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赤火仙石

    李培诚按耐住内心的狂喜,双目环视周围陌生的环境,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思索的神光。\\\\

    不知此为何处,是否仍属石矶星系?那灭杀碧云宗的幕后势力在此处是否安有人马?李培诚心里暗忖。

    正思索间,李培诚察觉到高空上有细微的法力波动,心中一喜立刻飞身而起。

    经历两次肉身反复锤炼,李培诚的相貌体型改变甚多,不是极熟悉他的人绝难认出他,而且罗龙曾亲眼目睹他与紫衣使者双双被卷入空间风暴,量来他葬身空间风暴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那神秘势力,别人早视他已死,根本不会想到他竟然以一种迥然不同的相貌再次出现,故他根本无需担心会被人认出来。更何况他看似分神期修士,实际战斗力已达渡劫期,那来者不过是一分神初期的修士,只要稍有不对,李培诚便能立刻秒杀他,倒根本犯不着缩头藏尾。

    来者乃是一青年模样的修士,双目深邃,鼻子笔挺,脸蛋棱角分明,一看便是性格刚毅,心智过人的修士,让人不敢小视。

    只是此时他行路甚是慌忙,头发披散凌乱,显然遇到了什么强大的敌人,正在逃路。李培诚刚刚飞身而上向他迎去,他的双目立刻凶光一闪,一道光从他嘴中射了出来,在空中闪闪发光,乃是一三尺见长的青光剪刀。那剪刀迎风一晃,化为两青龙,呼啸着便朝李培诚攻击而来。

    两青龙在空中绞结,落下时又如锋利剪刀,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时间天地间充斥着青龙凶霸杀戮气势,又闪动着刺骨的利刃光芒,让人身在此中不仅如巨石压胸,而且还遍体生寒,兴不起半点反抗心思。

    李培诚心中一惊,他倒不是吃惊此人修为厉害或者一见面就下杀招。而是吃惊他手中的法宝竟如此厉害,丝毫不逊他的火云枪。若此法宝由一渡劫期高手祭出自然没什么好奇,但由一分神期修士祭出就未免有些骇人听闻。更可怕的是此人以分神期的修为对此法宝竟能驾驭自如,几乎能发挥此法宝的全部威力。而火云枪虽然厉害,在地球时李培诚也不过只能发挥不到其四分之一的威力,故在地球。很多时候李培诚还是习惯用镇天印直接轰杀。直到今日,因为境界的缘故,他也只能发挥火云枪一半左右地威力。

    只是此时那青光剪刀咔嚓着朝他脑袋剪下,容不得李培诚去深思此人怎会有如此厉害法宝,又如何能把此法宝驾驭得如此自如。

    本来以李培诚如今强悍的肉身,直接挥拳过去便能把青光剪刀给击飞,不过李培诚乃是谨慎之辈,强悍的肉身还有那九个元婴乃是他真正的杀手锏,他绝不会轻易暴露。哪怕面对的只是弱小的分神初期修士。

    锵地一声。李培诚取出了黑煞枪。

    经历这么多生死锤炼。尤其这次空间风暴。李培诚是反反复复在生死边缘来回打转。历经一年有余。其心志。其神念都已炼得如同铁石一般凝聚坚固。虽只是手握黑煞枪随意而立。没有释放出真元法力。但却有股威慑众生地逼人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李培诚信手朝青光剪刀挥枪而出。黑煞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地弧线。锵地一声击在了青光剪刀力道最弱处。

    青光剪刀应声往后飞退。那年轻人也是浑身一震。两眼骇然警惕地盯着李培诚。显然李培诚刚才那一招震住了他。

    “请别误会。我只是问个路!”李培诚此时也已看出情况有些微妙。见那年轻人似乎欲再次出手。急忙解释道。

    年轻人明显松了口气。不过双目地警惕之色丝毫没有减弱。那青光剪刀仍然闪闪发光地悬浮在他身前数米处。显然在提防着李培诚。

    李培诚暗暗苦笑。没想到问个路,却也能问得那么凑巧,知道此时不是问路的时机,遂收起黑煞枪向那年轻人抱拳,转身便准备离去。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数股法力波动,接着便见远处闪起数点耀眼的光芒,破空之声不绝与耳。

    李培诚现在随时能保持心境静如止水,灵台空明澄清。就如一面镜子般能清晰无比的将外界一丝一毫的变动反映入脑。此时那数股法力波动虽然还远。但李培诚却已经察觉出来者个个都有分神期的修为。

    年轻人脸色顿变,显然他也知道来者强大。哪怕他有青光剪刀在手,恐怕也远非敌手。

    “先生请留步!”年轻人双目闪过异彩,出声道。

    李培诚何等人物,立刻便知这年轻人想请自己出手相助,只是李培诚不想多管闲事,所以闻言只是头也不回地向年轻人挥挥手。

    “赤火仙石!”年轻人双目闪过毅然之色,喝声道。

    李培诚心神微微一震,这赤火仙石不是普通之物,乃是极品火属性矿石。火云枪之所以这般厉害便是融合了少许赤火仙石。

    年轻人见李培诚微微留步,知道他有些意动,立刻道:“只要先生能护送我回计都星,我愿用一拳头大的赤火仙石报答先生。”

    火云枪是李培诚目前威力最大地法宝,偏生却是李轩**的招牌法宝,一露出手难免会被有心人认出来。李培诚一直想重新炼制一遍,奈何以前没那个实力,如今倒有这个实力,故这次李培诚大难不死,已经存了觅地将火云枪重新炼制一遍的想法。一方面,可以避免让人认出火云枪,另外一方面,自己亲手炼制地法宝控制起来更得心应手,威力自然就更大了。

    如今这年轻人好提不提偏偏提到了赤火仙石,刚好说中了李培诚的软肋之处。

    若是再融入一块赤火仙石,火云枪的威力必然能再提升一个档次!

    李培诚终于心动,缓缓转过身来,双目如电般射在那年轻人的身上。

    年轻人顿时感觉到一股看似不强大,但却凝聚锐利到了极点的神念随着那目光如箭般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年轻人感觉到自己遍体生寒,血脉凝冻,仿若被拔光了衣服,身体完全展现在别人的面前。。

    此人的目光好生犀利,竟与父亲不相上下!年轻人暗暗吃惊不已。

    李培诚见这年轻人在他目光逼视下不见一丝心虚,再联想起以他的修为竟有那等厉害法宝,知道所言应该非虚。

    “此去计都星有多远?”李培诚问道,目光仍然紧紧盯着年轻人,根本无视已经赶到地五人。

    那五人乃是清一色的中年道士,都身穿月白道袍,样式整齐,只是却丝毫没仙风道骨的气息,都是一脸彪悍,目中凶光闪烁,尤其当中那位修为最高,有分神中期修为的道士,只有一只眼睛,看起来尤为凶相,若不是身穿道袍,又能飞天遁地,恐怕要被人认作盗贼了。

    年轻人见五人赶到,心中本是非常焦急,但见李培诚如此淡定,又想起他随意一枪便能将自己的青龙剪给击退,终于还是忍住内心的焦急不安,回道:“不远,大概十五天路程。”

    “好!”李培诚干脆利落地道。

    说完这才缓缓转过身来,面对早已经将他们两人围起来的五人。

    “这人在下保了,还请各位行个方便,改日再了结恩怨。”李培诚抱拳道。

    “哈哈,小子就你这么点修为也敢干涉我们的事情,是否活腻了!”独眼道士嘲讽道,目中凶光毕露。

    那年轻人见李培诚应了下来,顿时胆气倍增,拂了下散乱的头发,挺直腰板,两眼精光电闪,青龙剪悬浮身前,闪耀着锋利地刃芒,刚才逃路时的慌乱一扫而空,整个人反倒隐隐散发出上位者震慑的威严。

    “天罗五鬼,你们现在若退去,我保证经后不追究。否则,你们也看到了,以我手中的青龙剪,再加上这位道友,恐怕你们五人也并不见得就能讨得好。若你们非要再紧逼不舍,一旦我逃回计都星,以我林家的势力,哪怕你们上天遁地,也势必把你们抓住,一一折磨致死!”那年轻人凶狠地说道。

    李培诚从年轻人以分神初期的修为却拥有青龙剪这等厉害法宝,而且一开口就报出赤火仙石,就大致已经猜出这年轻人恐怕有些来头,如今听他如此警告那天罗五鬼,心中暗道,果然有些来头!

    年轻人的警告显然起了点作用,因为天罗五鬼本是凶狠的目光有些黯淡下来,似有犹豫之色。

    不过只一刹那,那独眼道士立刻又露出凶狠之相,仰天哈哈大笑道:“林肖,你这话骗三岁小孩子去。你若回到计都星还有我们活路吗?况且就这样一位分神中期修士,你以为能保得住你吗?我劝你还是乖乖把冰蓝灵槐果留下,说不定我们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冰蓝灵槐果!李培诚心里暗暗吃惊,这是一种极珍贵的仙果,一颗冰蓝灵槐果可抵千年修炼,眼前这五人随便哪个人服下都可晋级合体期,若是落在炼丹高手手中,其可发挥地作用就更大了。

    怪不得这五人不惜得罪什么林家,也要杀林肖夺果,李培诚心里暗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