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五五之数

    咕噜一声,也不知道是谁艰难地吞下了一口唾液。

    当初李培诚约战崂山派,海天等人没有退缩,因为他们知道有一拚之力。但如今,要面对据说有出窍中期修为的上峰,他们不禁感到脊梁骨有股寒气爬了上来。

    送死与拚死一战是有本质区别的!

    出窍中期的修为,哪怕已经是元婴后期的白筠仙子也是不够资格与他一战,更勿论海天等人了,去杀上峰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在他们看来这里唯一勉强够资格跟上峰一战的只有苍浩真人和李培诚二人,而且还是败多胜少。若昆厉和上熙真人再出手,绝无胜算。

    所有人的目光艰难地从李培诚冷如铁铸的脸上挪开,转到苍浩真人身上。

    他们相信以苍浩真人的威望应该能劝得住云湖。

    “哈哈,天下间,敢放此豪言的只有云湖兄!”苍浩真人突然仰天爆发出一阵狂笑。

    “云湖兄与上峰老贼对阵,有几分胜算?”

    笑声突然停止,苍浩真人双目神光闪闪地盯着李培诚,肃然问道。^^

    “五五之数!”李培诚伸出一五指,一脸平静地回道。

    五五之分,那便是意味着李培诚也有出窍中期的修为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大大震惊,就连出口询问的苍浩真人也是如此。

    苍浩真人从来没有轻看李培诚,若是轻看李培诚,他就不会有此一问了。但李培诚的回答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灵虬岛上,苍浩真人曾与李培诚生死一战,当时他就知道李培诚应该有出窍初期的修为。南海一战更是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但也仅仅止步与出窍初期。出窍中期,苍浩真人从来没去想过,因为李培诚若有出窍中期。那么南海一战,恐怕昆厉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了,因为正常而言一个出窍中期的修士可抵两至三个出窍初期的修士,而昆厉却安然无恙。

    但如今仅仅过了两年,李培诚却说与上峰真人一战,有五五之分。^^^^那便是说。在两年之内,云湖从出窍初期一跃成为了出窍中期。要知道到了这等境界哪怕是前进一步都是艰难万分,个中滋味苍浩真人是最有感受,若不是李培诚助他一臂之力,恐怕他现在还是在元婴后期徘徊,而且基本上今生也就在这个境界徘徊了。在他看来李培诚境界比他还高,却说突破便突破了,叫他如何不大大震惊。

    “云湖兄真是神人!”苍浩真人许久才感叹一声。

    众人这时也才纷纷回神过来。看李培诚的目光越发敬畏了。白筠仙子看李培诚地目光,更是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出窍中期的修为,在海外已知的修士中,已经是站在巅峰了,无人可敌!

    或许海外早早便传说已是出窍期的北溟老祖有这本事,不过到如今却也没传言出来说他老人家已经晋级出窍中期的消息。所以李培诚是他们已知地海外第一位出窍中期高手。

    自己的势力集团内拥有两位出窍期修士,其中一位还是海外第一高手,这等消息无疑是很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

    啪!龙骧真人拍案而起。

    “既然如此,我们还怕什么,杀便是!”龙骧真人的声音尖锐而又高亢。

    “龙骧老儿,你穷嚷嚷什么。一切都听两位真人安排!”海天阴森森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活生生把龙骧真人的激情给浇凉了。

    不过不难听得出来,海天真人的声音虽然阴森。但透着股轻松随意。

    龙骧真人没有恼火,嘿嘿笑了一声,道:“那是,那是。”说着笑眯眯地坐回了位置。

    “自从南海一战之后,我等皆隐忍吞气,众人皆认为我们苍翠五岛实力弱小,不敢与珍灵岛争锋,却不知道区区两年时间。我苍翠五岛实力却是猛涨。早已非昔日可比。云湖兄在南海一战之后,销声匿迹。众人都以为云湖兄怕了崂山派的上峰老贼,躲起来避灾,却未料云湖兄乃是闭关参悟天道,实力并不亚上峰老贼。\\\\\\想来珍灵岛和崂山派地想法与众人无异。哼,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等知他们底细,他们却还兀自在沾沾自喜,轻视我等。就算他们强大与我们,只要我们计划周密,未尝就不能杀掉上峰,替灵虬道友报此血仇!”苍浩真人缓缓道来。

    “苍浩真人所言极是,这事我们得好好算计算计,不可鲁莽行事。”白筠仙子言道,美眸颇有深意地扫了李培诚一眼。

    李培诚暗暗苦笑,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位姐姐担心他过于自信冲动。

    “苍浩兄还少算了一件事,那便是到如今为止,在外人看来,我与各位关系浅淡,算不上生死之交。”李培诚微笑道,双目隐闪狡黠光芒。

    苍浩真人神色微微一沉,道:“莫非云湖兄又想像上次南海一样,独自一战吗?如今我实力虽然不如你,但量来也可以算是一罕见地高手了,应该不至于拖你后腿。别忘了,我们与灵虬道友有数百年的交情。”

    众人闻言,也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李培诚。\\\\\上次一战,他们总感觉有人在戳他们脊梁骨骂他们不讲义气。

    李培诚闻言,哈哈一笑道:“我可没把握一人杀掉上峰老贼!”

    “那云湖兄刚才的话是何意思?”苍浩真人脸色稍缓,问道。

    “苍浩兄不觉得苍翠五岛的目标过于巨大显目吗?莫非你们真想在海外引动一场腥风血雨不成?把自己的门人弟子拖入这场全面的对决中去?”李培诚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沉声问道。

    李培诚每一句话都如重锤敲在众人地心头,确实,此战若起,那便是苍翠五岛与珍灵岛、崂山派全面对决,必将血流成河,万劫不复!

    只是人生在世,事到临头,该出手时还得出手,该流血时也必须得流。

    “此事无需云湖兄忧虑,既入我门,便得听我号令。该战便战,该杀便杀,却哪里有那么多顾虑!”苍浩真人厉声道,双目精芒闪烁地盯着李培诚。。

    李培诚却摇了摇头,道:“我没说不战,只是这第一战还无需劳动各位大驾。”说到这里,李培诚缓缓站了起来,目光神光四射,强大的自信从他的身上涌溢而出,似乎天底下无人能奈他何。

    众人神色凛然地注视着他,没有出声。

    “珍灵岛在外人看来高手如云,铜墙铁壁,稳如泰山。但没有上峰老贼坐镇,在我看来却不过土鸡瓦犬,土墙烂砖。我要来便来,我要去便去,谁能挡我!哼,他们不是说我怕了他们吗?我便杀他珍灵岛一个血流成河,杀他们一个胆战心惊。看看崂山派还能在海外立得住脚不?看看上峰老贼是不是还有胆来海外不?他若敢来海外,到时就要请苍浩兄帮我布下四象诛魔剑阵。他定算不到苍浩兄竟然会与我同路,布下四象诛魔剑阵对付他。到时就算他本事再高,量来也只能自认倒霉。若是明智龟缩崂山不出,恐怕这事还得再算计算计。”李培诚言道。

    听李培诚说起四象诛魔剑阵,众人心中都明白,这剑阵应该就是南海一战后,凶煞之名远扬的杀戮之阵。只是听了老半天,到头来苍翠五岛中还是只出动了苍浩真人一位,海天等人不禁都瞪着眼睛,很是不满。

    苍浩真人此时自然是满意地抚着胡须,连连点头,环视周围,却见海天等人一脸不满,顿时两绿豆眼瞪得圆圆的,大喝道:“莫非你们真想把我们苍翠五岛拖入血海之中才肯罢休吗?”

    众人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苍翠五岛隐藏得越深越好,杀戮之事惹得越少越妙。李培诚这般安排,把苍翠五岛曝光的几率降到了最低,看来还是想继续让苍翠五岛稳稳当当地发展下去,不受外界干扰,到时万一有什么需要接应,也可起出其不意,妙招之用。

    只是众人心中憋气太久,如今听说李培诚有出窍中期修为,自然不甘潜伏,静看他一人苦战,故才有不满。如今苍浩真人大声厉喝,顿时如当头棒喝,震得众人两耳发聩,心中恍然醒悟过来。

    李培诚见苍浩真人的话震住众人,微微浅笑,转了话题道:“我与各位相交甚久,到如今却还未曾请各位到府上一坐。今日得便,就请各位去府上一坐,顺便苍浩兄也好在我府上与我派三位护法共参四象诛魔剑阵,以备将来之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