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只可惜青龙索乃极品灵器,而且还是李培诚这样炼器大师亲自炼制,亲自操纵的极品灵器,它一经祭出,顿时整个空间都似乎被封锁住一般。两大鬼王不知道好歹,竟敢扑杀而来。才到半路,就已经发现周围的空间四面八方向他们压迫而来,让他们本是灵动飘浮的身子立刻如陷入泥潭中一样,寸步难行。

    虚幻的青龙蔑视地扫视了两大鬼王,张开血盘大口,如同巨鲸吸水一般猛地一吸,两大鬼王立刻飞身而起,投入青龙的血盘大口中。

    青龙魄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元神魂魄凝聚而成的鬼王,顿时虚幻的身子在空中来回摇摆,变得清晰了很多,身上上古巨龙的威严大盛。

    两大精心祭炼的鬼王突然被横空而出的青龙给吸收掉,血魂、血鬼两人顿时元神大震,白骨幽魂幡的阴煞之气也立时萎靡消散,此时他们哪里还不知道那宫楼上的年青人可怕至极,连想都不想,手一扬抓起白骨幽魂幡,然后往空中一拂,想把漫天厉鬼给召回便立马逃之夭夭。

    既然宗主老大都出手了,青羽和苍浩老道知道这一战也算是要立刻谢幕,无奈相视一笑。既不管漫天的厉鬼,也不管远处抓着白骨幽魂幡的血魂、血鬼,反正这两人他们一时半刻也打不过。他们只管飞身而起,一人持剑,一人握锤,站在九州山外围,呈犄角之势,将剩余的血衣门众人给围了起来。

    青龙魄见厉鬼纷纷往白骨幽魂幡钻去,哪肯罢休。一声龙吟,龙身一摆,将那些厉鬼魂魄纷纷扫碎,然后张开嘴一吸,厉鬼纷纷被吸入青龙魄之口。

    血魂、血鬼见自己两人不知道辛苦了多少年才收集炼化的鬼魂没两下竟被青龙魄吸走了一大半,心口在滴血啊!可是此时他们却哪里还有勇气逗留。无奈卷了白骨幽魂幡转身就要逃跑。

    其他五人见血魂、血鬼两大长老都要逃跑,立刻也转身逃跑。

    “哼,在本尊面前也想逃跑!”李培诚冷哼一声,火云枪早已祭出,如电般朝血魂和血鬼刺杀而去。

    火云枪穿过空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被撕裂成两半,甚至波及到周围空间,使得周围的空间都微微起了波动,似乎因为这一枪而战栗。

    血魂和血鬼两人在李培诚这样高手面前若合力勇猛一战。或许还可撑个一招半式。如今如丧家之犬。却哪里还挡得住李培诚凌厉一枪。火云枪在空中泛起两点红芒。血魂和血鬼两人刚刚察觉到后背气势如虹地杀气逼迫而来。耳边已经响起锋利枪尖穿过自己身子地嗤嗤声音。

    不过电光石火间。刚才还不可一世地血魂和血鬼化为虚无。两人地真元转眼间便沿枪被吸入李培诚地体内。李培诚微微运转真元。便将这两股细小地真元完全纳入体内经脉之中。

    李培诚收枪入体。手一扬。将两杆白骨幽魂幡收入手中。然后双手一搓。将之毁为灰烬。一缕缕魂魄飘逸而出。被早已经等待那里地青龙魄给吸得一干而尽。

    等青龙魂魄将所有魂魄吸收得一干二净。李培诚这才拿捏了一个法诀。收回青龙索。

    青龙索一入手。李培诚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手中拿着地不是一根绳子。而是一条活生生地巨龙。青龙索浑体青光流连。隐隐有股悠古深远地气息从它上面散发出来。这股气息充满了啸傲天地地威严。连李培诚都暗暗吃惊不少。

    若是让此龙魄多吸收一些魂魄之物。恐怕终有一天青龙索能进化为仙器。李培诚心里想着。内心底似乎有股原始地贪念蠢蠢欲动。毕竟一旦青龙索能进化为仙器。他将实力大增。哪怕仙人下凡。他都有可能在其不注意时用青龙索把他给捆。他怎能不动不过李培诚很快就暗自摇了摇头。这种专门杀人性命取人魂魄炼器地歹毒事情。血魂、血鬼这样天性残忍地人可以做。他却做不得。若做了恐怕会马上影响他地心境。搞不好修炼地时候就会走火入魔。像这等捡捡人家魔道中人现成地便宜。李培诚倒是没什么心里负担。相反从某种角度上讲。还避免了暴殄天物。

    且说青羽真人见李培诚出手,立马祭起玄冰寒光剑,化为漫天剑影,将想逃跑的五人给挡在九州山,冷声喝道:“你们还想逃跑吗?”

    五人此时已经感到身后的异状,眼角余光一扫,正看到李培诚双手将两大长老地成名法器给搓为灰烬,而两大长老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立刻吓得魂飞魄散。法宝急急招回,人也不逃了。

    远处观战的人眼珠子都差点要掉在地上,张大了嘴巴久久合不上来。

    刚才双方战得那般暗无天日,那般凶残,看得众人心惊胆战,心里都在嘀咕那宫楼上的家伙究竟什么时候出手,是否是个空架子?以为这一战,恐怕他们三人迟早要命丧白骨幽魂幡下。只是却万万没想到,那宫楼上地人一出手,战斗就结束了,连一点悬念,一点起伏都没有就结束了,甚至他们还没完全明白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结束了。不可一世的血魂血鬼几乎连一个照面都没来得及打,就化为灰烬。

    众人终于回过神来,但却感觉到整条脊梁骨都是凉飕飕的,四肢冰冷。

    李培诚有些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威力大增的青龙索,目光却冷冷扫过惊魂未定,忐忑不安的剩余五人,五人修为都还算过得去,三个出窍初期,一个出窍中期,一个出窍后期。

    既然已经跟血衣门结下深仇,谨慎的李培诚是绝不会收血衣门的门人为炎黄外宗的门人,哪怕他们表现得再诚心,也是不行。

    所以这些人的处理,剩下地只有两种选择,一,赶尽杀绝,不留后患,二,下生死符,除此之外并没有第三种选择。

    鉴于刚才血魂他们的表现,李培诚杀他们根本不用有一点心理负担,但当李培诚目光冷冷扫过众人的时候,心里已经决定留他们一条狗命。因为炎黄宗现在正缺人手,他需要这些人给炎黄宗开矿,给炎黄宗去栽培药材去,给炎黄宗去卖命。。

    众人被李培诚的目光一扫,整个人顿时如坠入冰窑,血液似乎都在体内停止了流动。

    他们心里很清楚,自己五人的性命就在眼前这位年轻人的一念之间,他要他们生,他们就生,他要他们死,那么他们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都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培诚,渴望李培诚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现在你们有两条路选择,一就是死,二就是让我在你们身上下生死符,终生不得背叛本宗。”李培诚直截了当地冷声道。

    修真者尤其像他们能修炼到出窍期的人,说来也都是较为出色的人物,都有那么点希望成就大道,哪个愿意“年纪轻轻”就一命呜呼,几乎是不假思索,所有人就选择了第二条路。

    李培诚冷冷一笑,毫不怜悯地给他们五人下了生死符。

    在李培诚给五人下生死符时,青羽真人和苍浩老道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

    如今炎黄宗上下数千人张着嘴巴等着油米下锅,而他们四人还有宗主老大便是出来给老家那些人赚油米钱地苦命人。现在地上哪怕有一块琥梦石,他们也不会介意自己分神期高手的身份而亲手捡起来。更何况这些不知道吸榨了多少赤血山修炼者“血汗钱”家伙遗留的东西。

    血魂和血鬼估计没少干杀人越货的事情,以他们分神中期的修为,两人储物法宝里竟有紫氲石五块,碧霞石数十块,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也不少,喜的青羽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家伙两眼闪闪发光,仙风扫地。反倒是苍浩老道此时沉得住气,大大鄙视了青羽真人一番。

    给五人下了生死符之后,李培诚自然不会忘了向他们询问云断山脉的事情。

    听完他们地讲述,李培诚三人还是猛吸了口冷气,这云断山脉看起来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凶险不少。而单单这赤血山地血衣门实力就不容他们过于小视。

    正如林肖所言,云断山脉连绵起伏十七八万里,势力最大的是苍狼妖族,天煞门,青罗门三大势力。因为云断山脉太过苍莽无垠,在云断山脉修炼地人又把云断山脉分成了许多大小长短不一的山脉。

    苍狼妖族等三大势力分别占领了云断山脉内灵气最浓郁的三段山脉,分别为曲沟山,青远山,桐柏山,这三座山脉都连绵起伏不下万里,而他们的势力辐射范围却还远不止那万里,至少有三万里。这三大势力每一个势力门人都近万,附属势力更是蛇龙混杂,连这五人也说不清楚。

    三大势力在云断山脉属于超一流势力,在整个南大陆甚至计度星都占有一席之地,就连四大世家、两大门派也不会轻易与他们起全面冲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