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白骨幽魂幡

    “不好,此人太孟浪了!”远处中年人惊呼出声。

    其他人围观之人大部分也都流露出惊讶惋惜之色,觉得苍浩老道本来防守得好好的,如今却是逞一时之勇,自寻死路。

    李培诚目中寒光一闪,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苍浩出了地球没想到变得这般凶猛。不过他却仍然纹丝不动地屹立四海宫楼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苍浩老道背后龟甲的防御能力,当初他的火云枪刺在他的龟甲上也只留下一个很浅的枪眼,凭这些人要想击穿他的龟甲却是难以登天。

    那被攻之人,见苍浩老道背后漫天法宝攻来,心下一松,以为苍浩老道总要回头解救要害,双目反倒凶光暴涨,准备反手给苍浩老道一击。

    不过他双目中的凶光马上被万分惊恐所取代,因为头顶的八棱紫金锤根本没有收锤的意思,而是以更迅猛的速度砸下来。

    本来此人还有一次逃跑的机会,如今却连最后一线的逃生希望都没了。

    砰!一对八棱紫金锤一前一后砸了下去,瞬间把那人砸成了肉泥,就连要逃出的元神也被苍浩老道后面一锤给砸得魂飞魄散,化为虚无。

    几乎同时,血魂的黑蛇剑终于率先攻到。

    血魂脸上露出了狰狞的阴笑,双目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贪婪之色,现在苍浩老道在他眼里跟死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至于死一位手下,对于他这样凶残的人却是根本算不得什么。

    眼看黑蛇剑就要狠狠刺入苍浩老道的后背,突然苍浩老道后背道袍鼓起,一圈圈黑光在他的后背盘绕着,把整个后背给笼罩住了。

    “哼。区区罡罩就想挡住本尊黑蛇剑地全力一击!”血魂脑子里闪过不屑地念头。脸上也同时露出轻蔑之色。在耻笑苍浩老道山穷水尽。垂死挣扎。

    蓬!苍浩老道鼓起地道袍。在黑蛇剑凌厉地剑气逼迫下。炸了开来。化为片片残布。

    几乎同时血魂地耻笑凝固在了脸上。两眼流露出不可思议地眼神。惊呼出声道:“龟甲!”

    可惜血魂知道得太迟了。黑蛇剑还是狠狠刺在了龟甲上。溅点火星。只留下一抹淡不可见地剑痕。

    不过那一剑虽然奈何不得苍浩老道地龟甲。但一股阴寒地劲道还是透过龟甲狠狠地击在了苍浩老道地元神。让苍浩老道痛苦得差点便要喷血而出。

    正当苍浩老道一边借力飞退。一边急速运转真元想把那股阴寒之劲给压下之时。突然有一缕清凉地真元从腹底升起。然后越来越多。瞬间遍布全身。那股阴寒之劲也早被它吞噬干净。苍浩老道感觉到浑身说不出地舒服。身上似乎有股无穷无尽地力量要迸体而出。

    苍浩老道狂喜,知道血魂这股阴寒之劲不仅没伤到自己,反倒激发了自己体内残留的冰蓝灵槐丹丹力。

    这时其他法宝也终于攻击到,纷纷落在苍浩老道的龟甲上。

    这一连串密密麻麻的重击可不得了,击得冰蓝灵槐丹丹力如井喷一般爆发了出来。

    正当众人以为就算苍浩老道的龟甲再厉害,在如此集中的攻击力下就算不死也要挂彩时,苍浩老道却突然哈哈狂笑,矮小的身子猛然转身。举着八棱紫金锤一脸凶悍地朝正控制着法宝准备对自己进行第二次攻击地众人冲杀而去。

    八棱紫金锤急速划过空际,急剧的摩擦,让八棱紫金锤周边的空气都似乎燃烧了起来,发出嗤嗤地声音。

    八棱紫金锤未至,两股排山倒海的冲击力已经疯狂地向众人压迫而去。

    血魂脸色大变,他已经发现苍浩老道似乎突然间功力提高了一个层次,与刚才全然不同,刚想让众人避开,苍浩老道早已经如恶狼一般连锤带人冲入了众人之中。

    噼里啪啦。锤起锤落,八棱紫金锤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惨叫声声,残肢断臂,脑浆鲜血在空中如雨而下。

    李培诚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冰蓝灵槐果的药效他自然是知道的,可让分神期的修士达合体期,而冰蓝灵槐丹的药效虽然比起冰蓝灵槐果差些。却也至少能让人短期内从分神初期达到分神后期。苍浩老道等人服了冰蓝灵槐丹之后不过才从出窍期突破到分神初期。可见大部分丹力还留在他们的体内,随着他们的修练正缓慢地被炼化吸收。却也是急不来。

    没想到苍浩老道借战激发丹力,瞬间突破到了分神中期。以苍浩老道堪称钢铁般地身子骨,再加上力大无穷,法宝厉害,这一战李培诚几乎已经不再担心了。

    远处正与青羽真人缠斗在一起,逼得青羽真人窘迫不堪,险象环生的血鬼两人听到远处自己人马的惨叫声,心神不禁为之一颤。

    血鬼还算好,能立马稳住心神,那分神初期的家伙却就不行了,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向远处。这一瞥正看到矮小的苍浩老道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举着两个巨大的八棱紫金锤像砸西瓜一样往自己的人当头砸下,心神不禁一慌。

    青羽真人何等人物,看似在生死之间徘徊,但心境却还勉强保持在止水不波地境界,见状目中冷芒一闪,金光在他的头顶一闪,然后迅如闪电般朝那人射去。

    缚龙索何等宝贝,此时那人又心神慌乱,等他察觉到缚龙索逼近时,全身已经如被灵蛇萦绕,早已动弹不得。

    以青羽真人的修为要一心控制两**宝困难重重,时间一长恐怕反倒作茧自缚,所以青羽真人一招得手,哪敢再怠慢,急忙招回玄冰寒光剑二话不说便朝被缚龙索捆住的男人颈项而去,想立马把他给干掉。

    李培诚脸上终于露出坦然的微笑,他知道这一战他基本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形势斗转直下,远处观战之人不禁惊呼连连,很多人目中光芒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来那两人比为父想象中还厉害不少!”中年男人道。。

    “不过,赤血老祖高深莫测,血衣门又人多势众,那两人再厉害,还终难逃恶运。”年青人道。

    眼看青羽真人飞剑落下,就是那分神初期修士人头落地之时,血鬼终于鬼叫一声,目中幽光大盛,身上有无穷无尽的阴煞之气涌了出来,不知道何时,他的手中蓦然多了一面幡旗。

    那幡旗的旗杆是一节节白色地骨头黏合而成,握手地地方是一个阴森寒白的骷髅头,旗面幽黑如墨。

    此旗正是血鬼地得意法宝白骨幽魂幡。

    白骨幽魂旗一出,顿时阴煞之风四起,整个天地似有冤鬼缭绕。缕缕阴煞黑气从幡旗的旗面还有旗杆的骷髅头上冒了出来,然后化为一个个飘动的幽灵厉鬼,尖叫着,挥舞着尖锐的鬼爪,露出狰狞的利牙朝青羽真人扑了过去。

    几乎同时那血魂也是鬼叫一声,祭出了他的白骨幽魂幡。

    两旗并出,整座九华山似乎都成了阴间地府,阵阵阴寒煞风将地面冻得咧咧作响,不少植物立刻枝叶枯黄,纷纷落下。

    李培诚脸色微微一变,杀气隐隐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不过却仍未出手。

    青羽真人耳边响起厉鬼凄凉的惨叫声,背后凌厉阴风袭来,顿感如陷幽冥之地。侥是青羽真人心志坚定,还是感到一股寒气从脊梁骨后面升腾而起,心神不禁有些颤动。

    不过青羽真人的玄冰寒光剑却坚定不移直取那被捆之人的颈项,他知道若不先取了他的性命,恐怕他连一点胜算都没有。

    啊,一声惨叫,玄冰寒光剑如切豆腐一般将那人给杀了,正在这时厉鬼终至,厉爪狠狠朝青羽真人的后背抓去。

    厉爪划破青羽真人的护体罡罩,发出哧哧撕裂的声音。

    青羽真人元神一震,终于还是无法控制住缚龙索。那人的元神乘机脱离失去头颅的躯体,飞遁而出。

    那些厉鬼见到元神飘然而出,却立刻张牙舞爪地朝那元神扑了过去。

    元神冷不及措,顿时被那些厉鬼给撕咬得四分五裂,吞噬掉。

    厉鬼得了分神初期修士的元神,顿时阴煞之气大盛,本是飘缈虚幻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似乎成了有实体的厉鬼。

    厉鬼看着青羽真人双目露出嗜血的凶光,嘴角一滴滴黑漆漆的阴煞之液滴下,瞬间又化为阴煞之气融入他的身子。

    那边血魂的白骨幽魂幡同样也乘机吃了被八棱紫金锤给砸毁肉身人的元神魂魄,凶煞之气大盛。

    “桀桀桀,没想到你们二人还有些本事,竟杀了我这么多的手下,那就让你们尝尝万鬼噬心的滋味!”血魂如夜枭般的声音回荡在空中,给本是鬼气森森的天地凭添了一些阴气。

    劫后余生的五人目露惧意地看着空中迎风飞舞的白骨幽魂幡,纷纷后退,经过血魂身边时,目中不禁闪过一丝兔死狐悲的怨恨目光。若不是白骨幽魂幡,那几人至少还可以逃过元神,如今却反倒成了自己人法宝的进补之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