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灭门(二)

    邝虚真人张嘴喷出一道紫光,那紫光乃是一把光芒四射的锋利飞剑。飞剑发出尖锐的剑吟声,冲天而起,往被四象凶煞之气笼罩的天空杀去。

    紫光剑剑气四射,搅得天地凶煞之气紊乱,威力巨大。

    崂山派众门人见掌门出手,信心顿时倍增,纷纷怒喝着拚全力驾驭法宝往天上冲杀而去。

    凶煞之气被撕开道道口子,渐渐淡了下去,正当众人以为有望冲杀出去时,高空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冷哼,冰冷的声音充满了不屑在天地回荡,在众人耳边萦绕。

    冷哼之后,一道粗大的黑色剑光,带着冷厉的剑气从天而降,所过之处似乎天地开裂,空间动荡,漫天法宝纷纷被这剑光撞击开来,根本近不了黑色剑光百丈之内,唯有邝虚真人的紫光剑堪堪继续前进。

    天空再次传来一不屑的冷哼声,继黑色剑光之后,又有三道剑光从天而降,撕裂空气的呼啸声席卷起阵阵杀气,让人脑海情不自禁浮现满天血光,赤地千里的惨烈杀戮景象,无边的杀气吞噬着众人的元神意念。

    锵!双剑交击,金铁交鸣声响彻天地。

    噗!鲜血从邝虚真人嘴中狂喷而出,脸白如宣纸,紫光剑滴溜溜便往地下跌落。

    只一个照面,邝虚真人便受了重伤。

    黑色剑光悠然回撤,其他三道剑光继又攻来,直取邝虚真人性命。

    邝虚真人猛一咬牙。跌落的紫光剑再次祭起,一剑化三剑,迎了上去。

    掌门一个照面便受重伤虽然让众人心底惊慌不已。但见掌门有难,众人还是纷纷祭起法宝朝天上那三剑光攻去。=首-发=

    “杀!”

    怒吼声穿破寂静的北极上空,在天地间回荡着。

    一冲出五行环,李培诚几乎不做停留,势不可挡地挥枪朝上峰真人刺杀而去。

    血红的光芒在黑夜中划过,犹如璀璨的流星划落漆黑的夜空,绚丽而迷人,但只有面对此枪威势地上峰真人知道,璀璨迷人的绚丽之后是冰冷杀戮的枪尖,就像毒蛇一样。拥有鲜艳地外面却藏着致命的剧毒。

    上峰真人修长狭窄的双目猛地射出寒冷的目光,目光中夹带着一丝惊讶之色。约战之前的十足信心,在这一刻消失殆尽,这不是一位出窍初期的修士能施展出的一枪。

    战局再不是他想象中的一面倒,而是真正的生死对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杀!”

    上峰真人阴森的厉声刺破夜空,五行环再次光芒四射,如五色极光一般在夜空中急速穿过,直击李培诚地火云枪而去。

    锵!环枪交击。火星四溅,响声震天。

    上峰真人心神如被枪击,顿时感觉到火辣辣的刺痛,血气翻腾,真元为之一滞,身子在空中情不自禁便飘然往后飞退数丈。

    火云枪受阻,倏然收回。李培诚微微退后数米,手臂也有些发麻。胸部起伏不定,两眼如电射向上峰真人,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若上峰真人的本事仅此而已,那么此战他已经赢定了。

    上峰真人这回脸色终于大变,这一枪的刚猛凶悍竟超出了他想象的范围,若单凭力道他已经落了下风。

    “你竟也已有出窍后期的修为,难怪昆厉和上熙尽折你手中!”上峰真人冷声道,心里再不敢丝毫小瞧李培诚。x首x发x

    这是位真正可怕的敌人。不仅实力过人。而且心计隐藏得非常之深,深到上峰真人都有些怀疑从始至终崂山派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李培诚举枪遥指上峰真人。冷笑道:“你还忘了把自己算进去。”

    上峰真人两眼闪过阴寒神色,脸色变得越发阴翳森怖。

    “喋!喋!”如夜枭般的笑声在冰冷地北极之夜听起来格外的刺耳阴煞。

    “狂妄!”上峰真人厉声叱咤,手中蓦然间多了一面黑森森的令旗,令旗上若隐若现着九个白森森的骷髅头,空洞的双眼跳动着绿幽幽的火焰,如同鬼火一般。

    令旗一出,整个天地变得阴风袭袭,似有无数鬼魂在这空荡的天地间游荡,发出凄惨地叫声。

    呜!呜!呜!

    李培诚脸寒如铁铸,两眼寒光大盛,无穷无尽的杀气从他地身上迸发出来,在周身形成了一个连一个的气旋。

    虽然不知道这面令旗是什么法宝,但李培诚却已经感觉到其染满了无数人的鲜血,吞噬了无数人的魂魄,这是一件极其歹毒的法宝。

    远处张三丰如万古不化的表情微微动了动,但却仍然没有出手,只是平淡的双目闪烁着凶光。

    “去死!”上峰真人厉声喝道,手中的令旗往李培诚一挥。

    “找死!”天空传来冷冰冰的娇叱声,三道剑光猛地光芒大盛,在空中合在一起,化为一道粗大无比地光剑,轰地就朝下狠狠击了下去。

    哗啦啦!法宝飞剑,纷纷落地,所有修为未达元婴期地修士如被龙卷风卷起一般,远远地被击飞,鲜血从嘴中狂喷而出,有些被锋利剑气划到的,顿时断臂断腿,血肉横飞。

    天地一片寂静,空阔地崂山仙境只听到哎哼惨叫之声,在黑夜中格外的刺耳。

    邝虚真人披头散发,两眼赤红,嘴角挂着鲜血,形同厉鬼。

    通明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杀!”苍浩老道的声音再次在崂顶响起。

    四象诛魔剑齐出,血光冲天,凶煞肆虐。

    旗帜迎风猎猎作响,转眼间月光星辰不见踪影,抬头望去只见天上黑漆漆一片,阴煞之风呼呼地在天地间刮过,刮得地冻山裂。

    李培诚感觉自己如入了修罗地狱中一样,无边的黑暗,无边的阴森,耳边萦绕着尽是鬼哭狼嚎,似乎有无数的厉鬼在向他索命。

    不知不觉中李培诚心中充满了暴戾,热血沸腾,两眼赤红,脑子充斥的尽是杀杀杀。

    上峰老贼露出阴险的冷笑,也不知道他嘴里嘀咕了一声什么,漆黑的天空突然起了一丝涟漪波动,接着似乎有东西如幽灵般从黑夜中释放了出来。。

    无形的幽灵在漆黑的夜中环绕着李培诚,幽光在夜中忽明忽暗。

    “爆!”上峰老贼嘴里冷冰冰蹦出一个字,两眼射出恶毒的凶光。

    轰隆隆!

    突然间,在没有任何征兆之下有九道雷电在李培诚的周身炸了起来,雷电一炸开,顿时整个天地充满了阴郁戾煞之气,让人身在其中极是难受。

    这雷正是借九煞阴雷阵,引动地肺中阴郁戾煞而成的阴雷,李培诚冷不及防被九道阴雷击中,顿时皮开肉绽,鲜血直流,那血一流出来立刻就变得漆黑腥臭,极是难闻,又有九道阴冷寒毒的劲气冲入李培诚的体内,似欲吞噬他的元神意念。

    阵外上峰老贼发出得意的笑声,这面九煞旗乃是他暗中花了一千年才最终炼制到如今这等威力,期间他不知道杀戮了多少修真人士来祭炼此旗,平时深藏不露,就算今趟若不是李培诚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他也不会轻易祭出此等人神共愤的法宝。

    九煞旗一出立刻建功,上峰老贼终于心神大定。

    李培诚受九煞阴雷一击,虽然转眼间便受了伤,但却也彻底被阴雷击醒,心神瞬间静如止水,再不复刚才的暴戾。

    紫府之内,九大元婴张嘴便喷出九道白光,正是纯正的太阳真火,太阳真火沿经脉而上,一碰上那地肺阴煞劲气,立刻如洪荒猛兽一般将它们吞噬得一滴不剩。

    李培诚立刻感到浑身舒畅,皮开肉绽之处的血也转眼间止住,快速恢复着。

    李培诚聚功与耳目,耳听八方,两眼精光闪闪,如电般环视四周,神念也如一张无形的巨网在整个大阵内铺张了开来。

    冤魂萦绕,鬼哭狼嚎再无法影响到李培诚的心智。突然阵阵阴风袭来,九道凌厉的阴森杀气四面八方,以及其刁钻的角度向李培诚攻击而来。

    李培诚脸色猛然一寒,火云枪在周身一舞,红光漫天,热火炎炎,密不透风。

    天地间响起凄厉的鬼叫声,叫声中带着战栗。

    上峰老贼脸上再不复得意之色,他感觉到九煞元婴对那把枪的畏惧,发自灵魂深处的畏惧。

    但上峰老贼已经没有退路了,云湖必须得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