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令狐族长

    李培诚迎风站在四海宫广场入口,双目远眺远处正与青羽真人携手而来,体格瘦小的令狐楚父子,唇角逸出一丝微笑,对身旁的苍浩老道言道:“人都说鼠目寸光,胆小如鼠,却未想到恰恰是地鼠妖族目光远大,胆魄过人,第一批来投奔我们炎黄宗。”

    苍浩老道笑道:“宗主老弟似乎很欣赏地鼠妖族,看来他们要走运了!”

    李培诚微笑看了苍浩老道一眼,道:“赤血山脉各方势力不下八家,唯有这地鼠妖族是我最想收服的,没想到他们却能自动送上门来。”

    苍浩老道若有所思地看了李培诚一眼,道:“原来宗主老弟早就打他们的主意,想让他们开发雷敖山。”

    李培诚闻言哈哈一笑,大步迈下台阶,迎了上去,苍浩老道见状含笑跟了下去。

    “令狐楚族长远道而来,本宗有失远迎。”李培诚拱手道。

    令狐楚见李培诚亲自来迎接,心头涌起一阵自己也不明白的激动,毅然单膝跪地道:“令狐楚闻贵宗招收门人,特来投靠!”

    李培诚双目闪过一丝欣赏之色,大丈夫就当如此,当断则断!

    “好,你们是本宗在此开辟洞府以来的第一批投靠之士,本宗定不会亏待你们。”李培诚没有二话,当即开口收下他们。

    令狐楚父子闻言,目露喜色,当即向李培诚拜了三拜。口呼拜见宗主,李培诚含笑坦然接受。

    众人入了四海宫殿,李培诚坐与上首,青羽苍浩分坐两边,令狐楚父子既然已经拜入炎黄宗,也就无宾客之分。被青羽真人拉着坐在他的下面。

    李培诚宝相庄严的坐与殿上,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幽广,深远。浩大,难以言明地一代宗师气势。这气势笼罩在大殿之内,哪怕青羽和苍浩老道明明知道宗主老大这股气势是特意做给令狐楚父子看的,心下还是忍不住一凛,肃然挺直,双目平视前方。不敢有丝毫轻慢。

    令狐楚父子刚才还只觉李培诚平易近人,如今这气势一释放出来。脑子里情不自禁浮现李培诚轻易拿下血魂血鬼两大长老的恐怖场面,顿时神色肃然,心底对这位炎黄宗宗主涌起无法言语的敬畏仰慕之意。

    李培诚目光颇有深意地扫过令狐楚父子,道:“你们既已拜入炎黄宗,有些事情本宗要先与你们介绍一二。炎黄宗分内、外宗弟子,内外宗弟子身份并无高低之分,内宗弟子不能随意指使外宗弟子,外宗弟子同样不能如此。一切都按宗内职位高低分管。唯一不同的是,内宗弟子可修炼更深奥的功法,被门内长辈高层弟子精心培养。外宗弟子若天赋。德行兼优。对宗门忠心耿耿,贡献大。经本宗或者长老、护法批准可收录为内宗弟子,修炼更高深地功法,并得本宗还有长老护法等精心栽培。”

    令狐楚父子能在情况还未明朗时就冒险来投靠炎黄宗,可见心智胆识都是过人,两人闻言心中都暗暗震惊,知道炎黄宗绝不是就眼前这么几人,恐怕其后还有不少门人弟子,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明智,提前来投靠。否则以炎黄宗如今这三人就折腾得血衣门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来犯,若其他门人再派来,血衣门胜算岂不是更小。只是两人心里也是暗暗奇怪不已,为何自己两人从未听过炎黄宗之名。

    李培诚见令狐楚父子小眼睛内神色变幻不定,隐约知道两人的心思,不过却并不准备继续详细讲解。令狐楚父子既已拜入炎黄宗,炎黄宗分内外宗之事是迟早要跟他们说的,但内宗究竟是怎样地存在,其总坛又在哪里,这些涉及到核心秘密,李培诚此时是绝不会透露半点。哪怕两人有朝一日被吸收入内宗弟子,时机未成熟之际,昆仑仙境的秘密也绝不会轻易透露给他们知道。

    所以接着李培诚话题一转,指了指青羽和苍浩两人,道:“青羽和苍浩两人都为本宗长老,现分别为外宗青龙堂和玄武堂堂主。你们虽然刚刚入我宗,寸功未立,但念在你们胆识过人,率先拜入我宗。”

    听到这里令狐楚父子心儿不禁提到了嗓子眼上,坐在位置上,两手不知不觉扣住了大腿肌肉。

    “令狐楚!”李培诚话锋一转,威严道。

    “弟子在!”令狐楚急忙起身,躬身应道。

    “本宗授你外宗朱雀堂副堂主一职,外宗二代弟子。”

    令狐楚闻言嘴巴张了张,差点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此次来投靠,虽然知道李培诚应该不会亏待他,但却万万未料到立马被封为了副堂主。连青羽、苍浩两位长老都是堂主之位,可见堂主之位绝对是位高权重之职。虽然有个副字,但在职位上看起来已经勉强可跟两位长老平起平坐了。至于身为外宗弟子,这点早就在令狐楚地意料之中,不管哪个门派都有核心内门弟子,那些弟子个个实力过人,忠心耿耿,他令狐楚父子刚刚来投靠,自然不可能被录入内宗弟子。

    青羽真人见令狐楚愣在那里,嘴皮子微微动了动。

    “令狐兄莫非不满意宗主的安排?”令狐楚耳边响起青羽真人的细微声音。

    令狐楚这才醒悟过来,急忙单膝跪地,一脸庄严地道:“令狐楚尊宗主法旨,以后必效忠我宗,终身不叛。李培诚微笑着手一挥,一股轻柔力量托起令狐楚,示意令狐楚下去。

    “令狐建!”李培诚点名道。

    令狐建急忙应声出列。

    “你为外宗三代弟子,职务之事由青羽长老安排。”

    “遵命!”

    等令狐建退下之后,青羽和苍浩老道纷纷上前向令狐楚道贺。

    “如今你我算是同门师兄弟了,我和苍浩兄先你入门,你要叫我们师兄了。”青羽真人微笑道。

    青羽真人见令狐楚一脸疑惑,低声向他解释了一番。令狐楚这才知道本宗目前只分三代弟子,只有宗主的师父为一代弟子,宗主还有眼前这两位长老却都是二代弟子。。

    令狐楚明白过来之后,心里那个激情澎湃啊。刚入门就跟长老宗主同辈了,而且最让他激动的是,宗主老大都这么厉害了,他上面还有位师父岂不是更厉害,现在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血衣门凶多吉少。再回想起刚见青羽真人时,他说血衣门必翻船时那种自信地神情,心里顿时如吃了定心丸一般,大大庆幸自己选对了路。

    想起血衣门很有可能会被炎黄宗给灭掉,炎黄宗将称霸千里赤血山,而自己这位曾经被人看不起如今贵为炎黄宗朱雀堂副堂主的地鼠妖王令狐楚,毫无疑问必将扬威赤血山。令狐楚瘦小地身子里不禁热血***,顿生万丈豪情。

    “宗主,令狐楚有事禀告。”令狐楚神色猛然一凛,似乎做出了一个惊天决定。

    令狐建脸色微微变了变,他知道他父亲要讲什么。这个秘密本来是他们准备炎黄宗不敌血衣门时用来保地鼠妖族一族命脉的,这秘密一说出去,地鼠妖族就注定是孤注一掷,没有后路可退。

    不过令狐建向来敬重自己的父亲,而且他体内又何尝不像他父亲一样热血***,似有满腔热情要发泄出来,所以也只是脸色微变,很快便释然。

    李培诚见令狐楚一脸凝重,心里微微有些错愕,不知道令狐楚有何要事禀告,疑惑道:“如今你我同门,令狐师弟尽管道来便是,就算有天大的事情,本宗也会帮你出头。”

    李培诚与青羽等人乃是老相识,同出地球一脉,又是同一日进炎黄宗的同辈弟子。他年纪小,所以哪怕贵为一宗之主,都是以兄称呼青羽等人。而青羽与苍浩等人都是老相识,大部分还是按以前的称呼,兄长兄短的,倒也没分个高低。这令狐楚则是实实在在比李培诚等人后入门派,故李培诚年纪虽小,却称呼令狐楚为师弟。

    鼠辈本就天生狡猾机灵,这令狐楚又活了一大把年纪,生活在赤血山脉底层,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极高。见这话说得绝无半点虚假,这声令狐师弟也是叫得真情实意。

    令狐楚心里最后一点的疑虑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里暗自感动不已,沉声道:“我地鼠妖族未成妖前便喜欢钻地打洞,成妖后更是天生擅长土系法术,又向来受人欺压,所以哪怕成妖后也更喜欢在地底活动。祖祖辈辈这么多年下来,虽然赤血山脉以外的地下情况了解得不是很详细,但借着天生擅长土系法术地本事还有遍及整个地下世界地凡鼠,这千里赤血山脉哪里有珍贵矿藏我们地鼠妖族还是有些了解的。”

    李培诚三人何等人物,立刻听出了令狐楚地言外之意,两眼顿时闪过一道亮光。炎黄宗的发展不缺人才,不缺高深功法,唯一缺的就是财富,就是天才地宝。否则他们大可不必老远跑到计都星,不用跑到云断山脉这凶险之地,直接在地球的昆仑仙境静心修炼就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