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婚姻

    翻云覆雨虽已过,但房间里还弥漫着靡靡春意。

    孙晓萱一丝不挂,雪白晶莹的玉体趴在李培诚的身上,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两眼媚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哥,这次来杭州会呆多长时间?”孙晓萱问道。

    “嗯,说不清楚,不过估计会等到你毕业。”李培诚笑着回答道。

    “真的!”孙晓萱惊呼道,整个人坐了起来,两修长雪白的美腿横跨在李培诚的腰部,高傲的乳峰巍巍颤颤地在李培诚的眼前摇晃。

    虽然已经翻云覆雨,覆雨翻云,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下午,此时此景还是惹得李培诚起了反应,顶在了孙晓萱雪白丰满的屁股。

    “啊!”孙晓萱叫了起来,本已有些褪去的春潮又涌了上来,玉手情不自禁便往后伸去……

    夕阳透过粉色的纱窗,将这个温馨的小屋点缀得更加暧昧浪漫。

    “呀!不好,等会我爸妈就要回来了,快,快,哥快起床。”孙晓萱光着身子跳了起来,惊声叫道,看她惊慌的样子,似乎天要塌下来一样。

    李培诚胳膊肘撑着脑袋,斜靠在床上,看着孙晓萱上蹿下跳的。直发笑,他就喜欢孙晓萱这种青春率直。

    “笑,笑,哥你还笑!”孙晓萱气得扭了李培诚一下,推着他要他快起来。

    “慌什么,阿姨叔叔回来就回来呗,我又不是外人,最多我到时求叔叔阿姨把他们的宝贝女儿嫁给我。”李培诚笑着嘀咕道。

    孙晓萱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李培诚说什么,只管紧张地收拾着凌乱的屋子,猛然间手中花花绿绿的性感玩意突然掉在了地上。啊地叫了一声,光着身子向毫无准备地李培诚扑了过去。

    李培诚一时间倒没想到这丫头说变脸就变脸,被强行给压倒在了床上。

    孙晓萱明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目光一闪不闪地盯着李培诚,看得李培诚心里渗得慌。

    “怎么了?我连上长花了,莫非你还想来一次不成?”李培诚嘴里噼里啪啦地问道。大海数次生死大战,血腥杀戮之后。李培诚突然感觉现在这样的生活真***好,嘴巴也贫了很多。

    孙晓萱闻言,却猛地低头狂吻李培诚。吻得李培诚又一次起了反应,她才松了嘴,气喘吁吁,当然上身又是春光浮动。

    “你,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要向我爸爸妈妈求婚?”孙晓萱的目光又火辣辣地盯着李培诚。

    李培诚心里突然颤动了一下,目光同样紧紧盯着孙晓萱,突然之间他的内心涌起无法形容地内疚。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够爱压在自己身上,**以对,爱得自己死去活来的女人,至少他跟她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没发现她心中有一个这么热忱的期盼。

    一直以来,他总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是这世俗中的人,也不再受着世俗的规矩约束,也没把世俗的一些东西放在心上。就像他与孙晓萱的婚姻,他总以为如今他们已经是神仙般的人物。谁还会去在乎结婚这种粗俗地仪式。相亲相爱,永不分开才是真谛。但他错了。大错特错了。对于孙晓萱这是一件很有特殊意义的事情,她还有父母,她还有很多亲戚朋友,她肯定希望她的父母,她地亲戚朋友一起分享她的快乐,也想在他们面前晒一晒她的幸福。这是她生命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当然是真的,我还准备跟我们美丽地萱萱小姐举行浪漫的婚礼呢!”李培诚微笑对视着孙晓萱的目光,很认真地说道。

    “哥!”孙晓萱动情地叫了声,湿润地舌头如妖娆的妖精一般缠上了李培诚,从他的嘴巴,亲到胸部,小腹,继续下去,含在了嘴中。

    李培诚感觉自己被温润给包围住了,很是舒爽,只是该死的时候突然心生警惕,他感觉到了孙信品夫妇正迈步走入小区。

    “萱萱,快别,你爸妈已经在小区里了。\\李培诚推了推孙晓萱,急道。

    虽说要光明正大的娶人家女儿,但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在未来岳父岳母家折腾这事啊。

    “唔!”孙晓萱却不知道为什么坚决地推开了李培诚的手。

    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说清楚,但李培诚却完全明白,目光深情盯着孙晓萱修长滑嫩的后背,竟有些痴了。

    “爸妈,你们回来啦!”

    当孙信品夫妇回来的时候,李培诚已经道貌岸然地坐在了沙发上,孙晓萱则过分热情地跑到门口迎接他们。

    李培诚一边站了起来,心里一边暗暗偷笑,这小丫头什么时候也开始懂得掩饰,只是有些欲盖弥彰了。

    “咦,今天又不是周末,你怎么回家来了?”夏涵好奇地问道。

    “怎么,不是周末就不准我这女儿回来呀!”孙晓萱不满地问道。

    这时孙信品夫妇已经看到了培诚,而培诚也已经满脸微笑地叫着叔叔阿姨。“我说呢,你这丫头没到周末怎么就回来了,原来是培诚来了,真是的也不早说一声,我也好早点回来,多预备几个菜。”夏涵手指点了一下孙晓萱地额头,怪道。

    孙晓萱扮了个鬼脸,挽着夏涵地胳膊,不满地道:“哥来了。你就嚷着要多准备菜,我每次周末回家怎么不见你多准备菜。”

    “你这丫头,白疼你了,我什么时候亏待你了!”夏涵故作气恼地又点了下孙晓萱的额头。

    孙晓萱嘻嘻一笑,摇了摇夏涵地手臂,道:“好了,好了,女儿冤枉您老了。”

    夏涵这才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母女俩别寒酸来寒酸去的。快下去再买几个下酒菜来,我先跟培诚杀上几盘。”孙信品催道。

    夏涵白了孙信品一眼,孙晓萱则嘻嘻地拉着她地胳膊嚷着买菜去了,只是出门的时候,对着李培诚喊了声“哥,让着点我爸”,气得孙信品直瞪眼。

    夏涵和孙晓萱走后,孙信品给李培诚泡茶。李培诚则摆棋谱。。

    虽说以李培诚现在的算计能力,跟孙信品下棋就像过家家一样,不过心里却感觉说不出的踏实温馨。

    “说起来。我们也快有三年没下棋了,时间过得真快。”孙信品落下棋子,突然感叹道。

    “是啊,听说叔叔如今已经是市委组织部长了,我还没恭喜您呢!”李培诚笑道。

    “什么恭喜不恭喜。若没有你的帮忙叔叔到现在恐怕还蹲在园林局。”孙信品摆摆手道。

    李培诚笑了笑道:“我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以叔叔的本事总有一天能在****上混得风生水起的。”

    孙信品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再说下去。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叔叔知道你不是凡人。”

    李培诚闻言愣了一下,刚想解释一番,孙信品却摆摆手阻止他道:“你不用解释,叔叔心里有数得很。”

    孙信品心里确实有数得很,自己与夏涵喝了李培诚送的猴儿酒之后,身体这几年不见老下去,反倒越发青春活力。这只是其一,在淳安当县委书记时。他与任远有过不少接触。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才是富甲天下,什么才是武林高手。这几年慕青保健品可以说席卷了整个世界,任氏家族的财富更是急剧的膨胀。但就是这样地家族,他孙信品在淳安的时候,任氏家族的人无不对他恭敬有加,不遗余力地为他造势,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快就爬到市委组织部长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当然张副书记也起了很大作用。这还不止,女儿孙晓萱的变化,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做父母的岂能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当然孙信品所猜测的跟实际还是有很大的出入,他只是知道李培诚应该是属于传说中世外高人这类型地人,就像武侠小说中所写的什么绝世高手。至于神仙之类的,作为政府官员,受过良好教育地人,他是不会胡思乱想地猜测到那个份上。

    李培诚看着孙信品,他知道有些事情总要让这未来的岳父大人知道那么一点,如今既然他自己提出来,想来他一定有话要讲,如此也好。

    果然孙信品沉吟了一会,继续道:“本来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应该,也知道你是个好青年,但萱萱是我的女儿,有些事情我还是得问个清楚。你和萱萱究竟有什么打算,还有我只有萱萱一个女儿,我不想她像个鸟儿一样从我身边飞走,老了也不在我的身边。”

    “我想等萱萱毕业后就跟她结婚。”李培诚看着孙信品真诚地说道。

    “我同意。”

    虽然知道这事就算孙信品反对也迟了,但李培诚听到孙信品这样干脆地回答,脸上还是情不自禁露出了开心地笑容,继续道:“正如叔叔说的,我不是凡人,其实萱萱如今也不是了。她现在也拜了我师父为师,所以她毕业后可能会经常离家修炼。但绝对可以经常回家陪你们,你们想她也可以随时打电话,自然会有人通知她前来的。”

    孙信品闻言,悬着地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他自然不介意孙晓萱跟李培诚百年好合,这是求都求不来的事情。只是李培诚太过神秘了,太过厉害了,厉害到他心慌,生怕女儿跟了他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就像小说里写的逍遥与山林之间。到所谓的世外桃源的地方生活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孙信品落下了手中的棋子,笑道。

    “都是我不好,有些话没提前讲,让叔叔您担心了。”李培诚道。

    “高人行高事,这道理我还是懂地,只是没想到这事情却会发生在我身边。对了,若不介意你能不能露两手给叔叔瞧瞧,听说国家安全部门里也有不少高手,不过我没资格见识。”孙信品说道。

    “呵呵,叔叔想看。自然没问题,叔叔想看什么呢?”李培诚笑着问道。

    “飞檐走壁有没有?”孙信品两眼发亮地问道。

    男人没有一位心中没有飞檐走壁的梦想,哪怕到了这个年纪,孙信品还是不能忘怀年少时的轻狂梦想。

    “这有何难?叔叔自己也能行。”李培诚笑道,不等孙信品回过神来,却已经抓住了孙信品地手臂,一股柔和地力量缓缓输送进孙信品的身体,势如破竹地打通孙信品体内地经脉。

    岳父大人。说来也是半个老爹。人都是有私心的,而且李培诚还是大有孝心之人,若不是孙信品夫妇资质有限。李培诚手中没有妙同造化之物,可完全改变他们的天赋资质,生怕引他们入修真界,却要止步金丹大道,徒增烦恼遗憾。李培诚是绝不会扔下他们不顾的。尽管如今不能引他们入修真界,但帮忙把孙信品打造成一位武林高手却只是举手之劳。如此一来,也好让他活得更滋润潇洒一些。就算遇到一些歹徒也有个反手之力,当然寿命也能更长。

    孙信品感觉整个人暖洋洋地,说不出的舒服,整个人似乎飘啊飘起来了。

    很快李培诚就把手收了回来,而孙信品则成为了地地道道的武林高手。

    “叔叔不妨试一试!不过要注意力道。”李培诚笑道。

    孙信品仿若还在梦中,愣愣地看着李培诚,又看了看自己变得有些晶莹光泽的手掌,问道:“我真的可以吗?”

    李培诚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孙信品这才站了起来。脚轻轻在地板上一蹬。整个人立刻如箭一般往上冲,骇得孙信品手舞足蹈。李培诚微微一笑,手一扬,一股力量重新把孙信品拉扯到了椅子上。

    孙信品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培诚,如果之前他认为李培诚不是凡人是因为很多事情让他推测了出来,但今天他是亲身体验到了,而且是完全超出了他想象范围的不平凡。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世间竟然还有拥有这等神奇力量的神秘人物,而且这人还要做自己地女婿,自己的女儿还将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事之后,孙信品再也无心思下棋。面对这位女婿反倒有点像是自己成了女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最终还是李培诚先开了口,道:“我再教叔叔一套运气养生地方法,如此一来,以后叔叔不仅可以强身健体,长命百岁,而且半路来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不是个问题。”

    “好,好,快教。”孙信品急忙道,现在他对这位女婿真是喜欢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李培诚教完,夏涵母女也说说笑笑地回来了。孙晓萱一进门就发现了她爸爸有些不同,有些疑惑地将目光投向李培诚,李培诚却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上前问道:“今个买了什么菜?”

    “基围虾,鲫鱼……”孙晓萱报了一连串的菜名出来。

    “嘿嘿,都是我爱吃的,来来,好几年没来拜访叔叔阿姨,今天我来下厨,一来赔罪,二来也庆祝叔叔高升。”李培诚抢过夏涵手中的袋子,笑道。

    夏涵本来不肯,见孙晓萱嚷着好好,露出了会心一笑,便也就随他们去折腾了。

    “哥,我爸是怎么回事?”进了厨房,孙晓萱立刻问道。

    “嗯,是这样地,你爸呢答应了把你嫁给我,我这做女婿总得表示表示,于是便帮了岳父大人一把。”李培诚贼笑道。

    孙晓萱没想到刚才在床上才提的事情,这出去买菜一会儿的工夫,李培诚竟然把求婚地事情给提了,立刻小脸红了起来,手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培诚。

    “怎么,不同意啊,那我现在就去跟叔叔说把婚事退了。”李培诚坏笑道。

    “你敢!”孙晓萱立刻掐了李培诚一下,瞪眼威胁道。

    李培诚嘿嘿一笑,道:“烧菜了,烧菜了。”

    孙晓萱扑哧笑了出来,白了李培诚一眼,真是千娇百媚。

    这时客厅里传来了夏涵的尖叫声,还有孙信品得意的笑声。

    李培诚和孙晓萱互相对视一眼,突然放声笑了起来。

    晚餐在很温馨的氛围下进行,欢笑声不时在这个家**里回荡着。

    晚餐之后,岳母大人自然也享受了岳父大人同样的待遇,而且李培诚还亲手捧上一颗据说有养颜美容的丹药给夏涵。女人哪里有不爱美,不爱青春永驻的,立刻开心地服了丹药,连连称赞这女婿好。

    孙信品也想要这样的丹药,但夏涵却不许李培诚给他,说都一把年纪了,还搞得青春焕发干什么。岳母大人开口了,李培诚自然不敢给,不过私底下那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夜风有些寒冷,但对于李培诚与孙晓萱而言却根本算不得什么。两人坐在窗台边,孙晓萱的脑袋靠在李培诚地肩膀上,如水地月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

    “如果每天都这样就好了!”孙晓萱幽幽叹了声说道。

    “你如果喜欢这样,以后可以经常来陪他们。”李培诚轻轻摸了下孙晓萱乌黑地秀发,柔声道。

    “哥,真的不能带我爸爸妈妈去修真吗?我想他们如果发现原来人还可以飞天遁地,地球上还有美轮美奂的仙境,他们一定会比今晚更开心的。”孙晓萱说道。

    李培诚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孙晓萱的想法毕竟还是太单纯了,且不说那美轮美奂的世界只是表面现象,真正本质是强者生存的世界,比现今社会更**的弱肉强食,单说人的**,他们会仅仅满足与飞天遁地吗?带孙信品夫妇入修真界并不难,尤其如今李培诚站在了海外修真界的巅峰,财大气粗,就算再来几十个孙信品夫妇他照样养得起,但养得起跟培养成才却是两码事。他们会甘心与止步金丹期吗?他们会甘心在这个强者如林的世界里做垫脚石吗?就算他们甘心,李培诚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好好在这个世界过着逍遥自在,充满激情乐趣的生活。

    不知道有时其实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因为不知也就无所谓不知足了。

    李培诚再次抚摸着孙晓萱的秀发,许久才道:“萱萱,我也希望叔叔阿姨生活得开开心

    “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他们。”

    李培诚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湿了,心中不禁一疼,双手捧起孙晓萱美丽得让人心醉的脸蛋,目光凝视着她的双目,道:“萱萱,哥答应你,只要有一天我找到改造叔叔阿姨的奇珍异宝,我一定会带叔叔阿姨入修真界,让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