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独战群雄 (中)

    众人收宝退后,李培诚也收枪挺立,目光冷冷地环视着把他围起来的众人。

    除了昆厉没有人敢正视他冰冷的目光。

    观战的人从东方渐渐靠近战斗点,但在十里开外,他们就再也不敢前进一步,只有元婴后期的修士才敢勉强再前进一点。

    见到李培诚一脸平静,握枪傲视群雄,所有人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触。

    刚才他是个真正冷血的屠夫,杀神,靠着布置下的凶煞之阵,将一个个高手像猪崽一样放出来,然后屠杀了。

    现在他就像一位孤胆英雄,独占群雄,巍然不惧。

    “出窍期!”北溟老祖和太阴老怪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惊讶之色。

    昆厉竟然已经晋级出窍期了,那么这个刚才更多是靠着凶煞阵法而屠杀崂山派七大高手,如今却一人独战群雄的云湖呢?

    “挡我者死!”李培诚冷喝一声,突然爆起,手中火云枪一挺,化为一道血红的流光向众人中实力最弱的沧海真人急射而去。

    所有人心神一震,他们没想到李培诚能这么快从刚才那次激烈的对撞中恢复过来,主动发起进攻。

    “鼠辈找死!”昆厉厉喝一声,手中巨矛再次出击,化为重重寒光矛影,覆盖住了李培诚整个背部。其他人也纷纷怒喝着将法宝往李培诚身上招呼。

    镇天印从李培诚头顶冲了出来。瞬间化为乌黑地铁山护住了整个后背,而李培诚却仍然持枪如急电般往前冲杀,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

    首当其冲的沧海真人瞳孔不断放大。他看着呼啸而来,锋利而慑人心魄地枪尖,几乎忘了躲闪。

    这种恐怖得让人窒息的速度和威压是沧海真人这辈子从来没遇见过的。

    沧海真人急忙祭出手中的飞剑,迎着转眼间将至的火云枪而去。

    锵!一声巨响,天空点点青光洒落,极其壮观绚丽,竟是沧浩真人的飞剑在李培诚火云枪的全力攻击之下,碎裂开来。化为满天剑雨。

    几乎在同时昆厉满天黑煞巨矛矛影合为一,显出黑煞巨矛的狰狞面目。

    锵!锵!锵!黑煞巨矛狠狠连击镇天印三下。

    李培诚心神大大受震,如被尖锐地东西给刺中一般,难受至极。

    接着又是满天的法宝落了下来,有些落在镇天印上,有些落在他的身上。

    “吼!”李培诚一声怒吼,全身肌肉纠结,如生扎钢条一般,硬生生扛下了妙音仙子等人法宝攻击。

    剧烈的撞击和刺痛,让李培诚全身几乎要痉挛抽搐起来。不过也几乎在同时,一股股暖流瞬间流遍了他的全身经脉,甚至每一寸肌肤。那一股股暖流就像爱人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李培诚身体上的疼痛和创伤。

    这一切李培诚都顾不得去细细体会,他只是紧绷着脸,两眼寒光平静地直视前方,势如破竹地勇往直前,什么都不能阻挡他杀掉沧海真人。

    “啊!”沧海真人一声凄厉的叫声在南海上空响起,李培诚的火云枪如一颗呼啸的子弹穿过了他地身子。

    轰!的一声巨响,沧浩真人的身体血雨纷飞,散落空中。

    没有时间去慢慢吸收沧浩真人的真元带来的后果就是李培诚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真元如决堤的洪水猛地冲入了他的经脉。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似乎活生生被撕开一般刺痛。

    正在这时后面昆厉的黑煞巨矛又至,无处发泄地李培诚手臂一挥,猛然刺出了回马枪。

    锵!一声巨响,李培诚如风般退后。而昆厉则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力从矛杠上狠狠传到了他的手臂上,顿时也连连后退,方才卸去那份冲击力。

    李培诚如风退去,又如风一般旋转身子,挺枪面朝众人而立。

    火云枪森冷的枪尖上地鲜血在一滴滴地往大海上滴,李培诚的青色衣袍,甚至脸上也沾染着沧浩真人新鲜的血滴浑身血迹的李培诚就这样持枪静静地站在海面上,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前方。

    刚才那一战。似乎除了让他沾染到了鲜血的味道。再没给他留下什么。

    他就像一个在千军万马中冲杀出来,硬生生杀他个血流成河。头颅成山的杀将。

    一阵海风吹来,所有人感觉到说不出的阴冷。

    “挡我者死!”这个豪气冲天,杀机迸射的声音蓦然间在众人地脑海里响起。

    所有人,不管是妙音仙子还是观战地人,都感觉到不寒而栗。

    这是个真正的杀星,哪怕是千军万马,长枪所过仍然是头颅落地!

    李培诚目光缓缓扫视,火云枪随着他地目光也缓缓移动着,似乎在寻找下一个灭杀的对象。

    众人如同被猎豹盯上的猎物,手心后背都出了冷汗,目光中闪烁着胆战却又充满羞辱的复杂光芒。

    这就是李培诚的目的,他要杀得他们胆战心寒,他要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哪怕你人再多我要取谁的性命就取谁的性命!没有人可以阻挡,哪怕出窍期的昆厉也是不行!

    天地间死一般的寂静,哪怕风声波浪声再大,众人感觉到的还是死一般的寂静。

    空间似乎凝冻了起来,众人的心也不停地往下沉,沉到了南海最深的深渊。

    没人敢退缩,也没人敢第一个出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气氛也越来越压抑,压抑得连远在十里开外的观战之人都感觉到喘不过气来。

    “挡我者死!”这句杀气冲天,狂妄无比的话再次在天地间回荡,李培诚如同杀神一般,再次握枪杀向群雄。

    “杀!杀!杀!”群雄的叫杀声歇斯底里,响彻了整个天地。

    这种歇斯底里的叫声让人感觉到是一种被逼入绝境,似乎欲发疯发狂,从灵魂里迸发出来一样。

    北溟老祖和太阴老怪再次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里他们看到了很复杂的目光,但双方都读懂了其中的意思。

    这是个真正可怕的对手,群雄围攻,杀气腾腾,气势如虹,却在瞬间被他一击必杀给活生生给扭转了气势。那种歇斯底里的叫杀与其说是群雄欲杀之而后快,还不如说是因为灵魂深处的恐惧而发狂地嘶叫,以求摆脱内心的恐惧。。

    漫天的光芒肆虐着凶煞之气,森寒漆黑的巨矛如同地狱里的恶龙,所有的人都疯狂忘我地向李培诚攻击而去。

    杀气冲天,威力如万马奔腾!

    李培诚见到这样的杀势却巍然不惧,枪随意转,火云枪化作漫空血光枪影,如裂岸惊涛般向众人席卷而去。

    火云枪在李培诚手中仿佛具有了生命一般,每一道枪影都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仿佛与天地自然而然的契合在了一起。

    群雄只看到一团鲜红的火焰中闪过一点寒光,然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击在了他们的法宝上,接着这股力量透宝袭体,逼得他们纷纷后退。

    只有强大到如昆厉才看到了那一丝可寻的刺枪轨迹,只是那一丝轨迹稍纵即逝,哪怕他也是无法捕捉到其中的破绽,而只能硬碰硬地将巨矛挥刺出去。

    锵!锵!锵!

    在转瞬间火云枪狠狠地三连击在黑煞巨矛上。

    这一次昆厉再没能续谱前面的好运,前面他蓄意而发,李培诚仓皇应战。这一刻李培诚蓄意而战,论真元的浑厚,肉身的强悍他胜昆厉,论火云枪的威力也绝对胜过黑煞巨矛,至于武斗技巧,有张三丰亲自指点,自然也不会逊色与昆厉。若不是群雄相助,昆厉又如何挡得住李培诚的三连击。

    三击过后,昆厉虎口剧痛,全身气血翻腾。

    李培诚这一击也是拚了全力,甚至为了应付这一次的冲杀,他使出了浑身解术,把武斗技巧发挥到他所能达到的极限。所以不管在力量上的把握,在技术的把握,甚至在精神上的控制,李培诚都到达了他的极限。昆厉不好受,群雄不好受,一人独当群雄的李培诚更不好受。他再次感觉到撕心裂肺,感到全身骨架子似乎要完全散掉的感觉。一股旋晕,甚至久违的缺氧窒息的感觉也传到了他大脑神经,可见这一次冲杀对他的精、气、神都是超负荷的考验。

    但这种难受的感觉偏偏却又交织着体内暴虐劲力发泄出去的淋漓尽致的舒畅,一股股本来充斥膨胀在他全身经脉内的真元,似乎渐渐平息下来,如涓涓溪水滋润着他的身体,强壮着他的身体里所有的一切。还有李培诚发现,刚才那一次冲击,他的枪法完美到了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绝境是人最好的老师!当李培诚冲杀出众围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闪过了这么一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