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三丰去,葛古出

    东方,火红地太阳从海地尽头升起。

    海浪在阳光下如鱼鳞闪烁着波纹。一望无垠,很美,很开阔。

    空中,碧海龙舟上,一对情侣迎风而立,目光静静地眺望着远方,谁也不没有说话,或许是沉浸在清晨这幽静的美丽之中,也或许在想念着某人。

    许久李培诚叹了口气。轻轻将孙晓萱揽过来。孙晓萱顺势将头依靠在他宽厚地肩膀上。

    远处现出了冰雪山峰,冰雪在阳光下反射着绚丽的光彩。一个雄伟的男子迎风立在半空之中,望着李培诚。

    李培诚心神一震,碧海龙舟如箭般向张三丰射去。

    “老哥,莫非?”李培诚看着张三丰,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

    “要走的终究要走,或许不久的将来你我兄弟能再次相逢也不一定。”张三丰笑道,只是李培诚还是发现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了。

    刚刚了断了尘缘,那种离别的伤痛还隐隐在心里发作着,却没想到张三丰却要走了。尘缘虽了,但终能回首一日,星程漫漫,这一别李培诚却连一点底都没有,谁知道是永别还是有缘再见。张三丰若不是想到这点,他又何须强作欢颜,眼角却偷偷湿润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孙晓萱已经偷偷离开了两人,落到下面与柳芷芸等人一道仰望着天空。

    “老哥可有什么未了尘事需要小弟效劳?”李培诚问道。

    张三丰远眺远方,道:“若可以让你门人再保武当派百年平安。”

    李培诚闻言,道:“只要葛门在,武当定在。”

    张三丰不再言语,与李培诚两人静静地站在半空中,谁也没有说话。

    许久……

    “为兄去了!”张三丰突然说道,然后整个人如箭般往高空飞去,头不曾回。

    “各位多保重了!”高空中传来张三丰的声音。

    接着一块半只手掌般大,呈半圆形地雪白古玉,在阳光下闪耀着冰寒玉白中带点粉红的光彩,玉上面刻着半个太极图,玉地下方是锯齿状的凹凸,很显然必有另外半块玉与此相配。

    李培诚手中握着这半块圆玉,久久望着空无一人的高空,许久深叹了口气,低语道:“老哥一路平安!”然后收起了半块圆玉,飘然而下。

    一间密室里,无花无树,只有一个老人盘坐在地,但却满屋的清香气息,生机勃勃。若人在此处必然以为自己身在原始森林之中,周围都是参天大树,旺盛青草。

    淡淡的绿光在葛古身上萦绕,那生机,那清香便是从葛古身上的绿光散发出来。

    葛古仍然闭着双目,但丹田之内,或许不应该再称之为丹田,因为此时的空间比起丹田来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里面绿光萦绕,似另成一天地。金丹已经不见了,只有一棵翠绿的小树在这空阔的天地抽支发芽,在茁壮成长,勃勃地生机充实着整个天地。

    四年多前,葛古因为身为太上掌门,当葛门面临危机之时却须徒弟为他安排避难之处,心中黯然伤神,明知修炼之途需徐徐图之,但却仍愤然闭了死关,甘愿历万千凶险,寻求那万分之一地突破机会。

    入了关,他以自身为丹炉。取万千药材,丹药尽入肚腹,重新炼化吸收。期间生死危险,痛苦折磨不足为外人道。

    花开花谢,花谢花开。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葛古天纵之才,自悟无上丹道。此次万千凶险。冥冥中或许老天见怜,竟让他渡过了此难关。看破生死玄机,生即死,死即生,竟另辟蹊径,以丹为种子,破土而出,发苗长成了如今一棵翠绿小树。

    无限生机,无限生死奥秘尽都在这小树之中。葛古心中虽然还不明白最终要走向哪里。但他知道生死循环,尽在这小树之中。

    葛古微笑着张开了双目。身上绿光渐渐散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整个人看起来却是说不出地清新,让人面对他如沐春风,舒服之极。

    数种药材飘浮空中,团团绿火将它们裹住,慢慢消融,最终化为一粒丹药。

    丹药古朴无华,但却让人感觉内蕴无限生机。好似活物。

    葛古露出满意的微笑。将丹药收入芥子袋中,飘然破关而出。

    南极洞府空无一人。葛古脸色微变,心神一动,绿树立刻迎风招展,神念如丝铺张开来,却发现葛门上下门人尽在府外。

    一道身影掠过,葛古飞身而出。

    “师父!”正领着葛门上下往洞府回的李培诚一脸惊喜地叫道。

    眼泪却湿润了他的眼眶,别人或许不知道葛古正历经万千危险,他李培诚却又如何不知,如今终于见到师父无恙而出,真可说喜极而泣。

    “我终还是未能见张前辈一面。”南极洞府,师徒两面对而坐,葛古感叹道。

    “张老哥乃奇人,肯定能威扬宇内,到时终有相见一日。”李培诚说道。

    葛古叹了口气,宇宙漫漫,凶险难测,谁知道外面有多少奇人异人,要想威扬宇内,谈何容易,就算真的能办到,那又需要多少年?只是这点,两人心里都清楚,葛古没有开口去点破。

    “为师闭关四年有余,外界如今有何变化?”葛古问道。

    李培诚将事情一一交代,葛古自然免不了感叹连连,看着李培诚许久才说了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李培诚闻言却突然翻身跪在葛古前面,求道:“无论何事发生,弟子恳请师父今后勿要以身犯险!”

    葛古闻言两眼微润,看着李培诚向自己磕头,心情复杂交错。他又何尝愿意以身犯险,只是葛门如今虽叱咤修真界,但葛门基础薄弱,乃李培诚一人支撑着。只是他身负李轩庭重托,一旦他到了分神境界,以他的禀性又何如能再安心逗留地球,而延误李轩庭的重托呢?李培诚若离去,这葛门没人坐镇又如何行。

    葛古身为太上掌门岂能不考虑此事,况且他参悟了无上丹道,李培诚身上又不乏好药材好丹药,别人不敢轻易使用,他却能冒险为之,虽然是九死一生,但人生在世,该担当地总得担当一下,该赌时也总得赌上一把。况且柳芷芸已经得传了他地丹道,就算灭为灰烬,却也总算留下了道统。。

    当然如今葛古是走了大运,不仅大难不死,功力突飞猛进,而且在丹道上又更进一步,领悟生死奥妙,此奥妙与张三丰的阴阳两仪乃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都是宇宙最玄奥最本质地奥秘。

    李培诚事过重提,葛古蓦然回首,才发现之前每一步都是惊心动魄,凶险到了极点,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四年多内安然渡过来的。

    “起来,为师应了你便是。”葛古伸手扶起李培诚,葛古如今已如种子破土而生,生命璀璨,生机勃勃,又哪会再重走旧路。

    李培诚见葛古应下,这才开心地起身,两眼神光闪烁地看着葛古道:“师父如今修为大大突破,就连弟子看得也有些迷糊了。”

    葛古哈哈一笑,把手伸给李培诚,道:“你仔细探查一番,不就一目了然了。”

    李培诚依言探查,却看到葛古全身经脉内生机勃勃,那生命力极其坚韧顽强,犹如小草一般,任它磐石如何压住它,终能破土而出。

    李培诚继续探查下去,身子却猛然一震,他发现葛古的丹田,绿光萦绕,生机盎然,一棵小树巍然屹立在其中,似乎有无穷的生命力在其中释放出来。

    突然间,李培诚脑子里浮光掠影。花开花谢,飞叶落下,嫩叶长出……

    多少年来,每次李培诚走在西湖边,看着秋风扫落飞叶,看着柳树抽出绿芽,他都隐隐有些感悟,今日他才幡然醒悟过来。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大自然一直在向人们展示着生死循环的规律,只可惜却没人看破其中奥秘。

    李培诚知道,只要小树不灭,终能长成参天大树,终能开花结果,再续生命奇迹。

    “师父真乃奇人,弟子拍马也是赶不上师父。”李培诚收回手,道。

    葛古指着李培诚笑道:“四年多不见,你拍马的本事倒是突飞猛进。你那九转金丹却又哪里输给为师了,况且为师虽然有突破,但论实力充其量如今也不过就元婴中期的修为,恐怕连你一招都接不住。言归正传,灵虬道长六人今在何处,为师看看,说不定能找到解决办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