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赤血山易主

    赤血老祖只感到体内寒热激荡,身体之内就像火山爆发和雪崩冰裂同时发生,顿时难受得撕心裂肺,眼冒金花,整个人弓身如虾,往后急退,一口鲜血早已忍不住涌上喉咙,噗地一声喷口而出,点点散落大地。

    赤血老祖震惊的无以复加,这时他才明白为何李培诚从始至终那么从容不迫,似乎完全吃定了他一般。他的修为根本不是分神后期,至少应该是渡劫期境界。

    渡劫期!当赤血老祖脑子里无意识地闪过这个念头时,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心头的苦涩滋味真是无以复加。他虽然不明白为何像李培诚这样厉害的人物要到千里赤血山来,但他知道今天已无逃生希望。

    李培诚一枪击落寂灭血轮,重伤赤血老祖。这时其他法宝终于攻击到,纷纷朝李培诚身上落下。

    李培诚却仍然熟视无睹,一手持枪一如既往地往赤血老祖刺杀而去,另外一手却往空中一晃,幻化出漫天掌影,竟要以手掌硬接那漫天呼啸而来的法宝。

    赤血老祖本来自忖此趟必死无疑,却见到李培诚竟然大意到凭手掌硬接自己门内十多位精锐发起的攻击,心中不禁涌起一丝希望。要知那些精锐门人个个修为不低,其中不乏分神期以上的修为,手中法宝至少有一半是中品灵器以上。渡劫期高手的肉身虽然比起低阶修士厉害许多,但要说厉害到可堪以肉身直接抵挡这么多灵器高强度的进攻,赤血老祖却是绝不相信。

    生死关头赤血老祖根本来不及细想李培诚为何如此托大,他完全有时间把枪一挥,狂风扫落叶般将那漫天法宝给扫荡一空,赤血老祖只知道此时自己若拚上一拚,与众人合力或许还有机会击伤李培诚。

    赤血老祖根本来不及去压制那寒热交迫的气劲,而是立刻运转全身真元法力,强行再次祭起跌落与地的寂灭血轮。

    黯淡无光的寂灭血轮再次血光大盛,呼地从地上腾飞而起。然后往李培诚攻击而去。

    砰!砰!砰……

    层层叠叠的掌影如电闪雷鸣般急速落在漫天的法宝上,发出密如雨下的巨声。接着便见那漫天法宝纷纷如断了线的风筝一一往后飞落,那些与法宝心神相系的人顿时元神大震,心头如被巨掌拍中,个个连连后退,嘴中鲜血狂喷而出。

    赤血老祖惊骇得元神动荡。真元差点就要崩溃散去。再无法控制寂灭血轮。

    不过不管赤血老祖是否能聚神全力控制寂灭血轮。结局却都是一样。李培诚地枪这次再没与寂灭血轮硬碰硬相击。而是在空中微微一晃。划过一道完美地弧线。然后丝毫不误地插入了赤血老祖地心窝。

    赤血老祖血红地眼珠子暴突。感觉到生命快速地在他地身上流逝。在生命弥留之际。他看到了自己地寂灭血轮被一只手给握着。本是凶煞之极地寂灭血轮在那只手中就如一件人畜无害地玩具。

    赤血老祖在死前也无法想明白。李培诚地肉身为何会这么强悍!

    一股相对来说已经显得薄弱地真元沿着火云枪流入李培诚地体内。这股真元一入体。李培诚终于感觉到自己将要突破到合体期。

    突破对于他人来说是件好事。但对于如今地李培诚而言并不是件特别值得庆祝高兴地事情。他现在真正地实力是隐藏在肉身之中。境界地突破在某种角度上对他整体实力提高地贡献值并不是很显著。相反这种过快地进度让李培诚有些担心自己会过早地进入到渡劫期。甚至还未等炎黄宗发展起来。还未等自己心爱地人功力成长起来。自己要么就渡劫失败化为灰灰。要么渡劫成功。早早进入大乘期。然后又早早离开这一界。两者其实都不是李培诚所想要地。

    不过突破到合体初期境界已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就算没有这次的吸收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如今炎黄宗实力还是太弱,高手还是太少,又身处危机丛生的云断山脉,故李培诚还是决意吸收了赤血老祖的真元,能提高一点实力是一点,最多接下来继续修炼锻炼肉身的吸星**,以求延缓境界的提升。其实李培诚心中还存着一个侥幸地心里,看看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之后,是否能有新的领悟。领悟真元转化为肉身力量的方法。毕竟他身上确实发生过这等事情,虽然那纯粹是在意外情况下发生的,但在科学研究中,意外很多时候意味着伟大的发现。所以李培诚心中一直坚信可以寻找到一种将真元转化为肉身力量的功法。一旦李培诚领悟了此等功法,不仅可以让他无须担心吸收敌人真元的问题,无须担心境界提升过快的问题,更让他渡劫成功率大大提高,还可隐藏自身真正地实力,给敌人致命的一击……真是妙不可言。

    看着曾经高高在上。威风无比的门主在那看似平凡无奇的暗红色长枪下转眼化为虚无。他那叱咤千里赤血山的寂灭血轮就像个不起眼的玩具在那把长枪主人的手掌中来回旋转把玩。

    身已受伤的众人无一不胆裂魂飞,头发都根根竖了起来。

    当火云枪锋利的枪尖转过头来。缓缓扫过众人时,所有人哪怕再勇猛凶残地血衣门精锐也崩溃了。

    任遥这位赤血老祖最得意地大弟子,第一个跪着求李培诚饶命。其他人见状,还有什么好迟疑的,也都纷纷求饶。

    李培诚目光冰冷地扫过众人,也不说饶他们性命也不说杀他们,只是在他们身上都下了禁制,然后飞身离去。谁该杀,谁不该杀,这种事情熟悉血衣门地令狐楚比他更清楚,自不消他这位宗主亲自来处理这些小人物。

    接着李培诚又杀了对阴阳五行大阵有不小破坏力的血衣门副门主毒焰老怪。毒焰老怪乃是修炼千年的火鸦,身上带有浓浓精纯的火属性真元,虽然只有分神后期的修为,但对李培诚的帮助却比赤血老祖大了许多。杀了毒焰老怪之后,李培诚还杀了几位修为颇高的血衣门长老,不过他们的真元李培诚却再没吸收。因为随着修为的精进,过多庞杂,良莠不齐的真元纷涌入体对李培诚而言起到的作用不仅很小,反倒会带来少许危害。利弊权衡,李培诚倒很干脆地只杀人不吸收真元。。

    闪电式地又禁制了一些阵中有些厉害的人物,当李培诚觉得阵中那些胆战心惊的乌合之众再也难有威胁时,飞身离开了阴阳五行大阵,化为一道青光朝赤血峰的地方而去。

    他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苍浩等人。

    远远地,李培诚就感觉到赤血峰那边杀气冲天,耳边听到龙吟虎啸之声。及至到了视线可及之处,李培诚却只看到一圈凶煞之剑光将天地笼罩,连他也看不清里面情况。青羽老道几人各领数人分站四象诛魔剑阵四剑门,不时有人从四剑门中闯了出来,然后被守株待兔在那里的青羽等人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下了禁制,然后扔在地下。

    李培诚见了,不禁暗自摇头,这一幕倒还真有些熟悉。

    李培诚并没有上前,只是远远驻足观望,直到四象诛魔剑阵撤去,露出四张尽显疲态却难掩兴奋之情的熟悉脸孔,李培诚这才飘然前去。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来赤血峰,虽然现在的赤血峰一片狼藉,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但其浓郁的灵气还是让李培诚不禁感叹这地方确实是个难得修炼之地。

    众人见李培诚前来,都纷纷上前拜见。尤其是令狐楚等地鼠妖脸上的表情真是丰富极了,见到李培诚个个都是顶礼膜拜,口呼拜见宗主,双目中狂热崇拜敬畏的目光令李培诚颇感有些吃不消。

    这也难怪他们,血衣门在他们的眼里是何等的强大,而炎黄宗除了李培诚、青羽和苍浩三人曾发过一次神威之后,再也没看出其他人究竟有多么强大,就连人数扣除掉地鼠妖也就那么几人。说他们心里没有顾忌担心,那绝对是不现实的。但如今,说秋风扫落叶,摧枯拉朽来形容炎黄宗消灭血衣门也丝毫不为过,更恐怖的是连一个人的伤亡都没有。对于令狐楚等人而言,这几乎是个奇迹,神话。

    有青羽等一帮老狐狸在,李培诚自然无需插手打扫战场的事情,只管让他们退去处理,自己则颇有兴趣地四处打量赤血峰,金琳紧跟其后,两眼不时入神地看着李培诚的背影。

    站在赤血峰巅,远眺四周连绵起伏的青山,想起从今往后这千里赤血山唯炎黄宗独尊,李培诚不禁豪情顿生,心头本来一直被莲花教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在今天似乎突然得到了释放。

    炎黄宗在外星球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一切仅仅只是开始,李培诚两眼闪烁生辉,拳头在不知不觉中握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