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别了

    写得有些不顺手,有些低谷,今天就一更,貌似已经欠了四章,会补上的。

    推荐好朋友碧心轩客的一本书《全能修真者》,书号1195412,恳求各位关注,方便的话也请收藏一下。

    生活回归了平凡,每天李培诚都泡在实验室里、图书馆里。

    半年之后,孙晓萱终于到了毕业的时候。同班的同学考研的考研,考公务员的考公务员,找工作的找工作,唯有孙晓萱整天在家里过着悠闲的日子,看看电视,陪陪老爹老妈。

    一年之后,稻瘟病菌的科研工作因为李培诚这个半神仙人物的加入,以及资金的大量投入,终于成功地寻找到了破坏稻瘟病菌入侵水稻关键基因的基因片段,并且成功地将这个基因片段转接到水稻种子里去,如此一来,稻瘟病菌入侵水稻的关键基因因为水稻种子内所含的这个基因片段受到了阻隔,再难危害水稻。另外,同步进行的抗菌药物研发也终于取得了突破,开发出了新一代的抗稻瘟病菌药品,虽然效果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但那已经不再是关键问题了。

    稻瘟病菌的科研工作告落之后,李培诚与孙晓萱在杭城举行了婚礼。

    婚礼举办得非常豪华却不失温馨浪漫和低调,来参加的人主要是孙晓萱的亲戚朋友,孙信品夫妇的朋友同事。李培诚邀请的人就两位,何教授和省委张副书记。

    婚礼上,李培诚宣布了自己将与孙晓萱移民海外的消息。

    深夜,李培诚静静地站在幽静美丽的吴庄公寓小区,抬头望着不远处还亮着灯的窗户。

    尘世里该了的事情,基本上都了结了,唯有曾经在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过一段美好时光地孙小兰三人。李培诚到如今还没做一个了结。

    李培诚是个喜欢做事情干脆利落的人,但今夜他却有些犹豫难决。

    他觉得应该跟她们三人做个道别。至少朋友一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李培诚觉得心里难安。但他却又害怕搅乱了三个女孩平静地心境,害怕看到三个女孩眼泪汪汪的伤心样子。

    最终李培诚还是来到了门前。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杜美玲,四年左右不见,杜美玲不见老去。反倒变得越发风韵诱人,内在地气质越发让人心动。

    “啊,老板!”杜美玲惊喜地叫出了声,接着李培诚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些晶莹的光芒在闪动。

    李培诚微笑道:“这么迟,算不算骚扰!”

    “不算,不算。欢迎还来不及呢!”杜美玲笑着把李培诚迎了进来,偷偷抹了下眼睛。

    李培诚本想开玩笑说原来你们还欢迎骚扰,但最终还是把这话给吞了回去。

    刚进了门。兰小雪和邓婕尖叫着跑了出来,然后捂住嘴巴,瞪着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培诚,似乎追星女孩在半路上突然看到了心中地偶像。

    “怎么,不认识我了?”李培诚笑道。

    “不,不,只是太突然了!”兰小雪连连摇头道,眼泪却怎么样也忍不住就滚落了下来。

    四年了,哪一天她们不在关注着隔壁的动静。但每一天都失望。虽然她们没有说出口。但她们心里都暗自认为老板或许再也不回来了。

    李培诚就怕看到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场面不仅让他心酸。也让他感到深深的内疚。他心里暗叹一声,装作没看到她们的眼泪,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道:“不会连杯茶也不给我这个老板倒上一杯。^^^^”

    李培诚这话一说,三人这才从惊喜中回过神来,纷纷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清洗茶杯地清洗茶杯,准备茶叶的准备茶叶,准备水果的准备水果……

    看着三个美女洋溢着欢快地笑容,婀娜的身姿在眼前晃动,忙碌开来,李培诚却又感觉鼻子有些酸了,心里暗骂了声感情真是***怪玩意,早知道当初就不开什么服装店,至少不要发善心把这三个女人安排到自己的公寓里来。

    很快水果,茶水什么都整整齐齐地摆在了李培诚面前,然后个个盯着李培诚看,看得李培诚喝口茶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晚上有没有空?”李培诚喝口茶后问道。

    “有,当然有,莫非老板晚上要请我们吃宵夜不成?”杜美玲连连点头,然后半开玩笑似地问道,不过从她的目光中不难看出她心中其实很希望如此。

    “哈哈,宵夜没问题,只要你们不怕身材走形。”李培诚大笑道。

    “老板请客,就算走形也值得。”杜美玲立刻笑道。

    “那好,现在就走。”李培诚笑道。

    三人自然拍掌说好,纷纷进屋换了套衣服,然后众星捧月般捧着李培诚这棵“小草”出门了。

    吃了宵夜,李培诚建议逛夜西湖,逛了夜西湖后又去西湖边的钱柜唱卡拉ok。唱歌的时候,李培诚来者不拒地与三人唱了情歌,之后四人又在杭州城瞎逛。

    直到清晨,四人才又回到了吴庄公寓。

    “我要走了!”李培诚面带微笑说道,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自然随意。

    尽管如此,三个女人还是哭了,到这一刻她们哪里还不清楚这一别后或许就再也见不到这位让她们魂牵梦萦的神奇男人了。

    看着三个女人哭得像泪人一样,李培诚铁石般地心肠还是被融化了,鼻子发酸得不得了。

    “给我们一个拥抱好吗?”杜美玲擦掉了眼泪幽幽说道。

    李培诚闻言点了点头,张开了双臂,站在第一位地是邓婕,所以他就先拥抱了她。

    第二个杜美玲,杜美玲是位个子很高挑的女人,也是三个女人中胆子最大,最敢跟李培诚开玩笑,斗嘴地人,三人中李培诚其实最喜欢欣赏的是杜美玲。

    当李培诚向她张开双臂时,杜美玲这位坎蒂丝集团高高在上的总经理再次泪涌而出,扑入了李培诚的怀中。双臂紧紧环抱在李培诚的腰上,脸侧贴在李培诚的胸膛低声抽泣着,泪水湿透了李培诚的衣服。。

    李培诚温香软玉抱满怀,但心里却只有说不出的伤感,抱着杜美玲,感受着她性感的身子在怀中因为抽泣而微微地颤抖,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终于杜美玲松开了双手,却突然用手捧起了李培诚的脸,红润的嘴唇吻了下去。

    李培诚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没想到杜美玲有这么大胆的举动,他完全有能力躲避这个吻,但当她看到杜美玲凄美,伤心欲绝的美眸时,却任由她吻了下去。

    那个吻似乎用尽了杜美玲的所有力量和勇气,她丰满的胸部剧烈起伏着,脸却是苍白的。

    唇分开了,杜美玲静静地退到一边,目光没有离开李培诚。

    兰小雪是三人中最有灵气和才气的女子,她没有像杜美玲那样将感情激烈地奔放出来,只是静静地走到李培诚的身边,然后将脸贴在李培诚结实宽厚的胸膛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泪水无声地滑落,这一刻她忘掉了羞涩,忘掉了一切,只想就这样静静呆着。

    许久,李培诚终于开口道:“我要走了。”

    兰小雪娇躯一颤,脸抬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滴,迷离的目光看着李培诚,喃喃道:“老板,亲我一下,我想记住它的味道。”

    李培诚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样一个请求,所以他吻了她,然后转身走了,再也没有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眼泪也会忍不住流下来。

    现在他才算真正体会到,人无论你到了何等境界,总有无奈的事情!

    李培诚走了,几乎只一转眼,三个女人就看不到了李培诚的身影,她们并没有觉得奇怪,因为她们知道她们的老板不是普通人,但她们却伤心他的背影消失得如此之快。

    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档案袋,打开一看却是坎蒂丝股权无偿转让书,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碰到任何麻烦都可以拨打这个号码,会有人帮你们的,包括你们想狠狠地把自以为了不起的法国时尚界踩在脚下,站在世界之巅,只要你们认为需要帮忙,就拨打。”

    泪水再次滑落脸庞,突然邓婕放声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你?刚才老板在的时候还没见你这么哭!”杜美玲和兰小雪被邓婕吓了一跳。

    “你吻了老板,老板亲了你,只有我…..哇”邓婕指了指两人,忍不住又放声大哭了起来。

    杜美玲和兰小雪幽幽叹了声,自顾坐在沙发上发呆去了。

    这个吻也许就是这个神奇男人留给自己这辈子最美的回忆了!邓婕失去了这次机会,也意味着永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