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暗涌

    注:因为这周更新不到位,单独开了一免费章节道歉并说明原因及补更说明,有空请各位看一下。

    这种困境昆厉明白,底下的群雄也明白,所以所有的人都在静静地听着上峰真人讲话。

    上峰真人阴冷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他心里又何尝不明白现在珍灵岛还有下面这些人再无其他选择,只有牢牢绑在崂山派这艘战舰上才能有机会生存。这样的局势是濒临东海,日日想染指海外修真界的崂山派多少年来的梦想,只是今日上峰真人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悦之情,只有沉重,只有悲痛,因为这样的局势代价太大了,大得很有可能从此之后崂山派一蹶不振,从此之后在五大门派中垫底,再也没机会翻身。

    一想起这事,上峰真人心头就如被一根针狠狠刺了一下,血一滴滴地往下滴,目光也变得越发阴冷。

    上峰真人的阴冷目光让大家都很不舒服,但没有一人敢轻易出口,因为这位看似瘦弱的老人乃是真正的强者,也是在坐之人最后的希望。

    “此战崂山派虽然尽折七位高手,但……”上峰真人阴冷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云湖绝不敢来犯我崂山,因为崂山还有我,还有我师弟上熙真人,还有邝虚和上百名优秀弟子!我们也绝对有信心击杀云湖。”

    说到这里,上峰真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目光闪烁生辉。

    “但海外我们不熟悉,而你们熟悉。我们没什么人脉,你们却有。所以若我们两家联盟如一家。不要说云湖不是问题。就算这海外谁人敢惹你们,在神州大陆也没人敢惹你们。”

    昆厉闻言心里很是苦涩,像他这样厉害的人物又如何看不出上峰真人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崂山派这次算是栽了,元气大伤了。但很显然上峰真人不想就这样栽了。他想在海外,在他们这些人身上重新振兴崂山派。两家联盟如一家,说得轻巧,以珍灵岛的实力,以下面这些已经吓破胆如丧家犬的所谓高手。恐怕他们也只能做傀儡的份。说不定上峰真人这话一出,恐怕有些人会寻思着投入崂山派门下寻求庇护了。

    苦涩归苦涩,昆厉又能奈何?现在珍灵岛能独当一面地人几乎被李培诚屠尽了,只剩自己一人还有一位看家的师弟。凭这么点实力,有云湖这个强大生死大敌在暗中虎视眈眈,他除了妥协还能有什么办法。

    “上峰真人此言佳,从今日开始珍灵岛便是崂山派在海外最坚定的盟友。”昆厉言道。

    上峰真人心里暗喜,正如昆厉所看破的。上峰真人现在确实在打他们这批残败之军。以及海外地主意,只有他们,还有这片广袤富饶的地方才是他崂山派再次崛起的唯一机会。甚至有可能超越最巅峰时代的崂山派。

    “道友功力深不可测,在海外也是德高望重,贫道甚是佩服,想请道友担任崂山派的客卿长老!这个不情之请,还请道友不要推辞。”说完上峰真人起身捧着一块古老,不知名矿石打造而成地方形牌子,目光平平地注视着昆厉。

    这个老家伙果然毒辣!昆厉心里恨恨地骂道。

    上峰真人现在唱哪出戏,他昆厉又哪里不明白。客卿长老说得好听。实际上便是防止昆厉过河拆桥。有了这个客卿长老身份。他昆厉身上就深深地打上了崂山派的烙印,就算云湖除掉了。威胁去掉了,昆厉崂山派这个客卿长老的身份却是铁铮铮的事实,在海外修真界你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是“汉奸”。更狠的是,这客卿长老的身份一落实,便也是相当于间接告诉群雄,联盟中真正的主是崂山派,因为曾经的霸主昆厉如今也成了崂山派地客卿长老了。

    整个遇真宫顿时静了下来,所有地人都看着上峰真人和昆厉。上峰真人的手捧着那块方形牌子纹丝不动,他的目光仍然平平地注视着昆厉,但昆厉却感觉到有股无形地威压在压迫着他的心脏。

    昆厉恨不得祭出黑煞巨矛一矛解决了眼前这位老家伙,若不是崂山派他珍灵岛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倒好,人家却倒打一把,落井下石!

    不过昆厉最终还是露出一丝微笑,接过那块方形牌子,道:“真人如此邀请,贫道岂有拒绝之理。”

    崂山派可以撕破脸皮,走最后一条路,关山门,寻机击杀云湖。他昆厉如今却没资格撕破脸皮了,因为他只有一条路,跟崂山派合作。

    见昆厉接过牌子,群雄心里不禁有些失落,却又感觉松了口气。

    上峰真人见昆厉接过令牌,抱拳道:“从今日起,我崂山派与诸位共进共退,荣辱与共。”

    众人也都起身应和,惊恐的心情很显然平息了不少。

    “既然大家如今乃是盟友,昆厉又是客卿长老,贫道便在珍灵岛布个七煞阵,量来就算云湖贼子亲来一时半刻也难破此阵。”上峰真人言道。

    崂山派以布阵符闻名天下,这上峰真人自然也是名扬修真界的阵法大师,能得他亲自出手布阵,珍灵岛的防御能力毫无疑问能增强不少。况且这七煞阵一布下,便也就相当于珍灵岛学了这个阵法。

    昆厉虽然明知上峰真人现在是特意卖人情给他,但心情总算好过了一些,道:“多谢道友。”

    “如今大家乃是一家,贫道理当大力相助。只是珍灵岛有道友坐镇,又有贫道布置的七煞阵相助,量来云湖贼子奈何不了,不过其他道友的洞府便难说了。”上峰真人道。

    昆厉这时哪里还不知道借机聚拢势力,以求把珍灵岛守得跟铜墙铁壁似的,目光缓缓扫视了群雄一番,凛然道:“若可位不嫌弃珍灵岛,可暂居我岛,等除了云湖这贼子再做打算不迟。”

    底下之人自然不嫌弃珍灵岛,现在就算昆厉不开这个口,他们也要求着暂时把洞府搬到珍灵岛来,免得被那个恐怖地杀神杀上洞府,成了任人宰杀地羔羊。。

    见群雄都表态暂时抛弃自家洞府,避难珍灵岛,昆厉心下安然了很多。这么多门派举派聚集珍灵岛,他还真不信云湖有胆杀上珍灵岛。

    “此举无非乃先求自保,但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除掉云湖,你我大家方能一泄心头之恨,安枕无忧。”上峰真人缓缓说道,目光扫过众人,“所以我们务必要寻到云湖的洞府,到时任他有多厉害地本事,也必难逃一死。海外各位最熟悉,此事便交由各位打听了。”

    南海大战之后数日,正当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引起的风波渐渐有些平息下来时。猛然间一些惊天的消息迅速地在整个修真界传了开来,再次席卷起一场波荡起伏的风波,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修真界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有一点所有人都清楚,平静的修真界开始凶潮涌动了。

    一时间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又开始把目光聚焦在珍灵岛、崂山派还有那位一战杀戮十三位元婴期高手,杀得元婴期修士望风破胆的云湖上面。

    珍灵岛势力集团与崂山派正式结盟,共同讨伐追杀云湖,任何人提供云湖的行踪,他们都将重重厚谢;昆厉真人接受崂山派邀请,成为崂山派的客卿长老;兰岛,紫阳派等原珍灵岛势力集团下的各派势力举派迁至珍灵岛。

    这些消息传遍了整个修真界,独独没有那位杀神云湖的一星半点消息,似乎南海一战之后,如日中天的云湖突然凭空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一时间各种猜测四起。有人说崂山派与珍灵岛联合势力太过强大了,光出窍期修士听说就有三位,云湖再凶狠,这命还是得要的,看来定是躲起来了。也有人猜测,南海一战,云湖虽然力屠十三个高手,但自己恐怕也受了重伤,此时必是躲起来疗伤。还有人猜测,云湖不是胆小之人,而且作战阴险诡诈,不拘一格,恐怕这次是避其锋芒,不准备光明正大面对面地跟他们干了,而是准备伺机捕杀崂山派和珍灵岛的落单势力……

    各种猜测都有,不过大部人都认为李培诚此次应该是躲起来避难了。毕竟这次崂山派连前任掌门上峰真人都出动了,可见是真正的倾派而出。而且珍灵岛势力集团也彻底撕下了脸皮,与崂山派结成兄弟之盟。要知哪怕崂山派与珍灵岛都在南海一战元气大伤,但强强联合,两者合一,其强大的实力,不要说在海外,就算在神州大陆除了昆仑派,就算其余四大门派恐怕也难撼其威。云湖再强大,终究是人单力薄,莫非他一人还能独扛三位出窍期高手不成?恐怕就上峰真人一个,他便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