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八卦锁天阵

    八卦锁天阵看似李培诚当初闭关时为了营造真元转化为肉身力量的压迫环境而信手捏来布置而成,实际上这八卦锁天阵乃是脱胎与他小宇宙内的九宫八卦,是他一直以来在酝酿推演的一个奇阵,否则纵然李培诚阵法造诣高深莫测,也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便信手捏来布下能锁天地的奇阵。

    这八卦锁天阵虽不敢说夺天地之造化,但却绝对是一等一的奇阵。阵法一成,便锁了一个天地在里面,这天地一切变化皆在布阵之人控制之中,可大可小,可紧可松,可雷鸣闪电,可狂风暴雨,可风和日丽……

    只是这等奇阵,要想发挥其威力,所用布阵材料无一不是珍贵之物。若再想把它祭炼成可随身携带的阵法令旗,随时随地布成便可困人杀人,使天地风云变色,那就不仅仅需要材料的珍贵,还需炼制者布阵炼器造诣出神入化,并且还不能有半点马虎,与炼制寻常法宝有天壤之别,就连李培诚这等一等一的炼器布阵大师,却也不是想炼制成功就成功的,比炼制极品灵器都要困难上百倍。

    五年后,凝翠谷中响起李培诚朗爽地笑声。接着便见有黑、白、碧、绿、蓝、赤、黄、紫八道光从凝翠谷冲天而起,乃是八杆颜色各异的巴掌大小的旗帜。

    这八杆旗帜正是李培诚耗大量珍贵的天才地宝勉强炼制而成的八面锁天旗。每一面旗帜颜色不相同,坎旗色白、坤旗色黑、震旗色碧、巽旗色绿、乾旗色蓝、兑旗色赤、艮旗色黄、离旗色紫。旗帜上刻着奇怪的符号,那符号藏玄机,合天道,隐隐有天地雷鸣闪电,风雨水火等能量在其里面滚滚翻腾。

    这八杆旗帜在天空迎风一晃,便成了八杆参天巨柱,旗帜铺天盖地,把日头都遮住了。猎猎作响。似乎立时天地风云变幻了。

    “震雷!”李培诚捏法指朝天一指,低声喝道。

    顿时碧色震卦锁天旗上隐隐有金光闪动,而本是湛蓝的天空不知道何时已经乌云密布翻滚,乌云中有无数雷电闪烁,似乎在酝酿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震卦锁天旗这时如猛兽看到了猎物,旗帜狂舞,金光也由隐隐闪动变得刺眼异常,似乎欲脱旗而出。

    轰地一声,一道粗近百丈。长不知道多少丈的金光雷霆轰地劈在了震卦锁天旗之上。

    顿时那震卦锁天旗似乎如突然接通了雷电地源头。旗帜散发出万丈金光。那旗帜上地金光也瞬间似乎变成了狰狞地金色巨龙狂舞。

    几乎同时其余七面旗帜也突然亮了起来。轰隆隆。雷鸣声阵阵。八道粗大地雷霆从八面旗帜上齐发。威力震天动地。甚是吓人。

    李培诚轻轻吞咽了下口水。这阵法乃是他借小宇宙地九宫八卦阵。这么多年来呕心沥血参悟而出。非同小可他自是知道。只是威力如此巨大倒还是出乎他地意料之外。李培诚犹豫了一下。飞身入了阵法。

    雷电齐齐轰在他地身上。轰得他浑身颤抖个不停。头发竖直。

    “哈哈。不错。不错。果然够猛。不枉我辛苦五年。耗大量天才地宝炼制。”阵中李培诚仰天哈哈大笑。显得很是高兴。

    那雷声随着笑声。渐渐销声匿迹。天上地乌云也散了开去。又露出了蓝天白云。

    接着李培诚又测试了代表着金木土火水的兑、巽、艮、离、坎五卦,具都威力巨大。

    阵中李培诚欢喜的神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凝重地神情。

    乾、兑、震、巽、坤、艮、离、坎为八卦,其中乾代表天,坤代表地,震代表雷,兑、巽、艮、离、坎五卦分别代表金,木、土、火、水五行。

    乾坤乃天地,是八卦锁天阵的一阴一阳,一生一死两大阵眼所在地。此两阵旗若炼制得完美,这阵法威力便是倍增,就算其他六阵旗稍差一些,却也没关系。

    这乾坤两卦锁天旗方是李培诚这五年来苦心炼制的真正杀招。是他今后能不能凭此阵杀戮四方,并靠此阵威力快速将真元转化为肉身力量的关键所在。

    “旋乾转坤!”李培诚手捏法印,喝道。

    顿时天地风云变化,日月无光。

    旗帜猎猎作响,把整个天地都遮了起来。

    接着李培诚便如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有天有地,有日月星辰,有浩渺大地。

    天空深邃,繁星点点,浩瀚无垠。大地广袤无垠,苍苍莽莽。

    “颠倒乾坤!”李培诚再喝一声。

    立时天地动摇,穹苍摇晃似欲要塌下来一般。点点繁星纷纷从穹顶掉落,化为无数道亮丽的流星,流星落在大地上,大地火山迸发,碧海滔天,桑田沧海。

    又有电火雷鸣,狂风暴雨在天地肆虐,一切就像回到了宇宙混沌初开之时一般。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再演九宫。若不是李培诚得天独厚,炼得九转神功,九大元神在紫府内日夜推演变化九宫八卦,如同演化出后天小宇宙一般,又得张三丰传太极阴阳两仪之道,两下相得益彰,暗窥天地玄机。纵是李培诚乃天地奇才,也绝难参悟出此等奇妙地阵法,将这锁天阵内的小天地演变得变化莫测,真如朗朗乾坤,另成一宇宙。

    李培诚屹立在这天地之间巍然不动,双目精光闪烁,流星砸落他的身上纷纷化为星光碎片,雷电击在他身上却远不如刚才那雷震卦锁天旗所启动的威力。

    只可惜炼阵的材料太差,再加上我炼器布阵水平和功力仍然有限,否则这乾坤天地就不是以虚幻居多,而是真正的乾坤天地,任他神仙入了其中,也要难扛这天地之威。可惜这天底下如何能找得到真可以以芥子之微纳须弥之山的天地奇宝,李培诚嘴角浮起一丝叹惜的微笑。

    李培诚暗自感叹了一番,神色一凛,又捏了个法诀,张嘴吐出两个充满威严的字:“缩!”。

    这字一吐出,突然间那浩瀚天地似乎突然倒塌了,铺天盖地,排山倒海地往中心奔涌压迫而去。

    空间不停缩小,甚至可以看到空间缩小时产生地如波纹般地涟漪,渐渐地那涟漪变得如同汹涌怒涛,到最后那空灵无形的空间似乎变得犹如实质般粘稠

    天地间之剩下白茫茫地一片,再也见不到日月星辰,再也看不到雷电风雨……

    李培诚处在天地中央,整个人都被排山倒海般的空间给吞没,巨大地压迫力量似乎要把他给挤压成一肉饼。

    李培诚眉头微微皱了皱,但嘴角却露出一丝欣喜的笑意。

    这个程度的压迫力量已经达到了这套八卦锁天旗所能发挥的极限,虽不能奈何肉身变态的李培诚,但换成一人,哪怕渡劫期高手入了其中,若不能尽快脱困,一旦抵抗此压迫力量的真元耗尽,那“虚弱”的肉身恐怕不消片刻就要化为肉泥了。而且这种强度也已勉强能让李培诚顺利将真元转化为肉身之力了。

    收了八卦锁天旗入储物戒,虽遗憾没能发挥八卦锁天阵的真正颠倒乾坤的威力,但八卦锁天阵现今的威力还是颇让李培诚满意的,觉得这五年消耗大量天才地宝闷头炼制这八杆锁天旗还是值得的。

    刚收起八卦锁天旗,谷外飘然走来一面容清瘦矍铄,嘴角带笑的老人,正是外出游历五年未归的葛古。

    葛古此人向来很少无事露笑,李培诚远远看到他老人嘴角带笑,便知这五年他收获肯定颇丰,炼制阴阳丹的药材也必然已经收集齐了。

    “为师远远便感到这里风云变化,法力波动甚是吓人,是否炼制成了什么厉害法宝?”李培诚还未开口请安,葛古已经捋着三缕白须微笑问道。

    “弟子用了五年时间炼成了一套阵旗。”李培诚说着,取出那八杆巴掌大的锁天旗,交与葛古。

    葛古不是什么布阵炼器大家,倒也看不出此旗玄奥之处。只知道阵旗难炼,需拥有一定炼器布阵造诣的修士方能炼制成功,一旦炼制成功,可借天地威力,若让它发挥功效,便可起无法估量的威力。

    别人不知李培诚,葛古又岂不知道自己这位徒弟炼器布阵造诣已达出神入化的水平,体内有九大元婴演天地之变化,奥妙无穷。像他这样的人物花五年方才炼制成功一套阵旗,此阵旗必非同寻常。

    故细细端详了一会儿,把锁天旗交还给李培诚,一副坦然道:“为师阵法造诣远不如你,只知道此套阵旗必非常厉害,却看不出什么明堂。”

    李培诚接过锁天旗,往天上一抛,道:“师父且看。”

    然后李培诚拿捏法诀,启动震卦,顿时八雷齐发,漫天雷光闪电,地动山摇,看得葛老爷子头皮发麻,暗道,若是一不小心陷入了此阵,那阵中之人只要修为稍微低点恐怕就这雷声一响立马要化为灰烬了。

    接着李培诚又推演了一些八卦锁天阵的变化,真可谓日月无光,天地变色,看得葛老爷子都感觉有股寒气从脊梁骨直往上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