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金瑶沙

    李培诚自然不知道林云羽心里想什么,手捏法诀,一团紫色的火焰蓦然生成,三昧真火卷起一团泥土,然后在半空中烈烈生焰,淬炼着泥土。

    林云羽当下心里就腾地一团火冒了上来,脸阴沉下来,暗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也学我淬炼金瑶土。若凭他这点本事也能淬炼出金瑶沙,我岂不是早便淬炼出足够的金瑶沙,又何至于像现在这般看不到希望。

    李培诚却只管保持灵台空明,心静如止水,双手不停变化着法诀操控三昧真火。

    那三昧真火被李培诚指挥起来如臂使指,炉火纯青,看得本是一肚子恼火的林云羽暗暗吃惊不已。要知三昧真火只要拥有元婴期境界便能施放,但要控制得炉火纯青却绝不是简单的事情,那不仅需要强大的真元、神念做后盾,还需时刻保持灵台空明,方能随时察觉火势的细微变化,做到滴水不漏。当然过人的天赋是绝不可少的。

    而判断一个人是否能成为优秀的炼器师,除了阵法造诣不可少,另外一个便是控火之术,因为若不能很好地控制火势就不能淬炼出好材料,否则哪怕阵法造诣再高却也难在拙劣的材质上布置出厉害的阵法,自然也就无法炼制出好法宝。

    林云羽不仅是炼器大师,而且一身修为已臻渡劫中期,他将三昧真火控制得如火纯青丝毫不足为奇,但李培诚一个区区分神后期,却能做到炉火纯青那就大大值得惊奇了。

    不过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李培诚见三昧真火果然很难奈何那泥土,终于决定施放出太阳真火,准备两管齐下,看看究竟是否管用。

    李培诚法诀一变,空中多出了一团近乎无色的火焰。

    侥是林云羽已是渡劫期高手,大风大浪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此时也是难免心神大大一震,噗哧一声。空中三昧真火化为虚无,金瑶土重落与土丘。

    而林云羽却仿若未觉,双目只是紧紧盯着空中那一紫色的三昧真火和一近乎无色的太阳真火在如双龙戏珠一般淬炼卷裹在中间的金瑶土。

    林云羽也能操控两种火。但另外一种是凡火。而且同时操控还容易出现差错。而李培诚给他最大地震撼是。他不仅将两种火控制地潇洒自如。浑然天成。就如控制一种火一样。而且另外一种火竟然是太阳真火。

    这事落在寻常人眼里可能看不出什么玄奥明堂。但林云羽这样地高手自然知道一人施放两种真火本身就是近乎不可能地事情。若再把两种真火控制得如此娴熟。那已经是神乎其神了。

    林云羽却是不知道李培诚一人身俱九大元婴。可一心九用。不要说两种真火。哪怕再多他个五六种也难不倒他。

    不过林云羽此时却也来不及去细想李培诚如何能做到施放两种真火。还能把火控制得如此娴熟。他现在真正在乎地是两火齐下。究竟能达到什么效果。

    太阳真火和三昧真火两管齐下。效果比起单用三昧真火好了许多。两火包裹中地金瑶土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消融变小。

    这个发现让林云羽喜不自禁。两手竟不由自主地互相搓着。双目却越发发亮地紧紧盯着空中地火和金瑶土。似乎生怕一眨眼。眼前地景象会如梦幻一般消失。

    林肖和苍浩老道等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等神奇之事,这才知道宗主竟厉害如斯,可同时施放两种真火。

    林肖更是由此想到了请父亲出山的可能性,心中不禁大喜。两眼也同样紧张盯着半空中的两团火和那团金瑶土。

    太阳真火和三昧真火两管齐下淬炼效果确实显著,但毕竟还是有限,李培诚整整淬炼了两个小时左右方才把那团金瑶土给炼化成一粒如粉尘般细小,金灿灿地东西,那东西似水银一般能流动,只是因为太小,却得细心观看才能发现它可以任意流动。用神念探入其中,竟发现自己的神念似乎与它融为一体。

    李培诚暗自吃惊,不知道这金色玩意究竟是什么。更吃惊林云羽为何如此不辞辛苦地淬炼这玩意。要知道就这么一粒粉尘般细小的量就耗了他两个小时,以李培诚浑雄的真元也有些大大吃不消。而单单用三昧真火淬炼这么点玩意至少需一个白天,要不是林云羽乃渡劫中期高手,换成一人早便累得虚脱而亡了。

    真元法力都是人辛辛苦苦修炼所得,虽说讲究有进有出,但若天天像这样高强度的支出,修为肯定寸步难进。

    怪不得林云羽基本上足不出户,若不在这等灵气充盈的地方恢复体力,恐怕他炼这玩意得两天打鱼三天晒网了。李培诚暗道。

    李培诚脑子里杂乱纷纷。理不出什么头绪,只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虽然也能快速淬炼这黄色泥土。但却没有质的突破,要想把这么多的泥土都给淬炼掉却根本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心下不禁有些失望。

    不过林云羽显然对李培诚能以快他五六倍左右地速度淬炼金瑶土感到欣喜若狂,看李培诚的目光都是闪闪发亮,似乎眼前的男子是什么天下奇宝。

    林云羽见李培诚在细细打量金瑶沙,上前道:“此物名金瑶沙。”

    说着取出一金色瓶子,以商量地语气继续道:“可否让我先把这金瑶沙给收了,再与先生详谈?”

    苍浩四人心中敬李培诚如神明,倒也没觉得林云羽称呼李培诚为先生有什么不妥。那林肖却听得两眼满是不相信的神色,要知道整个计都星甚至石矶星系当得起他父亲先生称呼的可以说寥寥无几,更别说以这种带有一些近乎巴结的语气,那更是破天荒,匪夷所思。

    李培诚对林云羽的修为心里大致有些数,所以林云羽以这种口气与他说话,倒也让他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心中越发明白这金瑶沙对他重要无比,若能帮他把这事给解决了,要请他出山确实大有可能。。

    只可惜,这玩意太难淬炼了!李培诚心里暗叹一声,嘴上却急忙道:“林兄请。”说着用法力将那一小粒金瑶沙给裹起来,缓缓飘向林云羽。

    林云羽见状急忙小心地打开瓶塞,将这一小粒金瑶沙给收入瓶中。

    林云羽打开瓶子时,李培诚发现瓶子里有一红豆般大小的金瑶沙,那粉尘般的金瑶沙一入瓶中,便与瓶子里的金瑶沙融为一体。连李培诚地眼神竟也看不出那红豆般的金瑶沙体积是否有变大一点。而林云羽却似乎看到了金瑶沙已经塞满他的瓶子似的,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将瓶子塞好,收了起来。

    李培诚看得暗暗摇头,真不知道这林云羽为何这么看重金瑶沙,因为他实在看不出金瑶沙有什么作用。

    “让先生见笑了!”林云羽收起瓶子后,向李培诚露出淡然的微笑,谦和地说道。

    刚才林云羽的心思全部在金瑶沙上面,整个人给李培诚的感觉没有丝毫高手风范,如今收起瓶子,整个人气势陡然变化,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青衣袭袭,身型颀长,脸清瘦白皙,整个人有种特殊的气质。随意站在那里,便给人扑面而来一股飘逸淡雅,儒雅脱尘地清新感觉。似乎天底下任何事情都不放在他眼里,也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得倒他。

    李培诚双目不禁一亮,暗赞一声,好一个林云羽,果然不愧林家百年不出的绝世天才。

    “当不得林兄先生的称呼,在下李培诚,林兄叫在下培诚便可。”李培诚恭谦地说道。

    不管李培诚如今暗中实力有多厉害,面对林云羽这样堪称前辈高人的渡劫中期修士,还是不敢当这个先生的称呼。

    “原来是李兄,远来是客,林某怠慢了。”林云羽倒不失豪爽,立刻改口称起了李兄。

    远远驻足观望的林肖见状,目露喜色,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见过父亲这么亲切地与人交谈,更别说称兄道弟了,心中暗呼师父果然厉害,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可能说动父亲出山帮忙。

    李培诚微微一笑,道:“其实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念云宫了,不过上次没见到林兄。”

    林云羽闻言目中闪过一丝异彩,不过转眼间便恢复如常,笑道:“幸好我这次在家,否则便要与李兄失之交臂了,”

    林肖见林云羽目中异彩一闪,立马知道父亲肯定已经去过念云宫的地下藏宝库,并且估计已经猜出乃是自己几人搬走。

    这事林肖本就知道瞒不过林云羽,而且也根本没打算瞒他,并且他还想让他授权他开发那两座荒废的矿山和药山。倒是自己与李培诚的关系,他本想暂时先瞒下,如今见父亲与李培诚称兄道弟,当机立断,上前对林云羽道:“启禀父亲,孩儿已经投入先生门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