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香消玉殒

    远处七彩仙子飘然而来,身姿婀娜窈窕,肌肤柔滑细嫩,脸蛋如花似玉,若不是俏脸寒霜,双目寒光闪闪,倒也是说不出的动人。

    李培诚抬眼望去,脸色微微一寒,双目杀机暗闪。今时今日搞出这么多是非恩怨,说到底还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女人。

    “果然是你,这回本仙子看你能往哪里逃!”七彩仙子娇叱道,脸上闪过一丝凶光之色,手中已经多面古铜色的镜子,双目颇为高傲得意地看着李培诚。

    那古铜色的镜子便是崂山派的有数好法宝之一阴阳八卦镜,上次大海之上通明便是用此镜打得李培诚落荒而逃。这七彩仙子见阴阳八卦镜如此厉害,回到崂山派后便缠着邝虚要此法宝。邝虚心中对这女弟子本就溺爱有加,也担心万一她遇上李培诚有危险,便把这阴阳八卦镜给了她。

    如今七彩仙子突破到元婴期,又有此等厉害法宝在手,自然认为吃定李培诚了。

    李培诚突然觉得眼前这女子不仅可恶而且还可悲,真不知道她是如何修炼到元婴期的。

    “是我,不过我认为没地方可逃的是你。”李培诚轻描淡写地回道,似乎在说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咯咯!”七彩仙子笑得前俯后仰,酥胸上下起伏倒也颇惹人动心。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狂妄家伙,在崂山派的地方,对上了自己还敢如此说话。

    “很好笑吗?”李培诚淡淡反问道,表情连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目光却变得有些寒冷起来。

    “我是笑你死到临头了,竟然还不知道,你看看我这手中之物!”七彩仙子俏脸猛地一寒,朝李培诚举起手中的阴阳八卦镜。她并不想立刻便动手杀这个男人,她要先折磨他一番,她要让他在死前受尽恐慌的折磨。

    不过她并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慌恐表情。反倒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他对自己毫无掩饰的轻蔑和怜悯,似乎要死的是她而不是他。

    “找死!”七彩仙子大怒,叱喝一声,手一扬,阴阳八卦镜立刻飞上天空,迎风一晃,化为数丈方圆,金光万丈。仿若天空又多了一个太阳。

    “七彩不可!”远处崂顶一个人冲天而起,声浪滚滚朝东海而来。瘦小的身子更是如鬼魅一般往那边掠飞而去。

    “邝虚,回来!”另外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几乎同时在崂顶响起,阴冷地声音穿过天空。在整个天地回荡。

    邝虚身子一颤,急速飞驰的身影猛然停在了空中,缓缓回头不解地望向清云宫,那里站着一个一脸阴沉的人,上峰真人,他的师父。他不明白为什么既然上峰真人已经知道此事了还无动于衷,而且还阻止自己前去解救。

    “师尊!”邝虚焦急地叫了声,他很清楚七彩仙子的实力,对上云湖只能死路一条。

    “传令下去,即刻关闭崂山。任何人私自下山立即逐出师门!”上峰真人却连理都不理邝虚冷声说道,目光仍然一眨也不眨地远望着李培诚,这个几乎毁掉了崂山派的可恶杀神。

    七彩仙子心里升起一丝不安,因为她不仅仅听到了师父邝虚焦急的叫声,而且她还发现哪怕她祭出了阴阳八卦镜,那个云湖小贼仍然是一脸淡然。

    阴阳八卦镜上现出了一个金光四射的八卦图,强烈地光柱从镜子上投射了下来,把李培诚整个人罩在其中。

    哼!光柱中传来李培诚一冷哼声,接着七彩仙子惊恐地看到一只大手掌缓缓伸向天空中的阴阳八卦镜,接着她便看到自己以为可大杀四方地阴阳八卦镜消失在天空之中。

    “嗯。是件不错的法宝。”李培诚挑眉斜视了七彩仙子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把阴阳八卦镜给收了起来。

    七彩仙子顿时脸色煞白,美丽的眼眸充满了恐惧,就像大白天看到了厉鬼一般。

    “很奇怪对?难道邝虚没告诉你我曾经杀戮了你近十位师叔吗?难道你不知道你地师祖看着你师叔祖在我手中死去却不敢下山来吗?”李培诚如数家珍,又好像朋友聊天一样对七彩仙子说道。

    他其实并不喜欢折磨人,更不喜欢折磨漂亮的女人,但他心中实在恨极这个霸道蛮横的女人,所以他不介意看到她死前惊恐万分的样子。

    “不可能!”七彩仙子猛然回头。她隐约看到了崂顶之上站着两人。虽然看不清容貌,但她还是知道那两人一个是她的师祖。一个是疼爱她的师父。

    七彩仙子啊地叫了声师父救我,人却如闪电般往崂山方向逃窜。

    惊恐万分的尖叫声穿过层层云彩,直传到崂顶。

    邝虚脸色剧变,身影一闪,再也忍不住要往前冲去。

    “你师叔死了!”上峰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带一丝感情色彩,似乎死的人并不是他的师弟,但邝虚却感觉整个天地都变得阴森恐怖,感觉到了其中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地刻骨仇恨。

    霎那间,邝虚的脸变得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本是瘦小的身子也似乎变得更加瘦小,这一刻他真正的老了。

    哼!李培诚的声音就像炸雷一般直接在七彩仙子的耳鼓内响起,震得七彩仙子真元动荡,血气翻腾,接着便感觉到一股强大气势笼罩住了这片天地。

    连上熙这等人物都逃不出李培诚之手,区区七彩仙子又如何逃脱得掉。

    铁钳般的手掌冷冰冰地扣住七彩仙子修长粉项,不带一丝怜香惜玉。

    “知道崂山派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般地步吗?都是因为你这个蠢女人!”李培诚说完再也不与这个女人摩蹭,火云枪无情地穿透七彩仙子性感的酥胸,结果了她的性命。

    海风呜呜地在珍灵岛的上空刮过,这座曾经扬名海外,屈指可数地仙家岛屿如今却空无一人。没有仙家气息,没有飘逸灵动,只有阴森森,似乎一座死岛,一片无人的坟地。

    百年的人参,千年的何首乌…..还有好些名贵的灵草仙药静静地立在风中,这座无人的岛屿上,却没有一人来采摘。。

    这里白天曾经染遍了鲜血,洒满了残肢断臂,无数的头颅滚落在地。但现在除了阴森森气氛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血流成河,头颅成山的灭岛杀戮,却再也看不到一丝血迹,看不到一点点打斗杀戮地痕迹。一切都干干净净,一切都整整齐齐。

    黑夜中,两个影子如鬼魅般掠过珍灵岛地上空,飘然落在曾经代表着珍灵岛最神圣尊贵的宫殿,遇真宫之上。

    “真没想到昆厉道友就这样去了,珍灵岛就这样亡了。”太阴老怪叹息道。

    “谁会想到呢,仅仅两年地时间,那个云湖竟然厉害到可以杀灭昆厉,追杀上熙。”北溟老祖感叹道。

    “多好的一座仙家岛屿,就因为一个云湖的缘故,没有一人敢染指。”太阴老怪扫视着周围,再次感叹道。

    “不仅不敢染指,你没发现吗,一切还收拾得如此干净整洁,听说,这一切都是那些曾经叫嚷着要杀他的人收拾的。”北溟老祖说道。

    “哦”太阴老怪两眼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接着便笑了起来道:“这也好,我虽然不喜欢那些家伙,却也不愿意看到他们的血染红大海,希望云湖能就此收手。”

    “走,去苍翠岛。我想,苍浩老道应该知道他在哪里,你我应该跟他见个面了。”北溟老祖说道。

    “你确实应该跟他见个面,万一你哪个不长眼的门人得罪了这个杀神,恐怕老兄你这身老骨头就有麻烦了。”太阴老怪笑道。

    北溟老祖没好气瞪了太阴老怪一眼,不过却也没反驳,这是个现实的问题。虽然北溟老祖无意海外争霸,但他的那些徒子徒孙却还是有些人不甘寂寞的,不像太阴老怪孑然一身,倒也了无牵挂。

    南海之上,如果没有那凶煞之阵相助,单打独斗,北溟老祖还有信心自己能战败云湖,如今他的信心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这样的人,他确实应该结交一番,免得以后万一门下与他的人发生冲突也好有个交情好谈。

    北溟老祖和太阴老怪到了苍翠岛,却被苍甬告知苍浩老道云游去了,不知何时回归,两人只好留了言,飘然离去。

    南极洞府,李培诚再次闭关了。

    崂山,上峰老道也闭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