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气势夺人

    青羽真人等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那惜花宗自然不足为惧,但此行毕竟是深入七煞宫的地盘,葛古身份非同寻常,仅带白虎堂的人前去,他们还是有些不放心。

    “大长老,让苍浩和北溟随同您一起去。”青羽真人躬身劝道。

    “就是,这等好事怎可少了我苍浩呢!”苍浩老道两眼发光地说道。

    葛古一扫谦虚之态,两眼精芒暴涨,捋须傲然道:“凭七煞宫还无法拦得住本长老!”

    说到这里,葛古用目光扫了下众人,指了指跟在众长老后面的令狐楚,道:“你就是令狐楚,这次你随本长老出行。”

    令狐楚虽然知道葛古看中的是他熟悉山门人物,但能被大长老亲自点将,还是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出列躬身道:“弟子领命!”

    白虎堂,小黑小赤两位副堂主皆是分神后期的上古异兽,实战能力当可勉强抵合体初期,再加上四十位白虎堂血卫,凭这股力量,就算七煞宫想留他们至少得出动大宫主天煞老祖才有可能做到。若再加上葛古这位高深莫测,炎黄宗内仅次于李培诚的高手,七煞宫想留住他们就算倾巢而出也难办到。\\\*\\

    只是葛古身份特殊,不容有差错,青羽等人才如此小心,如今见他老人家意已决,只好作罢,抱拳恭送葛古等人。

    凶悍凌厉的杀气,滔天的傲然气势,一去不复还的决然,随着葛古等四十五人飞掠过高空,铺天盖地地席卷了千里赤血山,带起一阵惨烈的气氛,使得千里赤血山被暴风雨欲来的窒息感给紧紧笼罩着。使得千里赤血山所有的修士还未来得及消化青龙堂弟子传播出去的信息,就被炎黄宗这份气吞山河气魄。犯我者,虽远必诛地胆魄所深深折服。

    仰头望着数十名炎黄宗修士气势汹汹消失在天际边,千里赤血山的修士恨不得仰天怒吼一声,以舒心头淋漓畅意。

    多少年来,这是千里赤血山的霸主第一次为了赤血山的修士含怒拔剑出征。不管结果如何,就凭这份胆识,这份气势。那些在千里赤血山修炼的修士心中都狠狠地出了口鸟气,对炎黄宗产生了深深的敬畏之意。

    葛古双手负与背后,随着身子在空中的飘飞。^^^^白须迎风飞扬,白袍随风发出猎猎之声,深邃地目光如电般射向前方,脸平静得让人觉得可怕,浩瀚的气势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

    他就是要造成这种滔天决然气势,让千里赤血山的所有修真势力清清楚楚地感觉到炎黄宗地强大,为他们出头的坚决,让他们明白跟着炎黄宗绝对是明智的选择。也只有跟着炎黄宗走才不会受人欺辱!

    千里赤血山其他势力虽然势力并不强大,但再小的力量抱在一起也能拧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而这股强大的力量,以后必将是炎黄宗最忠心的外围力量。

    小黑和小赤从来没想过葛古竟也有如此锋芒毕露的一日,心中虽然大感诧异,但却觉得一种淋漓尽致地舒畅感觉,觉得这样的葛古更让他们觉得有亲切感。

    亲切感,这三个词或许只可能出现在小黑和小赤这等怪胎的脑子里,其他人不管是四十名白虎堂血卫还是令狐楚和雪月仙子却从心里升起一股寒意,对这位看起来温文儒雅的葛大长老发自内心的又敬又畏。

    众人一路浩浩荡荡飞过千里赤血山。^^  ^^然后飞入了七煞宫势力所辖范围的五云山脉。

    五云山脉连绵两千余里,不管是灵气浓郁程度还是物产富饶与否都比千里赤血山稍胜一筹。所以在五云山脉修炼的修士比起在赤血山脉修炼的修士多了不少,其中不乏强者。

    一飞入五云山脉,葛古就隐隐感觉到下方有不少强大修士的气息,但他却不仅没有因此收敛气势。反倒越发地张扬起来。对四十名血卫下达了一条让众人颇感疯狂,颇感心惊肉跳地命令。:“一路喊,惜花宗夺我赤血山灵果。杀我赤血山修士,血债血还!”

    小黑和小赤倒丝毫没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只是有些不解。

    “大长老,我们直接杀向棋盘山便是,为何还要一路喊过去?”小赤问道。

    葛古目光仍然平视着前方,语气平缓地冷然道:“我们杀到人家地盘上来了,自然要师出有名,理直气壮,气势如虹!”

    “原来如此,小赤明白!”小赤恭敬回道。

    恐怕还想告诫所有五云山脉的修士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傻乎乎地替惜花宗出头,以后也更不要轻易招惹炎黄宗,不过这种气壮山河般的豪举也只有像大长老、宗主这等神人方敢为,令狐楚闻言小眼睛精芒四射,心里暗道。^^^^

    雪月仙子闻言更是秀眸异彩涟涟,英气焕发。

    不战则已,战则震天下,让所有人忌惮三分!葛古平静的眼神内一丝凌厉地寒芒一闪而逝。

    于是白虎堂四十名血卫气沉丹田,一路怒喝道:“惜花宗夺我赤血山灵果,杀我赤血山修士,血债血还!”

    这叫声震动天地,也震得在五云山脉修炼地修士心神荡漾,竟一时间被这气势所夺,抬头望着葛古一行人气势汹汹向惜花宗的棋盘山而去,竟无一人敢出声,更无一人敢撄其锋芒。就连原本在天空高高飞行地修士,见到这帮如狼似虎,气势汹汹的炎黄宗寻仇修士,也都慌乱飞走,唯恐躲避不及。

    这等威风,不要说令狐楚、雪月仙子这等弱小妖族地族长从来没有过,就连那些原来出身血衣门的白虎堂四十位血卫也从来没在赤血山外这么牛哄哄过!

    想起以前自己等人还是自由人时每次经过五云山脉,都得小心翼翼,尽量少惹是非,如今虽然被下了生死符,却可以在七煞宫的地盘,一边杀气腾腾地奔向惜花宗,一边还高声喊着血债血还。*****这让那四十名白虎堂血卫有种荒谬的感觉,似乎时空颠倒错乱了。不过,他们更喜欢后面这种快意恩仇的痛快。。

    棋盘山,群峰翡翠秀丽,就如棋子一般点缀在大地上。山上亭台楼阁,鲜花翠竹,飞瀑怪石,玉兔黄羊,偶尔还可见到翩翩公子玉树临风地站在美景前摇头吟诗,倒颇有有些诗情画意的意境。

    不过知悉这里的人都知道此处乃是远近闻名的淫窝,以采阴补阳之邪术崛起的惜花宗的山门便在此山。

    棋盘山,一座豪华宫殿内,金碧辉煌,轻纱幔帐,歌舞升平,糜音缭绕。

    青牙子高高上坐,左右双臂各抱着一几乎半裸的美女,魔手在她们诱人的身子上不时来回游走着。那对美女不是别人,正是玉兔妖族的小雨和小乐。此时两人显然已经全身受制,正无力地任由青牙子非礼,一对美目却如喷火般紧紧盯着青牙子。

    青牙子下首两边分别坐着朱氏双煞,此时二人同样左拥右抱,魔手挑逗得怀中的美女娇喘息息。

    不过三人一双手虽然挑逗着身边的美女,但双目却没有流露出丝毫色迷迷的神色,显然真正心思并不在身边的美女上面。尤其是朱氏双煞表面上把怀里的美女挑逗得呻吟不止,目光却不时投向青牙子。

    可惜了,若能把雪月那妖女给抓到,宗主手中的妖女就轮到我们兄弟俩上了。不过这次能得到三颗阳果,实在是意外的大收获。青牙子这老鬼应该会分我们兄弟俩各一颗,朱氏双煞心里暗道。

    可惜逃了雪月这妖女,又丢了阴果,否则我们两人各服一颗阴阳果再双修,本宗必定能晋级合体期了,就算给朱氏双煞各一颗阳果也无所谓,如今这事却有些棘手,若他们两都因此晋级到分神后期,本宗恐怕就很难控制他们。但若不分给他们,恐怕两人必立马生异心,青牙子双手食不知味地在玉兔妖女如羊脂般的肌肤上来回游走,脑子在快速地转动着。

    半天都不提阳果,莫非这老鬼想独吞不成,朱氏双煞互相对视一眼,心里暗道。

    三人各怀一番心思时,有一男子神情慌张地闯了进来。

    青牙子刚想发怒,却见闯进来的是自己最器重的弟子之一,心里一惊,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启禀师尊,弟子闻讯有数十位炎黄宗人马正气势汹汹地往我棋盘山而来,说要为玉兔妖族讨公道,血债血还!”那男子神色慌张地道。

    “什么!”

    青牙子闻言神色剧变,整个人霍地站了起来,两眼不禁闪过一丝慌乱神色,瞬即又恢复了正常。

    “他炎黄宗莫非就不怕七煞宫吗?竟如此明目张胆地到我棋盘山来行仇?我看无非也就是虚张声势,借玉兔妖族之名,想从本宗这里要回那阳果!再说我惜花宗又岂是好惹,除非他们宗主亲来!”青牙子神色阴沉地道。

    “据说炎黄宗的宗主乃是年轻人的模样,今趟来的为首者是一白须老头!”那男子很机灵地补充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