    林家二老等人却终于松了口气,脸上流出释然地神情。本是悄然运转的真元也悄然散了去。

    若李培诚还有刚才那一击地实力,那实在太可怕了!只有林朝剑亲自出手方才留得住此人!

    原来却是已经到了灯油枯竭。回光返照,想金蝉脱壳!

    “哈哈,小子哪里逃!”林云逸见李培诚竟然施展出元神出窍,放声狂笑。

    金砖立刻金光万丈,呼呼地朝元神当头砸下,林三、林四也是冷喝一声,金色长矛脱手而出,化为一道金芒,呼啸着朝元神攻击而去。

    元神若灭,那本体已不足为惧!

    李培诚见状却冷冷一笑,连人带枪化为一道暗红色光芒,如流星般迎向向元神凶猛攻击而来的三件法宝。

    火云枪在空中狂舞,幻化为漫天枪影,遮住了天地。

    林云逸三人却根本不在意,嘴上反倒露出一抹嘲讽,失去了元神的本体如同丢掉了大半条命,又如何挡得住他们三人的雷霆一击,无非落得肉身化为灰灰的下场,接下来便是那元神了。

    但他们的嘲讽却不过瞬间便凝结在嘴角边,因为那火云枪的威力竟丝毫不下李培诚刚才一击的威力,同样强悍无比,炙热霸道。

    高手过招岂容轻敌,一轻敌不是死就是伤!

    他们没想到李培诚身上有九个元神,没想到李培诚的真正力量在肉身。

    所以…….

    噗!噗!噗!

    三人终于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元神动荡,血气翻腾,一口鲜血终于忍不住喷口而出!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无法相信眼前地事实,就连盘坐凉亭内地林朝剑都霍地站了起来。

    “怪不得此子实力这般强悍,不仅表露出来的境界只有合体初期,就连元神都只有合体初期地修为,原来竟是修成了第二元神,以第二元神来显露境界,怪不得连老夫都被他给瞒了过去,其实真正境界却是渡劫期!”林朝剑一脸惊讶地低声自语。

    林朝剑却不知道自己还是看走眼,李培诚是真真切切的合体初期,那不过只是他其中元神之一,他真正厉害之处乃是恐怖地肉身。

    “第二元神!”

    林朝庆第一个惊呼出声。

    林朝剑想到,身处战场的人又岂会想不到,他们现在自然也发现了那个元神不过只有合体初期的修为!

    一切的谜底似乎都解开了,为何李培诚以合体初期的修为能爆发出如此厉害的本事,为何他施展了元神出窍,却击伤了林云逸三人!

    原来一切的表像都是这第二元神在作怪,在误导。

    但他们还是都错了!

    李培诚终于等来了他要的机会,那元神早已把手中不知何时多出来的八杆巴掌大的锁天旗往天上一抛,顿时天昏地暗,风云变幻。

    林朝庆、林朝峰还有林云翔三人自恃修为高强,离战场中心很近。这八卦锁天旗往天上一抛,不仅把林云逸三人给罩住,就连他们三人也给罩住了。

    大阵虽未形成,但那架势,那隐隐已经显出的天威,无不在告诉众人这阵法一旦形成必是惊天地泣鬼神,哪怕他们进了其中也要折腾一番方有机会出来。

    “阵旗!”

    饶是林朝庆等六人个个都是威震计都星的大人物,此时见李培诚突然祭出这种比极品灵器还要贵重上不少的成套阵旗,目中都纷纷流露出惊讶之色,心里暗暗惊呼。

    林云逸三人被李培诚一击给逼退了回去,受了点伤,而林朝庆三人以为大局已定,松了那根弦,及至发现那是李培诚的第二元神时心神又一时惊讶,出现了破绽。

    如今六人虽然明明知道阵旗一出,大阵将成,但奈何准备不足,已经为时过晚,注定要落入那隐现天威的大阵之中。

    天空乌云密布,雷电闪烁,八旗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六人的心里无一不升起一丝寒意,暗暗惊叹李培诚心机深沉,算计过人。自己这六人无一不是林家的顶尖人物,竟被一人给全部逼入了阵中。

    远处,凉亭。

    林朝剑终于脸色大变,嘴上竟忍不住惊呼出声:“此人真是厉害!若再过一段时日,恐怕老夫都奈何不得他!”

    正在此时,林一带着双腿尽折,面黄如腊,眼眶深陷,整个人虚弱得一塌糊涂的林肖走了进来。

    林朝剑目光微微扫过自己这位半人半妖,很不讨他喜欢的第七个孙子,脸色顿时再起变化,鼻子里重重地发出了一声冷哼,嘴里自语道:“云逸父子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