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战三英

    两杆金色长矛如怒蛟入海。一祭出来便是狂风大作。风云变色。

    整个天的都是金光光。明晃晃。金色长矛急剧撕裂空气的声音更是回荡在天的之间。声声如浪。一浪猛过一浪。

    长矛未至。两股阴锐霸道到了极点的矛劲早已经牢牢锁定了李培诚胸口和脖子两处要害。只要他仍敢如此勇往直前的向林云逸刺杀而去。那么林云逸受伤之时。便是他李培诚受死之日!

    李培诚脸色微变。虽对强悍的肉身信心很大。却也不敢以身去品尝那闪烁着寒芒的矛尖。

    终于把长枪一挥。晃起一团枪花。然后对着两杆长驱直入的金色长矛连刺两下。

    锵!锵!

    枪矛交击。发出震天的金铁交鸣声。撞击引发的冲击力向周围狂卷而去。引起狂风阵阵。空间震荡。就连远远观战之人都感到一股冷热交错的劲风迎面刮来。不仅肌肤疼痛无比。整个人都如陷入了惨烈的沙场。看到了血流成河。尸首堆积如山!

    两杆金色长矛受火云枪一击。飞一般的往后直退里许。堪堪才停在半空中。散发着森冷的金光。一抹血色浮上林三、林四冷峻的脸庞。然后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三、林四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惊骇之色。

    惊骇之色一闪而逝。两人如电般疾飞到林云逸身边。一左一右凛然而立。那金色长矛也早已倏的化为金芒飞落入他们的手中。长矛反手握与背后。尖锐的矛尖朝下斜指。

    李培诚同样反手握枪。朝下斜指。目光炯炯有神的逼视着林云逸。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此一战胜负已分。刚才若不是林三、林四出手相救。火云枪枪尖已经抵在林云逸的胸口!

    但林云逸身为林家长子。现在又是代替林朝剑主管威震计都星的林家。谁对他不是敬若神明。谁敢轻慢他。今日李培诚区区一无名小卒。不仅杀的他林云逸大败。而且破了他毕生心血所炼制的一把剑旗。就连那土玄旗如今的防御力都似乎受到了一些削弱。少不的又的重新加工。输大量真元法力。

    这口气。他林云逸如何咽的下!

    林云逸脸色此时难看的几乎要滴出血来。黑色长发根根冲天而起。两眼不仅没有流露出败落的颓废眼神。反倒变的越发狠毒。凶光更胜之前。

    “你不是说。要以一敌三吗?老夫便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以一敌三!”林云逸冷声说道。

    说完也不待李培诚回答。被李培诚挑到天上去的金砖早已经金光万丈。呼呼的如巨山一般朝李培诚当头压了下来。

    林三、林四的耳鼓里几乎在同时响起一句冷冰冰。不带一丝感情的话。“杀了他!”

    林三、林四目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不过瞬间就恢复到原先的冰冷无情。再也不隔空祭物。而是直接两手青筋暴凸的将金色长矛一抡。人早已如鬼魅般朝李培诚急速飞去。

    李书瑶主仆还有白云飞三人本见李培诚获胜。心中大喜。对李培诚那是钦佩不已。尤其李书瑶见林肖的师父这般神威。真个是心花怒放。满心欢喜。本对自己与林肖这段情缘早已绝了念头。如今却又隐隐中如小草破土而出。一时间倒有些患的患失。

    只是未料到。形势却又再次陡然起变化。那林云逸竟不认输。反倒真正动了杀心。看情形竟是准备以一敌三灭了李培诚。一时间李书瑶花容失色。差点便要惊呼出声。脸上不禁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那老龟婆小眼睛里闪过一抹鄙夷之色。黝黑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少许担忧之色。

    白云飞自是更不消说。李培诚若战败而亡。那么第二个要死的肯定是他白云飞。他倒有心想上前助李培诚一臂之力。只是这等程度的对决。除非来百八十个他这样的“高手”方才有用。否则就他一个人上前。恐怕还没沾身。人家一矛刺来。他就一命呜呼了。

    围观的林家子弟没有一位脸色是好看的。个个阴沉的可怕。林云翔还有林家二老在林三、林四出动时。嘴巴微微张启了一下。却又闭了起来。两眼寒芒闪烁不定。一脸深沉。谁也不知道他们三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远处。凉亭。

    林朝剑倏的站了起来。本是儒雅清瘦的脸庞此时隐隐浮起一丝怒意和毫不掩饰的失望。

    林一、林二见林朝剑竟然站了起来。如亘古不变的表情起了丝微不可见的变化。那变化中带着惊讶的神色。

    林朝剑目光如电般朝那因为里面的惨烈争斗而导致外面变的波澜起伏。很是不平静的乾坤须弥阵望去。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整个人已经划出了数百米。

    林一、林二紧跟其后而去。不过林朝剑却又倏的退回了凉亭。再次盘腿而坐。

    “此人厉害。且看看情况再说。”林朝剑心里暗自念叨。

    李培诚脸色微变。不过瞬间就变的面沉如水。一对眸子更是平静的如同深夜深邃的夜空。看不到他心里哪怕一点点的情绪波动。更无法看透他心里的活动想法。枪起舞!

    没有风。甚至连空气似乎都被抽取一空。只看到暗红色的周围是黑压压的一片。只有点点红芒如闪电照亮了乌黑的天空。

    那闪电每一道都暗藏玄机。暗合天理。完美的让林三、林四这样大山崩顶都能巍然不变色的人。此时都现出一脸惊讶之色。

    但他们的金色长矛仍然勇不可挡。去势如虹的刺入火云枪所营造的天的。那已经陷于满腔羞恼杀戮的林云逸更是咬紧了牙。全力施展金砖往李培诚头上砸去。

    锵!锵!锵!

    金铁交鸣声如紧锣密鼓般在天的接连响起。震的天的摇动。

    漫天的火星华彩。将天的炫染的如同有流星雨划过。亮如白昼。

    偏生给所有观战之人的感觉却是天昏的惨无光彩。宇宙浑然黑雾迷。

    围攻李培诚的三人无一不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一位是林家代家主。一身修为都快到要渡第一次天劫。手中金砖法宝刚猛霸道十足。另外两人则是历经杀场无数的冷血杀将。每每出招都是有去无回。阴险毒辣。刁钻灵动。两人又擅长合击之术。配合默契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这两人联手给李培诚的压力比起林云逸有过之而无不及。。

    饶是李培诚厉害无比。强悍肉身可抵一渡劫期高手。一身浑厚真元也是直逼渡劫期修士。奈何林云逸三人实在太过厉害。哪怕李培诚使尽浑身解数。将一身武道发挥的淋漓尽致却也只能勉强立与不败之的。要说再杀敌取胜。除非他立马逃出一元神。然后祭出八卦锁天阵。

    只是周围还有那么多高手虎视眈眈。不到关键时候。李培诚如今却是决意绝不祭出这保命的法宝。

    枪来矛往。金砖落下飞起。高空之上还有青龙连连怒吼咆哮。却被那土玄旗挡住。不的破开去助李培诚一臂之力。

    此一战真是“吕布战三英”。战的天昏的暗。的动山摇。看的旁观的人心旌摇曳。胆颤心跳。

    修为稍微差一点已经无法忍受这等战斗气劲的波及。遥遥欲倒。无奈悄然退去。白云飞苍白着一张脸。虽苦苦支撑却也有些吃不消。若不是那老龟婆适时渡了道真元给他。恐怕他也只能退出这乾坤须弥阵所布置的天的。

    林家二老还有林云翔越看目中惊骇之色越浓。林云逸三人何等厉害。就算已臻渡劫中期的林朝庆亲自下场。恐怕也只能斗到这等程度。

    最让三人感到震惊的是。李培诚一人深陷三大高手包围。不要说穷于应付。哪怕一不留神就要万劫不复。偏生他头顶那条虚幻变动的巨龙竟还能越战越猛。竟隐隐有破了土玄旗之势。

    这等分神控器之本事实在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李培诚此时却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惊世骇俗的表现。只管一边分心指挥青龙索尽快突破土玄旗。一边沉着冷静的挥枪力战三雄。

    灵台空明澄净。心境遁入古井不波。对方的一举一动。任何变化都落在他的眼里。

    每一枪出击都是天马行空。都是精确无比。

    合体期之后。元神与肉身的融合在这场生死压迫下。终于越来越臻完美。肉身每一寸肌肤肌肉。甚至细小到每一根毛细血管似乎都完全在李培诚的掌控之中。他就是君王。就是将军。如臂使指的指挥着由无数细胞、组织器官组成的肉身大军。让它们配合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完美。

    越战李培诚越浑然忘了一切。每每出手都是浑然天成。似乎根本没经过他的大脑思索。

    真元中融合着肉身的力量。肉身中的力量带有真元力量。它们的比例根据外界的变化按任何比例随意的配比。使的李培诚每每出击。他的力量变的千变万化。神鬼莫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