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逃

    “挡我者死!”

    李培诚傲然屹立在碧海龙舟之上,火云枪往前一指,怒发冲冠,大喝一声。

    这熟悉却又恐怖的一句话,如同咒语一般猛然唤醒了那些被兴奋充斥着神经的修士,一股寒意瞬间蔓延了整个身子。

    一道碧光,一道红光比流星还快地往南射去,拦在李培诚前方的妙音仙子猛然打了个冷颤,她以为这次终于可以报断臂之仇了,她以为可以恶狠狠地杀云湖一阵了。可是当熟悉的血红中亮起一点刺眼的寒光时,被仇恨被兴奋冲昏了头的妙音仙子猛然醒悟了过来,她在做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这个人昆厉可以拦阻,邝虚可以拦阻,上峰真人更可以拦阻,唯有她却还是远远不够资格。

    熟悉的杀气,熟悉的血红,带来的是冰点的寒冷。

    迟了,第一次妙音仙子捡回了一条命,这次首当其冲的她再没有这么好的命运。

    火云枪呼啸着从她身子穿过,一刻也不曾停留。

    轰!一声响,妙音仙子娇小窈窕的身子化为血雨洒落大海。

    妙音仙子修为确实很高,恐怕过不了多久便能达到元婴后期的水平,可惜她遇到了李培诚,所以仍然落得了个香消玉殒的下场。唯一在死后给李培诚带来的冲击便是那一身磅礴的真元如山洪爆发一般呼啸着涌进了李培诚的体内。

    李培诚没想到这个女人地真元如此浑厚,这一战加上崂山派他已经连杀十二人了。如今又杀了妙音仙子,顿时感到经脉被猛地一冲,血水都渗出了体外,喉咙里发出一声低闷的哼声,这才感觉稍微好点。

    只是受这么一阻,上峰真人祭出的五行环却又追到了。

    李培诚正无处发泄体内暴动的真元力,见状猛地回手刺出一枪。

    锵!一声巨响。

    李培诚手臂顿麻。却感觉浑身舒服了一些。碧海龙舟借着一力,猛地加速往前直标。

    “哈哈!”大海上空回荡着李培诚的笑声。

    说不出的狂妄,说不出的洒脱。

    看着碧海龙舟如流星一样消失在天际边,所有观战地人都出神了,呆然地望着早已经空无一物的天际。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这才是真正可怕的敌人!

    千军万马,高手如云。那又怎样。我要杀便杀,要来便来,要走便走!

    来得勇猛,去的毅然!

    果断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终于赶到的上峰真人瘦削的脸阴森得可怕,邝虚瘦小地身子似乎因为怒气地缘故猛然变得高大起来。

    七位元婴期的高手啊,几乎可以摧枯拉朽地横扫中等实力门派的阵容,崂山派自掌门算起的半数高手啊,就这样没了。一个都不剩。而他们赶来,对方却连战都不与他们一战,扬长而去。留给他们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杀机和悲愤。

    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就像你有浑身的劲想爆发,你有绝对的实力可以报仇,但偏生人家就在你出现地那一刹那,走了,远远地遁了,留下得意嚣张的笑声走了,无处发泄。唯一能发泄的对象就是他们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赶到。为什么轻视了一位这么厉害阴险地敌人!

    昆厉的脸阴晴不定,甚至有些狰狞可怕。

    这一战,珍灵岛的损失虽然看似少于崂山派,但珍灵岛的根在海外,人家崂山派最不济可以将山门一关,有上峰真人等绝世高手镇守着,昆厉不相信云湖还能单枪匹马杀上崂山派。但珍灵岛就不成了,他是出窍期高手不错,那又怎么样,刚才云湖不就当着他的面三进三出,杀沧海等人如屠羊一样吗?

    本以为上峰和邝虚两人赶到,云湖再也无处可逃,以为他还会像刚才那样疯狂,然后在他们三人围攻下灰飞烟灭。却没想到,他一改刚才疯狂杀戮气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决定了逃跑,而且还有一这么高级的飞行法宝相助。

    上峰和邝虚是满腔悲愤无处发泄,而昆厉此时是欲哭无泪,本来已经攀上了云端的兴奋心情刹那间又跌落到南海深渊底。

    连昆厉都在担心云湖逃窜后的可怕后果,其他参战之人更无需多说了,全都是一脸土色,心里地恐惧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四肢冰凉冰凉。

    他们现在才是真正地欲哭无泪!

    “云湖,就算你上天遁地,我也必不放过你!”上峰真人咬牙切齿地说道,两眼凶光毕露。

    碧海龙舟如风一般在大海的上空疾驰,一身是血地李培诚一脸痛苦地盘坐在碧海龙舟之上。刚才他疯狂忘情地厮杀,浑然忘了一切。如今远离战场,李培诚知道他们没在第一时间把自己围困起来,凭碧海龙舟的速度,哪怕是上峰真人也再难追上自己,整个人顿时放松了下来。

    这一放松下来,紧绷的精神一松懈,剧烈的疼痛一丝不拉,清清楚楚地传到了他的大脑神经。

    全身的骨架如同散了不说,最痛苦的莫过于似乎欲崩裂开的经脉血脉所带来的撕心裂肺的痛。

    这个时候李培诚才想起来这一战是多么的疯狂,自己前前后后竟然杀了十三个元婴期高手。两位元婴后期,四位元婴中期,七位元婴初期。

    这么多的真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吸入体内,李培诚没有爆体而亡,除了用强悍来形容李培诚变态的容纳能力,与昆厉等人的激战,不停地忘情发泄,不停地锤打也起了很大一部分作用。

    不过不管如何,这么多真元入体,没有爆体是一件奇迹,但如炼狱般的后遗症还是绝少不了的。

    血水像汗液一样从毛细血管渗出体外,染红了李培诚的全身,染红了青袍,也染红了碧海龙舟。

    李培诚无奈地露出一个苦笑,不过那苦笑却有些扭曲狰狞,脸部的肌肉似乎已经不再受他的控制。

    远远地望到了冰雪的南极世界,李培诚却感觉到身上的疼痛越发地清晰,就像伤心的人看到至亲的人越发悲恸起来一样。。

    远处突然冲天而起,一只巨大,隐带红芒的白色仙鹤,仙鹤上站着一迎风屹立的伟岸道士。

    道士形象邋遢,但却如山岳般凝重巍峨。

    目光如电地射向远方,身上隐隐有股凌厉如剑的杀气向四周散发开来,周围的飞雪在这股杀气面前纷纷凝固为冰块。当仙鹤亮翅掠过时,又纷纷化为粉末散落南极大地。

    在小赤等人觉得主人的性命有危险的情况下,一逃回南极洞府,他们就毫不犹豫地叩关。

    张三丰闻言自己这世间唯一的兄弟竟然被人围杀,顿时怒发冲冠,二话不说便飞身上了小赤,直奔南海。

    感受到张三丰那冷到冰点的凌厉杀气,小赤绝对相信若自己的主人有个三长两短,恐怕整个海外将要被鲜血染红,崂山也将寸草不生!

    李培诚再次露出一丝苦笑,因为他看到了张三丰。

    终于自己还是破坏了这位老哥的闭关之行,希望不会是在关键的时候叩关。

    唳!小赤发出一声兴奋高亢的长啸声,血红的泪水再次滚落。

    那位男人虽是他的主人,又何尝不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至亲的人,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呢?

    放松了,彻底地放松了。但却在同时痛在他身上更加放肆地折磨着他,他感觉自己连脑袋都要炸开了,似乎这种疼痛已经超越了他大脑神经的忍受极限。

    若不是每日修炼吸星大法也得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早已经磨炼了他的痛觉神经,恐怕李培诚早就嘶叫出声,然后昏厥过去。

    见到如血人一样的李培诚,张三丰双目精光爆射,脸色一变,手指如电般扣在了李培诚的手腕之上。

    很快张三丰脸色猛地沉了下来,手掌密如影,重如山地朝李培诚身上猛拍。

    小赤大惊,正想出手,李培诚却笑道:“无碍!”

    噗!噗!噗!

    张三丰的手掌拍在李培诚身上,发出阵阵气劲激荡的爆破之声。每拍打一下,李培诚的痛苦表情就弱了一分。

    连打了上百下,张三丰才停了手。

    这种既要用大力,又得控制得恰到好处的活,就算强大如张三丰此时也是累得额头隐约有细汗渗出。

    李培诚感觉到体内暴烈的真元安稳了好多,这才对张三丰笑道:“我本想不打搅老哥的,没想到还是打搅了你。”

    今天两更,第二更晚上八点左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