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势不可挡

    李书瑶主仆还有那虎妖白云飞都不禁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本来因为李培诚在宫城外的不俗表现以及林朝剑的一句话而产生的一丝信心,如今却已经所剩无几。尤其是李书瑶也算是一位有见识的阵法大家,她是三人中最清楚这四绝剑阵之厉害的人。

    地、水、风、火,四门四杀招,没有一门是生门是吉门,入了此阵唯有凭真本事闯出来,本事差一点就是有死无生!

    只是这阵法如此厉害,阵中之人就算有本事杀将而出,恐怕真元也已经所剩无几,而布阵之人借天地之力,却是以逸待劳,占了先机。真是出不得阵是死,出得阵仍旧是死!

    林云逸见风奈何不得李培诚,却也不急,嘴角反倒微微露出一抹冷笑。

    我林家以炼器布阵闻名于世,比斗手段又岂是寻常人家能比。今日你李培诚既入了我的阵中,就算暂时奈何不得你,累也要把你累死!

    林云逸心里想着,目中寒芒一闪,手中再捏法印。

    顿时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哗啦啦的大雨夹带着冰雹雪花从天而降。

    一股浓浓的寒气顿时充塞了这个剑阵所化的天地。

    李培诚任由那雪雨打在身上,刺骨的寒意随着雪水狠狠地刺入李培诚的肌肤,似乎要把他整个人都冻僵住。

    阵外林云逸哈哈大笑,以为李培诚小看这雪雨必吃大亏,却没想到李培诚体内不仅有一点先天至阳之气。更是蕴藏太阳真火,这寒气直逼冰魄的雪雨却又哪里奈何得了他。

    李培诚地唇角逸出一抹冷笑。双目猛然间射出两道寒芒。手握火云枪。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朝乌云所飘来地位置射去。速度似乎一点都没有受那雪雨所影响。

    林云逸见状。脸色一沉。手诀再变。突然前面凭空出现座座黄泥所铸就地巨山。山连天地。把出路全都给挡住了。又有山石滚落。纷纷朝李培诚砸下。

    李培诚冷冷一笑。兀自退了回来。

    李培诚刚刚退下。就见空中金蛇搅绞。有熊熊烈火充塞满了整个天地。又有狂风刮来。

    火很大很猛杀伤力也很强。但却不是什么三昧真火。也不是什么太阳真火。不过是被引动地地心之火。

    当然这地心之火也不是简单之物。若没有分神期以上地修为恐怕挨不了片刻就要化为灰烬。就算渡劫期修士若不运转真元护体时间稍微一长也要被烧得尸骨无存。火借风势。越烧越猛。把天地似乎都给烧红了。李培诚却早已经被这火给活生生吞没了。

    剑阵所化的天地除了漫天耀眼地红光,跳动的火海,呼呼的风声,再也看不到什么。就连主阵的林云逸也看不穿那火海的世界,只知道李培诚已经被吞没其中。

    天地似乎就这样变成单一地红色,单一的火海,似乎没有人在里面,也没有人在火中折腾,似乎李培诚已经葬身火海,尸骨无存了。

    林云逸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心底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因为一切太平静了!

    烧。烧,老夫就不信你竟真能悄无声息地忍受这地心之火。不消一会儿,你就要发疯地寻找出路了。哼。到时阵法禁制由内被触动,地水风火齐发,老夫看你如何抵挡!林云逸脸色阴沉得越发厉害,本是紫酱色的脸色都似乎变成了紫黑色。

    地心之火虽然厉害,却又如何奈何得了天天忍受太阳真火灼烧锤炼的李培诚呢?就算在里面呆个十天月把却也根本无法奈何得了他。

    火海之中,李培诚身子悠然地飘浮着,目光却如电般在寻找那释放出大火的剑门所在之地。

    他如今的阵法造诣已臻出神入化,不消片刻便被他寻到了一丝蛛丝马迹,然后身子如鱼儿般在火海中悄无声息地往南“游”去。

    果然一路“游”去,过了好一会儿便看到一把剑悬在半空之中,剑身赤红,剑光如火,散发着远远高于阵内的炙热温度。

    林云逸心底突然升起一丝警兆,两眼猛地暴起两团精光,目光如同实质一般直直射向四绝剑门中的火剑。

    “不可能!”林云逸惊呼出声,两眼竟是骇然。

    阵法之道讲究地不仅是借天地之威,更有变化莫测,无踪迹可寻之诡秘。就算你明明知道只要破了阵门便可冲杀而去,却就是难以找到阵门所在。因为入了阵中,便如入了另外一个天地。天地何等大,门却又何等小。偏生这天地之中杀机四起,攻击漫天,不是功力高强,心志坚定过人之辈,入了阵中不是被攻击而亡便是乱了心神,如无头苍蝇,却又哪里知道阵门在哪里。

    就算功力高强,心志坚定,若没有一点阵法造诣,在阵法所化的天地之中也是两眼一抹黑,恐怕还没找到阵门所在,却已经被大阵所灭,就算勉强找到了阵门所在之地,恐怕也已经油灯枯竭,望门兴叹。

    天地茫茫尽是地心大火,不烧得人焦头烂额,上蹦乱跳算是已经客气了,更别说在茫茫火海中寻找出路。

    林云逸就算再怎么算计,也不会想到自己毕生心血所结的四绝剑阵竟会这么容易被人家找到了剑门所在,若真是这么容易,那阵法之道学了又有何用?

    林云逸惊呼出声,李培诚嘴角却扬起一丝冷酷的微笑,火云枪在火海中刺了出去。顿时火浪翻腾,如同被一巨大地力量给从中撕裂排挤开了一般。火云枪所过之处竟是一道明晃晃亮堂堂的宽敞通道,通道中有一道红芒如箭矢般向前射去,那前方正是孤零零悬浮在半空中的火剑。

    林云逸刚才已经见识过李培诚火云枪地威势,见状哪敢以剑旗相抵,无奈心神一动。刚想把那四剑旗给收回,那道红芒却已经攻击到了。

    剑旗毕竟不是神兵利器,也不是什么顶级防御法宝,哪里挡得住李培诚全力一击。

    锵!一声巨响,那把火剑竟被拦腰击断。。

    林云逸顿感体内血气翻腾。元神动荡,不仅身体难受,心里更是在滴血。

    要知道炼制这套剑旗不知道消耗了他多少天才地宝,多少真元法力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如今却神威还未怎么发作,竟已半路夭折了。

    火剑一去,天地间便现出了一身材颀长笔挺的男子,手握火云枪,脸冷如铁铸。

    林云逸此时哪里还敢用那三把残缺不齐的剑旗摆谱。急忙招了回来,三道流光冲天而起,化为三点光芒没入了他的后背,消失不见了。

    李培诚一招得手。岂肯让林云逸再有机会可乘,本想礼尚往来,祭出八卦锁天阵,让林云逸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杀阵,却终究还是决定保留一手,不呈一时之快。

    李培诚双目寒芒一射,挥枪化为一道红芒朝林云逸刺杀了过去。

    头顶更是冲起一青色巨龙,清亮地龙吟声回荡在天地之间,青龙化为一道青芒,与那红芒一上一下往林云逸射了过去。

    高手过招容不得半点失误。可谓一步输。步步输。饶是林云逸修为已臻渡劫期,离渡第一次天劫也不远。但却因为漏算了李培诚竟能如此轻松快速破了他四绝剑阵,眼见李培诚手握火云枪。头上还腾飞着一散发着阵阵强大束缚法力地青龙索,林云逸感觉头皮阵阵发麻,手足都有些冰冷起来。

    无奈一咬牙,怒喝一声,再次祭出了为天劫而准备地土玄旗。

    土玄旗再次黄光焕发,浑厚的力量铺天盖地朝李培诚席卷而来,想把李培诚拦住。

    只是此时李培诚已经知道这土玄旗厉害,早已有了算计,心神一动,那青龙索呼呼地就当先朝土玄旗盘绕而去,阵阵法力束缚着土玄旗散发出来地浑厚力量。

    正是以柔克刚,饶是土玄旗坚硬如钢,也要被青龙索这阵阵束缚法力给弄得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土玄旗那万丈黄光本是漫天铺张开来,如今却如同受到了强大地阻力一般,渐渐地收缩起来,似乎凝滞不动了。

    惊慌之色在林云逸地眸中一闪而逝,眼看李培诚杀了过来,终于祭出了他的第三件贴身法宝,乃是一金光万丈,四四方方砖块一般的法宝。

    林云逸把金砖一抛,金砖立时化为长高宽不下丈余的巨大金砖,呼呼地便朝李培诚当头砸下。那威势似乎若砸下去,就连天地都能被砸出一个洞来,比起李培诚赐给令狐楚的镇天印不知道威猛了多少。

    李培诚见林云逸又祭出一极品法宝,倒也是见怪不怪,只是暗暗感叹这家伙身在“帝王家”,法宝就是多。自己浑身除了八卦锁天旗是砸锅卖铁硬拼凑起来的厉害法宝,其余两件却都是别人家,跟他没法比。

    “来得好!”李培诚见金砖呼啸着朝他当头砸来,反倒大喝一声,手中火云枪去势陡然变缓,然后看似棉软无力,轻轻飘飘地往金砖底下一挑。

    此时若有人细心观察的话,必能看到李培诚本如水银般圆润流动地手臂肌肉,在那轻轻一挑之际,猛然往前奔涌而去,就如千军万马齐奔腾一般。

    四两拨千斤是夸张了点,但这一力却借四两拨千斤之巧,把那重如山斗的金砖远远地挑抛了起来。

    几乎同时,那看似轻柔的火云枪又陡然绷直,寒芒四射地再次往林云逸当胸刺去。

    气势如虹,锐不可当!

    林云逸终于完全色变,看着火云枪攻击而来,竟一时慌了神,不知该祭出什么法宝方能挡得住如此凌厉一击。

    “大胆!”

    肩负着保护代家主任务的林三、林四终于忍不住厉喝一声,两杆金色长矛远远便朝李培诚刺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