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 约战玄桓子

    李培诚心里暗自冷笑,青羽这番态度,摆明了自己若杀戮崂山派,他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不过他心里本来就觉得昆仑派不会允许海外修士当着他们的面公然上岸灭了神州大陆五大门派之一的崂山派,在某种角度上讲这是对他昆仑派威严的赤裸裸挑战。所以青羽真人这般反应倒也早在他的算计之中,李培诚并没有就此拂袖而去,而是缓缓抿了口茶,在对方说出送客两字前,终于赤裸裸地开口道:“若我说上崂山乃是要灭了整个崂山派,真人莫非仍然认为这只是我与崂山派之间的事情吗?”

    说完李培诚双目紧逼青羽真人,终于露出他刚毅凶猛的一面。

    青羽真人脸色微微一变,如今李培诚已经赤裸裸地撕开了来此的真正目的,露出他凶悍的一面,他已经避无可避,必须拿出他昆仑派做为修真界霸主的气魄,在这件事上做个决断,否则便会让云湖小视。

    “别忘了崂山派还有一位上峰真人,莫非道友真的认为仅凭一己之力便能灭了崂山派吗?”青羽真人冷声反问道。

    这青羽真人表面看起来仙风道骨,心计却是厉害得很,一句话就把此战限定在自己与崂山派之间,不准自己借助任何海外势力。不过他还太小看自己了,自己本就未想过要借助外力杀灭崂山派,李培诚心里暗自冷哼。道:“是否我有本事凭自己一派之力灭崂山派,昆仑派就不再插手?”

    只用了一句话,李培诚不仅滴水不漏地把一己之力改成一派之力。而且还再次把青羽真人逼入死角。

    撇开上峰真人不说,崂山派人多势众,没有四象诛魔剑阵,李培诚是绝对没把握能做到不放过一条漏网之鱼。^^况且一派之力合情合理,青羽真人除非不顾脸面,否则决不会去挑这根刺。

    青羽真人暗骂李培诚此人精明厉害,只是不管是一人还是一派,他实在想不明白云湖为何对灭杀崂山派这般有信心,要知道百年前他师父玄桓子见到上峰真人。就断言说上峰真人已经是出窍中期修为了,到如今自然是更加厉害。就算昆仑派想灭崂山派,不出动几位太上长老也是休想。

    莫非此人已经有出窍后期的实力不成?不可能,世间除了师父之外。谁还有这般厉害修为?青羽真人脑子突然划过一道亮光,想起三年前与他师父独战的神秘道士,心想他应该也有出窍后期的境界。

    青羽真人心神猛然一颤,眼眸内闪过震惊之色,接着又立刻暗自嘲讽自己大惊小怪,胡乱猜想。

    “崂山派上峰真人实力高深莫测,冤家宜解不宜结,贫道还是奉劝道友最好莫要轻启战端。”青羽真人压下心头地胡思乱想,淡然道。

    虽然语气比起刚才来缓和,但李培诚却感觉到这时青羽真人才开始锋芒毕露。尤其是最后奉劝之言。虽然看似为李培诚好,实际上却强悍地表达了昆仑派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哼,冤家宜解不宜结,这种情况下还有解开的可能吗?真是站着说话腰不酸,李培诚心里暗骂青羽真人乱扯淡,但表面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反倒感激道:“多谢真人好意,只要崂山派不来寻我麻烦,我自然不会轻启战端。”

    青羽真人满意地点头。()心想这云湖倒也是识趣之人。当然他也听出了李培诚言外之意,若是崂山派主动来寻我麻烦。那我也只好不客气了。只是不管谁先开启战端,青羽真人认为话讲到这个份上,以云湖这样精明地人应该已经领会到自己的立场,只要这战火不延伸到神州大陆,没严重到你云湖杀上崂山派,我们昆仑是不会插手的。

    正当青羽真人以为此事了结,李培诚也好告辞而去了,却未想到李培诚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不知道玄桓子真人可在昆仑,在下斗胆想与他切磋一

    青羽真人涵养虽好,城府也是深不见底,但李培诚这话一出口,他还是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震惊,脸色猛然变得很是难看。

    青羽真人是何等人,到如今哪里还不明白,李培诚看似一直对昆仑派客客气气,没把脸皮撕破,但实际上他灭崂山派心坚如铁,不碰得头破血流是决不回头。挑战他师尊玄桓子便是他最大筹码。这一战,只要他师尊玄桓子无法奈何他,那么崂山派的事情昆仑派将再无脸面插手,其实就算有心插手,心下也是忌惮重重。说到底,实力,实力就是一切!

    青羽真人敢锋芒毕露,敢隐晦指出昆仑派必插手崂山派的事情,是因为昆仑派有绝对的实力。而云湖很显然也想用实力来证明,来展示,你昆仑派若插手此事,不一定就能毫发无损,因为我拥有挑战玄桓子的实力。

    李培诚喝着茶,静静地等着青羽真人的答复,他并不怕玄桓子会拒绝他地挑战,因为他丢不起这个脸,昆仑派也丢不起这个脸,哪怕这里没有任何一个外人,只有他云湖。

    许久青羽真人的脸色才恢复正常,只是那股子仙风道骨却荡然无存,整个人变得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四射,让人不敢正视。

    青羽双目精光闪闪,直逼李培诚,强大的气势毫不掩饰地紧锁李培诚,道:“道友果然非常人,怪不得崂山派要吃此大亏。只是贫道师尊素不喜人打搅,道友还需拿出一些真本事来,也好让贫道看看是否值得师尊出马!”

    “好!”李培诚喝声道,人也缓缓站了起来,顿时青羽真人锁定住他地气势被压迫了回去,气劲相击,竟有噗噗的声音在空阔的宫殿内回荡,又有一股风如龙卷风般凭空在宫殿内快速席卷而过,幸好昆仑宫非同小可,否则单凭两人这手暗中较量便能把这一座房子给夷为平地。

    青羽真人脸色微变,双目中的精光更盛,喝道:“道友果然名不虚传,请!”。

    出了昆仑宫,青羽真人也不多言,直接飞身朝那浓云翻滚的那片天地而去,李培诚潇洒地飞身追了上去。

    到那片被浓云覆盖的群山,青羽真人又一路直上云霄,似乎欲飞升而去。

    高空之上,寒风凛冽,吹在肌肤之上,如刀子刮过,就算强悍如李培诚也感觉不是很舒服。

    青羽真人终于停了下来,缓缓转身,两眼如利剑一般射向李培诚,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把晶莹剔透,不见一丝杂质,浑身闪烁着寒光的飞剑。此剑一出,李培诚感觉到周围的气温骤降,飞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冻住一般。妙极,这青羽真人所用的法宝竟然是玄冰精英凝炼而成,跟我地火云枪说来一冷一热,一水一火,倒刚好相生相克,李培诚双目微微一眯,锐利地目光从他的双目中射了出来,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青羽真人手中的玄冰寒光剑。

    青羽真人真元一运转,李培诚便看出了他有出窍初期的修为,故不管青羽真人的玄冰寒光剑如何厉害,他心中全无畏惧。

    李培诚肆无忌惮的目光让青羽真人很是不爽,冷哼一声,玄冰寒光剑遥指李培诚,吞吐着寒光。

    此时青羽真人同样判断出了李培诚不过出窍初期的修为,心下安定不小,只是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因为李培诚曾一人独战两大出窍初期的修士,并完美击杀了二人。

    李培诚虽然有绝对把握战胜青羽真人,但心下还是不敢太大意,毕竟人家乃昆仑派的掌门,谁知道他还藏了什么厉害地法宝。终于祭出火云枪,枪尖遥指青羽真人。

    火云枪一出,青羽真人顿时感到一股犹如实质地杀气锁住自己全身气机,心头竟产生一种错觉,只要自己稍微一动,那锋利的枪头便会毫厘不差地直接刺入自己地胸膛。

    冷汗不知不觉中便从青羽真人的后背渗出,他没想到这世间除了三年前那位神秘的道士,竟然还有人能将武技运用到如此出神入化,枪未出手,竟已让自己无从出手,甚至已生怯意。

    青羽真人感觉时间的流逝就如蜗牛一般慢腾腾,内心再无法保持古井不波,汗水已经湿透了他后背,甚至连额头上也有汗滴滚落而下。

    反观李培诚却仍然一脸平静,在他淡定的眼神里看不到他内心一点点的变动,远远站在空中,便如高山一般巍然不动,却又让人感到巨大的威压。

    此时远处昆仑仙境,数道影子向两人决战之处飞驰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