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坎一宫,坤二宫,震三宫,巽四宫,中五宫,乾六宫,兑七宫,艮八宫,离九宫,此为九宫。~~.~~

    阵法所罩的房间内,李培诚本体盘坐与中五宫,头顶上方悬浮盘坐着一尊元婴,周围八方有八尊元婴占据其余八宫之位,盘坐与地,头顶悬着一颗紫光璀璨的紫氲石,丝丝肉眼可见的纯净灵气从紫氲石中散发出来,萦绕在元婴周身。

    历经二十余年,那九尊元婴比起以前来反倒略微有些显小,但真元法力凝而不散,似乎浑身充满了爆发力,反倒给人更强大的感觉。

    此时那周围八方的元婴一边吸取紫氲石散发出来的纯净灵气,一边朝位中五宫的元婴打去一道道法符,这法符四道是阳,四道是阴,四道热如火,四道冷如冰。

    李培诚感到身体内像火山爆发和雪崩冰裂同时发生,全身阵寒阵热,不论是冰封火烧,均似要把他立时撕裂一般。

    这种痛苦远不足为外人道,但李培诚却已经整整忍受了二十余年。

    这样寒热交替二十余年,身体虽变得有些麻木不仁,但那种痛苦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少,无非他的忍受力在经历空间风暴的摧残之后再次得到了提高。

    李培诚紧守灵台,任由一道道法符摧残着头顶的那尊元婴,每一道符下去,他都能感觉到一丝杂质被淬炼出去。真元法力就越发凝聚,就越发纯净。

    二十年前李培诚闭关修炼,准备突破分神期达到元神与肉身真正二合为一。也就是合体期境界。但他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地还要棘手,那庞大却又杂乱的真元,让他在隐隐要达到元神与肉身真正二合为一时,会突然如脱缰的野马般不受控制,让他总是功亏一篑。

    数次失败后,李培诚总算明白,别人地真元法力终究不是自己一点一滴修炼而来。要想控制得如水流转,如臂使指却总还差了那么一点。

    无奈之下,李培诚苦思冥想解决办法。最终想出了结合九宫八卦阵,以本命阴阳二气驯服炼化那庞大的真元。

    现在他便是借阵法之力,将先天的一点阴阳二气蕴藏与真元所结的法符中,合八尊元婴之力淬炼一尊元婴。

    阴阳交替。热寒交迫!

    那一道道的法符都凝聚着强大真元法力,哪怕有紫氲石提供浩大纯净的灵气,那八尊元婴仍然逐渐变得萎靡不振,显然已经到了真元不继的程度,而李培诚脸上地痛苦表情也越来越浓,显然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

    终于八尊元婴停止打法符,闭目养神。疯狂地吸收紫氲石的灵气。而端坐中间地李培诚则长长松了口气。缓缓睁开双目。

    双目一睁开,立时精光一闪。如闪电划亮房间。

    目光缓缓扫过正闭目恢复的八个元神,李培诚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虽然看似真元法力没有长进一点。但李培诚心里却清楚得很,现在的真元法力不仅如当初他体内地九转金丹一般,纯净凝聚无比,而且经历这二十余年的炼化融合,终于与自己修炼而得的真元浑然一体,再无彼此之分。

    八尊元婴疯狂吸收着紫氲石内的能量,终于恢复到了最佳状态,而紫氲石的光芒已经变得不如之前那般璀璨耀眼。

    李培诚扫了八尊元婴头顶的八块紫氲石,不禁有些肉疼。他没想到本来以为顺风顺水的晋级,竟然横生枝节,害得他已经消耗掉了十六块紫氲石。幸好,炎黄宗抄了血衣门地家,他这位宗主随身还是携带着不少紫氲石,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他恐怕得半途破关而出了。不过这八块已经是他储物戒里最后库存地紫氲石了。

    收起心底些许心疼,李培诚脸上渐渐显出凝重的表情,九尊元婴也猛地睁开双目,没入李培诚体内。

    九大元婴再次按九宫八卦阵盘坐与紫府之内,紫氲之气从他们头顶升腾而起,充斥着整个紫府天地。随着浓浓紫氲之气不停升腾而起,九大元婴变得忽隐忽现,整个人缥缈变幻,似欲完全化为虚无……

    “大恩不言谢,此三颗阴果还请大长老收下。”四海宫大殿内,雪月仙子双手捧着装有阴果地冰魄盒,走到葛古面前,神情郑重地道。

    葛古神色不变地取过冰魄盒,然后打开其中一个盒子。

    顿时清香四飘,阵阵清凉之感直沁人的心脾。

    雪月仙子还有她身后地两位贴身手下,目中不舍之色一闪而过。

    阴阳之果,对于合体期修士帮助可能不大,但对她们的帮助却无疑是极其巨大的,若能服用一颗,修为至少能提升一个层次,心里又如何舍得。

    葛古目光平静如水,没有表现出丝毫贪婪之色,只是用晶莹修长的拇指和食指捏起阴果,仔细观察起来,似乎这果子藏有什么奥秘一般。

    “果然是天地灵果,怪不得七煞宫为了此果,连地煞老祖也出动了!”葛古赞叹一声,小心将阴果放回冰魄盒。然后又从储物戒中拿出赤火铁盒,将盒子打了开来。

    宫殿温暖如春,清香让人心头暖洋洋。

    葛古同样拿起阳果,仔细观察起来,这次他观察的时间很长,偶尔目中异彩闪闪,偶尔皱了皱眉头。

    许久,葛古才把阳果放了回去。既不把阴阳果收起来,也没说什么客气之话,只是微微闭起眼睛,手轻轻抚摸着盒子,似乎在琢磨思考什么事情。

    青羽真人等人自是知道葛古在想什么,脸上都露出会心的微笑。要说这天底下,对着这等可直接服用的天地灵果,还想着炼化入丹的炼丹师,恐怕除了葛古天下也没有几个。而雪月仙子就有些捉摸不透,只好退了下去,看看葛古究竟是何意思。

    这阴阳二果,内蕴含至纯的天地阴阳二气,虽不浓郁,但却极为可贵,可起改变人先天骨质经脉之功效,从长远角度来看,实乃天地不可多得的灵果。若能把其炼化入丹,以此至纯的天地阴阳二气为引,炼制的丹药必然阴阳交济,如胶似漆,品质药效必倍增。只可惜时不我待,若给我时间把这阴阳果研究透,收齐其他辅助药材,炼它几炉丹药出来,想来以青羽等人精深的道行基础,应该有四五成的希望晋级合体期,如此一来,就算培诚在闭关,以炎黄宗的实力也足以暂时应付目前的危机了,葛古暗自想道。。

    葛古终于睁开了双目,目光含笑地投向正襟危坐的雪月仙子,道:“此阴阳果乃仙子之物,老夫本无权处理,理应归还给仙子。”

    雪月仙子闻言便自以为已知下文,但葛古这等大人物能这么客套地说一下,给足面子,心里总感觉舒服一些,刚想起身客气几句,但葛古却摆手示意她让他讲完。

    “只是若就此服用,恐怕最多也就让贵族多五六位分神期的修士,实乃有些浪费。”

    雪月仙子听得有些云里雾里,能让玉兔妖族多五六位分神期修士还不够吗?要知她们玉兔妖族到如今也就是她一人是分神初期,若一下子多个五六位分神期修士,足以让玉兔妖族在赤血山过得体体面面,无人敢小视了。

    “你看这样行不行?老夫以七粒效果与此阴阳果相当的丹药换你这六颗阴阳果,只是时间上,恐怕要过个数年!”葛古以征求的口气说道。

    葛古何等人物,炎黄宗又是堂堂一方霸主,为附属势力仗义拔刀乃是理所当然之事,又岂屑与因此而挟恩索报,吞没他人用性命换回的灵果。

    雪月仙子三人听得目瞪口呆,心儿如小鹿在乱撞,怎么也安定不下来。

    她们是万万没想到葛古竟会说出这番话来,不要说什么七粒效果与阴阳果相当的丹药了,就算一颗,对于她们而言都是意外的大收获。至于数年之后,对于修真者而言,数年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雪月仙子从来没见过有效果与阴阳果相当的丹药,但葛古的话她们是深信不疑的,因为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实力是完全没必要跟她小小的玉兔妖族虚情假意。

    “只要大长老到时能给小女子三粒此等奇丹,小女子就感激不尽了!”雪月仙子勉强压下心头的激动,起身恭敬地道。

    她的意思很清楚,那三颗阳果本就是炎黄宗从惜花宗手中所夺,已不算她们玉兔妖族之物。

    此女子倒也不贪心,葛古心里暗道。

    “仙子不必推让,老夫定还你七粒此等奇丹,还请等候一段时日。”葛古言道。

    雪月仙子见状没再坚持,向葛古深深鞠躬道谢,然后带着两位手下告辞离去。

    “命令门人这段时间要小心行事,处于备战警戒状态。同时着人通知各方势力,密切注意进入赤血山的陌生修士,一有异常情况立刻汇报。”雪月仙子走后,葛古神色凝重地说道。

    “莫非大长老担心七煞宫来犯不成?”苍浩老道问道。

    “七煞宫应该没那个胆量,老夫只是担心此一战会引起黑崖宗的忌惮,寻我宗麻烦。”葛古沉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