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弄巧成拙

    这女人就是怪,要是不讲理起来,偏生能讲得大义凛然,理所当然,让男人不得不认为这事情果真还是如此,羞得遁走为止。

    李培诚现在是恨得磨牙的心思都没了,只剩下暗自苦笑。男人要是摊上一个不讲理的女人,真是要一辈子活受罪。

    虎虽是猛虎,但载着两个人终归负担不轻,渐渐得李培诚与那妖艳女子落后了那纯洁女子一小段距离。

    后面又隐隐感觉到杀气席卷而来,很显然那什么黑罗门的五大护法摆脱了癸水阴雷,又追杀过来了。

    “师姐这人是个累赘,救他干嘛?快把他扔了。”纯洁女子回首不满说道,俏脸含冰,看起来更显纯洁。

    很显然这女子认为李培诚拖了她们的后腿。

    虽然李培诚也巴不得妖艳女子玉手一挥,把自己给扔下老虎背,还有她惹火的后背,但纯洁女子的话还是让李培诚气得差点就要暴跳如雷,恨不得祭出火云枪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戳她个十个八个洞。

    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这等境地!

    冷静,冷静,李培诚一边警告自己,一边暗自感受那七彩虹带。他现在倒不担心妖艳女子会把自己怎么样,最多看她发骚的样子也就强奸自己而已,他就担心那个看似纯洁,心地却狠毒得如蛇蝎的女人,她要是看自己不顺眼。说不定就手起刀落,把他给咔嚓掉了。

    人死有重如泰山,有轻如鸿毛,要是这样莫名其妙地死掉,李培诚还真不知道自己算是哪门子死。

    后面杀气越逼越近,李培诚心也越来越急,不急不行啊,他现在的位置刚好是挡“子弹”地位子。偏生那七彩虹带也不知道是什么厉害法宝,比起青羽真人的缚龙索厉害多了。那缚龙索虽然绑了李培诚,但李培诚却还能运转真元。但这七彩虹带绑了他,却把他的经脉紫府给封死了。好在这妖艳女子心中对李培诚存了分轻视,以为他只是普通分神初期修士,七彩虹带的束缚之力并不强。李培诚的九大元婴若齐力爆起,倒也不是没突破的希望。但人家是合体期高手,李培诚又紧贴其背,这一举一动很难保证不被她察觉,可以说,突破希望是有,但风险却是极大。

    爆起逃跑风险极大,挡“子弹”风险更大。李培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心中一急,也不顾得肉麻不肉麻,开口就道:“小弟愿意为姐姐挡他们一阵,就算死了,能为姐姐这样貌如天仙的人而死也是值了。”

    侥是李培诚以前曾长期在社会最底层厮混。低头哈腰,阿谀奉承没少干,但这些话还是说得他有些起鸡皮疙瘩。好在他经验丰富,虽然起了点鸡皮疙瘩。但话说起来却还算是声情并茂。

    妖艳女子眸中异芒一闪而逝,那异芒中蕴含着很奇怪复杂的感情色彩。接着便咯咯笑了起来,似乎浑然忘了大敌逼近。

    “姐姐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愿意为我而死哩,就凭这句话,姐姐今天绝不抛下你。”妖艳女子说完还回头向李培诚露出妩媚一笑,眨了下眼睛,风情万种,勾人心魂。

    李培诚心里哀嚎一声,他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他是真心实意地想被扔下虎背地。哪怕被踹下来也成。

    可惜这话不好说出口,否则谁知道这妖艳女子会不会翻脸不认人。李培诚真是欲哭无泪,眼看着后面的杀气越来越浓,破空之声也是不绝与耳,偏生自己还牢牢地在当着“黄继光”。

    不抛下自己,说得轻巧,要不我们掉个位置试一试。

    “姐姐,他们马上追到了,还是放我下来!大家一起死,还不如死我一人!”李培诚凛然道。

    生死关头,这回他是把压箱底的演技都拿出来,奥斯卡演帝不过如此,当然之所以演得如此逼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讲的话有一大半是真地,就最后一小句“还不如死我一人”是假的。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李培诚那份迫切想下虎背的决心,是半点水分也不掺杂的。也正是如此让妖艳女子甚至连那位纯洁女子也犯迷糊了,天下莫菲还真有这样为了萍水相逢的美女,不,应该说陷害了他一把的美女(这点她们心里明白得很)而甘愿丧命的痴男。

    侥是两个女人都精明得跟狐狸精一样,此时也是想不通,既然想不通,心里难免就有几分感动。

    女人一旦感动起来,这事情就发大条了。就像这世界上,经常可以听到有女人为男人寻死寻活,却很难听到有男人为女人寻死寻活一样,说白了,也就是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感情用事。所以女人狠起来很狠,爱起来很爱,有时候可以让男人心惊胆颤啊。

    李培诚正想,自己这样决然,这可谓壮士一去不复还,甘愿为汝抛头颅,洒热血,这两个女人又不是什么好货,确切地说是视他人性命为草芥的坏货,莫非这回还不开开心心地让自己去寻死不成?却怎生也未想到,这世间有个成语叫弄巧成拙,过犹不及。

    这回那妖艳女子倒没咯咯笑起来,而是俏脸生寒,冷哼一声,道:“小弟弟只管安心,凭他们想取我们性命还差了点。”

    我管他妈地他们有没有本事取你们性命,老子只要下去。当然这话李培诚是不敢骂出来了,无非在脑袋里回荡一圈而已,气坏了的李培诚倒没注意到,这妖艳的女子刚才还是称呼他为小兄弟来的,如今却称他小弟弟了,被一个女人叫小弟弟,若李培诚注意到,真的要声泪俱下了。

    不过这回李培诚再也不敢表现什么为女人挡风遮雨,挡枪挨刀的男子汉气概,现在他已经死了这条心了,这妖艳地女子是决心不放自己走了。现在李培诚也没心思去想,她留住自己的目的是什么,究竟是想强奸了他之后,让他走人,还是先奸后杀,反正李培诚认为好事情总没有。。

    李培诚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后面不停逼近地罗黑门五大护法,谁让他的位置是那么的关键,那么的重要。

    “那是,姐姐如此厉害的人,他们又如何奈何得了你。不过杀鸡焉用牛刀,小弟还有雷珠,只是被姐姐给捆了身子无法取出。”李培诚无奈只好这样说道。

    靠天靠地靠人,还不如靠自己。现在挡枪眼的是李培诚,就算妖艳女子说得天花乱坠的,把自己比成天仙下凡,李培诚也不敢把自己的性命压在她身上。癸水阴雷虽然也算是好法宝,用一颗少一颗,不过这个时候不用还更待何时。

    而且李培诚现在也已明白过来,这癸水阴雷在别的地方或许奈何不得这些人,但这里大家实力都大打折扣,这癸水阴雷就不可等闲视之了。

    妖艳女子一听,美眸亮了一下,咯咯笑道:“原来这种好东西弟弟还有啊,也不早点说。”

    说着咻地一声,缠绕着李培诚身子地七彩虹带被妖艳女子给收了回去。

    李培诚微一错愕,他倒没想到这妖艳女子现在竟然这般干脆起来,他只以为这女子最多会稍微放松点束缚,让他能取癸水阴雷就谢天谢地了。

    女人地心思海底针,这天底下又有哪个男人能琢磨透?李培诚也不例外。

    当断则断,这个时候李培诚当然不会去追究这个毫无意义的意外,脚尖在白虎上面一点,整个人如老鹰一般向前方飞掠而去。

    还没等妖艳女子和纯洁女子回过神来,李培诚已经脚着地了。

    脚刚着地,李培诚地双腿就如装了弹簧一样猛地发力,整个人再次往前奔跃,那速度丝毫不亚于白虎。

    看着李培诚急速前标,转眼间消失在茫茫森林中,两个女人看得目瞪口呆。她们怎么也无法想通一个分神初期的人,怎么可能在元邙山脉跑得比云虎还快。就算妖艳女子自负修为高深,也觉得自己做不到那一点,否则她早就弃云虎而奔逃了。

    两个女人这才突然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哪里是什么痴男,哪是想为她们挡枪挨刀,根本就是想自己独自逃生。

    今天两更,因为晚上同学结婚有酒席,下午要提前出发,第二更下午肯定是完不成,只能晚上回家继续赶稿。我不喝酒的,所以回来赶稿没问题,就是更新时间可能会比较迟,建议可以留在明早再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