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折中

    一席话听下来,李培诚方才知道,为何林云羽回归林家后一心归隐淬炼金瑶土,为何他从来不跟林肖提起他母亲之事,为何这宫殿的名称叫念云宫。

    原来当时林云羽被誉为林家乃至整个计都星后起之辈中最杰出修士,年纪轻轻便已臻合体后期,被林朝剑暗中定位振兴林家的接班人,他心中也有此雄心,想将林家发展成为凌驾四大修真世家之上的强大势力。

    奈何情乃人间奇物,哪怕再厉害的人一旦陷入其中也难脱身。林云羽当时虽明知与念云这段人妖恋必然引来父亲反对,但一来对念云一往情深,二来自负天赋过人,乃林家最杰出的子弟,认为父亲当不会为此事重责他。却哪里料到,爱之深责之切,林朝剑对林云羽寄予厚望,甚至不惜破格让他取代大儿子林云逸继承林家家主,却换来他找了位妖女作妻子,羞辱林家,顿时勃然大怒,痛心不已,遂把林云羽赶出家门。

    林云羽本是傲骨自负之辈,虽被林朝剑赶出林家,却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相反他想用更强悍的实力来证明他是林家最杰出的子弟,想让他父亲重新收他回林家。故被林朝剑赶出林家之后,林云羽一心历险修炼,深入龙潭虎穴,荒蛮野地,以求突破修为,短短数十年竟让他隐隐感应到天劫,终臻至渡劫初期。

    修真者一旦到了渡劫初期便能感应到天劫,渡过一次天劫便是渡劫中期,渡过两次天劫便是渡劫后期高手,若渡了第三次天劫,便晋级大乘期。

    修真者一旦晋级渡劫初期,一般就会小心行事,放慢修炼速度,寻求天才地宝,尤其是厉害防御法宝,以求万事准备妥当再渡修真途中的第一次天劫。

    当时。林云羽也本该如此,奈何他心高气傲,又一心速求,竟未把第一次天劫放在眼里。反倒仍旧如以往一般疯狂修炼,终导致天劫降临时,准备不足。本来林云羽不是解体便是丧命。他的夫人念云却毅然飞身帮他抵住最后一道天雷,让他堪堪渡过了第一次天劫,晋级渡劫中期,而念云那时不过合体期修为,哪里挡得住天劫,顿时肉身尽毁,元神也是被轰的支离破碎,眼看就要魂飞魄散。幸好林云羽乃炼器高手,随身携带的天才地宝不少。刚好带了一块凝雪石,及时收回念云的一缕魂魄,温养在凝雪石中。

    念云因他落得肉身尽毁。只剩一缕魂魄,林云羽再无争强好胜之心,一心只想炼出玄魂丹凝聚魂魄,重塑念云元神。

    李培诚本是重情重义之辈,听完之后,心下不禁深深为林云羽与念云之间的故事打动,况且念云乃是弟子林肖的生母。刚才他还可断然拒绝林云羽的请求,如今涉及到林肖生母的生死,拒绝之言却很难再开口。

    大殿内。陷入了深深地沉寂,静得连根针也听得到。

    林云羽话已讲到这个份上,李培诚若再拒绝,他却也丝毫没办法,除非用强硬的手段,但此人乃是林肖的师父,他却又如何能使强硬手段。所以此时只是紧张地静静等待李培诚的答复。

    李培诚内心在做着矛盾地挣扎。因为涉及到林肖母亲地生死。他倒是不介意直接传林云羽地吸星大法。只是这吸星大法乃是直接吸太阳真火入体。若不是先天至阴或至阳。或者像张三丰这种先天庚金之气过剩。以太阳真火来压制地修士。吸太阳真火直接入体修炼与自杀是没什么区别地。

    因为李培诚自身是先天至阳之体。而且还与孙晓萱双修。得了一丝先天至阴之气地缘故。他对先天之物极为敏感。他看得出林云羽并不是什么先天至阳之体。也不可能像张三丰一样先天庚金之气过剩。

    既然如此。那么仍然是华山一条路。亲自上阵。

    亲自上阵。不仅是遥遥无绝期地干苦工。而且还将延误修炼。延误发展炎黄宗。延误报仇大计。而不亲自上阵。却是置林肖亲生母亲与不顾。置林云羽与念云地生死恋情不顾。

    李培诚若是冷酷无情地人。他大可潇洒地把手一挥。扭身走人。毕竟他没欠林云羽什么。最多他不贪人家无限制地条件。人家这条渡劫期高手地性命。但他却不是这样地人。这是李培诚地可悲也是他可敬地地方。这样地人可以得到万千真挚地友情。同样他也受制与这万千真挚地友情。

    左右为难!李培诚这回真地陷入了左右为难地境地。再也洒脱不起来。

    林云羽乃是很精明的人,他完全看得出来李培诚并不是因为他开出自己为他卖命的诱人条件,若真是如此,他完全不必要问这么清楚,完全没必要表现得如此矛盾。

    林云羽看得出来,李培诚是为了情和义而矛盾。林云羽真想开口说,李兄若是为难那就算了,但想起念云为了他差点魂飞魄散,他却只好这么厚着脸皮继续默默等着李培诚的最终答复。

    许久,李培诚才开口道:“林兄,实不相瞒,若我肩上不是扛着一个门派的重任,若不是扛着一段恩人的灭门血仇,我定然会全力助林兄一臂之力。”

    林云羽听到这里,默默无声,只是整个人却似乎突然间变得苍老无比。

    “如今却只好采取折中地办法,我可尽量抽时间帮林兄淬炼金瑶土。我还有一位门人,乃是天生火属性异兽,等修为到了一定程度,我还可请他来相助一二。”李培诚继续道。

    林云羽本来已经绝望了,却未想到峰回路转,李培诚竟提出了这样一个折中的建议,而且还提出今后另有火属性异兽相助,差点便要喜极而泣,当下就感激万分地抱拳道:“多谢李兄肯出手相助,今后若有用得找林某的,林某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培诚摆手道:“惭愧,如今却也只能做到这点。不过李兄可放宽心些。等我境界到了合体中后期,或许我还另有办法帮李兄加快淬炼速度。”。

    林云羽惊喜地看着李培诚,显然李培诚这话并不是指他境界提升可加速淬炼的意思,而是另有所指。但具体指的是什么,林云羽虽然乃是渡劫期高手,却也想不通为何李培诚到了合体中后期就会另有办法加快淬炼速度。

    林云羽就算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想到李培诚紫府内有九个元婴。如今那九个元婴还算弱小,很难做到两种真火同时并持久地施放,但到了合体中后期,恐怕便有这等本事了。就算没有本体相助,两个元婴总也能勉强折算成一个人,到时李培诚若放出八个元婴,算上他自己,便相当于五个人同时开口,那时的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言。自己想不通。而李培诚很显然没打算这个时候就揭开秘密,林云羽干脆也就不去想,反正这个消息对于他而言是喜上加喜。乃天大的好事。

    “多谢李兄!”林云羽一躬到底,起身时,整个人气势已经完全变样,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逼人,就连李培诚都感觉到脊背一股寒意升腾而上。

    “刚才闻李兄说肩上还扛着一恩人的灭门血仇,不知仇家是谁?只要不是什么大门大派,林某倒自信现在便能帮你报了此仇。”林云羽问道,双目杀机暗闪。

    李培诚暗自苦笑。若不是大门大派,以自己如今地实力便足矣,又何须请动你林云羽。

    林云羽见李培诚神色有异,心里一惊,已经知道此事绝不简单,问道:“仇家究竟是谁?”

    李培诚倒是信得过林云羽,但莲花教势大,说出来不过徒增烦恼。更何况那五彩云帕导致碧云宗如此诺大地一个门派灭顶,可见此物绝不简单。万一将来林云羽由莲花教联想到碧云宗。他却也没绝对把握林云羽就能对五彩云帕无动于衷。

    这是关系到炎黄宗生死存亡的大事,没到他拥有超强实力,没到炎黄宗拥有可与莲花教相抗衡的实力,李培诚是绝不会把此事透露给其他人,甚至门内弟子,更别说林云羽了。

    “请恕我暂时不便把仇家之名告知。”李培诚摇头道。

    “莫非李兄怕拖累我不成?”林云羽不满道。

    “不是,只是时机未成熟罢了。”李培诚淡然回道。

    林云羽乃聪明人,知道敌人必是势大,李培诚肯定是计划暂时先发展门派势力。等时机成熟了再找敌人报仇。遂不再追问,心里只是下定决心以后若是双方对决。自己必站在李培诚这边便是了,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帮助他发展门派。

    想到这里,林云羽问道:“既然如此,李兄如今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相助的,可尽管提出来。”

    李培诚此时自然不会跟林云羽客气,回道:“我宗基础差,发展需要大量的天才地宝。故我想开发林兄名下的矿山和药山,我宗出人出力,所有收成五五分成,不知可否?”

    林云羽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怒道:“李兄是否存心羞辱我,你肯为我淬炼金瑶土,就算我林某这条性命都可以托付给李兄,这区区荒废地矿山和药山又算得了什么。你要开发便开发,却说什么五五分成!若你非要算得清楚,这矿山,药山便是你替我淬炼金瑶土的一部分代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