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穷追猛打

    呵呵,真诚地向支持本书的书友们鞠躬致谢,早上开单章说了我要月票,月票哗啦啦地来了,现在仙侠类第二,总榜第十七!想起一句话,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各位书友的力量也是无穷的!诸位继续投票支持,看看究竟能争取到多少名,我也继续努力码字去!拜谢了。

    这次李培诚正面追杀,癸水神雷自然再暗算不到他。

    轰得一声巨响,癸水神雷在半空炸了开来,引发了万千雷电,轰隆隆在大海上密密麻麻地轰炸着。

    虽说癸水神雷难伤李培诚根本,但毕竟还是能伤到他,况且若入了其中,前进的步伐总是要受阻的。

    李培诚脸色微变,无奈猛地收住如闪电般快速前进的冲劲,驾驭着碧海龙舟绕过这片雷区。

    如此一延误,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便又拉远了,只看得见天际边有一黑点在快速消逝。

    李培诚冷哼一声,碧海龙舟再次急速射出,只要上熙真人还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李培诚便要追杀到底。这个时候不痛打落水狗,去了上峰老贼的得力助手,又更待何时!

    碧海龙舟不愧为渡劫期高手李轩庭曾经使用过的飞行法宝,上熙真人虽然借着癸水神雷阻滞了李培诚片刻,拉开了距离,但渐渐地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

    上熙高瘦的背影渐渐有些清晰起来,李培诚双目射出寒芒,手中蓦然多了一把散发着绿幽之色的小弓。这把小弓乃是李培诚最开始炼制的三件法宝之一,其中银麟枪与金龙甲在应付阴阳八卦镜时损了,唯有这把绿鹰弓还保留着。

    绿鹰有弓无矢,只需输入真元力。凝力成矢便可远攻,飞矢射出便化鹰喙,无坚不摧,很是厉害。当初李培诚刚把这绿鹰弓祭炼,尽全力也不过只能勉强射出一两箭。如今已是堪比出窍中期修士。真元浑厚,力大无比,自然射它个几百箭。箭箭威力巨大不成问题。

    李培诚一边分心催促着碧海龙舟猛地往前追赶,一边握弓拉弦。绿鹰弓绿光大盛,弓满弦,一支无色却如实质的粗大箭矢,散发着恐怖的威力搭在了弓上。

    咻!箭离弦,急剧划过空中,幻化成狞厉的鹰喙。鹰喙闪着寒光,直逼上熙真人地后背而去。

    听到身后传来尖锐的破空之声,上熙真人冷汗不由自主便流了下来,他万万没想到李培诚竟然还有这等厉害的远攻法宝,心中不禁暗自后悔不该把乌云尺给丢弃了,否则凭乌云尺的威力倒也能轻松化解这么远的攻击。

    只是此时不是懊悔之际,上熙真人无奈手一扬,一道符出手,化为一黄色地土墙挡在了其身后。

    啪啦!土墙崩塌,鹰喙也随之消失。

    不过鹰喙刚刚消失。又有尖锐地破空之声紧随其后而来。

    一声紧过一声,符不停从上熙真人手中飞出,只是却很快告罄。上熙真人这回才是真正的后悔,一直以来以为凭自己的本事,有乌云尺,有辛辛苦苦提炼地癸水神雷,还有空闲时间制作的符,足够应付任何事件任何人了。所以也没多花心思去炼制其他法宝。却未想到。今日一战,乌云尺丢了。癸水神雷失效了两粒,就剩最后一粒了,防御型的戊土符也马上告罄,而人家的远攻是一道强过一道,越逼越紧,越逼越近。

    上熙真人现在是欲哭无泪,他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一个堂堂崂山派太上长老,一个出窍期的高手,竟然会在海外这个素来被神州大陆视为积弱之地落魄到这等程度。

    丧家之犬,真的是丧家之犬!

    破空之声又至,上熙真人想哭也是没时间哭。急忙手一扬却发现再也没有戊土符了,脸色一沉,牙一咬,身上被风鼓动的紫色道袍倏地塌缩下去,变得紧贴全身,接着袍服猛地暴张,气动激响。

    噗!一声爆破之声在上熙真人地后背响起。

    李培诚目中闪过一丝异芒,心中暗暗赞叹老牌出窍期高手就是不简单,真元运转得炉火纯青,竟纯凭仙袍的一缩一张释放出真元将自己的攻击消弭一空。

    李培诚心中暗暗庆幸,在珍灵岛上空自己幸好将计就计,示敌与弱,乘机杀了昆厉,要不然两人若拼着性命不要,全力围攻自己,自己就算杀得了其中一人,恐怕也要身受重伤。

    如今,李培诚冷峻的脸不禁露出一丝冷笑,这上熙真人虽然厉害,却因为昆厉的突然死去,早已经成了丧胆之辈,再无斗志。没有斗志的人,就算再厉害那又如何,仍然逃不脱被追杀的命运。

    双目微微一眯,射出两道冰冷杀机的锐光。

    咻!咻!咻……

    李培诚手快如电拉满了弓弦,射出,再拉,再射。

    一道道真元所化的鹰喙在空中发出一声紧过一声,犹如催命一般的尖锐鹰唳之声。

    噗!噗!噗……

    上熙真人身后不时气劲动荡,发出声声爆破之声。每一声爆破之声都震得上熙真人心神荡荡,苦不堪言。

    人家功力比他高,用地是厉害的远攻法宝,而上熙真人呢,却还在苦命地用肉身真元扛着,要不是这件紫色仙袍也算是件不错的仙袍,恐怕他如今要光背光屁股了。

    上熙真人真想回头跟这该死如影随形,如附骨之蛆的杀神云湖厮杀上一回,可是他如今却没这个胆子。

    既然没胆子回头那就继续拚命逃,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继续挨打,只要能逃到东海崂山附近就不怕了。

    噗嗤!一声响,上熙真人暴张起来的袍衣终于被李培诚发出来的鹰喙射出了一个洞,紧接而来的鹰喙穿过那个洞恶狠狠地啄在了上熙真人地后背上,上熙真人顿时感觉后背一疼,元神也似乎被鹰喙给狠狠啄了一下,难受得狠,血终于从他白皙滑嫩得犹如婴孩肌肤地后背流了出来。

    仙袍既破,上熙真人真得是只能完完全全凭血肉之躯,真元之力与那该死的锐利地鹰喙抗衡了。。

    轰!又是一声响,那紫色道袍如缤纷的蝴蝶在空中飞舞。

    可怜的上熙真人露着血淋淋的后背和一个雪白白的屁股,屹立在极地梭上翱翔东海,真是说不出的“威风”。

    尽管如此,在李培诚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到一丝心软,两眼仍然冷静地注视着光着身子的上熙真人,手坚定快速地拉动着绿鹰弓,碧海龙舟也以极快的速度继续追赶。

    一路追射,一路洒血。

    崂山越来越近,但上熙真人却也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后背千疮百孔,浑身血淋淋,真是惨不忍睹。

    李培诚终于露出了残酷无情的冷笑,因为两人的距离终于再次到了一个可以击杀的程度。不过猛然间李培诚却变了脸色,因为他隐隐看到了崂顶。

    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追到了人家的地盘来了。

    李培诚两眼迸射出凶狠的目光,张嘴便是喷出一道黑光,那黑光瞬间在空中幻化为黑压压的巨山,呼啸着朝上熙真人砸去。而几乎同时,李培诚收起了绿鹰弓,火云枪重握与手,森冷的枪尖遥指上熙真人,脚底的碧海龙舟如电般猛地射出。

    上熙真人已经有些混浊的目光猛然亮了起来,流露出惊喜若狂的神色。他也看到了崂顶,熟悉的崂顶。

    吼!上熙真人发出兴奋的吼叫声。

    只是这兴奋的吼叫声却瞬间猛地憋回了喉咙,因为他感觉到后方有气劲如山压迫而来,又有一尖锐的杀气直逼他的后背而来。

    上熙真人顿时四肢冰冷,手一扬,最后一粒癸水神雷终于射出,试图再次阻挡李培诚一次。

    崂山崂顶之上另有仙境,群山秀丽,物景清奇,飞瀑流泉,古松翠柏,玉兔黄羊,古色古香的道观宫殿坐落山林之间,说不尽的美奂,道不尽的意境。

    只是西北方向的一座山峰却飘荡着一丝丝细不可察的阴森,这丝阴森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是隐隐约约似有似无,好似这座山峰总有些不对劲,却就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这座山峰在群峰中并不突出,唯一突出的地方就是整座山峰只有一座古朴的宫殿,四周不见一人。

    这里便是崂山派禁地清云峰,上代掌门长老的静修之地,清云宫便是那座唯一的古朴宫殿,除了掌门,其他人在没有特招的情况下是不得擅自进入这座山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