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合体

    大殿陷入寂静之中,若把金锐调来。.有一位货真价实的合体后期高手和一位相当于合体后期的葛老镇守赤血山,倒也并不是没有与黑崖宗一战之实力。但若真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却绝对不是众人所愿意看到的。

    炎黄宗穿越浩瀚宇宙,来到计都星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杀戮,流血,而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为了改善修炼的条件。

    “或许我们可以再去一趟黑麒峰,送些天才地宝与黑崖宗的上层领导。”令狐楚小心翼翼地建议道。他知道这二十来年,炎黄宗日夜开采矿石,已经积累了不少财富,一些收买人心的钱还是花得起。

    “此事涉及到黑崖宗的霸主地位,恐怕没这么容易过关,除非我们肯老老实实把阴阳果双手捧上,或许才可以消除他们的疑虑。”青羽真人摇摇头,说道。

    令狐楚闻言沉默了,就算他不知道葛大长老乃是一代炼丹宗师,从他肯出七颗奇丹换下此六颗阴阳果就知道这果子是绝不可能双手捧给黑崖宗的。

    其余之人更是心里如点了明灯似的,炎黄宗不缺炼丹高手,而是缺少像阴阳果这样炼丹用的天地灵物,一旦有这种天地灵物,以葛老化腐朽为神奇的炼丹水平,想短时间内造就出一些高手并不是什么痴心妄想的事情。然而这种可直接增进人修为的灵果是可遇不可求的稀有之物,很少有人会拿出来出售,就算有,一出来恐怕也会马上被抢购掉,却哪里能碰巧被炎黄宗给购到。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这等奇果,而炎黄宗又恰好有十位分神后期修士。若得此等奇果炼制的丹药相助,指不定就能产生几位合体期的修士。

    合体期的修士在这一界算是一等一地高手,若能多出几位合体期修士,对缺乏高手的炎黄宗而言无疑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

    黑崖宗又不是稳吃炎黄宗,无非是炎黄宗不想斗得两败俱伤,又岂肯将此果相让,做这等既丢面子。又失增强实力的傻事。

    既不肯双手捧上阴阳果,那便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兵来将挡,土来水淹。葛古让众人小心行事,处于备战警戒状态之中,其实已经存了此心。

    “我炎黄宗也不是好惹的,黑崖宗真要是敢明目张胆,无缘无故欺上门来。老道我便用手中的一对八棱紫金锤打得他们哭爹喊娘!”苍浩老道两小眼一瞪,精光四射地嚷道。

    葛古似乎受苍浩感染,哈哈一笑。豪气万丈地道:“苍浩说得好,我们也不是好惹的,便与不变应万变,坐守赤血山脉。看他黑崖宗究竟有没有胆量来寻我炎黄宗地茬!”

    树欲静,而风不止,奈何?

    果然如葛古所料,黑崖宗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动手了。

    玉兔妖族,寒月山。

    月光如水,寒风袭人。

    葛古寒着张脸背手伫立寒月山巅,双目往黑崖宗宗门所在的麒麟峰望去。目内不时闪过杀机。他的身后站着数位炎黄宗长老。此时也都个个紧绷着张脸,双目寒光四射。就连一向飘然逸仙的青羽真人也不例外。

    葛古的前面此时正束手战战兢兢立着雪月仙子的贴身手下小雨。此时她正含着眼泪在讲诉着黑崖宗的副宗主慕容突然带领五位手下,从天而降。以二十块紫氲石要求收购阴阳果。雪月仙子告知此果已经托付与炎黄宗,欲与其对换丹药,但慕容却根本不听雪月仙子解释,说雪月仙子竟敢违抗黑崖宗,强行将她掳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黑崖宗就是万里黑麒山脉的王,从某种角度上讲玉兔妖族是炎黄宗地下属势力也是他黑崖宗的下属势力。他要带雪月仙子走,炎黄宗就算想出兵也是师出无名,除非炎黄宗想立刻同名义上的头顶霸主黑崖宗决裂。

    呼呼刮过地寒风无法驱散众人心头的郁闷。千算万算倒漏算了黑崖宗竟不光明正大地找炎黄宗闹事,而是绕着弯儿寻到了玉兔妖族。

    杀向惜花宗众人信誓旦旦,杀气凛然,气势汹汹。但这黑崖宗又岂可与惜花宗同日而言,黑崖宗若杀上门来,借着护派大阵,再调来金锐,周旋起来恐怕反倒是黑崖宗的胜算稍低。但若炎黄宗杀向黑崖宗,哪怕有两位合体后期的修士,这事情恐怕也要绝对调个头来,除非李培诚破关而出。

    为了区区一个玉兔妖族,赔上炎黄宗,就算葛古再义薄云天也是绝不会干这等蠢事。

    但黑崖宗既然选择突然向玉兔妖族下手,事情自然不会这么简单,而是内有玄机。

    选择直接面对炎黄宗,很显然少了许多回旋余地,一不小心就可能搞得两方火拼,两败俱伤。虽然这个可能性在黑崖宗地人看来不大,但炎黄宗既然已经暴露出至少有三位以上的合体期修士,这个可能性就不得不考虑。

    但做为霸主,带走区区一个玉兔妖族的族长,实在是名正言顺,让人没话可言。

    炎黄宗就算为玉兔妖族出头也是师出无名,反倒成了存心与黑崖宗过不去。为了区区一玉兔妖族以炎黄宗的实力血洗惜花宗倒无可厚非,但若为了他们杀向黑崖宗,除非炎黄宗疯了!

    黑崖宗就看准了炎黄宗这点。杀杀炎黄宗的锐气,敲山震虎一番,让他吃了这个亏,被煽了个巴掌,还只能乖乖地忍下去。

    若真是如此,大丈夫能屈能伸,等李培诚出关后再秋后算帐也不迟。但如今雪月仙子在黑崖宗的手中,他们若以雪月仙子的名义污蔑炎黄宗吞了玉兔妖族地阴阳果,然后借着主持公道地名义索要阴阳果。不仅名正言顺,还可打击炎黄宗的名声,让炎黄宗陷入进退两难地地步。

    “黑崖宗这招倒是阴险毒辣!”青羽真人打破了沉默,道。

    “打,如今还不是时候,真是憋气!”苍浩老道郁闷地道。。

    “回九州山再说!”葛古冷静地道。

    凝翠谷,李培诚仍然静静地盘坐在房间内。

    紫府内的九大元婴头顶地紫氲之气仍不停地升腾而起,将原本空荡浩大的紫府充斥得满满的,然后满而外溢,流向了全身经脉。注满了大小经脉,注满了大道,似乎再无处可流。经脉在真元的不住灌注下开始不停地膨胀开来,穴道则开始“水满而溢”,丝丝真元法力从穴道如波纹涟漪般向周围荡漾了开来,渗入周身之中。

    经脉的膨胀,穴道的水满而溢都是一种痛苦的过程,但对于李培诚却是再熟悉不过了,而且这种痛楚相对与空间风暴那长达两年的恐怖膨胀撕裂爆破而言,根本就是小儿科。所以李培诚的灵台空明澄净无比,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一丝丝真元法力通过穴道渗入周身,然后扩散到全身的奇妙感觉。

    李培诚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知道这次有望晋级合体期了。前几次都是真元法力刚刚让经脉和穴道达到饱和,便如潮水一般又退回了紫府,重归元婴之身。如今却没有,九大元婴似乎如刹不住的车子仍在释放着浩大纯净的真元。

    轰!轰!轰……

    李培诚脑子里听到了九声巨响,随之那九大元婴化为了浩大无比的真元,如汹涌怒涛一般涌向了李培诚全身经脉穴道,似乎想一下子把它们全部冲垮……

    李培诚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到了,任由那怒涛去肆虐,任由撕心裂肺的疼痛去折磨着他的痛觉神经,他只管紧守灵台,只管细细去体会穴道与周身的联系。

    这次李培诚越发清晰地感受到了真元通过穴道渗入到全身肉身,渐渐地李培诚有些分不清究竟是自己究竟是肉身之体还是真元之体,似乎肉身和真元法力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就如血肉相连一般,难分难解。

    这种感觉很奇妙,不仅让李培诚感觉到自己力量倍增,而且似乎可以通过真元法力感觉到每一个细胞,每滴血液,每一寸肌肉的变化,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乎他可以掌控到每个细胞的活动。

    原来这就是合体,肉身与真元法力二合为一!李培诚心里暗想道,神念却仍然无时无刻不在细细品味着个中奥妙。

    突然李培诚空明的灵台内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这道横空劈下的闪电差点便要让好不容易晋级合体期的李培诚立时走火入魔。

    李培诚急忙守住灵台,强制不让自己去想刚才突然明悟的天地玄机,然后心神一动。

    那如涨潮一般的怒涛真元又如退潮一般退回紫府,丝丝真元法力也顺着布满全身的穴道从中抽身而出,同样退回了紫府。

    紫府内再次结成九个元神,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但李培诚却清楚地知道,经历与本体一次完全的融合,就如男女第一次双修一样,阴阳相济,得到了一次飞跃。真元更强大精纯,经脉穴道更加宽阔坚韧,因为与本体的完全融合过,真元的主人似乎与真元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运转指挥起来比起以前轻松熟稔数倍。而肉身则在得到真元的滋润下,也得到了增强,不过李培诚却只感觉到很细微的增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