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血战珍灵岛(三)

    前方挡住李培诚的乃是一阴阳五行阵。五人虽皆只是元婴初期,但一结成阴阳五行阵,可借天地五行之力,可集五人之力,说来也算是厉害得很。

    五人见李培诚杀来,皆青筋根根爆起,两眼寒芒闪烁。

    在所有人看来,这杀神云湖虽然厉害,但五位元婴修士布成阴阳五行阵就算不是他的对手,挡他一挡总是有的。

    昆厉和上熙真人见李培诚似乎根本无视阴阳五行阵的存在,将那五人以寻常修士来看,仍然气势如虹地往前冲杀而去,以为那五人一冲即溃,心中不禁暗自窃喜,全力运转真元。黑煞巨矛、乌云尺越发威猛地朝李培诚后背杀去,誓取他性命。

    只要那阴阳五行阵法阻他一阻,纵他云湖有天大本事,在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时,慌忙回身解救后背之险,也将迟了。

    两大出窍期高手全力而为,岂同儿戏!

    眼见火云枪杀到了阴阳五行大阵之前,李培诚变招回挡为时已迟,只能勇往直前。

    一挡,后面两大杀招一到,一切看似已成定局!

    “受死!”昆厉和上熙真人几乎同时怒吼出声,竟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功力,那黑煞巨矛、乌云尺划过空中,发出尖锐的声音,似乎连空气都要因为急剧的摩擦而被点燃了。

    李培诚两眼寒芒一闪。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这等阴阳五行大阵虽然有些名堂,但要难住他这等阵法大家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从出枪开始他就把其中地弱点破绽看得一清二楚。

    火云枪如同庖丁解牛一般。杀入阴阳五行大阵致命弱点之处,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挡住李培诚地修士瞬间化为血雨散落大海。李培诚没有一丝停滞地继续往前冲杀而去,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得血腥森冷。却又是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昆厉和上熙真人猛然变色,喉咙里发出一声如困兽般的怒吼声,再次生生半途变招,因为若再杀向前去,那么剩余的四人恐怕将惨遭杀戮了。

    李培诚哈哈一笑。手中的火云枪如狂龙入海,杀向周边围着他地近二十名地元婴期修士,也是珍灵岛势力集团仅存的元婴期高手。

    观战之人之只看得到一道红光在群雄中如入无人之境般穿梭,那一个个阵法在那道红光面前就如小孩子玩的东西,似乎变得破绽百出,千疮百孔,不堪一击。每一次红光掠过总带走一位元婴期高手,鲜血开始染红了大海。

    杀神云湖再次向众人展现了他冷血疯狂的一面,用鲜血森冷地回应了那些讥讽他缩头乌龟的人。

    两年前,昆厉无法阻挡他杀戮群雄。两年后。就算再加上上熙,合两人之力,仍然无法阻挡他云湖杀戮!

    “云湖小贼!”上熙真人发髻披散,两眼赤红,如同厉鬼一般怒不可遏地厉声吼道。乌云尺瞬间在空中幻化成巨山一般的庞然大物,也不管与李培诚混战的还有珍灵岛的人,呼啸着便当头压下来,方圆里许尽在其攻击范围之内。

    “真人不可!”昆厉脸色大变。大叫出声。

    这海上元婴高手尽是珍灵岛势力集团之人。李培诚可肆无忌惮地杀戮他们,他们自己又岂能如此做。

    可惜已经迟了。乌云尺转眼便至,李培诚呼地祭出镇天印,人却如鬼魅一般往外逃。

    几乎在李培诚祭出镇天印往外逃跑的同时,上熙真人目中闪过阴寒至极的目光,手指一弹,一晶莹剔透的珠子,如暗器一般悄无声息地急速向李培诚后背射去。

    那珠子乃是厉害之物,名为癸水神雷,乃上熙真人风雨无阻,每日耗半个时辰提萃东海海水之精气所炼制而成。葵水神雷,一经施为,生生不已,雷雷不止,威力极是吓人,上熙真人修炼至今,也不过才炼制了三粒,平时视若珍宝。若不是李培诚实在厉害,他是绝不会射出如此珍贵的法宝。

    轰,一声巨响,镇天印轻轻与乌云尺一碰,挡了挡乌云尺一下,受此一挡李培诚乘机逃了出去,而镇天印却似乎不堪一击,也轰隆隆地迅猛往下压砸而去。那些布阵阻挡李培诚的众人修为远差李培诚,也断断没料到上熙真人竟然疯狂如斯,敌我不分轰然攻来。转眼间反倒被乌云尺,镇天印攻得七零八落,瞬间有三人丧了命。

    李培诚正暗骂上熙真人变态之际,却感觉到身后有细不可闻的破空之声急速而来。心中猛然一惊,不知道何时有法宝攻来,自己竟然不知道。

    癸水至阴至柔之物也,故癸水神雷虽然一经施用威力无比,但未爆之前,却是至阴至柔,犹如水珠一般。若不是李培诚功力高深,战斗时冷静异常,恐怕这癸水神雷要砸到他地后背他才知晓。

    李培诚此时也来不及深究那身后之物为何物,手中火云枪当机立断地回马一枪。

    轰!轰!轰!

    万雷齐发!

    大海,大海上空,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的水元力都浩浩荡荡汇聚到癸水神雷爆炸的地方,生生不息,雷雷不止。

    侥是李培诚厉害无比,冷不丁也陷入了这万雷之中。无数晶莹剔透,水元力凝聚而成的雷霆疯狂地往李培诚身上招呼。

    李培诚大吃一惊,两眼寒光迸射,闪过凶狠之色,神色反倒变得愈发平静,手中火云枪如狂风舞起,化为密不透风的枪影。

    火云枪血红的颜色辉映着密密麻麻的剔透雷霆,似乎整个天地都被染上了鲜血。

    火云枪枪尖点点寒芒如无数萤火虫一般在夜空下飞舞,每一点寒光都能准确无误地刺中攻击而来的雷霆。

    观战地人再也看不到李培诚,就连昆厉和上熙真人两人都差点难以清晰观察到李培诚在万雷之中挥舞着火云枪地动作,只觉得无数寒点,无数完美的弧线在万雷之中划闪。

    昆厉阴翳着脸,紧盯着万雷中地李培诚,黑煞巨矛的矛头散发着森冷的寒芒。此时昆厉不仅恨被困雷中的杀神云湖,他连上熙真人也狠狠地恨上了。刚才乌云尺一砸下敌我不分地夺走了三个珍灵岛的人,如今这万雷齐发,生生不息,雷雷不止,除了杀神云湖还可抵挡,那些与李培诚纠缠在一起的周围之人又如何抵挡的住,早便有五人在这万雷中丧了性命。。

    上熙真人则是披头散发,狞厉阴笑着,一手握乌云尺遥指李培诚,一手捏着好几张符,很显然想万一李培诚脱困而出,便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下杀手,至于死掉的人,又不是崂山派的,他却不心痛,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这个该死的云湖。

    吼!吼!

    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响彻天地,竟隐隐压过了雷声。

    只见李培诚终于怒发冲冠,身上青袍急剧膨胀,整个人似乎猛然拔高了许多,根根青筋暴突,两眼精光四射。

    镇天印悬浮其头顶,护住头部,手中火云枪笔直指向昆厉,竟不再顾周身的雷霆攻击,身子以恐怖的速度在万雷之中穿梭,留下淡淡的残影。

    上熙真人两眼猛然一亮,发出阴恻恻的笑声。癸水神雷,生生不息,雷雷不止,要么你撑到雷止一刻,不过那时估计也已经累死其中了,要么你硬着头皮冲杀而出。很显然李培诚现在是硬着头皮冲杀而出,只是历经千余年才炼制了三粒的癸水神雷,岂可小视,凭肉身硬抗,在上熙真人看来无非是加速灭亡。

    昆厉此时也早已顾不得暗恨上熙真人心狠手辣,双手握紧黑煞巨矛,两眼射出两道锐利的光芒直逼正闪电般冲杀而出的李培诚,嘴角露出阴森的冷笑,他已经看到了杀神云湖头发蓬乱,道袍残破,嘴角隐隐有鲜血挂下,很显然硬抗万雷终于让他受伤了。火云枪头终于破雷而出,急速向昆厉攻来。

    凶煞之气仍然一如既往地浓烈,气势仍然恐怖吓人,但昆厉已经感觉到了其中的疲软,感到少了当初那种勇往直前,一去不返的锐气。

    “杀!”昆厉怒吼一声,黑煞巨矛以前所未有的威势向李培诚杀去,似乎昆厉把全身的力气都使上了,孤注一掷!

    “去死!”上熙真人冷哼一声,乌云尺寒芒大盛,脱手而出,急取李培诚后背,几乎同时那张张符便如飞刀也急射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