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雷厉风行

    众长老和护法闻言心神一震,立时两眼发亮地站了起来,脸上难掩惊喜之色。刚才强忍压住的气势随着他们的起身迸体而出,个个如同利剑出鞘,锋芒逼人,早已不似刚才那种敢怒不敢言的窝囊样。就连一直表现得淡然若定的青羽真人此时也白须抖动,两眼精光电闪,身上的杀气再也没有掩饰的散发而出。

    令狐楚震惊地起身向宫门口望去,不知何人竟敢在四海宫说出如此狂妄之语。

    雪月仙子也猛然转头,晶莹的泪水还挂在细嫩的脸颊上,目中流露出惊喜与疑惑交揉的目光,直直射向宫门口。

    葛古从容不迫,仙风飘逸的从宫殿外信步而入,若不是此时他深邃的眼眸内寒芒闪烁,实在很难让人想象那句狂妄冰冷之语是出自这等仙风道骨,浑身散发着儒雅斯文气质的葛古之口。

    令狐楚并不认识葛古,心中越发震惊。

    雪月仙子见不是炎黄宗宗主李培诚,美眸中闪过失望之色,不过好歹此人气度非凡,一身修为根本不是她所能看透的,又肯为她玉兔妖族仗义执言。她雪月仙子心中还是涌起无尽感激,本是跌入谷底的心儿再次升起一丝希望。

    雪月仙子刚想开口向迎面而来的葛古求助,企图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青羽真人等却已经收敛起刚才瞬间爆发出地气势,恭恭敬敬地朝葛古施礼道:“恭迎大长老!”

    令狐楚慌忙随着众人施礼。心中却越发的震惊,不知这大长老又是何许人,竟让青羽长老等面对他比面对宗主还要恭谨三分。

    不过很快,令狐楚浑身一震,脑子里想起了一个人。狂喜之色无法克制地从双目内射出。

    要说玉兔妖族受害受辱,最感同身受。最想挥剑杀向惜花宗替玉兔妖族出头的乃是他令狐楚。但宗主闭关未出,这等门内机密,令狐楚身为朱雀堂副堂主还是知道的。所以青羽真人没开口,他也丝毫不敢仗义为雪月仙子执言。

    如今想起宗主师父放出话来。这仇自然不愁。

    雪月仙子同样是一脸惊喜。她冰雪聪慧。自然看得出来葛古在炎黄宗地位崇高无比。他那句“当诛”之语定能有效。

    葛古虽然因为李培诚地缘故。添为门内第一代弟子。辈分比青羽等人高上一辈。不过他本是谦和之人。见众人恭迎他。都一一回了礼。这才坐上了首位。青羽则紧挨着葛古坐下。

    雪月仙子和令狐楚见状。心里更是如吃了定心丸一般。

    其实又何尝他们。青羽真人等也是如此。

    撇开李培诚。若论炎黄宗内修为最厉害地。当属金锐。而紧接下来却不是合体初期地林肖而是葛大长老。

    葛大长老乃是一代丹道宗师,悟得我为丹炉大道,又修得生死晦明功法,在体内修成一绿树,别人吃药磕丹有颇多顾忌,他却少了许多顾忌。平时不仅吃药磕丹颇多,就连那最珍贵的两粒紫青丹,他也是磕了其中一粒,炼化吸收本领更是强人一等。林肖十年前方靠紫青丹晋级合体初期,而葛大长老却比林肖还早几年,一身真元之浑厚就已堪比合体初期。

    这不过是仅仅指修为,若真正比起实际战斗力,金锐和葛大长老恐怕要掉个位。要知葛古虽然真正修为差他金锐一两筹,但他一身神鬼莫测的木系法术却绝不是同等级地修士可抗衡的。更何况他手中还有一把枯松木剑,那可不是等闲法宝,乃是上古灵木,仙器级木系法宝,仿若为葛古量身定做一般。这么多年温养祭炼下来,虽然葛古还无法发挥其巨大威力,但其威力之巨大,哪怕葛古真正修为差金锐那么一两筹,但对战起来,金锐却要稍逊一分。

    可以说,只要不是对上渡劫期高手,葛古皆不惧!

    有这等厉害地人物亲临九州山仙境,青羽等人自然大大松了口气,心神安定。

    葛古目光淡淡地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还梨花带雨的雪月仙子身上,目中却是猛然寒光一盛,冷然道:“雪月仙子先请坐,不管是何人侵犯我赤血山,我炎黄宗必诛之!”

    峰回路转,雪月仙子喜极而泣,只是又想起死去的族人和生死未卜的两位贴身手下,不禁又潸然泪下,哽咽地谢过葛古,这才落坐。

    “着人通告千里赤血山,惜花宗夺玉兔妖族灵果,杀其族人,我炎黄宗要他们血债血还!”葛古神情威严地道。

    青龙堂副堂主白筠仙子肃然领命,出宫派青龙堂地人通告千里赤血山所有修真之士。

    白筠仙子领命下去之后,葛古又立刻凛然道:“黑副堂主,赤副堂主,立刻召集你们白虎堂的人马,随本长老即刻去惜花宗。”

    小黑,小赤闻言,浑身杀气凛然地领命召集他们白虎堂四十名白虎血卫。

    这还是青羽真人等人第一次见识到一向温文儒雅,淡然出尘的葛古如此杀机毕露,雷厉风行,在震惊诧异同时,也不禁暗暗佩服葛古洞察玄机的判断力和当即立断的魄力!

    要知在这个当口,炎黄宗要么缩起头来当乌龟,直到宗主李培诚出关。但一旦如此做,炎黄宗威信扫地,敌人得寸进尺,在李培诚出关前炎黄宗恐怕无安宁之日,如此一来炎黄宗不仅可能无法安心发展,恐怕就连矿脉的秘密也无法保住。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铁血手段,犯我则杀,杀得敌人心惊胆战,杀得他们不敢轻易触犯炎黄宗威严,杀得千里赤血山各方势力皆信服炎黄宗,众志成城,再无二心。不过如此一来,炎黄宗很有可能会引来强大敌人,陷入重重危机之中,血腥杀戮之中,一不小心很有可能要走求助林家或者强行叩关之路,否则炎黄外宗将不保。

    青羽真人没有这个魄力拿这个主意,葛古帮他拿了。

    一旦主意拿定,那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要以雷厉手段让所有之人深深感觉到炎黄宗捍卫千里赤血山的决心,要将炎黄宗地威信狠狠树立起来,让人一提起炎黄宗心里就要好好掂量一下得罪炎黄宗地后果。。

    炎黄宗要么不出手,一出手绝不能拖拖拉拉,犹犹豫豫,而要铁血凌厉,要有杀一儆百的惊人气势!

    现在葛古无论是命人通告千里赤血山还是立刻着小赤小黑召集人马,都是为了渲染营造一种炎黄宗利剑出鞘,犯我者,虽远必诛地强硬气势,以求最终达到杀一儆百,威震四方的目地,争取求得李培诚出关前炎黄外宗的短暂安宁。

    雪月仙子虽然知道葛古已经决意为玉兔妖族出头,此事当不会有变卦。至于炎黄宗究竟会为玉兔妖族出多大的头,她心里却是丝毫没底。毕竟说跟做是两码事,毕竟青牙子在深谷下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到时说不定赔个礼道个歉就完事了。

    但葛古两道命令一下,却震得雪月仙子当场目瞪口呆。她从没想过炎黄宗竟会昭告千里赤血山,要为她玉兔妖族讨回血债,更没想到炎黄宗会一刻都不容缓地立马出兵。这要是换成了血衣门统治赤血山的日子,是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玉兔妖族屈辱了多少年,不,确切地说千里赤血山脉的修真势力屈辱了多少年,没想到今日终于因为炎黄宗将吐出心头那口屈辱之郁郁闷气。

    一股热血不知不觉中就往雪月仙子的脸上涌,使得她本是苍白的秀脸多了份血色生机。娇美的身子却倏地立了起来,一脸感激决然地朝大殿当中走去,然后扑通一声,朝葛古跪了下去,道:“以后只要炎黄宗有用得着玉兔妖族的,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们玉兔妖族绝无二话。”

    葛古目中的寒芒逐渐变得柔和,凝视着雪月仙子道:“雪月仙子请起,我们该出发了。”

    说完站了起来,信步往宫外走去。

    宫外,小黑高大雄伟的身子,如巨山一般笔直屹立在四海宫广场上,长长的黑发随风飞扬,一对浓眉大眼寒芒电闪,凶霸的气势无穷无尽地从他雄壮的身子上散发出来,充斥着天地,活像冥府内的魔神来到人间。

    小黑身边是身材颀长高挑的小赤,他一头赤发如同火一样在空中怒烧,两眼射出两道红红的精光,让人根本不敢正视,一股热浪从他的身上奔涌而出,除了小黑能倘然面对。就连精挑细选,没有一位修为低于出窍期的白虎堂血卫都得运转真元才能直面那滚滚热浪。

    小黑和小赤见葛古踱步而出,躬身抱拳,齐声道:“大长老,一切准备就绪!”

    葛古洒脱一笑,但眸内的寒芒却更加旺盛,淡然道:“好,我们这便去惜花宗,看看他们凭什么竟敢惹我炎黄宗!”

    说完,葛古转身对青羽等人,轻描淡写道:“你们且好生看着洞府,本长老去去便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