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地鼠妖族

    此男子乃是赤血老祖大弟子任遥,添为血灵堂堂主,负责门派刺杀情报等任务,最是奸诈狡猾,修为有分神中期。

    “哼,量他一个小小的炎黄宗,人生地不熟,两年内也折腾不起什么风浪,便由得他们多活两年。两年时间足以让本尊的赤血神功突破到第七层,到时嘿嘿!”赤血老祖阴森森地冷笑道,血色目光有意无意扫过了毒焰老怪。

    毒焰老怪心里微微一惊,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失望神色,表面上却急忙出列连连点头称好。

    九州山,有李培诚这位超级高手坐镇,又有李培诚这位阵法大家借五岳峰布下的颠倒阴阳五行护派大阵,虽然因为缺乏合适的上好材料此阵只是初具雏形,但其威力还是颇为吓人,就算合体期修士入了其中要想破阵而出也是困难重重。所以青羽真人和苍浩老道心里安当得很,根本不去考虑血衣门是否会再次杀上门来。他们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事情是宗主老大给他们肩膀上压的重担。

    五个手下,青羽真人分了三个,苍浩老道分了两个。

    苍浩老道让这两人一人看守山门,一人守卫宫门,自己则抓紧时间修炼,把境界牢牢稳固在分神中期之上。而青羽真人当日便将那三人派了出去,让他们把炎黄宗在九州山开辟洞府,招收门人的消息散发出去。然后自己坐镇四海宫,除了每日修炼,便是等候新人上门。

    至于李培诚,此时正躲在密室里重新祭炼青龙索。

    时间转眼过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内血衣门再也没有上门来犯,只是偶有血衣门的人在五岳山峰外来回鬼鬼祟祟地行动。苍浩老道虽然没建议李培诚直接杀上血衣门,但人家到了他的地盘上,他自然不客气,带了玄武堂的两位手下二话不说便把那些人给抓回九州山,然后请宗主老大给他们下生死符,再然后与青羽二人平分手下。

    这样抓了几次之后。血衣门就再也没派人上九州山一带活动,让苍浩老道暗地里骂血衣门孬种。至于血衣门这样隐忍的行为,究竟是不是安了什么诡计,苍浩老道却也懒得去琢磨,只要不是黑崖宗大举来犯,凭血衣门要想动炎黄外宗的总坛却还不够格。

    虽然青羽真人派人把炎黄宗招收门人的消息放出去。但两个月内却连阿猫阿狗都没招到一个。不过血衣门在赤血山势力庞大,没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投靠杀了血衣门两位长老的炎黄宗,这也在情理之中,所以青羽真人倒也不急,只是暗暗感叹赤血山的修士有眼无珠,错过了最佳投靠炎黄宗地时机。因为等炎黄宗灭了血衣门,再上门投靠,那时没有一定的修为和天赋,青羽真人是绝不会轻易收入炎黄宗的。唯有这时。他才会不计较人家的修为天赋,而大举收人。

    经过上次地生死激战。再加上冰蓝灵槐丹地潜在丹力。青羽真人倒也在短短两个月内终于晋级到了分神中期。看起来越发地仙风道骨。气质过人。让人面对他犹如沐浴春风。

    因为有了干苦工地人。再加上李培诚这位阵法大家地不断完善。短短两个月。九州山仙境终于在外形上起了很大地变化。初具雏形。

    泰、衡、华、恒、嵩五座山峰半山腰以上全被浓浓云雾缭绕。只露出一小截尖尖地青翠山峰。仿若凌空漂浮。而被围在当中地九州峰却是浓云翻滚。从外面再也看不到九州峰。

    “父亲。你说我们此举是否太冒险了!”五岳峰地泰峰外。那日在远处观战地尖嘴年轻人神色不安地问道。

    中年男子抬头远望前方。闻言双目闪过一丝犹豫不安之色。不过很快便被坚毅神色所取代。

    “我们地鼠妖族族人众多。又天生擅长土系法术。这么多年来在地下寻到了多少稀世矿石、能量石。但到头来却都流入他人口袋。而我们自己族人却反倒没有能量石修炼。没有稀世矿石炼制法宝。以至于仍然积弱受欺。如此下去。我们将永无出头之日。那炎黄宗既然不惧血衣门。而过了这么多天血衣门也没上门。可见他们也忌惮炎黄宗。如今炎黄宗要招收门人。我们现在若投入炎黄宗。便相当于雪中送炭。等哪日他们灭了血衣门。我们便成了元老功臣。地鼠妖族将无人敢欺。”中年男子说道。

    “但血衣门势力如此强大,炎黄宗到如今看起来却不过就十来人!”年轻人道。

    “富贵险中求。地鼠妖族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也是到了该赌一赌的时候了!”中年男子说着,双目射出两道精光,往被云雾缭绕地泰峰看去。

    年轻人闻言,猥亵的脸蛋上也终于流露出坚毅神色。

    “咦,此处的云雾为父竟然看不穿!”中年男子惊讶道。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就见那浓浓地云雾突然如波涛汹涌,渐渐的有五光十色的光华射出,云雾中若隐若现显出一高百丈的白玉巨门,巨门的横匾上刻着三个大字炎黄宗。

    巨门口站着一男子,此男子,中年男子和年轻人都认识,乃是曾经血衣门门下的一个头目,丁少鸿。只是如今却身穿灰袍,发髻高高束起,手持拂尘,一副道士打扮,一脸庄严地站在巨门旁。

    猛然间见到血衣门的人,中年男子和年轻人脸色微微一变。

    “此处乃是炎黄宗重地,不知道两位来此有何贵干?”丁少鸿上前施礼问道。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虽说如今丁少鸿已经被炎黄宗给收了,但两人心里却还是难免感觉怪怪的,甚至有些不安。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炎黄宗的山门,断无再回头之理,中年男子一咬牙,还了一礼道:“请转告贵宗主地鼠妖族地族长令狐楚携犬子令狐建来访。”

    “请两位稍候。”丁少鸿客气地回道,然后取出一张传音符,嘴里对着传音符低声念叨几句,然后将传音符往空中一抛,传音符往巨门内一钻,化为一道青光消失在浓浓云雾中。。

    很快隐隐有缥缈仙音从里面传出,让人耳清目明,心情舒畅。

    令狐楚和他儿子正疑惑间,巨门后却又是一阵浓云翻滚,清风一吹,接着云雾一扫而空,清晰的景致逐渐显露出来。一条云梯从巨门后面蜿蜒穿过泰峰直上九州峰,云梯两边青山绿水,鲜花遍野,白鹤飞舞,玉兔飞奔,处处透着仙家洞府的飘然闲逸气息,让令狐楚父子耳目一新。不禁想起赤血洞府气象森严,身披红衣的卫士持剑把戈,个个浑身杀气凛然。这样一对比,心中不知为何安定了许多。

    “两位沿着此云梯一直往前走便是,自有人接待。”丁少鸿开口道。

    令狐楚父子一踏入巨门,一股仙灵之气迎面扑来,让他们感觉到神清气爽,双目有神。

    “父亲,此处以前我们也曾来过,灵气普通得很,如今竟然比起我们的蜀元山也毫不逊色!”令狐建惊讶道,一对小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此时令狐楚心里也是震惊不已,但心下却反倒更加踏实。

    “为父也想不出他们是如何办到的,不过炎黄宗有此厉害本事,对我们却是百利而无一害。”令狐楚沉声回道,一对小眼睛闪烁着欣喜的亮光。

    令狐建自然明白令狐楚此话意思,兴奋道:“看来血衣门真的很可能阴沟里翻船了。”

    “血衣门翻船是迟早的事!”一充满自信地声音从远处传了下来。

    令狐楚父子心中一惊,急忙抬头往前望去,只见一仙风道骨的青袍道士正踏着云梯从容洒逸地往他们这边而来,不是那日在九州山上空大战血衣门的青羽真人又是谁。

    如今青羽真人随着修为的进步,整个人显得越发飘然仙逸,真乃一活神仙。

    “好一个有道之士!”令狐楚父子心里暗赞,面对青羽真人向他们走来,心底竟不知不觉产生了仰慕之情,整个人如沐春风。“贫道炎黄宗青羽迎接来迟,道友恕罪!”青羽真人拂尘一甩,施礼道。

    “地鼠妖族令狐楚父子见过青羽真人。”令狐楚父子急忙深深一躬回礼道。

    青羽真人含笑移前,扶起令狐楚,携手并行道:“你是我炎黄宗在九州山开辟洞府以来第一位客人,我家宗主正亲自在四海宫等候两位。”

    地鼠妖族在赤血山素来积弱,受人欺压,忍气吞声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炎黄宗虽然才刚刚崛起,但却已经隐隐有与血衣门并足而立的威势,自然不是他们这种小妖族可比。令狐楚父子此来便是看中炎黄宗有与血衣门并足之势,想来投靠炎黄宗,心里正在不安地琢磨不知道炎黄宗是否会看不上他们地鼠妖族,不知道又会向他们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没想到刚一到,便有那堪比血衣门长老的青羽真人亲自迎接,而且还如此亲切携手同行,更别说那据说有合体期修为的宗主亲自在四海宫等候,顿时让令狐楚父子受宠若惊,虽然此处没其他人,但却也让他们颇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不知不觉中令狐楚挺直了瘦小地身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