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借刀杀人

    “那葛古老儿应该至少有合体中期的修为,他手中的那把木剑更是难得的好法宝,其威力绝对不输大哥你的七杀刀。”七煞宫,云鼎殿内,地煞老祖神色阴厉,心有余悸地说道。

    七杀刀乃是天煞老祖的贴身法宝,是他无意中寻得一珍贵七修石,花费大价钱请聂家的炼器高手炼制而得的极品灵器,并日日祭炼,几达人器合一。刀如其名,乃是一绝世凶器,七杀出鞘,无血不归,威力巨大无比。

    “什么!”天煞老祖惊声拍案而起,过了好一会儿神色才恢复正常,缓缓坐回位置。

    “没想到,真没想到炎黄宗竟然强大到这等程度,连长老都有合体中期修为,怪不得血衣门难逃灭顶之灾。”天煞老祖一脸阴沉地自语道。

    “还不仅此,随葛古老儿同来的两高大男子,其修位恐怕与我相当。”地煞老祖补充道,心里苦涩无比,没想到昔日温顺得像绵羊一样的隔壁邻居,突然一夜间变成了凶猛的老虎。

    天煞老祖闻言,震惊得差点又要拍案而起,神情阴晴不定。

    “大哥,这一战,我七煞宫威名扫地,你若再不出面,恐怕以后我们七煞宫休想震得住五云山脉群雄了。”乾煞老祖一脸凶狠气愤地说道。他修为虽然只有分神中期,但因为有兄弟撑腰,何曾吃过这等鳖。

    “哼,震不震得不住是靠实力的,而绝不是靠所谓的威名。在五云山脉只要我们七煞宫的实力凌驾群雄之上。就无人敢撄我锋芒。”天煞老祖目光阴冷地扫过乾煞老祖。他何尝不想出头打压炎黄宗,但如今人家实力摆在那里,暴露出来的就有一个合体中期,两个合体初期,还未露脸的炎黄宗宗主,天煞老祖就算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应该至少有合体初期以上的修为。

    这样的实力,除非他天煞老祖想破釜成舟。想拼光七煞宫的基业,否则他绝不会再次轻易地明目张胆地招惹炎黄宗。

    “炎黄宗宗主还未露面,其暴露出来地实力就已经是如此吓人。恐怕这股实力足够让黑崖宗也要产生忌惮了。若再让黑崖宗知道,炎黄宗手中有六颗阴阳果,恐怕司徒南老儿屁股也再难坐得稳。”天煞老祖斥责过乾煞老祖之后,手指用力地捻着胡须,两眼闪烁着阴毒的目光,沉声道。

    “大哥所言有理,司徒南老儿好不容易打下这万里江山,现在可以尽情享受权势、美女,还有大量的天才地宝,安心修炼。这么多年下来。他坐享其成,修为进度极快,如今恐怕已经快到渡劫期了。绝不会容忍这万里黑麒山有强大到难以掌控的异军突起。再说阴阳果虽然入不了司徒南老儿的眼目,但他有不少分神后期的门人弟子,恐怕他们都会想借这阴阳果冲一冲合体期的关卡!”地煞老祖一脸阴险地分析道。

    “嘿嘿,原来大哥想借刀杀人!”乾煞老祖幡然醒悟道。

    “哼,要不然,莫非你认为大哥我吃了这么大地一亏会就此罢休吗?”天煞老祖不满地反问道。

    乾煞老祖此时听说可以讨得一仇,也不顾天煞老祖不满的口气。催道:“那就赶快去麒麟峰向黑崖宗汇报此事。”

    天煞老祖把手一挥,道:“不急,此事应该已经传到了司徒南的耳中,恐怕此时他也正在举棋不定。毕竟真要对付炎黄宗,恐怕黑崖宗也要伤筋动骨。而且如此一来黑麒山这一脉总体实力必然也会受影响。哼。别忘了,黑麒山地隔壁邻居一个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苍狼妖族。另外一边是杀人不眨眼的天煞门。”

    听到天煞老祖突然提起云断山脉最强大的三股势力中的苍狼妖族和天煞门,云鼎殿内。其余六人无人目中不闪过一丝恐惧之色。

    “黑崖宗夹在这两股强大的势力之间,之所以能安然无恙,一方面固然是黑麒山一脉的总体实力强大,让这两股势力有些忌惮,生怕伤了自身真元,另外一方面,哼哼,恐怕也是两大势力对峙平衡的结果,生怕吃了黑崖宗后,一家独大。若黑麒山一脉总体实力突然损伤过大,恐怕两方都不会在意来个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天煞老祖继续道。

    “那依大哥之间,黑崖宗也不会出手了?”乾煞老祖听得脑子昏乱,郁闷地道。

    “难说,一方面要看炎黄宗对黑崖宗的态度如何,另外一方面则要看我们推波助澜地能力。”天煞老祖冷声道。

    说完天煞老祖不顾乾煞老祖仍然疑惑的神情,目光投向地煞老祖道:“二弟可从藏宝库取些上好东西,去黑麒峰活动一二,顺便也不妨把阴阳果的数量多说一些,司徒南老儿生性耳根子最软,我想一旦他的众门人弟子鼓动一二,就算不会立刻对炎黄宗下手,派个人到炎黄宗讨要阴阳果总会的。”

    乾煞老祖这时才明白过来,天煞老祖安的是什么心,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阴笑道:“妙,妙!大哥此计是一石二鸟啊。若炎黄宗乖乖上交阴阳果,我等也算是出了口恶气,若不肯上交,嘿嘿就有好戏看了,最好二哥去说个一二十个,就算炎黄宗想上交,也交不上去。”

    地煞老祖此时似乎也看到了黑崖宗的人趾高气扬地到炎黄宗讨要阴阳果,而炎黄宗的人一脸苦瓜地快意场面,脸上不禁露出了笑脸道:“瞎闹,哪有这么多阴阳果好采的,说个八九个也就顶天了。”

    说到这里,地煞老祖脸上笑容突然收了起来,神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话锋一转道:“不过若炎黄宗真与黑崖宗对上,毕竟炎黄宗若有这六颗阴阳果相助。指不定能多一两位合体期修士,恐怕不会轻易相让。大哥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七煞宫的出路了。”

    天煞老祖闻言,暗自叹了口气,七煞宫与炎黄宗的梁子结深了,而炎黄宗的实力又如一潭深水,让人不知深浅,万一炎黄宗本身实力与黑崖宗相差不大。再借着六颗阴阳果,实力增长到与黑崖宗并驾齐驱,他七煞宫以后就危矣。若不是如此。他七煞宫还真会吞下这口鸟气,毕竟无论是投靠苍狼妖族还是天煞门,以后他们七煞宫都得夹着尾巴做人,却也绝不是件什么好事。。

    “此事我心里有数,等他们真正弄得水火不容时,我们再决定投靠哪一方也不迟。”天煞老祖说道,心里却希望炎黄宗乖乖上缴阴阳果,如此一来,不仅可削弱炎黄宗地实力,增强黑崖宗实力。而且也正说明炎黄宗地实力还不足与黑崖宗对抗,有黑崖宗在的一日,他七煞宫就能安然无恙。

    一路往赤血山飞行,令狐楚等人无一不是胸膛高挺,两眼闪烁着兴奋目光。万里黑麒山能做到如此杀入五云山脉,灭一宗门,又如此从容甚至张扬地离去地除了霸主黑崖宗再无人能做到,如今却多了炎黄宗。身为炎黄宗的门人又如何能不骄傲兴奋?

    小赤和小黑倒丝毫没觉得什么兴奋骄傲,相反没把七煞宫地人给杀了。他们有些不甘心。

    雪月仙子大仇得报,美眸中除了偶尔闪过一丝思念故人的悲伤之情,整个人表现得很是平静,似乎经历了这么一场大起大落的劫难,生死悲欢后。看透了很多东西。

    葛古此时再不张扬。完全恢复了谦和儒雅气质,神色平静地往赤血山悠然飞去。

    这让令狐楚等人心中越发尊敬崇拜葛古。觉得大长老真乃神人,挥手间困住七煞宫近二十名高手。带领他们灭惜花宗,又洒脱而走,却没流露出一丝自得骄傲神情,若换成他们早就王霸之气四射了。

    令狐楚等人却不知道葛古如今不仅没有丝毫自得骄傲,反倒心情有些沉重。此行他本来只是来压阵,以防万一。却未想到七煞宫派出如此强大阵容,让他不得不暴露出相当于合体中期地实力出来。

    威是立了,但显然超出了葛古预想的范围,立过头了。

    现在葛古不得不慎重考虑,黑崖宗究竟会是以什么态度来看待这件事情,自己放七煞宫一马,七煞宫究竟会不会识相地乖乖收手,不做小动作?

    若黑崖宗来犯,炎黄宗又该以何种态度去迎接,是战还是屈服?

    可惜培诚不在,否则我师徒俩联手又何需去考虑这等问题?葛古暗地无奈苦笑。

    炎黄宗血洗惜花宗,困七煞宫三位宫主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地风筝,在葛古等人还未回到赤血山,就已经在赤血山传得沸沸扬扬。

    赤血山群雄这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炎黄宗维护赤血山的决心和铁血手段,无人不肃然起敬,对能拥有这样的霸主无一不感到由衷的庆幸。

    今后还有何人敢惹我赤血山,敢辱我赤血山!

    凝翠谷,翠竹轩后院一房间周围的空间不时如水波一般荡漾,不时荡起一个连着一个肉眼可见的波纹。

    金琳静静地站在屋前,目中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二十余年了,早过了李培诚承诺的时间,她又如何能不担许久,金琳幽幽叹了口气,收回目光,然后盘腿坐在房前,静心修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