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血战珍灵岛(一)

    今天三更完毕,最后一更算是补上周四欠的一章,上周六欠的也会尽快还上。[阅读文字版,请上]

    月底继续恳求月票、推荐票支持,谢谢了!

    咯咯笑声嘎然而止,美貌女子瞪大了眼睛,惊恐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男子。

    俊朗男子也蓦然间变了脸色。

    青衣猎猎作响,一头黑色长发肆意飞舞,手握一支火红的长枪,遥指前方。

    杀气只在一瞬间席卷了整个天地,无穷无尽的寒气弥散开来,冻得海水咔咔作响,滔天巨浪因为凝固立时如蓝色的山峰竖立在大海之上。

    一股子寒气从那对问路的男女后背猛地窜了上来,他们现在知道眼前这位男子不是在开玩笑,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此人是谁。

    杀神云湖!

    尖锐的叫声撕破空间,在珍灵岛的上空回荡着,警告着岛上的人有强敌来袭。

    遇真宫,昆厉和上熙真人猛然变色。

    上熙真人如箭般冲出了遇真宫,只抛下一句话:“召集你的人马!”

    大海上空,李培诚的目光如利剑般冷冷的盯着早已经祭出飞剑法宝的邝空和紫宸。

    邝空李培诚不认识,但紫宸他认识,那是两年前伏击他的高手之一。

    邝空和紫宸也死死盯着传说中的杀神云湖。

    他们知道只要拖住云湖数秒钟,他将再也没机会逃出这片海域。

    “杀!”李培诚喉咙里发出一声犹如猛兽的低闷吼叫,却震地身后两人四肢发冷。

    李培诚带着火云枪,如鬼魅般掠出。手中的火云枪化为红芒,疾取紫宸的胸口要害。

    火云枪急剧地划过空中,发出刺耳的撕裂空气声音。

    只在瞬间恐怖的威压杀气如排山倒海般朝紫宸压迫而去,紫宸脸色顿变,双目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不可思议还有浓浓的后悔,就像当初的妙音仙子一样后悔。

    他不该认为自己有本事拖住云湖,他不应该认为自己有能力挡住云湖一击。面对杀神云湖,所有人应该做最坏地打算!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迟了。因为那支曾经沾满了群雄的火云枪,正如电般带着恐怖的寒芒,刺眼的血红向他当胸刺来,转眼间便到。

    一切只能看与自己性命相交的紫炎剑是否能挡得住如此凶猛的一击,一切只能看老天的意思,紫宸猛地一咬牙。

    轰!一声巨响,紫炎剑迎着火云枪爆起绚丽的紫色光芒,剑屑如箭矢密密麻麻向李培诚射去。

    两者还未正式交锋。只在半途之中。紫宸道长果断地自爆了与自己心神相连地紫炎剑,试图挡住李培诚气势如虹,勇不可挡地一枪。

    一道鲜红的血从紫宸的嘴角流了出来,自爆紫炎剑让他只在一瞬间元神大损,受了伤。

    远处两位观战的男女几乎同时忍不出惊呼出声,两眼尽是骇然。

    他们从未见过也无法想象高手对决。还未照面竟自爆法宝,而且自爆法宝之人还是位实力强大的元婴期修士。

    战斗刚刚开始便已惨烈如斯!

    两人后背冷汗如雨而下,想想如果自己遇到如此凶狠果断,不要命的对手,这漫天地箭矢恐怕立时便能让自己受重伤。

    他们没有面对李培诚的火云枪自是不知道那一枪的威力恐怖到了极点,不是紫宸凶狠果断,而是他若不这样做,恐怕那火云枪此刻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

    空中传来一声冷哼。火云枪如巨龙猛然在空中舞了起来,带起狂暴的龙卷风,龙卷风在空中呼呼地卷了起来,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把密密麻麻如箭矢的剑屑席卷而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漫天的紫色箭矢如雨般更迅猛地往原路返回。

    箭矢在空中发出咻咻地破空之声,整个空间似乎要被这密密麻麻的箭矢击得千疮百孔。紫宸此时根本来不及震惊自己拚着自爆法宝的壮举竟然丝毫阻挡不了李培诚。只见他怒吼一声,浑身骨骼犹如炒黄豆般乱响,肌肉膨胀。只是瞬间似乎竟然高了半个头。紫色宽大的道袍被撑得满满的,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很显然是件不错的法宝。

    。

    邝空真人此时也早没了刚才的兴奋,祭起飞剑,化为漫天剑雨,严严实实地护住周身,生怕那疾飞而来的剑屑伤到自己。

    嗤!嗤!嗤!密密麻麻地剑屑所化地箭雨如尖锐的针一般刺破了胀得鼓鼓地紫色道袍,紫色道袍顿时如泻了气的气球瘪了下来,紫宸道长高大的身子也瞬间萎缩回原来大小,无数股细细的血水从紫色道袍针眼般的细洞里冲了出来,似乎紫宸道长成了到处露血水的水缸。

    锵!锵!锵!漫天剑屑所化的箭矢如狂风骤雨般敲打在邝空真人所幻化出来的剑雨之上,发出刺耳的金铁交鸣声。

    漫天的剑屑看似如雨点击打在剑雨之上,实际上却是犹如密密麻麻,连续不断地击打在邝空的身上。

    邝空浑身剧痛,元神震荡,苦不堪言,最终再无力控制那飞剑,咻地一声,飞剑终于被撞飞而去。

    邝空大骇,这才知道杀神云湖名不虚传,厉害到了极点。

    漫天的剑屑过后,一道红光带着一点寒芒如同毒蛇一般突然从幽暗处露出狰狞的牙齿,吐出致命的信子,朝一脸惨白,瞳孔不断放大的紫宸疾射而去。

    火云枪势如破竹般穿过了紫宸的胸腔,接着紫宸便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不带一丝感**彩,似乎他本来就是一个死物。

    曾经元婴中期的真元转眼间的涌入会如山洪爆发一般汹涌,如今却已变得如涓涓流淌的溪水沿着火云枪流入李培诚的体内,滋润着他的全身,让他感到说不出的舒畅。

    火云枪去得快,收得更快。

    当火云枪如闪电般收回时,紫宸也已化为灰烬,再也看不到一丝影踪。

    枪随意转,转眼间便指向了远远退后,一脸惊恐的邝空。

    一个照面,仅仅一个照面,没有任何悬念,没有任何花俏,一位元婴中期的修士就彻底地在这个天地间消失了!

    远处两位观战的人,此时是遍体冷汗。

    现在他们才明白为何紫宸这么凶狠果断,为何传说中云湖南海杀戮无人能敌,最后就算上峰和邝虚一起赶到,他却仍然扬长而去。

    李培诚的目光冷漠地看着邝空,唇角飘出一丝轻蔑的冷笑。

    邝空的目光战兢地盯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的枪尖,那枪尖上还挂着几滴刺眼的鲜血,那是刚才还跟他说笑的紫宸道长身上的鲜血。

    冷汗止不住地从邝空的额头上滚落下来,他发现自己连转身逃跑的勇气似乎都消失殆尽了。

    恶魔!这是个真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邝空真想歇斯底里地呐喊,把他内心的恐惧全部释放出来。

    “你是崂山派的?”李培诚冷声问道。

    邝空无意识地点了一下头,李培诚发出一声冷笑,两眼猛地射出两道寒光,手中火云枪一挥,再无疑虑地杀向了邝空。

    邝空浑身一震,终于回过神来,张嘴喷出一道黑光,乃是一如三寸铁钉般的法宝,那法宝寒森腥气,很显然是一歹毒法宝。

    三寸铁钉一喷出口,邝空身影便如鬼魅般急速往后飞退,竟然连看也不看自己的法宝一眼,似乎早已知道此等攻击必然无功而返。

    果然李培诚的火云枪去势依旧,根本没有因为邝空发出的法宝而变招。

    锵!火星四射。三寸铁钉在火云枪的面前,如同螳臂当车,一触即被远远击飞,而火云枪的气势却似乎丝毫没有减弱,仍然风驰电掣般向急速飞退的邝空当胸刺去。

    噗!法宝与主人心神相连,急退中的邝空顿时感觉当胸被刺了一枪,元神立刻大损,一口鲜血怎样也忍受不住便喷口而出。

    鲜血化为血雨点点洒落空中,一点寒光却露出锐利的枪尖,穿过血雨,不依不饶,如影随形地往前直刺而去。

    “小贼纳命来!”滚滚声浪如雷声由远及近,急速而来。

    一道刺眼的寒光照亮了整个珍灵岛上空。

    寒光直直朝李培诚而来,转眼间便至,乃是一乌黑的铁尺。那尺子与死于李培诚之手的青奎岛岛主凡一所用的法宝有些相似,竟也是乌云金所炼制而成。不过比起凡一的乌云尺,这尺子却明显厉害了不少,不管是从质地上,还是从炼制的手法上讲。

    ——

    <!--=”eadshow_ads.js”>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