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孤辰星

    等李培诚收起八卦锁天旗,葛老爷子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此阵法之厉害,只连连说了几个好字。

    李培诚对葛古的反应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五年时间算不得什么,修真者多的是大把的五年,大量的天才地宝也算不得什么,更别说这些天才地宝还入不了真正有身家的厉害人物眼目。真正关键在与这八卦锁天阵乃是李培诚心血之结晶,是他在九大元婴演九宫八卦变化天地基础上,集自身所学所悟而独创的奇阵。这是一个真正出自与他自身变化的阵法,撇开他的紫府,撇开他的九大元婴,就算李培诚阵法造诣再高超,也绝难创出此等奇阵。

    “师父此一去五年未归,必然有大收获!”李培诚笑眯眯地说道。

    葛古这才如梦方醒,亲切地拉着李培诚的手,笑呵呵地道:“走,我们到院落里慢慢聊。”

    师父很少如此忘形,看来所猜没错,李培诚喜上眉梢,与葛古携手到了翠竹轩的竹院。

    落座后,自有金琳乖巧地去端来茶水,在旁伺候。

    “这次外出,走遍了计都星大大小小的仙市,为师算是大大开了眼睛。方知以前缩在地球实乃坐井观天,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各种仙草灵药让为师眼花缭乱。”葛古大大感叹,似乎很是后悔出来得太迟了。

    “嘿嘿,师父您紫府长有灵木。天下仙草灵药岂逃得过您的火眼金睛。此趟必然淘到了不少珍贵药材?”李培诚笑嘻嘻地问道。

    葛古手轻轻捋着白须,脸上露出几许得意之色,道:“大有所获,大有收获!不少仙草灵药不要说为师不认识,就连卖的人都不知道叫什么,幸好为师火眼金睛,能大致识别药材好坏,嘿嘿,花了低价钱买了不少珍贵药材。”

    说到这里葛古突然觉得这样说似乎有吹嘘之嫌。眼角余光扫了李培诚和金琳一眼,见他们正聚神在听,似乎并没有听出自己在夸自己识仙草灵药的异能,暗暗心虚地松了口气,继续道:“为师还淘到了不少古丹方,那些丹方里的药材不是根本无法寻得,便是珍贵无比,或者成丹率极低。”

    “嘿嘿。这些丹方落入师父之后。以师父您对药材地了解。以及炼丹造诣。再稍微琢磨琢磨。恐怕便能悟出异曲同工地丹方来了。”李培诚插话道。

    人哪有不喜欢听称赞之语。再加上葛古确实有这本事。心中又正在高兴得意中。闻言心花怒放。如同六月天里喝了冰镇杨梅汤。爽透了。颔首点头道:“正是。那些人估计暗地都在笑为师傻。竟花那冤枉钱买无用地丹方。”

    “他们又哪里知道师父您乃一代炼丹宗师。”李培诚很是时候地补上一句。

    葛古指着李培诚哈哈笑道:“你拍马屁地功夫如同你地修为一样越来越厉害了。”

    李培诚笑了笑。道:“师父您应该收齐了炼制阴阳丹地药材了?”

    葛古点了点头。道:“若不是为师心里记挂着阴阳丹地事情。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次回来为师就是准备静心琢磨些丹方。然后炼制些好丹药。等此事完毕。为师想去石矶星系最富盛名地炼丹圣地孤辰星。据说那里炼丹师云集。灵草仙药更是多不胜数。”说到后面。葛古两眼流露出向往地神色。

    葛古乃一代炼丹大师,一身炼丹造诣早已达化腐朽为神奇之境界。不要说在炎黄宗内无人能及。就算在这计都星内恐怕也难寻到一个可堪与他比肩之人。

    到了他这等境界,唯有出去寻遍名家,集众所长,以他山之石来攻自家之玉,或者出去寻遍各种灵草仙药,炼制各种奇异丹药,方能再前进再突破,要想通过呆在家里闭门造车来取得进步甚至突破几乎已经是不可能了。

    李培诚说来也是一代炼器布阵大师,当初与林云羽一席谈话,便茅舍顿开,自是明白葛古向往孤辰星之心。心里暗暗感叹,若不是因为炎黄宗恐怕师父早便动身去孤辰星了。

    “孤辰星之名弟子倒也曾听林云羽父子提起过,那星球不仅是石矶星系最富盛名的炼丹圣地,而且也是整个石矶星系数一数二的强大星球,石矶星系最强大的一宗,二教,四门派中地莲花教、少阳派和广慧派的宗门便立在那孤辰星。”李培诚说道,脸上微露担忧神色。

    石矶星系最强大的七个门派竟有三个宗门在孤辰星,其中还有炎黄宗暗中最强大的敌人莲花教,葛古闻言不禁倒吸了口冷气,随即目中寒芒一闪,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再不复刚才的轻松得意。

    “得天独厚之地,强者辈出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但若我们不早点到那里占得一席之地,此消彼长,以后要想报李前辈大仇恐怕遥遥无期了。”葛古沉声道。

    李培诚又何尝不知道这点,炎黄宗葛古擅长炼丹,他自己擅长炼器,昆仑仙境炎黄内宗中又不乏此等人才崛起。

    若炎黄宗在计都星和孤辰星都占有一席之地,双管齐下,互为辉映,其发展必为可观。而且那孤辰星乃莲花教宗门所在之地,若在那里设颗暗棋,到时也肯定能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只是此事却只有葛古能胜任。虽说莲花宗定不可能知道炎黄宗乃他暗中死敌,但那里毕竟高手如云,若仅仅是去那里寻名家,求仙药,以葛古的本事当无什么大碍,但要开辟一片天地出来就有些危险了。

    葛古既提到要占有一席之地,可见心中已经动了这个念头。

    让师父以身涉险,李培诚却又如何愿意。

    葛古见李培诚沉吟不语,脸上有担忧之色,又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淡然一笑,道:“莫非你认为为师不如你不成?”

    李培诚闻言,面露苦笑,急忙道:“弟子不敢。”

    “既然如此,你能在云断山脉开辟出炎黄外宗,为师为何就不能在孤辰星开辟出一片天地出来?”葛古脸色一沉反问道。

    李培诚心里越发苦涩,知道这事若说不行,岂不是就说师父不如他李培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